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本王的狼牙棒呢-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八八章 本王的狼牙棒呢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罗马。

    拉特兰宫一片混乱。

    当然,更加混乱的是拉特兰宫外面,因为此时整个罗马都在惊恐地仰望着天空,在蓝色的天幕背景上,一只红色的巨大怪鸟正带着奇特的嗡嗡声,在这座古老的城市上空飞行,在它尾巴后面拖着一道长长彩虹。

    这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伴随它的飞行,不时有隐约的火光在它身上闪烁,而每一次火光闪烁后,都会有奇怪的巨响从天空传来,然后紧接着一道光线射出打在下面那些代表着神灵威严的建筑上,立刻就有恐怖的火光炸开,然后那些精美的大理石雕像立刻被炸得碎块飞溅,就好像它是……

    “龙,会喷火的龙!”

    无数喊声在那些惊恐的人群中响起。

    他们那贫乏的想象力,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龙了,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想象一下那其实是一架飞机,然后一个充满恶趣味的家伙,正一边开飞机一边拎着榴弹枪,时不时向下面打一发曳光的榴弹呢?

    而这个家伙正开心地看着下面一片鸡飞狗跳的场景,很显然对自己制造的效果非常满意。

    紧接着他就将榴弹枪对准了拉特兰宫的大门,因为此时大批教士正簇拥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人走出来,已经快要到拉特兰宫上空的杨丰,毫不客气地瞄准他们头扣动了扳机,然后一道曳光瞬间撞在他们头的大理石上,伴随四零榴弹爆炸的火光,无数碎屑劈头盖脸地打在人群中。虽然这种和手榴弹差不多的东西威力很小,不会对厚重的大理石建筑造成实质伤害,但崩起的碎石和爆炸破片,依然让下面一片惨叫,无数人脸上和身上多了血淋淋的伤口,包括那白衣中年人身上也多了斑斑血迹,再加上坠落下来的灰尘让他的威仪荡然无存。

    在一片惊恐尖叫声中,这些人紧接着又跑回了拉特兰宫。

    而就在此时安西军到了。

    最先到达罗马的是上百名骑着缴获的战马的骑兵,他们穿着半身甲拎着同样缴获的长矛,背着自己的步枪,威风凛凛地冲进人群,用长矛开始驱赶混乱的百姓清理开道路。

    紧接着一个营的步兵乘坐着雇用的马车赶到,端着步枪的士兵纷纷跳下马车,在清理开的道路两侧列队站好,银色的半身甲,手中反射寒光的刺刀,再加上高大健壮凛然带着杀气的形象,让那些罗马的百姓近距离感受东方大国的威严,有几个对神灵无比虔诚的勇士,还试图偷袭这些入侵的异教徒,结果瞬间被乱枪击毙,然后罗马的百姓们立刻做鸟兽散,跑到远处继续畏惧的看着他们。

    随后是拜占庭公主,或者说罗马人的公主殿下。

    她也有自己随员。

    在各种仪仗的簇拥下,乘坐杨丰赠送的四轮马车的公主,摇着小扇子心满意足地巡视自己帝国的臣民。

    在她头杨丰的飞机骤然间俯冲下来,在一片尖叫声中,掠过她的马车直冲向前面的道路,紧接着双轮着地开始滑跑,这东西说白了就是架轻型飞机,最大起飞重量不足一吨,带个五百磅航弹还得后座没人,这样的小飞机有块平地甚至一片草坪就能起降,罗马好歹还是这时候欧洲最繁华城市,这里的道路起降还是没什么问题,很快这架小飞机就在路上停稳。

    杨丰跳下飞机,有士兵上前推到一边,然后层层保护起来,公主殿下的马车过来,杨大王紧接着上车,旁若无人地搂着她肩膀,在两旁畏惧的目光中继续向前直奔拉特兰宫,很快抵达一片狼藉的目的地。

    然而拉特兰宫大门紧闭。

    一名随行的拜占庭侍从上前叫门。

    但里面没有回应。

    他回过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杨丰和公主殿下。

    “本王的狼牙棒呢!”

