第四零零章 你们都是蝼蚁-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零零章 你们都是蝼蚁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s尼撒布尔。

    “阿布木s林,出来见我!”

    一声突如其来的吼叫,骤然在黎明的城墙上响起。

    那些正在瞌睡中的士兵,吓得一下子清醒,紧接着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看着城墙东北角的塔楼,在刚刚出现一抹金色的天空背景上,一个扛着狼牙棒的身影傲然而立,背对着满天依然清晰的星辰,身后披风在风中猎猎舞动,恍如旗帜在飘扬……

    最近的士兵呐喊一声,毫不犹豫地冲向塔楼。

    “轰!”

    一声巨响。

    那塔楼的大片箭垛化为无数碎片向外喷射,紧接着如炮弹般砸落,靠得最近的士兵立刻被砸得一片哀鸿,其他士兵吓得全停下了。

    “阿布木s林,出来见我!”

    杨丰重新扛起狼牙棒,站在那片被砸出的豁口后面吼道。

    “我不是来揍你们的!”

    他紧接着补充道。

    下面那些士兵战战兢兢地仰望着这个噩梦一样的敌人,有人赶紧跑去向阿布木s林报告,不过还没等阿布木s林赶来,首先一名正牌大食将领和几名长老就到了。

    “杀了这恶魔,为尊敬的伊目报仇!”

    一个长老指着杨丰吼道。

    那将领和他身后一批士兵立刻举起弓箭射向杨丰,他们的箭法很准,利箭不断撞在杨丰身上,然后被他身上坚固的盔甲弹开,在发现射箭没什么用后,那将领拔出弯刀一指,带领部下立刻冲向塔楼,而那些呼罗珊军团的士兵却没人跟着上前,反而有些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着,那几个长老愤怒地斥责,但那些呼罗珊士兵就是不动。

    “不知死活!”

    杨丰冷笑一声。

    骤然间他从十几米高的塔楼上纵身跳下,人还没落地,手中狼牙棒呼啸飞出,恍如炮弹般撞在那大食将领的身上,八百斤重的狼牙棒瞬间就把他砸成一滩飞溅开的血肉,那狼牙棒落地之后紧接着弹起,横着撞得两名大食士兵倒飞出去,然后又在地面上滚动了几下。两名被撞倒的大食士兵,立刻在那一根根恐怖的三棱锥碾压下,直接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滩,而这时候杨丰也正好落在一旁,随手又抄起这件恐怖的武器,如同狂暴的犀牛般,以极快的速度砸穿那些大食士兵,出现在了那几名长老面前。

    “老子说话不管用是吧?”

    他恶狠狠地对那长老说道。

    下一刻他手中狼牙棒带着凶猛呼啸当头砸落,那长老瞬间变成一滩烂肉向外飞溅开。

    “老子说话不管用是吧?”

    紧接着杨丰又恶狠狠地走到下一名长老面前说道。

    后者尖叫一声,手中一把小弯刀直刺他胸前,就像用小捶捶一样带着绝望不停扎着。

    但下一刻他也在那狼牙棒的恐怖呼啸声中变了烂肉。

    杨丰就这样不断重复着他的那句话,同时不断就像拍苍蝇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把那些长老拍成烂肉,而在他两旁,无论是那些呼罗珊军团的士兵还是正牌的大食士兵,都哆哆嗦嗦地看着这恐怖一幕,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挡,甚至有一名大食人的白袍上明显出现了一滩水迹。在这所有人颤抖的目光中,杨丰一顿狼牙棒将六个长老全都拍成根本看不出任何人类形状的烂肉,这才带着一身被溅上的碎肉和鲜血如恶魔般狰狞地转过头,看着刚刚赶到的阿布木s林。

    两人无声地对视着……

    “呃,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杨丰看了看四周密密麻麻的呼罗珊军团士兵说道。

    “你不会以为他们能有用吧?”

    杨丰紧接着说道。

    说完他把那根狼牙棒狠狠往地上一杵,伴随着坚硬的夯土路面化作碎块飞溅开,仿佛地震一样,连地面都发出明显的颤抖,那些手持弯刀长矛护在阿布木s林前方的呼罗珊士兵惊叫着,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虽然没有溃散,但手中武器却在不断颤抖着。

    阿布木s林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请!”

    然后这位大食的传奇名将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杨丰很满意地一头,紧接着扛起自己的狼牙棒,径直向他走去,那些呼罗珊军团的士兵如避蛇蝎般躲向一旁,而阿布木s林转身,带着杨丰向远处一座建筑走去,在他们后面无论呼罗珊士兵还是那些正牌的大食士兵都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很显然刚才杨丰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精神压力,一个个恍如劫后余生般,擦着头上冷汗看着地面上那些恐怖的烂肉。

    而阿布木s林和杨丰则一同走进了那座建筑。


爱上你也无妨小说5200


    “酒呢,你们就这样待客?”

