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四章 海上大唐-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七四章 海上大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西域三镇军就这样结束了他们万马救中原的征程,然后带着他们的荣耀踏上了西归的道路。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们还得做一件事情。

    鉴于这时候吐蕃已经开始进攻鄯州了,西域三镇的大军在路过陇右时候得顺路去揍后者一顿,这是白孝德强烈要求的,虽然他得了个节度使,但对杨丰抛弃他非常不满,杨丰得给他足够的安慰,反正也是顺路,不说把石堡城夺回来,至少也得把他们堵回去给他们颜色看看,主要是给老白重整陇右军赢得足够的时间……

    这个杨丰就不管了。

    只要不是进入海拔三千米这条警戒线,单纯在低海拔地区,他的西域三镇精锐对吐蕃就是碾压。

    虽然在湟水河谷中,具装骑兵的用处不大,但玩重步兵西域军同样是无敌的,吐蕃士兵的确凶悍勇猛,可对上西域这些重步兵一样没用,就他们那些刀剑根本砍不动西域士兵的盔甲,宋军为了对付这东西,可是一水的战斧和重型棹刀,就这都不敢保证能完全压制,还得依靠大量的神臂弓攒射,哪怕西域军自己内部,现在也是人手一把开罐器,也就是战锤,就吐蕃士兵那些普通刀剑和连杜佑在通典中都形容为弱的弓,如何能撼动这些铁罐头?

    至于将领更不用说,全都是后期大唐对抗吐蕃的名将,白孝德,段秀实,马璘,李晟,尤其是马璘,这是代宗朝抵御吐蕃的擎天柱。

    还有上次石堡城之战的副帅。

    杨献忠当初可是作为哥舒翰的副手之一全程参与了这场血战。

    可以说无论兵将全都是堪称最华丽的配置,要是这还解不了吐蕃人对鄯州的威胁,那纯属扯淡了,实际上杨丰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如果可能的话顺便连石堡城也拿下,否则这座小城堡控制在吐蕃人手中,终究是让他们掌握主动权。

    实际上也没什么难度。

    虽然因为地形原因,那地方肯定没法架配重投石机,但可以上罗马狙击弩炮嘛!不是射弩箭,而是拿那东西射石弹,几百斤石弹不可能,几十斤石弹还是没问题,架上几十台罗马狙击弩炮,测算好弹道日夜不停往里砸几十斤重的石弹,就那么小城堡而已,砸上十天估计里面就没什么活人了,甚至恐怕里面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如果这套战术试验好了,在火器装备之前,杨丰准备给自己的山地部队大量配这个,就用它来作为山地进攻的依托。

    总之陇右他就不管了,完全交给手下这些大将们,也算是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

    而他却向东直奔登州。

    杨大帅带着他的女徒弟和堂姐姐一起,紧接着前往洛阳,并且在河阳登船顺流直下到宋州,再从宋州转往海州,在海州登上李皋派来接他的战舰,此时李皋已经被任命为登莱节度使,实际上统辖着登莱齐淄青密共五六州之地。而兖郓曹沂濮五州同样也已经设立为节度使,由睢阳之战的功臣张巡来担任,话说睢阳之战诞生了两个节度使,许远的汴宋节度使和张巡的兖郓节度使,毕竟他们俩的忠心让李亨即感动又放心,这样的人不重要就是傻子了,而且他俩都被封了郡公。

    登州。

    “这就是你这些年的成绩?”

    蓬莱丹崖山上,杨丰颇为惊喜地看着面前这支堪称庞大的舰队,然后问身旁的李皋。

    在他面前蔚蓝的海面上,整整五十艘大型福船密密麻麻排列,而在这些大福船之间,是一百多艘稍微小一些的鸟船,一面面船帆组成了绵延无尽的帆林,看上去极其壮观,而在这些战舰的尾楼上,一架架小型投石机和床弩同样密集排列,连弩随处可见,那些身穿纸甲的水军士兵整齐肃立。

    “不是!”

    李皋笑着说。

    “这只是其中三分之一。”

    紧接着他说道。

    “这些年我总共督造了一百七十艘福船和三百二十艘鸟船,最大的六艘福船长十五丈,以兄所用之排水量计算各为一千吨,其他多数在六七百吨以上,而鸟船多数都在三百吨到四百吨,其中登莱水师辖一百艘福船和两百艘鸟船,安南水师辖七十艘福船和一百二十艘鸟船,不过若有足够的钱财,各处船场都有足够备料,可在一年再造出最少一个安南水师,小弟这里的战船分了一半南下运输粮饷,此时估计刚出长江口。”

    他不无得意地说。

    杨丰的吨就是一千斤,也就是现代的零六吨。

    此时因为安史之乱的爆发,大规模的造舰已经停止,就连各处的造船工人很多都被招募为水兵,原本单独一支的水师一分为二,主力随李皋北上,而剩余留在安南归高仙芝节制。

    “另外还有,咱们的威
嫂子合集吧
远号商队还有近百艘商船,都是跑惯了南洋的。”

    他补充道。

    “咱们的船队最远到哪里?”

