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零章 鞑虏过此者死-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零零章 鞑虏过此者死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汉州。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杨丰站在鸭子河畔,多少有些黯然地说。

    他在成都这个曾经的锦绣之城内总共找到了不足五千居民,而他身后的汉州也就是广汉或者说雒城内,男女老幼加起来还不足一千,甚至连城墙都已经垮塌废弃,倒是没人清理的白骨随处可见,这还是城市,都江堰一带的乡村几乎人烟绝迹,老虎野狼倒是随处可见,就连成都城內都有野狼出没。

    这就是曾经的天府之国。

    蒙古铁骑就像一场席卷而过瘟疫般把死亡与毁灭散播到所有他们经过的地方,这是一场真正的浩劫,文明的浩劫,野蛮毁灭文明的浩劫。

    他身后的士兵们默默肃立。

    而在他们对面的鸭子河北岸,大批蒙古骑兵正驰骋警戒,这是刚刚进驻德阳的,包括从成都逃过去的,但却没有反攻成都,很显然他们也没胆量面对他,另外成都也不是他们必须争夺的,他们的底线应该是涪江。这些年蒙古军的南下都是以陇右为起始,但在汉中大量维持驻军,平常时候和宋军互有攻战,一旦准备大规模进攻,就从漠北和旧西夏境内调动蒙古骑兵大举从陇右进入汉中然后南下四川,或者从陇右直接进入四川,这样他们就必须预先控制入川的各条道路。

    金牛道,也就是剑路线。

    米仓道,也就是南江,巴中路线。

    阴平道,也就是甘肃出江油路线。

    这三条路线分别对应嘉陵江,渠江和涪江,然后蒙古军沿三江向下游以水运支撑后勤进攻,而三江最终交汇于钓鱼城,这就是钓鱼城至关重要的原因。

    但其他地方都不重要。

    得之固然好,得不到也没损失。

    包括西川的核心成都也是如此,成都过去的重要性在于它太富庶,它可以作为统治的核心区,但现在这已经没有意义了,这座城市已经被毁,阔端的屠城让它的光辉不再,它已经不能再提供财富了。蒙古军之所以还占据它,只是为了在西川扎根,这些年他们在那些投降的汉将提议下,已经开始学着控制,而不是纯粹杀戮和掠夺,成都很适合做基地,但如果他们丢了成都也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于他们的战略无损。

    这样杨丰就明白该怎么做了!

    “抬我的刀来!”

    杨丰突然说道。

    “抬仙尊的刀来!”

    韩林喊道。

    随着一阵整齐的号子,六名彪形大汉用木杠抬着斩舰刀,迈着整齐而又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到了杨丰的面前,然后把刀柄担到一块岩石上,这才撤去绳子。

    对岸蒙古骑兵警惕地看着这边。

    因为有大批和杨丰交战过的骑兵逃过去,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杨丰的凶残,尤其是他这柄恐怖的巨刀,一刀斩断十几人的传奇,经过众口相传的演绎后更是无比骇人听闻,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一个大汗,两个都元帅死在杨丰手中,至少四川的这些蒙古军上下都已经清楚了他的恐怖。

    杨丰在对岸警惕的目光中,伸出手拿起了刀柄,然后冷笑一下骤然跃起,倒持斩舰刀,刀尖对准那岩石的缝隙,大吼一声凌空猛然刺下。

    伴随一声巨响火星飞溅。

    然后那斩舰刀直接插入岩石中近一米深。

    “仙尊神威无敌!”

    他身后的喊声整齐响起。

    对面的蒙古骑兵一阵混乱,很显然也被这一幕震撼了。

    杨丰傲然地站在刀前。

    “鞑虏过此着死!”

    他向着对岸怒吼一声,就在同时他抄旁边一个人头大的铁球,就在铁球上冒出烟的瞬间向上一抛,紧接着抬脚猛然踹飞,此物带着淡淡的烟迹一下子飞过鸭子河,突然间化作一团炸开的烈焰,然后是恍如天崩地裂一样的爆炸声,那些蒙古骑兵胯下战马吓得全部悲鸣着掉头,一片混乱地逃向远处。

    “走,回成都!”

