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一章 仙尊楼船下益州-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零一章 仙尊楼船下益州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就这样迅速确立了他对成都九县再加汉州两县,总计十一个县地盘的统治,到八月中旬时候,随着逃难的百姓部分返回,这十一个县都逐渐恢复了人烟。

    蒙古军依然没有进攻。

    实际上蒙古军内部至今还是一片混乱,毕竟大汗突然死亡,这种事情带来的内部洗牌很难短期结束,他们在西川的核心就是成都的都元帅,前任纽璘,现任拜延八都鲁,率领成都的这支蒙古军镇守西川,可两任元帅全被杨丰劈了,新的元帅得由大汗来任命,可大汗也被杨丰撕了,那也就没有来任命的,原本这种情况下是各地守将谨守封疆等待新君,可西川守将已经被劈了,德阳只是一帮逃过去的溃军和北边少量同样归顺拜延八都鲁指挥的军队主动增援。

    但他们后面却没有援军了。

    这时候到处一片混乱,光内斗都顾不过来,谁还有心情管他们这里啊!

    所以双方真就以杨丰那柄插在石头里的斩舰刀为界,很默契地互不招惹,蒙古骑兵在北游牧,回来的汉民在南边种田,练兵,甚至按照仙尊要求开始义务教育,课本当然不可能是四书五经,而是仙尊的圣谕书,这本圣谕书包罗万象……

    不过采取连载的形式,目前只是出到第一部,也就是教律部分,就是些原则性的法律。

    但用来教学足够了。

    以后新的圣谕书会不断写出,然后送到圣姑手中,圣姑负责找人誊抄甚至刻板印刷并分配给各县教长,那些教长再分给各处圣祠,圣祠的祭司负责白天教小朋友学习,晚上领着信徒一起读。

    至于圣祠……

    这个很简单,随便找个破坏不严重的地主家大宅子,把仙尊圣象往正堂一供,背后立着昊天上帝的牌位就行了,圣祠财政由大教长负责,祭司实际上领军饷,军饷暂时由吕文德提供,杨丰给他几面镜子,他就快快乐乐地承诺一直供应到明年粮食收获以后了,包括那些回来的百姓目前所缺乏的过冬粮食,这个也是由吕文德负责保障,反正他是慷朝廷之慨,但那镜子卖的钱是他的。

    再说杨仙尊也不需要他供应到明年粮食收获,只要结束战争,想弄钱对杨丰来说只是抬抬手而已,这人马他还是养得起的。

    杨丰一直到八月中旬,才接到吕文德派出的使者,邀请他迅速南下返回重庆。

    当然,实际上是去江陵。

    贾似道的回复已经到了,但很显然这位大宋宰相,对于杨仙尊的重视还没到亲自到重庆迎接的程度,既然这样仙尊也就没什么兴趣了,吕文德的使者只好又返回重庆,但过了不到半个月,吕文德就亲自跑到成都请仙尊南下了,因为这时候忽必烈渡过淮河兵分两路,他本人率领主力出大悟大胜关,张柔率另一路出麻城虎头关同时穿过大别山直扑鄂州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重庆。

    为了长江下游的百姓,为了咱大宋江山,仙尊您就原谅贾相的无知吧!

    仙尊当然是仁慈大度的。

    于是仙尊紧接着登船南下,把成都交给自己最亲信的女弟子,然后沿内江顺流而下,仅仅四天后就回到了重庆,而就在他到达时候,贾似道的第二,第三批使者全到了,尤其是第三批使者直接趴在杨丰脚下,哭着喊着请求仙尊原谅贾相,不是贾相有意冒犯仙尊,只是贾相此时真得没法来迎接……

    好吧,忽必烈到黄陂了。

    贾似道屯兵汉阳,但却没有胆量出击,当然,主要是知道出击也没用,只能隔着汉江坐视蒙古大军直抵长江北岸搜集船只准备渡江。

    现在杨丰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既然这样,那也就大局为重,杨仙尊大度地原谅了贾似道没有亲自来迎接的错误,并且命人将贾似道献上的几船厚礼送往成都,此时四川各地基本上大局已定,尾随蒙古军一路收复故土的宋军甚至都到了渠州,而鄂州成了危在旦夕的。吕文德也顾不上再管四川,这边交给王坚等人,他和包括刘整在内的大军登船,簇拥着仙尊顺流而下,还没等开船呢就遇上贾似道的第四批使者,忽必烈的大军在阳逻堡渡江,汉将董文柄兄弟三人率数百死士为前锋,击溃宋军水师在长江的阻击,蒙古大军踏上江南包围了鄂州城。

    这局势危急,赶紧开船!