    杨丰的脸色一沉喝道。

    一辆马车立刻上前,马车上赫然是他心爱的狼牙棒。

    “一个寺庙长老而已,哪来那么大排场,堂堂公主前来居然还敢闭门不纳,简直是反天了,不得不说你们这里真是纲常沦丧,换到我们大唐像这样目无君上的家伙,直接抓起来满门抄斩,做臣子就得有做臣子的规矩,出家人怎么了?出家人了不起呀!今天本王就替君士坦丁兄教训教训这些乱臣贼子!”

    杨丰冷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在公主殿下崇拜的目光中跳下马车,一把抄起狼牙棒,走到那扇紧闭的大门前。

    作为罗马主座堂,这大门自然做得无比精美,上面全是华丽而繁杂的雕刻,完全堪称级艺术品,可惜杨丰却大吼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地一棒砸了过去。沾过无数鲜血和碎肉,已经变成黑色的巨大狼牙棒,瞬间砸在那华丽的大门上,那精美的雕刻立刻变成无数碎片迸射,就在这撞击的巨响中,大门骤然向内推开,带着推动气流的呼啸,如同两头怪兽般横扫门后的一切。

    里面一片尖叫。

    “公主殿下,请!”

    杨丰转过身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

    他后面盛装的拜占庭公主殿下昂然步入拉特兰宫……

    杨丰的装逼至此结束。

    他当然不可能血洗罗马,未来他是要和欧洲进行贸易的,血洗罗马就意味着和欧洲的关系彻底破裂,连君士坦丁五世估计都很难接受,虽然旧罗马和新罗马渐行渐远,但毕竟拉特兰宫还是欧洲信仰的象征,哪怕拜占庭的皇帝也是需要这里加冕的,这时候还没到天主教与东正教决裂的时候。

    杨丰只是来展示一下力量。

    他的目的是让罗马甚至整个亚平宁半岛,整个西欧知道他的强大,以此来保障未来的贸易安全。

    要知道这时候的欧洲完全处于野蛮时代,各地的领主,多如牛毛的土匪强盗,都会把商人当肥羊的,要想保证以后大唐商人在西欧进行贸易时候的安全,首先就得让他们知道大唐的强大,无论是他这次下西洋,还是炮轰君士坦丁堡,甚至强租一处处租借地,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带着军队攻破罗马也是为了这一。大唐舰队的凶残,还有几千士兵横扫罗马,他本人的神话,都会在未来时间里迅速流传欧
躁动的情妇帖吧
洲各地,并且加上更多夸张的演绎,然后当大唐商船出现在其他港口的时候,那里人们心中首先浮现出的就是一个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帝国形象,同样对这些商人也就不会再有其他的什么想法了。

    这是战略威慑。

    至于他对罗马的入侵……

    这怎么是入侵呢?

    他明明是护送罗马人的公主来罗马拜访罗马主教,君士坦丁五世头的罗马人皇帝头衔,代表着他此次行动完全合理合法。

    这一还得到罗马主教确认。

    在拜占庭公主进入拉特兰宫和教皇阿德里安一世亲切会晤后,阿德里安一世迅速发出命令,双方之间的冲突只不过是因为沟通不畅而导致的小小误会而已,这些来自东方的客人虽然并不是主的信徒,但主是宽容大度的,罗马也不会拒绝友好的访问,所以唐人在教皇国各地可以自由地进行贸易。并且为了表现好客之情,免除他们的一切税收,当然,还有一是不公开的,就是支付一笔巨款以换取杨丰的撤军,这一是必须的,否则的话,拜占庭公主殿下告诉他这些家伙可是很喜欢洗劫并且屠城的。

    总之杨丰在罗马逗留了俩月,让自己部下的士兵好好休整一番,这才带着满满的收获离开,继续前往他的下一站。

    直布罗陀。

    而他的方式……

    还是租借。

    尽管此时的伊比利亚半岛已经几乎全部被绿化,剩下只有西北的一小块土地属于阿斯图里亚斯王国,但统治这里的却不是哈希姆家族,而是倭马亚家族,当初阿布阿巴斯依靠着呼罗珊军团夺取哈发的位子后,以宴请名义将旧的倭马亚家族成员召集起来……

