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四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四四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将军回过头,一脸懵逼地和后面的曼苏尔面面相觑。

    蓦然间他们两旁一片惊叫。

    紧接着两旁半里內几乎所有大食骑兵都催动战马,不顾一切地向着他们冲过来,而一身金色盔甲的曼苏尔更是换上一脸的惊恐,在两旁侍卫保护下急忙掉头后退,迅速消失在后面密密麻麻的骑兵中。

    那将军愕然转回头。

    一具破碎的死尸呼啸而至。

    猝不及防的他一下子被打得跌落在马下,他看了一眼落在身旁的死尸上那似曾相识的面容,急忙挣扎着爬了起来,就在他爬起的瞬间,一个血红色身影蓦然出现在他视野,一件同样血红色的武器呼啸砸落,他下意识地举起手中弯刀,但却仿佛有一座山峰砸下来般,那弯刀就像根稻草般随着那武器落下……

    “杀!”

    杨丰站在被拍成一坨的烂肉旁,高举着狼牙棒大吼一声。

    下一刻,那狼牙棒横扫出去。

    他前方三名大食骑兵连人带马瞬间变成飞溅的血肉,而就在同时两侧两支长矛狠狠刺在他身上,毫无反应的杨丰连看都没看,紧接着上前两步那狼牙棒再次横扫,又是三名大食骑兵飞了。刚刚刺中他的两名大食骑兵茫然地看着自己手中长矛,蓦然间两支马矟刺穿他们胸膛,杨丰身后两名具装骑兵同时一抖马矟,两具死尸被挑落在地,而在这两人后面五百具装骑兵一刻不停结阵向前,外围进攻的大食骑兵徒劳地用弓箭攻击他们,密集的利箭不断撞击着人和战马身上坚固的铁甲,然后被弹落在马蹄下。

    而就在这时候,大食骑兵突然间一片混乱,紧接着无数波斯骑兵如同猛兽般撞在他们中间,长矛突刺,弯刀劈砍,战马撞击中,这些波斯骑兵吹响了决战的号角。

    这是那些刚才不敢上前的。

    冷兵器战场上一个无敌猛将所带起的狂热,能够瞬间把普通士兵变成勇士,而一个战神所带起的狂热,则会把人变成疯子,看着挥舞八百斤重狼牙棒,不停将大食最精锐禁卫军一片片砸飞砸成烂肉的杨丰,看着他和五百具装骑兵就像一群犀牛冲进羊群般肆虐,看着那些大食士兵在他面前惊恐尖叫着逃离,这些波斯骑兵的恐惧荡然无存,然后仇恨,贪欲,和急速飙升的肾上腺素,让他们瞬间化为疯狂的猛兽。

    而这样的猛兽不只他们,后面还有越来越多的正涌入战场。

    杨献忠的突骑施骑兵紧接着赶到。

    完成集结列阵的五千突骑施骑兵没有丝毫犹豫地冲向战场,尽管没有明光铠,但这些杨丰最忠诚的仆从依然拥有甚至超过大食禁卫军的装备。

    他们是链板甲。

    也就是后来遍及几乎所有穆s林国家的四镜甲,包括他们的战马实际上也配有廉价的皮制马甲,胸前和马头带着铁制护甲,这样的骑兵已经相当于后期的大食重骑兵,而五千这样的骑兵投入战场,仿佛重拳般给了大食人狠狠一击,直面他们进攻的大食军左翼迅速开始溃败。

    但这还没完,因为紧接着阿布.木s林亲自率领的一万呼罗珊军团精锐也加入战场。

    这又是一记重击。

    尽管杨丰正在展现他那恍如恶魔般的强悍,但实际上除了正中的大食军被他和具装骑兵,还有后面跟进的波斯士兵赶了鸭子外,其他绝大多数大食士兵并不害怕他,因为距离关系他们根本就看不见,既然看不见杨丰那么他无论如何不科学,都不会让这些大食士兵害怕,这样的战场横亘数十里,两翼根本看不见中间发生了什么。

    但阿布.木s林却是他们恐惧的。

    因为大食军上下都知道他。

    当这个原本大食帝国最强悍的将军率领他部下,同样是这个帝国最强悍的军团撞向大食军右翼时候,甚至立刻就开始有人不战而逃了,已经很多次和呼罗珊军团并肩作战的他们,当然很清楚自己是无法战胜这支军团的。

    实际上很多大食军都在逃跑。

    尤其是杨丰所攻击的中路这时候都已经被赶鸭子了。

    冷兵器战场上没人能受得了他这样的,以杨丰为的锋芒,以五百具装骑兵为核心,后面近万波斯和粟特士兵组成一个恐怖的骑兵突击阵型,在杨丰那八百斤重狼牙棒的开路下一刻不停向前,将所有敢于阻挡他们的大食骑兵挑落践踏在马蹄下,当然,也没有多少大食骑兵敢阻挡他们了,杨丰那恍如魔神般的身影所带来的恐惧,正在如同瘟疫般向着两旁蔓延,越来越多的大食骑兵加入了溃逃的行列。

    “玛的,这还不如八旗呢!连金兵都比不过!”

