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二章 杨姐姐的故人们-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七二章 杨姐姐的故人们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吐蕃人!”

    南阳王府中,杨大王冷笑一声说道。

    旁边他的女弟子赶紧奉上清茶。

    “是的,杨师,吐蕃人已经攻陷石堡城,再加上之前被攻陷的,哥舒翰之前数年之功尽毁,如今河湟之地危在旦夕,吐蕃骑兵已见于鄯州城下,陇右军精锐皆在关东战场,留守者不过老弱而已,唯有婴城固守,坐视其掳掠境内,陛下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召杨师回京,毕竟陇右一旦不保,西域之道也就被截断了。”

    李泌毕恭毕敬地说。

    他是代替李亨来安抚杨丰的,说起来谁也不是傻子,李亨肯定明白以杨丰的智商不会不知道他的心思。

    “趁火打劫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吐蕃的确该解决了,当初我给太上皇设计以海路灭吐蕃之计该启动了,陇右那边倒是好说,都是数十年经营,无数要塞城池,无非就是再添些精锐士兵,王公在关内无暇顾及,不如干脆另外换一帅,白孝德跟随我征战多年也算精明强干,不如由他担任陇右节度使,我再给他两千铁骑,以这两千铁骑为主,再从西域运些铠甲及良马之类,重新编练陇右军,辅以石砲和神臂弓,足以抵御吐蕃阻其入侵。

    我带西域三镇主力返回,然后调集各国藩兵,自吐火罗南下越高附进天竺,而后从天竺西部牵制吐蕃。

    只是不知高公那里如何。

    我去一趟登州和安南,看看水师和高公那里情况如何,若海路已经打通,那就由海路至天竺,开始咱们的灭吐蕃之计,一举将这个大唐的心腹大患除掉。”

    杨丰说道。

    “长源这就去奏明圣人。”

    李泌赶紧说道。

    杨丰淡然了头,李泌赶紧告辞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杨大王冷笑一声,旁边许瑶好奇地看着他。

    “鸟尽弓藏,下一步是不是该兔死狗烹了?”

    杨丰自言自语着。

    事实上他也明白,自己已经到了功盖天下不赏的边缘,如今的他恍如一轮太阳照耀在大唐上空,民间无不视他为大唐的保护神,他的那些传奇已经流传四方,并且经过距离和时间的演绎后越来越玄幻,相反因为安史之乱,大唐皇室的威严却在老百姓心中逐渐淡去,至少已经没有了那种敬畏,和他的光辉比起来,李家明显暗淡了许多。

    不过兔死狗烹还不至于。

    毕竟还远没到这种时候,李亨再傻也知道天下还没平定时候,必须得保留他这个类似于原子弹的终极威慑,但如果他的神话继续下去,他的光辉已经到了完全掩盖李家,而且李家也不再需要他的时候,那就不敢说会不会了。

    “这天无二日啊!”

    杨丰叹息一声,然后伸手把他徒弟拉进怀里,紧接着将脸埋在了人家的胸前,许瑶茫然地抱着他的头,很快杨丰的脸就活动起来,而她的俏脸一下子红了,咬着嘴唇羞愤地推了他一把,杨丰就像钻进被窝的猫一样晃了一下脑袋,就是不从那温柔乡里出来。

    “哼,好师傅,好徒弟!”

    然后他们后面响起一声冷哼。

    “哼,好姐姐,好弟弟!”

    许瑶同样冷哼一声。

    杨丰这才茫然地抬起头,看了看杨芷又看了看许瑶,后者赶紧把他拱开的衣服整理好,不过仍然坐在杨丰的右腿上,杨芷走过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左腿上,然后仿佛很是伤感般枕在杨丰肩头。

    “你怎么了?”

    许瑶好奇地问。

    她已经知道这个女人和杨丰之间的真正关系,只不过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没什么,去看了一个故人!”

    杨芷淡淡的说道。

    “你那故人撑了多少刀?”

    杨丰拍了拍她的屁问道。

    好吧,玉环姐姐其实是去看她干儿子了,今天是安禄山行刑日子,原本李亨还想等李隆基回来,但安禄山咬舌头后造成了感染,剩下半截舌头溃烂,并且一直发烧,御医诊断后确定他是等不到他干爹了,为了能让他活着明正典刑,李亨赶紧下令把他拖到刑场凌迟处死,杨丰对割他那堆烂肉没什么兴趣,但他远房堂姐很显然还对自己的干儿子有感情,特意跑去看了看。

    “还没死呢,他那身肥肉怎么还不得割个几千刀,旁边还一大堆仇人抢着拿他肉回去喂狗呢,死也不让人家好好死,为什么就不能一到砍死,非要这样一割呢!”

    杨芷说道。

    “你的另一个故人后天回来,要不要也去见一见?”

