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兵发长安-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五九章 兵发长安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陛下,臣的建议很简单。”

    杨丰指着地图说道。

    “各军兵分四路,主力反攻关中夺回长安,中路继续出井陉但不是向北进攻而是直插平原,将安逆和史逆南北隔断,北路攻居庸关,无论能否攻破居庸关,都必须保持进攻,另外以曹王皋所率水师及安南岭南兵常驻登莱,游弋渤海上伺机登陆,不一定真得向范阳进攻,但必须保持随时登陆进攻的姿态,如有需要可召安南节度使高仙芝北上主持。

    另外很重要的一,就是曹王的水师将江淮的钱粮送营州。

    平卢军必须钉死在那里。

    给刘客奴钱,给刘客奴粮食,让他们不断向榆关进攻,能攻破榆关最好,攻不破也要攻,有功劳就给他更多钱粮犒赏给他更高的官职,让他在白狼河口筑城,然后再大量建造运输船,曹王的水师把钱粮送到那里,他自己负责运回到营州去。

    他有钱有粮随便招募军队。”

    杨丰说道。

    有山海关在手还收拾不了北京那简直就笑话了!

    刘客奴或者说刘正臣,之前他和董秦或者说李忠臣,就已经攻破榆关并且攻破渔阳,刘正臣差,但李忠臣那是真正的猛将,连李归仁都被他揍败,这个安史之乱中很少有人注意的家伙是绝对的猛人,都一直打到蓟州离北京一步之遥了,因为郭子仪和李光弼撤回井陉他几千孤军不可能攻范阳也不得不撤退。而撤回营州也就是朝阳后,转手又把趁火打劫的奚人给一顿狂揍,连奚人的首领都被他活捉后砍了祭旗,但平卢军原本总共不足两万人,大部分跟着安禄山造反南下入关作战去了,剩下跟他们混的无非就是几千人,孤悬敌后没钱没粮就那么人越打越少,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无奈之下只好扎木筏南下山东半岛。

    但杨丰要的是他们留在北方。

    他们不是没人吗?

    给他们江南的钱粮,让他们招兵买马,东北那些乱七八糟民族有个屁节操,谁有钱粮他们跟谁混,若刘正臣和李忠臣有两万兵马,那就该史思明再提心吊胆了。

    必要时候让高仙芝北上。

    他是高句丽,辽东一带居民仍旧以高句丽为主,他去肯定好使。

    李皋海上威胁,平卢军压在榆关外面,居庸关和紫荆关方向还维持两支进攻力量,史思明要有能力再管范阳以外那就扯淡了。

    然后中路出井陉将安史集团拦腰斩断。

    实际上之前郭子仪和李光弼就已经开始出井陉策应颜氏兄弟,甚至他们还在河北夺回大片土地,但安禄山攻破长安导致朝廷大洗牌,他俩都是懂事的,这种时候打仗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回来站队,同时也是在新君面前确立自己的地位。然后两个混蛋不顾颜真卿在对面眼巴巴盼望,带着距离平原已经近在咫尺的大军转头撤回井陉,满腔忠义地跑来勤王了,可怜颜真卿在平原傻了眼,大书法家也是很果决的,他立刻撇下平原的军民自己也跑了,也不远几千里跑灵武来站队了。

    当然,这时候他还没到。

    杨丰要的就是重新杀出井陉向东进攻凿穿河北,将安禄山和史思明南北隔断再各个击破。

    至于剩下一路就是反攻关中。

    而这一路同样分两路。

    一路自灵武南下走回中道,也就是灵武,固原,陇县路线,一路走关陇大道,也就是兰州,天水路线,但不是直接沿渭河到宝鸡,而是从天水向北到张家川,再从张家川翻越陇坂至固关斜插陇县,这条路线就是著名的关陇大道,从西汉时候起就一代代完善起来的,近乎这个时代高速公路级别的官马大道,两路于陇县会合然后出凤翔反攻长安,先将安禄山逐出关中再说下一步。

    “那么丰生以为各军如何调配?”

    崭新出炉的大唐皇帝李亨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和杨丰并不熟。

    实际上两人在此之前仅限于见过面而已,之前他玩蛰伏,杨丰也没兴趣往他跟前凑,不过李亨却很清楚一,这是自己必须依仗的支柱,不说杨丰那狂暴的战斗力,就凭那两万五千三镇精锐也得捋捋毛,尤其是这个家伙和郭子仪一样家世清白,甚至比郭子仪更清白,毕竟郭子仪是世家杨丰是寒门,所以两人一见面他就给杨丰加了一级,现在杨大帅已经是国公了。

    邓国公。

    老李家不准备给他换地方了。

    从冠军侯,南阳郡公,再到最新的邓国公其实都是南阳。

    “西域三镇,河西,陇右军出关陇大道,请陛下赐一元帅,朔方军出回中道,合兵后
嫂子合集无弹窗
向长安进攻,河东军兵分两路,一路北线佯攻居庸关,一路出井陉道收复常山登城一直进攻到平原为止,南线各军固守。”

    杨丰说道。

    “郭公提议借回纥兵,丰生以为如何?”

