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八章 人不轻狂枉少年-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五八章 人不轻狂枉少年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灵武。

    黄河东岸渡口,在数以万计的百姓围观中,一大群官员和武将眺首西望,隔着滔滔黄河望着远处那大队骑兵驰骋带起的尘埃,很快在夏末的绿色里,一片钢铁的反光闪耀,并且随着尘埃的接近逐渐清晰。

    “来了!”

    一名不太像汉人的中年将领,下意识地对身旁紫袍老者说道。

    那老者淡然一笑。

    “不是五百人吗?这可不像五百!”

    他另一边一个同样不太像汉人的将领皱着眉头说。

    就在同时对岸那骑兵的前锋已经出现在他们视野,最前面是一匹巨大的白色战马,马背上一名全身银色甲胄的将军,背后红色披风猎猎,他的马上没有武器,只不过旁边一辆四轮马车跟随,马车上是什么就看不清了。他身后一名旗手举着一面红色旗帜紧紧跟随,旗帜上隐约可见一条金色巨龙做回首状,龙背上一轮白日黄月,再向后是无数骑着高头大马,全身甲胄连战马都被铁甲包裹的具装骑兵,一支支马矟举在手中,马矟上一面面小旗随风猎猎。

    “金龙?日月?”

    刚才说话那将领举着望远镜有些愕然地说道。

    “那是太上皇特赐的,据说是为震慑西域诸胡,特赐河中军以龙抱日月为军中旗帜,使大唐皇威时刻为西域诸胡所仰望膜拜。”

    老者笑道。

    “纵使如此,也过于轻狂了!”

    那将领摇了摇头说道。

    “年轻嘛,人不轻狂枉少年,不到三十岁血战得来的郡公,五年间由一校尉至上柱国,若不轻狂反倒是怪事了,说起来他少年时老夫亦曾见过,不想十几年再见时,一个少年儿郎竟与老夫并列了!”

    大唐的架海紫金梁,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朔方节度使郭子仪不无唏嘘地说。

    突然间人群一阵惊叫。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愕然地看着对岸,而他两旁所有人都同样愕然地紧盯着对岸,对岸狂奔的马背上那将领突然间跃起,落地的一刻紧接着再一次冲天而起,他背后那些狂奔的骑兵纷纷带住了战马,就在队伍完全停住的时候,他已经到了黄河岸边。还没等岸边接他们的朔方军将领反应过来,他就双手抓起一艘木船,在一片石化般的目光中,大吼一声将那木船抛出近十丈落在河面,紧接着他拎起船篙冲天而起,准确地落在船上然后猛得一撑,那小船急速向前,转眼间越过了数十丈宽的河面。

    “郭世伯,小侄唐突了!”

    杨丰把船篙往河里一插,紧接着对郭子仪说道。

    “贤侄真乃当世孟贲啊!”

    郭子仪感叹道。

    “没别的,小侄就是力气大!”

    杨丰很憨厚地笑着说。

    就在这时候,他后面随行的众人包括他老丈人在内也相继到达。

    他们是从武威启程而来。

    这时候从武威到灵武不是沿黄河走,而是从武威直接向北沿着石羊河,先到现代已经变成腾格里沙漠的白亭海,汉朝时候称休屠泽,也就是民勤北边的沙漠盐滩,这时候的民勤是武威郡的镇番县,这时候那里不但是广袤的数百平方公里湿地沼泽,而且还是河西军下属的军事要塞白亭军所在地,包括一千骑兵在内六千士兵驻扎。从白亭海转向东沿着现代同样变成沙漠的草原和湿地直插过来就到河套,只不过必须得渡一次黄河才能到灵武,而灵武也不是现代的灵武,这时候的灵武郡治所在回乐县,也就是现代的吴忠市。

    渡过黄河就是。

    就在李嗣业等人纷纷登上郭子仪为他们准备好的渡船时候,郭子仪也给杨丰介绍了一下他身边的人,那个说杨丰年少轻狂的是仆固怀恩,而最初那个是浑释之,中唐与李晟齐名的擎天柱之一浑瑊之父,李晟,马燧,浑瑊,李抱真四人可以说和李郭一样再造了一次大唐,不过这两人都是铁勒,一个是仆固部一个是浑部,都是世袭的首领,同样也是世袭的都督府都督。

    此外还有些朝廷官员和朔方军的将领,当李嗣业等人渡河后又是一番寒暄。

    话说这时候的朔方军也算是众星集了。

    灵武已经算是行在了,包括李亨也在城内,但李亨不可能出来迎接他们,包括李俶也不可能,只能是作为朔方节度使的郭子仪带着他的部下出来。

    “这位将军是?”