    杨丰说道
青葱记事全文阅读


    “见什么见,他现在还能给我什么啊?”

    杨芷说着低下头,轻轻把玩着某个东西,很显然这就是她的后半生了,许瑶红着脸啐了她一口,紧接着靠在了杨丰怀里。

    李泌的速度很快,紧接着就带回了李亨的决定。

    自知理亏的李亨还是很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弥补一下杨丰的,于是很慷慨地接受他的提议,任命西域三镇节度副使白孝德为陇右节度使,率领安西军骑将卫伯玉和李晟的两千具装骑兵赴鄯州,重新整顿陇右军抵御吐蕃。后者送完公主后并没有立刻离开碎叶,西域三镇行营组建时候,干脆也给了他一支骑兵,有这两千具装骑兵足够暂时抵挡吐蕃,实际上这时候的陇右军战斗力本身也不是原本历史上,尤其是因为和杨丰关系好,神臂弓早就在陇右军使用,这种东西在防御作战中效果极好。

    尤其是那恐怖的穿甲能力非常有用。

    吐蕃人的优势,实际上就是重甲化,尽管挺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吐蕃人的确是冶铁发达,倒是他们的弓箭不怎么样,而近距肉搏能力极强,全身圆铁片札甲,只露出俩眼的吐蕃士兵在战场上极其凶悍。

    但他们的重甲在神臂弓面前就不够看的了。

    神臂弓加冷锻甲,再加上那里王忠嗣和哥舒翰等人几十年完善起来的防御体系,白孝德想在湟水一线阻挡住吐蕃并不难,

    杨丰对陇右的要求也仅仅是守住鄯州阻挡住吐蕃出湟水,甚至石堡城夺不夺回都无所谓,反正那里不是主战场,就算赢了也不能深入,从那里深入的结果就是大非川,被高原反应把精兵强将给活活拖死。接下来的主战场应该是印度,他从河中南下,就像洗劫大食一样,带着突骑施,粟特,吐火罗甚至波斯这些乱七八糟的仆从们越过阿富汗进入印度河流域,在那里建立据,同时从那里北上出喀喇昆仑山口,另外再有一支唐军从于阗南下,两路合兵于羊同彻底阻挡吐蕃西出通道。

    当然,这不会对吐蕃构成真正致命的打击,只是阻断他们对外的商业通道而已,接下来还得想办法一战击垮印度,逼迫他们向唐朝称臣,然后贯通恒河航线。

    这一并不难。

    如果从阿富汗南下,那么第一站就是白沙瓦,剩下只要越过印度河的那复杂水网就到拉合尔,拉合尔距离德里也不过几百里,只要能够攻下德里一带,就直接进入了恒河的通航水系,剩下无非就是顺流而下了,这样就可以同海上到孟加拉的高仙芝等部会合,接着就可以北上直扑吐蕃的都城逻些了。

    当然,实施起来肯定要复杂得多,但无论如何三年內,杨丰绝对可以保证他的大军到达孟加拉,这一是没有问题的。

    剩下就看高仙芝那里了。

    “杨师,陛下之意想请杨师留一半西域三镇精锐守卫关中,杨师只带河中铁骑返回西域。”

    李泌小心翼翼地说道。

    很显然这是要部分夺其兵权了。

    杨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太上皇如今已至何处?”

    他问道。

    “太上皇已至陈仓。”

    李泌忙说道。

    “我得去迎接一下太上皇啊,太上皇对我一向恩宠,将我自一校尉提拔至藩镇,自一平民至郡公,赐我阖家荣耀,此恩如海般深,当初因距离太远无法赶到,致使太上皇蒙尘,贵妃罹难,我每每思之都不免自责,此次幸亏上天庇佑夺回两京擒获逆首,也算有脸面见太上皇了,唉,也不知道太上皇他老人家身体怎么样,还能不能等到我带回天马之时!”

    杨丰絮絮叨叨地说。

    “太上皇听说身体康健,想来必定能等到天马。”

    李泌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说。

    威胁,这是赤的威胁,很显然留西域三镇军在关中绝对不是什么好想法,这要是哪天杨丰随便授意其中某个亲信,带着这些精锐士兵跑去拥太上皇复位,那乐子可就大了。

    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

    以杨丰和太上皇的感情,另外还有杨贵妃对他的恩宠,还有他和杨家那特殊的关系,他真不是说没有扶太上皇复位为杨家报仇的可能,此时虢国夫人肯定被他藏着,这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了,杨丰甚至都不需要担什么不好的名声,就算不成功也无非就是一场普通的兵变而已,这年头类似兵变多如牛毛,而他要是成功了那宫里那位可就只能喝毒酒了。

    李泌立刻决定了,回去就劝李亨打消夺杨丰军队的念头,这才是真正的玩火。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