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四章 破敌就在今日-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六四章 破敌就在今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个月后。

    “一,二,推!”

    伴随几乎同时响起的吼声,整整五十台巨大的配重投石机下面,无数炮灰士兵同时奋力向前,推动着他们面前一根根木杠,迈开沉重脚步,就像大型平板托车一样的底座上,一个个木制的轮子缓缓转动,这个庞然大物一向前。

    床弩的巨箭呼啸而至。

    来自城墙上的反击不时让推动投石机的炮灰兵倒下,但没倒下的在后面督战队的陌刀威慑下头也不抬地继续向前,在他们后面跟着一辆辆专门制造的手推车,每一辆车上都装着一枚巨大的花岗岩石弹,专门由石匠打磨成球型的炮弹重达三百斤,在那些同样的炮灰士兵推动下紧紧跟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车上是黑色罐子,这些罐子里面装满散发恶臭的原油,接下来这些原油会浇在石弹上,燃然后抛射出去,能砸中城墙最好,砸不中城墙只要能扔进城内,一样会给叛军造成损失。

    而在这些投石机的前方,杨大帅正一手举着特制盾牌,一手拖着装满石灰的大铁桶,在地面上不断画着一个个白色的方框,每一个方框对应一台投石机。

    这种东西攻击城墙可没那么简单。

    首先得测量出每台投石机各自不同的弹道,然后根据城墙高度确定距离城墙的位置,在安置在这个准确的位置上,另外还得尽量保证每一颗石弹的重量大小一致,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击中,当然,百发百中不可能,有四分之一的命中率就很好了,最后靠不停投掷的石弹硬生生砸塌城墙。

    夯土的城墙撑不住这东西。

    必须得知道一,这时候哪怕长安外城墙也是不包砖的,别把这时候的城墙和现代那些遗迹相提并论,城墙的大规模包砖是宋朝才开始。

    在这之前只有一些重要城市的城门处,比如说长安城,还有特殊性质的内城墙,比如说皇宫,还有军事重镇的子城才包砖,但所有城墙都包砖的几乎没有,成本实在太高,甚至直到北宋汴梁外城也还是夯土为主,只有城门才包砖,倒是扬州很奢侈地全用砖包了,直到南宋时候,大规模城墙包砖才开始,到明朝时候基本上像样的城市全包砖了,而且包砖层的厚度也是一个由薄变厚一直到山海关的过程。

    但这时候就是夯土的。

    这种东西强度有限,甚至有时候下大雨都能淋坏。

    第一台投石机终于推到,杨丰举着特制的两厘米厚铁盾牌,抵挡着密集射向自己的床弩巨箭,指挥着士兵迅速将这台投石机推到位置,紧接着其他投石机逐渐到达,用了半个小时时间全部就位。

    “装弹!”

    杨丰站在第一台投石机旁喊道。

    一辆手推车推着石弹上前,装入木制的滑道,然后向前滚入牛皮制成的兜子,有士兵舀起原油小心翼翼地浇在石弹上迅速燃。

    “放!”

    杨丰吼道。

    一名膀大腰圆的士兵拎着大锤猛然砸下制动,短臂端装满石头的木笼骤然间落下,长臂端的巨木向上猛然抬起,同时前端铁链拖着牛皮兜里燃的石弹急速向前,紧接着脱离滑道升上半空。到达后带着火焰的石弹呼啸飞出,在一片瞩目中迅速飞越了两百五十步的距离,恍如流星般拖着长长的烟迹,准确打在了对面的城墙上,三百斤重从天而降的巨石瞬间将箭垛砸没了,同时在激起的碎块中一块三米多宽的夯土轰然塌落。

    “继续!”

    杨丰满意地说。

    一名士兵抱着从绞盘上牵出的绳索挂钩,爬到长臂上挂在下面的圆环中,底下士兵奋力转动两旁巨大的绞盘,长臂逐渐被重新拉了下来,拉到最低后,那名膀大腰圆的士兵重新推上制动锁住,然后第二枚石弹装上。

    而杨丰已经指挥第二台投石机同样射出了石弹。

    这台打高了。

    “后退三尺!”

    杨丰看了一下石弹掠过城墙的高度然后说道。

    那些士兵立刻推着投石机后退三尺然后重新固定住,第二枚石弹紧接着飞出,准确地砸中了城墙正中,夯土大片塌落下来,虽然这些夯土都很结实,甚至都加入各种东西以达到类似三合土的效果,但它毕竟也还是是土,几十斤重石弹无所谓,三百斤重石弹这样落下……

    就是杨丰也不敢硬抗啊!

    甚至就是真正的素混凝土,也一样会被砸得大块坍塌。

    “继续,不停射击!”