    杨丰拍了拍手说道。

    这就可以了,他以这种方式暂时给蒙古人划界,等他走后留守这里的荡寇军,可以散播出消息,就说他附体的是成都人,所以成都就相当于他的家乡,他绝对不会容忍蒙古人侵占成都的,如果有蒙古军敢越过鸭子河袭扰成都,那仙尊就会来亲自出手收拾胆敢冒犯他威严的,但如果蒙古军老老实实别越界,那么他也就不会主动攻击,总之双方以这种方式休战制造一个仙尊专属地盘,让荡寇军的士兵把川东的家人都迁回来,在成都平原军事化管理继续种田。
跟妹妹玩的医生游戏笔趣阁


    因为有他保证安全,那么那些逃难进山里的百姓肯定会逐渐回来,这里会迅速恢复繁荣。

    毕竟这里的条件太好了。

    之前只是因为安全没保障,但有他这个神仙提供保护就不一样了,有了人口也就可以训练更多军队,虽说给荡寇军配备大炮还有早,但只要脱离了南宋那个纯粹把人变成废物的军事体系,想训练一支能打的冷兵器军队并不难。

    冷兵器军队并不是不能抵挡蒙古骑兵。

    蒙古骑兵的核心是重骑兵。

    但他们的重骑兵并不比金兀术的铁浮屠更强,南宋军队之所以在蒙古骑兵面前一触击溃,是因为南宋军队本身就弱鸡,孟珙稍微强化了一下就能和蒙古骑兵打得有声有色,如果换成巅峰时期的岳家军,一样吊打蒙古骑兵,重骑并不可怕,当年的刘琦早已经证明了,真正能打的重甲步兵一样能击败重骑。

    重甲,长矛,战斧,棹刀,神臂弓,再加上坚定的意志,铁浮屠一样在步兵面前折戟。

    宋军弱鸡完全是体制的锅。

    文贵武贱,防武将如防賊,武将一有战绩立刻打压,军队脖子上千方百计加绳索,稍微强一就立刻勒紧绳子,专门以文官主军事,武将就是个苦力而已,就差和北宋时候一样刺字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武将不再以打仗为目标,而是以拍文官马屁升官发财为目标,军队根本不训练,打仗时候一触击溃,有才能的受不了憋屈纷纷投敌,就这样还不亡那简直天理不容了。

    崖山是令人叹息,但叹息过之后真要想一想那是自己作的!

    十万士子跳海何其悲壮。

    但十万士子宁可跳海也没人回过头和敌人拼命又何其可笑。

    而真要恢复隋唐尚武之风,哪怕仅仅恢复到被靖康之耻逼得稍稍恢复了一下的程度,那么以南宋的国力和人口数量,恐怕也能自保了。

    当然,这是杨丰对整个南宋要做的。

    而对于荡寇军,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先以冷兵器为武装进行训练,没必要给他们开挂,最多把配重投石机加上,但装备依然维持宋军水平,然后完全按照岳家军的标准训练,有这样一支军队足以保证成都一带的安全,就算蒙古军敢进攻他的地盘,这些人也足够支撑到他回来救援。

    而在这个控制区內,首先完成土地分配,恢复唐初时候自耕农化,同时兵民结合玩预备役化,甚至进行义务教育,这样他的人口也就有了。

    但理论上还是大宋土地。

    当然,大宋肯定管不了,这里属于最前沿的弃地,临安的朝廷根本不会在意这里,而四川的地方官员也不会管这里,毕竟这里已经打上杨仙尊的标志,而成都在荡寇军手中,也就保证了泸州和川南一带的安全,他们只需要全力对付从川北向川东进攻的敌人,而不用担心再像上次一样,纽璘的大军沿内江而下在泸州进入长江顺流绕过重庆,在下游切断重庆和三峡以东的联系,钓鱼城和重庆这个核心的防御体系背后就是安全的。

    这样成都及附属各城就会变成一个国中之国,一个属于杨丰的国中之国,而这里依靠着都江堰,养活几百万人口都毫无压力。

    总之成都就这样拿下。

    而荡寇军的训练他就不管了,这支军队在成都进行了再一次扩充,尤其是还吸纳了两千多降军,总兵力已经达到一万二,甚至还有了一支约两百人的骑兵,他们被杨丰迅速分成了两个旅和一个守备队,一个旅驻山城,一个旅驻成都,守备队驻扎雒城,并且组织人力重修雒城,至于成都周围土地随便他们开荒,那些在川东的荡寇军家属也叫回来,每户限定一百亩,这地就归他们,这是杨仙尊给他们的,至于原地主……

    没逃跑的那肯定是降敌,他们的土地肯定要没收。

    逃跑的那些短时间不会回来,就算回来想要那先问问荡寇军士兵的刀。

    总之不管以前如何,现在的成都府九个县,再加上汉州,那就得按照杨丰的规矩来,县令由他任命自己的那些弟子,当然不叫县令,朝廷任命的是县令,他任命的就是教长,军政一把抓,民政经济司法预备役统统由教长负责,仙尊赐圣谕书为法律。而在成都设立大教长,这个暂时由圣姑来负责,杨丰很惊喜地发现小玉居然识字,那么给她圣谕书,让她就照着圣谕书裁决一切,他离开后这里的管理就交给这位圣姑了,至于荡寇军统制则任命韩林,后者也获得了全套的岳家军训练手册,就按照岳家军标准训练目前的这一万两千荡寇军。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