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一章 蛊惑-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四一章 蛊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上杨丰的目的很简单。

    拉上呼罗珊军团一起来干这把大的。

    他理想中的波斯这边,应该是波斯国王占据呼罗珊,但呼罗珊以外的波斯最好同样分割出来,至于信仰是什么并不重要,异端永远比异教徒更可恨,内战总比外战死人多,一旦大食化波斯人d立,那么他们将是大食帝国的头号敌人。

    而后者同样如此。

    杨丰计划的就是引诱呼罗珊军团脱离大食帝国。

    用库法的金银财宝来做诱饵。

    呼罗珊军团不可能真正忠于库法的曼苏尔,他们是马瓦里人,这个词的意思是释放的奴隶,其实不仅仅是波斯人,所有被大食人征服的土地上的信徒,统统都称为马瓦里人,这些人作为亡国奴不可能忠于征服者,尤其是这个征服者早已不复往日。不足十年间呼罗珊军团两次主宰大食政局,两次在决战中击败正牌大食军,这样的征服者早已经不可能获得他们的敬畏,谁会敬畏连续两次被自己打得溃不成军的人?大食人的衰弱,这些大食化波斯人看得很清楚。

    同样,两河的富庶,库房皇宫堆积如山的财富他们也很清楚。

    他们刚从那里回来。

    他们刚刚在那里为曼苏尔打完尼西宾战役。

    他们会不会垂涎那里的财富呢?

    肯定会的。

    没有人会抗拒金银财宝的诱惑,在这东西面前就连神灵都没什么用。

    阿布木s林没有说话,但他手下那些将领却在面面相觑,而且目光中贪婪的火焰在燃烧,他们比杨丰更清楚这样做的成功率,实际上不需要杨丰,光呼罗珊军团自己,就有五成把握攻破库法,曼苏尔的军队是什么情况他们比杨丰更清楚。

    那些废物完全依靠他们才战胜了阿卜杜拉的军队。

    曼苏尔挡不住他们。

    而他们唯一的麻烦,就是一旦曼苏尔固守城市,他们短时间內无法攻克,各路勤王的大军赶到,那时候失败的就是他们了。

    但杨丰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个恶魔面前没有坚城可言。

    更何况杨丰手下还有一支丝毫不输于呼罗珊军团的大军,以相当于两倍呼罗珊军团的实力,对付只呼罗珊军团自己就能战胜的敌人,那完全就是没有任何悬念地碾压,虽然这里的距离比较远,理论上得有无数的城市阻挡,可问题是这些城市同样全是大食化波斯人的,只要不动他们,那些原本就对大食人没什么感情可言的马瓦里人们,根本就不会管曼苏尔的死活,那些实际上控制沿途城市的大家族,更不会为曼苏尔而尽忠职守冒被屠城的危险和他们交战。

    也就是说到进入两河之前他们完全不会有什么战斗。

    这成功几乎毫无悬念。

    “我不会做叛逆者!”

    阿布木s林缓缓说道。

    他那些将军们一个个瞪大眼睛,用不满的目光看着他。

    “你以为你不做叛逆者,曼苏尔就会放过你吗?你太天真了!或许你应该听听一个故事。”

    杨丰笑咪咪地说。

    “两百多年前,我们那里称为南北朝时代,北方有一个国家叫齐国,齐国有一个大将叫斛律光,他是开国元勋的儿子,那个国家的守护者,为他的国君一次次击败敌人的进攻。

    有一年那个国家发生政变。

    国君的弟弟杀了国君宠臣,然后带领数千精锐军队包围皇宫,朝中大臣要么置身事外要么加入他弟弟的阵营,那个国君只有宫中几百侍卫,实际上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而就在这时候,斛律光赶到了皇宫,他没有带任何军队,一个人走到国君的弟弟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笑着说,国君的亲弟弟杀一个家奴,何必害怕到要造反呢?说完他就那样牵着国君弟弟的手向国君走去,因为他在这个国家士兵心目中恍如战神般,所有参与政变的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敢阻挡他,眼看着他把国君的弟弟就那么带走交给了国君处置。

    政变就这样结束了。

    但政变结束后不久,那个国君没有丝毫犹豫地杀了斛律光和他全家。

    没有一个君主能容忍这样的大臣。

    哪怕这个大臣是忠心的。

    你不到十年时间,为哈希姆家族击败了倭马亚家族,又为曼苏尔击败了阿卜杜拉,你和呼罗珊军团让大食换了一个朝代,换了两个皇帝,你可以轻易决定大食帝国的皇位,大食帝国谁想当这个皇帝,完全可以说你说了算。

    你都这样
无解(17)全文阅读
了还想活?