    杨丰停下鄙夷地说。

    他面前是一片百余米宽河水,无数溃败的大食骑兵,正惊恐地冲进河水,在依
嫂子合集笔趣阁
然枯水期的河面上不顾一切地冲向对岸。

    这是底格里斯河。

    他身后那些几乎筋疲力尽的具装骑兵纷纷带住战马,然后掏出奶疙瘩补充体力,而那些战马同样低下头啃食地面上的麦苗,他们已经凿穿了大食人的阵型,在他们后面更多波斯骑兵和粟特骑兵正狂欢一样追杀溃逃的大食骑兵,砍下他们的头颅,抢走他们的战马,甚至扒下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尽管语言不通,但那些粟特士兵和波斯士兵还是一边忙碌一边用各自语言说笑着,男人的友情在这时候最容易建立了。

    “死了多少兄弟?”

    杨丰看着底格里斯河的河水,问他身后一名部下。

    “回节帅,死了三十个,还有五十多兄弟受了伤,不过都是轻伤。”

    那部下回答。

    “留在这里休息,等着我回来!”

    杨丰了头说。

    说完他拖着狼牙棒直奔大食军的左翼而去,那部下和其他具装骑兵互相看了看,一个个下马筋疲力尽地瘫倒在地上,就连他们的战马都同样瘫倒在地,那些洗劫战利品的波斯和粟特骑兵用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们,看着这些恍如天神般的大唐战士。

    这场大战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当杨丰拖着狼牙棒从后方撞进左翼的大食骑兵中间后,近两万大食军立刻崩溃了,那些在杨献忠和部下一万多突骑施和粟特联军攻击下只能勉强支撑的大食骑兵,突然背后撞进这样一头怪兽,要是还不崩溃那就是奇迹了,所有大食军惊恐地一哄而散拼命向着底格里斯河西岸逃窜,杨献忠率领部下继续追杀。而杨丰则掉头又去接应阿布.木s林,但还没等他杀过去,那边的大食军就已经溃败,中路和左翼都已经溃败了,他们当然不可能继续支撑,而且这时候加入战场的呼罗珊军团总数已经超过两万,兵力已经和大食军差不多,后续还在不断赶到,大食军不跑就是傻子了。

    不过他们没法向底格里斯河西岸逃跑,因为他们在战场东边,所以只能向南逃亡,追击他们的任务就交给后面赶到的呼罗珊军团了。

    杨丰和所有参战各部进入巴古拜城休息一晚,第二天就在后续各军相继到达后,以十万大军分左右,夹着迪亚拉河,很直接地摆出了一个平推的阵型继续向南一路扫荡,另外分出五万渡过底格里斯河,从底格里斯河西岸向南,两天后这支蝗虫军团就到达了泰西封。不过这座萨珊王朝的都城现在是大食军的要塞,从巴古拜逃回来的曼苏尔在渡过底格里斯河向库法继续逃亡同时,在这座要塞留下了两万士兵阻击杨丰的大军,所以联军必须先攻下这座要塞才能继续向库法进军。

    “我真得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信大食人的神灵呢?”

    杨丰遥望泰西封的城堡,对他身旁的阿布.木s林说道“如果说那些普通士兵什么都不懂情有可原,可你是去过大食人老家的,你应该清楚那里的一切啊!那么你告诉我,汉志是什么地方?”

    阿布.木s林默然不语。

    “贫穷,干旱,蛮荒,就连放羊的草都很少,想要活下去只能骑着骆驼在热死人的沙漠里寻找一小片一小片的零星绿洲,唯一能持续提供食物的只有椰枣,甚至连呼罗珊都根本比不上,更别提巴比伦尼亚了。和泰西封相比,他们的所谓城市更像是羊圈一样,那里找不到一条常年有水的河流,找不到一块适宜耕种的土地,完全就像一块被神灵遗弃的废土,你们为什么会相信那里能生出圣贤?

    难道神灵格外眷顾这种鸟不拉屎的穷山沟?

    神灵如果格外眷顾他们,那么为什么不赐给他们一条小小的河流,哪怕迪亚拉河这样的也行啊?

    穷山恶水出不了圣贤。

    穷山恶水倒是容易出刁民!”

    杨丰紧接着说道。

    “将军,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

    阿布.木s林叹了口气说道。

    “好吧,看来你们也不需要这座宏伟壮观的拱门了!”

    杨丰说道。

    说完他顺手抄起了身旁的狼牙棒。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