    他们其实都是一个祖宗。

    哈希姆家族和倭马亚家族都是古莱氏后裔,说起来也是一家,所以倭马亚家族的成员也没多想,自己觉得既然承认了失败,哈希姆家族也不可能赶尽杀绝,所以就都去了,结果宴会上阿巴斯一声令下刀斧手齐出,把倭马亚家族这些成员全都乱刀砍了。只有一个叫阿卜杜勒拉赫曼的逃出生天,他一路辗转逃亡到北非,找到他舅舅并且在后者帮助下逃亡到伊比利亚,然后获得了伊比利亚的大食驻军效忠,在科尔多瓦建立后倭马亚王朝。原本历史上曼苏尔甚至派遣军队讨伐,结果他的军队被阿卜杜勒拉赫曼击败,但这个时空曼苏尔被杨丰烤了,所以阿卜杜勒拉赫曼在伊比利亚过得很逍遥。

    他和杨丰之间没有仇恨,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还是盟友,毕竟杨丰烤了他的仇人。

    实际上他和埃兰人关系就很好。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上大家都明白,但问题是杨丰要租借直布罗陀,这一拉赫曼还是无法同意的,既然这样也就只有打了,在罗马获得充足休整的唐军紧接着在舰炮掩护下登陆直布罗陀,拉赫曼的骑兵反攻却被唐军的火箭和开花弹轰垮。然后杨丰从罗马,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岛雇用民工,运到直布罗陀并且开始修筑棱堡,而留下部分战舰后,他本人带着舰队和拜占庭公主北上到达法兰克港口马赛,已经知道这些东方人之强大,而且也知道杨丰正在和拉赫曼开战的法兰克人,非常热情地欢迎了这些来自东方的朋友,并且带着惊叹从杨丰手中以重金购买了大量的链板甲。

    至于其他货物就不用说了,这时候法兰克可是西欧霸主,还是有金银的,那些贵族们狂欢般采购了一箱箱被他们视为梦幻的丝绸,瓷器,各种奢侈品,一箱箱的茶叶香料,而镜子更是让那些贵妇们陷入疯狂。

    拉赫曼立刻屈服了。

    他是个聪明人,很清楚杨丰这是在告诉他什么。

    这一带其实就是他和查理曼两强并列,无论他还是查理曼都惦记着吞并对方,只是都没这种实力,在此之前大食军就曾经越过比利牛斯山脉北上,但被查理曼的爷爷击败,而正在满欧洲搞征服的查理曼,同样也惦记着越过比利牛斯山脉南下。双方此时可以说势均力敌,如果杨丰和查理曼联合,不用做更多的事情,只要杨丰用舰队把法兰克军队运到直布罗陀并且负责后续后勤运输,那么拉赫曼也就麻烦了,如果杨丰更干脆把法兰克军队运输到马加拉,那拉赫曼就有亡国的危险。

    科尔多瓦距离马加拉可只有两三百里的路程。

    在第三次反攻还是失败后,拉赫曼迅速派出使者和谈,好在杨丰也没兴趣帮查理曼,紧接着双方达成了最终的条约,科尔多瓦埃米尔向大唐帝国出租直布罗陀,租期五百年,作为回报他们同样可以从杨丰手中购买新式链板甲。当然,杨丰不需要他们的黄金作为支付,他们的战马就行,一匹安达卢西亚马一套连马甲在内的盔甲,附赠大唐产横刀一把,以这种方式杨丰迅速获得了三千匹安达卢西亚马,同样科尔多瓦酋长国的所有港口也向大唐商船开放。

    杨丰在西地中海上游荡了大半年的时间,一直到直布罗陀的要塞基本上建成,从怀远增援的第二个步兵旅到达。

    他在船上有无线电。

    不但他这里,怀远,碎叶,信德等安西军重要据全都有无线电,他召唤援军不需要派人送信,直接用无线电发报就行,未来他还准备把小型无线电装在所有基地,这东西在这个时代的作用超过大炮,可以说是真正的神器级别。

    援军到达后,杨丰的舰队终于离开直布罗陀,向西驶出地中海进入大西洋奔赴他的最后一站,以完成他迎天马的使命。

    他的最后一站是……

    伦敦。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