    郭子仪看着杨丰身后一个很陌生的大将说道。

    后者他肯定没见过,但仿佛一种玄妙的感觉,那双目光却让他总是感觉
极乐春宫百姿势吧
非常熟悉,甚至熟悉得好像一个老熟人一样,这让他有怪异。

    “末将河中兵马使杨献忠!”

    后者拱手似笑非笑地说。

    “杨将军远来辛苦了。”

    郭子仪对自己曾经的头上司笑了笑说道。

    紧接着他又用奇怪地目光看了看渡口,在那里一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美女正踏上岸,而且一脸厌恶地看着脚下泥泞,拎着裙子在两名侍女搀扶下小心翼翼迈步,一个侍女还赶紧给她打着伞,因为天有些热,旁边还有一个扇扇子的,那排场也是相当足,后面一艘船匆忙靠岸,船上专门载着一辆四轮的马车,两匹连郭子仪都骑不上的级大宛马专门拉车。

    “那是小侄堂姐,从长安逃难出来原本欲投小侄,恰好在武威遇上。”

    杨丰在一旁笑着说。

    “令姐?”

    郭子仪茫然。

    “远房的,在长安住惯了。”

    杨丰补充道。

    呃,那是玉环姐姐,或者说他远房堂姐杨芷,他到武威后两人自然就很惊喜地姐弟团聚了。

    “杨公,后学见过杨公!”

    他身后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呃,怎么又是你?”

    杨丰愕然回头说道。

    “丰生,李先生乃是特意来辅佐圣人的。”

    郭子仪笑着说。

    同时还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明白眼前这人非同一般,最好保持一下礼貌,当然,这一杨丰也很清楚,随着李亨登基,李泌的身份可真就非同一般了,这可是李亨亲自给烤梨吃,连自己兄弟想要都被撵一边去的。

    “这才是修道者应该的,盛世当隐居山林,国家危难之时当出山为国效力,以后我会禀明师尊,若师尊允许当拨你一二!”

    杨丰摆出一副师长嘴脸说。

    “长源谢南阳公厚爱!”

    李泌一脸狂喜地赶紧行礼说道。

    “不必多礼,还不知结果如何,等师尊同意了再说!”

    杨丰板着脸说。

    郭子仪愕然看着这一幕,要知道李泌这时候不是一般得宠,虽然没有什么官职,但却是就连皇帝都以先生来称呼的,灵武城内上至宰相房琯下至行宫太监,无不以先生称之,哪怕同样深受宠信的大太监李辅国,在李泌面前都得保持毕恭毕敬。现在李泌居然在杨丰面前如此卑躬屈膝,简直就是天雷滚滚一样,而且有李泌这个特殊人物,杨丰本身又是所向无敌的猛将,可想而知他在皇上面前所受器重肯定不会比太上皇时候差,话说郭子仪仿佛已经看到了杨丰再一次加官晋爵的场景。

    这家伙还真是福星高照啊!

    这是要三十岁封王的节奏啊!

    当然,他怎么想杨丰就不管了。

    杨大帅看了看渡口,看着正在一船船送上岸的部下和他们的战马。

    他此次就带着五百亲兵而来,主力大军还驻扎武威,此时这五百连人带马全都包裹在青森森冷锻甲里的河中战士,正在成为岸边所有人的焦。

    尤其是这些人的冷锻甲还是最新的。

    这种新式明光铠实际上是板甲与鳞甲的混合体,而且板甲覆盖的面积占多半,鳞甲的部分实际就两个上臂和大腿,上半身整个扣在板胸甲里面,两毫米厚带棉内衬的冷锻铁板,基本上就免疫弓箭了,前臂和小腿也是铁板保护,头盔下还有厚达三毫米的护颈,那个就是神臂弓都很难射穿,在扣上铁面后,整个人就完全包裹在厚度在一五到三毫米之间的数十斤重冷锻板內。

    弓箭对他们已经没用,哪怕近距离的步兵弓也不行,除非近到几乎面对面的距离,实际上就是换英格兰的长弓也很难奏效,两毫米是一个经过欧洲实战检验的厚度,三毫米几乎就完全免疫长弓了。

    唯一有效的只有强弩。

    当然,那些看热闹的老百姓不会知道这些士兵身上盔甲到底有多么深刻的意义,他们只知道这支骑兵的装备之强几乎是他们生平仅见的,覆盖到几乎无懈可击的盔甲,同样覆盖在铁甲下,比他们平常所见几乎高出一头的巨型战马,清一色昂贵而又强悍的马矟,这一切共同组成一支强悍到无敌的军团,再加上他们那据说打遍西域无敌手,甚至攻破大食国都炮烙了大食皇帝的传奇战绩,几乎瞬间驱散了所有人心中的惶恐。

    尤其是他们还有一个据说是仙人弟子,刚刚在他们面前将一艘千斤重木船抛出近十丈,甚至一跃数丈的传奇级别猛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