    庞大的水师舰队开出重庆,沿长江顺流直下,仅仅四天时间就到了江陵,而这时候更可怕消息传来,从安南北上的兀良合台所部逼近潭州,前锋甚至分兵攻陷临江军,潭州实际上是长沙,临江
美女老师的恋情笔趣阁
实际上在宜春,也就是说不但岳阳,就连南昌和九江都在蒙古军的攻击目标。

    “玛的,这很有老子当年风采啊!”

    杨丰无语道。

    的确,蒙古大军就像当年他横扫西亚的那些蝗虫,骑兵快速突击,无视距离,无视后勤,带着死亡与毁灭势如破竹般向前。

    “仙尊,汉阳到了!”

    吕文德毕恭毕敬地说道。

    这时候杨丰已经成了整个南宋朝廷的救命稻草,不仅仅是贾似道,就连临安的皇帝都已经派出中使携带圣旨前来,据说有可能封其为国师,只不过圣旨还在路上,但消息已经提前传到他这里,一旦杨丰再解了鄂州之围,那肯定要迎到临安供奉起来,甚至以后军国大事也要不时咨询,这可是以后大宋的梁柱了。

    “那可是贾似道!”

    杨丰指着岸边迎接的人群中,一个风度翩翩,很有师奶杀手风格的中年帅大叔说道。

    “正是贾相。”

    吕文德忙说道。

    “倒是颇有几分风采!”

    杨丰了头说。

    实际上贾似道被黑纯粹是公田法激怒了士绅,而那些士绅又控制着舆论,但就其本身而言,除了丁家洲逃跑的地实在没法洗,其他都算不上黑。鄂州之战他打得可圈可,这段历史是元朝写的,元朝写的历史历来价值很低,所以究竟怎么打的后世很难知道,但宋军的战斗力摆在那里,他想做得更好也没这个能力。至于排除异己,这个所有权臣都一样,别人没罪他就有罪?至于和忽必烈议和卖国,但这个议和是真是假很有疑问,因为如果议和,忽必烈撤军同时肯定要求兑现,但实际上忽必烈从没要求过,南宋也从没给他兑现过,这个卖国的最重要一条,就是割长江以北给蒙古,但实际上不但从没割过,甚至夏贵还在第二年夺回海州恢复淮河防御,而襄阳更始终在南宋手中。

    那么这个割让就根本没有存在过。

    那么何来他卖国?

    至于说隐瞒襄阳被围,这个就纯属扯淡了,宋度宗在襄阳被困的几年里年年都给襄阳守军发犒赏,更是一次次奖励以腊丸送信襄阳的人,甚至把禁卫军的殿帅司军调去救襄阳,从宋史上一查就有。

    他这是不知道襄阳被围?

    没本事救那是真的,但要说贾似道故意隐瞒致使襄阳陷落那真是扯淡了,也对不起为救襄阳而战死的张顺等烈士,宋度宗可是专门下旨褒奖张顺并封赏其家人。

    还有逼得刘整投降忽必烈。

    刘整投降忽必烈并不是因为贾似道和吕文德嫉贤妒能,而是鄂州之战后南宋财政濒临崩溃,贾似道一方面针对士绅搞公田法土地国有化然后给佃户分地,和杨丰在明朝搞的没有任何区别,多他收的份子多,另一方面针对各地官员将领肆无忌惮地贪污搞打算法,也就是重新核算财政,对侵吞公款的进行严厉惩处,刘整投降忽必烈只是因为他侵吞太多知道躲不过去,而且他之前已经有不少这样的被贾似道弄死了。

    他只是害怕挨刀而已。

    总之贾似道这个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也绝对不是被黑得发亮的千古奸佞,相反他是南宋后期唯一一个有作为的宰相,他的形象只是因为公田法得罪了士绅,他也的确没能挽救国家,但是,如果不是他而是那些轰他的嘴炮腐儒们上台,那么南宋恐怕亡得更快,至少他还对病入膏肓的国家进行了一下抢救,后者只会任其腐烂,南宋的灭亡只是无力回天。

    而杨丰要做的,就是接下来借着帮贾似道推行公田法,来完成他对南宋的***,贾似道负责政府,他负责发动群众。

    他很期待看士绅们如何应对。

    当然,这时候他还是天降拯救大宋的神仙,而不是来乱宋的祸害。

    就在船靠上码头后,他随手拔出身旁的九斿白纛,一脸高傲地走下船,贾似道急忙上前躬身下拜,杨丰抬手扶住他,把九斿白纛向他怀里一塞。

    “师宪,将此物送入鄂州,树立在鄂州城头,告诉鞑虏,我来了,诛杀蒙哥的人来了,告诉鄂州军民,明日都登上城墙,看我如何破敌!”

    杨丰拍着贾似道肩膀说道。

    “快,快,按照仙尊的吩咐做,让忽必烈知道,他兄长已经死了,他们的大汗已经死了!”

    贾似道努力扶住那沉重的九斿白纛,然后对他身旁的将领们狂喜般喊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