    杨丰拍了拍一名军官肩膀说道。

    就这样在他亲自指挥下,五十台配重投石机完成瞄准,并且开始了持续的投弹,这些投石机的指向是汇聚的,所有石弹攻击的都是十几丈宽的一段,虽然精度误差很大,实际上绝大多数石弹都飞进城内,甚至还有落在城外的,但每一
逃脱小说5200
轮攻击总会有不少于十枚击中这段城墙。

    这就足够了。

    这些拖着火焰的长尾,带着恐怖的呼啸坠落的巨石,每一次命中都会给城墙带来严重损伤。

    尤其是不断的打击后,城墙的夯土也开始因为震动变松,这样攻击的效果立刻明显增强,安化门与明德门之间这段三十多米宽的城墙就这样一块块不停地垮塌,仅仅不到一个时辰时间,就已经可用说面目全非。

    而守军毫无反击能力。

    他们实际上也有投石机,但他们那些投石机打不到四百米外,那些几十斤重石头全落在这些投石机前几十丈外,同样弓箭和普通弩箭也够不到这个距离,唯一有效的就是床弩,但这些投石机旁都带有木制护盾,床弩射出的巨箭绝大多数都被厚厚的木板挡住,实际上就算没有这些木板也没什么用处,因为这样的距离上床弩精度很低,而且数量有限,最多也就是一骚扰性质,根本影响不了投石机的发射。

    “此物真乃攻城神器!”

    李俶看着远处逐渐残破的长安城墙感叹道。

    “大王,给城墙再包一层砖,然后城内再置同样石砲,就可轻易解决此物的威胁,城墙坍塌是夯土本来就容易塌,但如果外面全包上一尺厚的青砖,石弹就算击中城墙也不过砸破皮而已,不会造成夯土的大块坍塌。如果更加奢侈些,给城墙包上三尺厚的青砖,估计碎的就是石弹而不是城墙了,然后内置同样石砲以同样方式反击,那么倒霉的就不是守城一方而是攻城一方了,说到底这有矛就会有盾,一切进攻武器都会有相应的防御手段!”

    杨丰笑着说。

    “邓公确是思虑周全!”

    李俶笑道。

    他还担心要是都会造这个,以后再有造反的,那长安城岂不是成了摆设,现在一听原来杨丰早就有抵御的办法,不得不说邓国公真是大唐的忠臣啊!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忠臣之所以告诉他这个,一是不告诉他,肯定别人也有能想出来的,二是忠臣如果变逆臣的话,根本不会拿投石机来砸长安城……

    呃,忠臣会推着红夷大炮来的。

    “照此情形不用天黑就能砸开,那时候崔逆等人不会死守,恐怕会趁夜逃离长安,需早做准备了!”

    郭子仪说道。

    “世伯与王公攻城,小侄率西域三镇铁骑列阵灞桥!”

    杨丰说道。

    从长安向东逃窜,唯一的路线就是沿骊山北边,渭河南岸新丰这条走廊,而这条路线上最重要的节也就是灞桥,这座长安城外二十里处灞河上的石拱桥,是从长安向东的必经之路,他的大军只需要列阵灞桥等待就行。崔乾佑没有别的路线选择,如果他们没有自己烧毁渭桥的话,或许可以北上,但他们自己烧毁了渭桥,那么也就是只有灞桥这一条路线可以走了,这段渭河在汇入沣河,黑河等多条支流后,早已经不是可以骑马趟过的了。

    “好,破敌就在今日!”

    郭子仪和王思礼互相看了看说道。

    杨丰很厚道,这年头谁先进城谁先抢,哪怕这是长安不能肆无忌惮地抢,小规模的士兵自己抢也是难免,杨丰把第一批进城的机会让给他们,就是把发财的机会给他们,而且先入城本身也是头功,这个情还是要领的。

    他们刚说完,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欢呼声。

    几个人立刻抬起头,就看见远处的城墙上,随着一枚石弹的命中,在尘埃飞溅中,一个小小的豁口赫然出现,在背后升腾起的滚滚浓烟背景上分外醒目,很显然城墙的彻底崩溃已经开始,在持续不断地打击下,残余的部分厚度已经不足以承受石弹攻击,这枚石弹直接打通了城墙。

    “看来是等不到天黑了,三镇铁骑,立刻随我向灞桥!”

    杨丰抄起一旁的狼牙棒吼道。

    紧接着他调头向东。

    而原本就在右翼列阵的八千具装骑兵纷纷催动战马,包括那些骑马的步兵也同样跟随,钢铁的洪流开始涌向远处的灞桥。

    “各军准备攻城!”

    后面的郭子仪同样拔出刀吼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