    杨丰很不客气地坐下,然后一脸不满地说道。

    “你不怕我们下毒?”

    阿布木s林冷笑着说。

    “呃,有毒药当调味品也不错!”

    杨丰说道。

    “你想干什么?”

    阿布木s林说着示意手下端上了酒来,虽说理论上他们禁酒,但那玩意对高层就是扯淡,酗酒的大食皇帝一大堆,一瓶葡萄酒摆上,两个黄金酒杯一人一个,战场上互相杀戮的两人就这样切换状态。而在他们前方,那些呼罗珊军团的将领一个个扶着刀柄警惕注视,杨丰那柄狼牙棒倒是很随意地丢在一边,一个呼罗珊军团将领似无意般碰了一下,但可惜八百斤重的铜铁坨子他哪能撼动,这家伙一脸震撼地和其他几个将领交换目光。

    杨丰喝了一口酒,很不满意地又放下了,很显然味道太差。

    “我是来谈合作的。”

    他笑着说。

    “你杀我们的亲人,毁我们的家园,抢我们的土地,还想与我们合作?”

    阿布木s林说道。

    “不可以吗?”

    杨丰笑着说。

    “我的确杀你们的亲人,毁你们的家园,抢你们的土地,可你们又能奈我何?你们有本事找我报仇吗?你们没这本事,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向前看,谈些更实际的呢?”

    紧接着他说道。

    “你是用这种方式羞辱我们吗?”

    阿布木s林说道。

    “我就羞辱你们了,你们奈我何?”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指戳在阿布木s林的胸前铁甲上,那指尖就像没入沙子般缓缓地没入了铁甲,阿布木s林惊叫一声急速向后退,那些将领以最快速度拔出刀,杨丰却大笑着收回了手指,阿布木s林和那些将领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铁甲上的指孔,然后又看着杨丰的手指,杨丰却若无其事地端起了酒杯。

    “我不是针对谁,在我眼中你们都是蝼蚁,蝼蚁懂吗?你们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一群卑微的小虫子,我想杀你们就杀你们,我想羞辱你们就羞辱你们,你们没有能力反抗,你们只能承受,但我根本没兴趣这么做,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目标。

    我的目标是金银珠宝。

    所以我才来找你们合作,因为你们能够帮我得到这个。

    你们不是说我杀你们的亲人,毁你们的家园,抢你们的土地吗?那就算我给你们的补偿好了,我们一起去一个满是金银财宝的地方,然后咱们瓜分那里的金银财宝,你们失去的无非就是些贫瘠的土地,失去的就失去了,你们又拿不回来,你们无非就是死了些亲人,死了就死了吧,凡人终有一死,你们还没死就行,你们无非被抢了些财产女人,但我可以带你们去取更多的财产和女人,你们看,我这个人其实很仁慈的。

    那么你们愿意不愿意合作呢?”

    杨丰说道。

    “你先告诉我去哪儿取?”

    阿布木s林说道。

    “库法!”

    杨丰说道。

    阿布木s林笑了。

    “你想让我们背叛我们的君主,背叛我们的帝国,背叛我们的信仰,你太小看我们的忠诚了吧?我们是大食帝国的战士,不是一群没有信仰和廉耻的土匪,更不是一群和侵略者合作的叛徒。”

    他冷笑着说。

    “第一,曼苏尔不是你们君主。

    他是大食人的,而你们是波斯人,他们来自遥远的汉志沙漠,从来就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第二,这不是你们的帝国。

    这是大食人的,是他们入侵波斯,用武力征服了波斯,你们只不过是他们用剑征服的奴隶,记住,哪怕你们是马瓦里人,你们依然是被征服者,一群被征服的低贱奴隶,有资格说这个帝国是你们的吗?你们配吗?奴隶终究是奴隶,贱民终究是贱民,哪怕给你们带上一官帽,你们也依然成不了大食人,你们只是他们养的狗,狗的确可以牧羊,甚至做得好还可以得到主人赏赐的骨头或者摸摸狗头,但你们难道就不是和那些羊一样的牲畜了吗?

    第三,你们的信仰。

    这个我要你们背叛信仰了吗?

    我对你们的信仰没有任何兴趣,我在河中斩尽杀绝是因为河中是我的,我在呼罗珊斩尽杀绝是因为波斯国王要求的,但你们信仰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一群蝼蚁信仰什么需要我在意吗?”

    杨丰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