    你忠心有什么用?曼苏尔不在乎你是否忠心,他在乎的是你随时可以换一个皇帝的实力。

    今天你能让他做皇帝,明天万一你转而支持别人呢?今天你可以让哈希姆家族战胜倭马亚家族,那么明天会不会为其他家族战胜哈希姆家族呢?甚至你带着呼罗珊军团干脆自己独霸一方怎么办?忠心?君主从来不会相信任何忠心!所以对曼苏尔来说,你必须死,你的呼罗珊军团必须死,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们已经没用了,他已经不需要你们了,相反,留着你们才会让他寝食难安。

    你想活下去。

    你的呼罗珊军团想活下去。

    那么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做这个叛逆者。”

    杨丰端着酒杯说道。

    “那么我们之间呢?”

    一名将领忍不住说道。

    “很简单,呼罗珊是我的,所以尼撒布尔城,你们必须给我让出来,城内信奉大食教的波斯人可以带着财产离开,但大食人和他们的财产必须给我留下,而我对波斯国王的支持到此为止,我不会再继续为他抢更多的土地了,也就是说锡斯坦,呼罗珊是波斯国王的,但波斯其他地方的土地归你们,另外北方的希尔卡尼亚一家一半,东边归我西边归你们。

    至于以后你们和波斯国王之间的事情我不会管了。

    他做什么是他的事。

    我的军队是不会向西进攻了。

    事实上你们也没有值得我进攻的东西,你们那些贫瘠的山区对我没有任何吸引力,有进攻你们的力气,我还不如向东去抢天竺呢,那里比你们可有钱得多,当然,以后从东方向西的商道你们得保证畅通,这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总之干完这一票之后如果你们想签什么和平协议,这个我也不介意签一下,甚至还可以和你们做做生意,为你们提供些盔甲武器之类的东西,不过你们也不能再染指呼罗珊,波斯王国是大唐属国,如果你们敢侵犯波斯国王的土地,那么作为大唐的河中经略使,我有责任保护大唐的属地。

    杨丰说道。

    只要洗劫完库法,那么大食对他来说暂时就没吸引力了。

    接下来他需要大食内乱。

    等到大食四分五裂,内部打成一锅粥以后,基本上他在国内也就把该处理的全处理完了,而且河中和吐火罗等地也经营得差不多了,那时候无非再平推过去而已。

    但十年內他会保持和平的。

    当然,前提是他得先攻破库法把那里洗劫一空再说。

    “当然,你们可以拒绝,如果你们拒绝的话,我会立即攻城,我想城内的拜火教徒,景教徒,摩尼教徒和奴隶们已经等不及了,如果我们攻破尼撒布尔,那么你们全都得死,我的士兵们对这座城市的财富同样也已经迫不及待了,实际上如果你们同意的话他们反而会不高兴的。”

    紧接着他又说道。

    “将军,该做决定了,我们拯救了曼苏尔,曼苏尔却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连援军都不给我们,分明就是要借唐军的手让我们死,我们为何还要忠于他,这波斯的土地原本就是我们波斯人的,为何还要养着那些根本没用的废物!”

    那将领立刻对阿布木s林说道。

    阿布木s林还在犹豫。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阵喧哗,紧接着一名大食将领带着数十名士兵冲了进来,气势汹汹地直奔阿布木s林。

    “总督下,你在做什么?”

    他声色俱厉地喝道。

    阿布木s林默然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而杨丰却向距离那大食将领最近的呼罗珊将领使了个眼色,后者换上笑容面对那大食将领,就像要解释什么一样凑上前,还没等那大食将领反应过来,他突然间拔出腰上短刀刺进了其胸口。

    而就在同时,阿布木s林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下一刻杨丰骤然间蹿出,在蹿出瞬间一把抄起狼牙棒,带着一片血肉飞溅撞进了那些大食士兵中间,而在他身后,所有呼罗珊军团的将领全都拔出刀冲向大食士兵,依靠着杨丰的强悍战斗力,他们几乎转眼间就杀光了这座大厅內的大食人,然后直接冲出了大厅,在外面那些呼罗珊士兵和大食士兵愕然的目光中,杨丰如魔神般拎着狼牙棒扫视前方,他身后那些呼罗珊将领纷纷涌出。

    “波斯人,该向大食人讨还血债了!”

    一名呼罗珊将领拎着滴血的弯刀狞笑着吼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