    李亨问道。

    “万万不可!”

    杨丰说道。

    李亨和郭子仪都很意外地看着他。

    “陛下,我大唐之事何须外人?若回纥人南下窥我虚实,知我大唐之富庶,则必生贪念,且再无畏惧我大唐之心,试想我大唐都需依赖他们才能夺回都城,他们还会畏惧我们吗?不仅仅是回纥,四夷之兵一概不用,若用四夷之兵,臣回河中不出半年就能再为陛下带来十万铁骑,仅突骑施各部就能得一万精锐骑兵,河中各国加起来五万兵可得,吐火罗及高附甚至波斯之兵亦可调来,他们来了肯定要劫掠民间财富,这种事情他们不会拒绝,臣带着他们抢遍西域,最远都抢到了大食国都去,臣若再邀其至大唐劫掠,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前来。

    但臣却一个不用。

    就连突骑施骑兵这种实际上已经内附的臣都不用,就是怕让这些四夷看到我大唐的内乱,和大唐土地之富庶,然后生出狼子野心啊!我们想要他们以后继续臣服,必须得让他们始终保持对我们的畏惧,决不能把我们的虚弱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

    回纥亦是如此。

    几千回纥骑兵而已,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为了答谢他们还需付出大量钱财,还让他们趁机窥得我大唐虚实,得不偿失啊!”

    杨丰说道。

    这绝对是饮鸩止渴的蠢事!

    想要让四夷臣服,首要一条就是大唐的形象不能倒,都来看大唐内乱看那些拉壮丁的炮灰是如何一触即溃的,那大唐还有个屁形象,百余年里李靖,苏定方,薛仁贵这些名将们打出来的,在四夷心中大唐无比强大的印象轰然崩塌,他们都不害怕大唐了还臣服个屁,安史之乱前那胡商一个个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安史之乱后都敢把女人装箱子里偷运出去。

    他们的心态不一样了。

    他们心中大唐那高高在上的形象已经崩塌了,甚至回纥都敢随意地羞辱大唐了,这就是让那些借回纥骑兵的后果。

    这种事情不能干。

    李亨和郭子仪互相看了看。

    “丰生此言的确有理,我大唐之事何须外人,若借回纥兵,我天朝上国威仪何在?”

    旁边宰相房琯捋着胡子说。

    “但安逆所部胡骑强悍,此辈独惧回纥,若得回纥兵必然摧其斗志。”

    郭子仪说道。

    “世伯放心,胡骑而已,小侄在西域杀得最多就是胡骑,回纥而已,无非就是葛罗禄一流的,葛罗禄人被小侄杀得远遁千里,连金山的牧场都不敢要了,回纥人纵然比他们强又能强多少?待得交战之时,世伯看小侄以铁骑踏碎那安禄山的胡骑!”

    杨丰说道。

    既然这样郭子仪也就不好在说什么了,这借回纥兵之事暂时作罢,毕竟不仅仅是杨丰,正牌宰相房琯也支持杨丰,另外此事的确面子上不怎么好看,李亨想借也只是想借助回纥骑兵来稳定人心,但现在有杨丰的铁骑已经足够,更何况借回纥骑兵他得付出多少成本啊,首先得嫁个女儿,还得让诸王娶个回纥女人,还得给他们大笔钱财犒赏,还得默许他们随便洗劫,李亨又不是傻子,这种事情逼不得已就算了,但凡有的选择也不可能选这条路。

    “那么李卿有何异议?”

    紧接着李亨问一直没说话的李光弼。

    “臣无异议。”

    李光弼说道。

    目前大唐朝廷也是草创,实际上就三个宰相,房琯,郭子仪,还有李光弼,后两个是使相,也就是节度使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他们三人算朝廷的三巨头,原本的左相韦见素其实也到灵武了,只不过他是杨国忠当初推荐的,李亨尽管任命他为尚书左仆射,但却没加平章事,也就等于被逐出政事堂了。另外还有一个没有宰相官职但实际上说话比宰相还管用的李泌,还有一个刚刚崛起,地位类似于高力士的大太监李辅国,还有一个地位类似杨贵妃但却比杨贵妃热衷权势的张皇后,这些人构成了此时灵武行在的权力核心。

    房琯,李光弼支持杨丰,郭子仪弃权,李泌是杨丰粉丝,张皇后和李辅国不参与此事,那么杨丰的计划就这样确定了。

    不借回纥兵。

    以西域三镇铁骑为核心,大军兵发长安。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