    杨丰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支提前诞生了七百年的舰队说道。

    “天竺!”

    李皋笑着说。

    “天竺?”

    杨丰愕然道。

    “对,前年时候咱们的十二艘鸟船就组成商队,按照兄提供的海图,穿过龙牙门到达室利佛逝,然后自室利佛逝沿海岸一直北上到达骠国,再由骠国继续向前到达孟加拉,在恒河口与当地土人贸易,甚至一支商队在他们的允许下还到达曲女城,这些年总计六支商船队到过天竺各邦,另外还到过东辉。而且在龙牙门和海盗发生过战斗,不过我和高公怀疑是室利佛逝的人想阻挡我们直接和天竺贸易,故意装作是海盗,咱们损失了一艘鸟船,打沉了他们十几艘战船,后来高公干脆让水师沿海岸南下并在婆罗洲西部建港,而后以安南水师一直航行到室利佛逝贸易,此后再无海盗敢惹我商船。”

    李皋说道。

    很显然他们的成绩远远超出了杨丰所逾期的。

    当然,这主要是被利益所引诱的,李皋,高仙芝,何履光这些家伙每年存到银行的钱财可都是一个惊人数字。

    他们实际上已经彻底掌控了从马六甲海峡向东的贸易,尤其是香料群岛的香料贸易,甚至还在现代的文莱建立了据,包括爪哇岛的航线也已经开辟,每年从南洋一船船往国内运输各种香料,尤其是在婆罗洲,已经连续建立了三处据,都自己从南洋购买奴隶派遣士兵看着就近采集那几乎漫山遍野的香料,因为他们的疯狂倾销,国内胡椒价格跌了整整三分之一,但他们依旧毫不节制。

    对他们来说别说跌三分之一,就是跌一多半也是暴利,根本就没有什么成本好不好,采下来晒干装船,工人是买的奴隶,食物自己撒把稻种就行了,哪怕拿着神臂弓射猴子都够吃饭的,那里物产丰饶到暴。

    也就是海运的成本。

    可是从占城起航到婆罗洲总共也就那一千多里航程,这距离对于风向合适情况下每天能跑三四百里的鸟船来说无非最多五天航程,哪怕风向不利有一个月也足够来回,基本上跟从安南跑趟广州差不多,哪有什么海运成本可言?有这样的暴利驱动,安南,岭南两镇从官方到民间都正在打了鸡血般往外跑,倒是把那些大食商人坑苦了,原本他们最重要的收益之一,就是顺路从南洋收购香料来大唐出售,可惜现在这份贸易基本上被威远号和那些有门路的唐商所控制了,高仙芝甚至派出舰队在海上拦截他们禁止携带香料过来,发现就没收,最多允许他们到广州采购货物,搞得那些大食人满腔悲愤。

    但他们也无可奈何,高仙芝那些装备着投石机和床弩,还有大量神臂弓和连弩的战船,会轻松解决任何一艘敢于反抗的大食商船。

    大唐正在成为马六甲海峡以东大海上的真正霸主,安南水师的战船横行于整个南海,已经真正开始了殖民化,而且依靠着威逼利诱,在水真腊,占城,婆罗洲,安不纳群岛,甚至于龙牙门都建立了据,虽然目前仅限于采集香料,但依靠着采集香料也一样足够了,毕竟大唐本身也是一个几千万人口的香料市场。李皋甚至还把香料出售到了倭国,新罗,渤海等北方各国,同样在这些市场上获得了暴利,他和高仙芝甚至已经达成了势力范围的瓜分,海南岛以北他管,海南岛以南高仙芝管,基本上就相当于高仙芝做供货商,他做销售商,两人合伙垄断整个东方的香料贸易。

    当然,他们的商号里面都有杨丰的股份,毕竟他们也离不开杨丰的那些航海设备和技术资料。

    而且他们的钱也全存银行。

    银行最远在安南都已经设立了分行。

    可以说殖民时代已经开始。

    “那么,你是愿意继续在这里充当运输队长呢?还是愿意去征服更加辽阔的大海呢?我可是准备在孟加拉等着你们的舰队。”

    杨丰笑着说。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