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三章 赵家人-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一三章 赵家人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你在犹豫什么?”

    杨丰看着贾似道,带着一丝冷笑说道“你害怕你的亲信不满,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个捞钱的机会?”

    “国师明鉴,弟子,弟子也很难啊!”

    贾似道擦着冷汗说。

    “这就是你始终只能看着大宋腐烂下去空有无数良策,却无法付诸行动的原因,你也在腐烂下去,你也是这满朝奸佞中的一个,但华夏之民乃昊天上帝选定的此界之主,我却不能坐视这个国家继续这样在一**佞之徒的统治下,最终一天天腐烂下去直到被异族的铁蹄踏烂。虽然我认为赵昀和你还可以救药,但如果连你们也无法救药那么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你回去告诉赵昀,我受昊天上帝之命下界拯救的是华夏正朔,但不是他赵家人的江山,这华夏之地乃华夏之民的土地,而非一家一姓的土地,如果他们赵家人无法让华夏恢复昊天上帝原本赋予他们的使命……”

    杨丰顿了一下。

    “那我也不介意代替昊天上帝再另外选一家!”

    他一脸霸气地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往桌上一拍,那手掌下的桌面瞬间化为齑粉,如烟尘般撒落在地。

    “弟子,弟子遵命!”

    贾似道吓得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叩首说道。

    “起来吧,我还是相信你的!”

    杨丰说道。

    这就可以了!

    他得先明确他和大宋朝之间的关系,他来拯救大宋江山并不是因为这江山姓赵,而是因为此时的大宋是华夏正朔,但这华夏并非一家一姓的华夏,也不是老赵家专属,你们赵家要是有能力管理好,那么我就帮你们,如果你们老赵家管理不好,那我就不介意另外换一个,反正我是代表昊天上帝而来,这天命在谁我说了算,我说天命在你们赵家就在你们赵家,我说天命不住你们那么就不在你们。

    你们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一边去!

    可怜贾似道被他恐吓一番,心惊肉跳地赶紧回临安,紧接着又去很委婉地转告了赵昀。

    而赵昀还能怎么办?

    实际上他知道杨丰那本忠奸录上第一个把赵构列为奸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请来的这就是个太上皇,这是位必须小心伺候的大爷,不过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力,尤其是贾似道向他描述了一下蒙古那碾压般的强大实力后,他更是很清楚哪怕这是个太上皇也必须得好好伺候着……

    太上皇不是皇帝,太上皇不会要他老赵家江山,但忽必烈那边解决了内部的问题后,是肯定来要他江山的。

    杨丰是他的依靠啊!

    总之就在第二天早晨,杨丰亲自为他女徒弟做了早餐,并且带着侍女送进人家闺房的时候,赵昀也在特意召集的早朝上,和贾似道一唱一和,亲自确定下了经界的计划,并且全权交给了贾似道来负责。尽管有大臣提出,这时候战争刚刚结束,应该重关注江西两淮京湖等地的恢复重建,而不是去搞什么暂时不必要的经界,但被赵昀毫不客气地驳回了,这件事情就这样确定下来。

    而紧接着临安城一个小道消息就悄然传播开,说之所以经界,是因为国师那里花费太多,朝廷财政不足,对国师无比追捧的贾似道才搞经界敛财的。

    甚至有传闻还要加赋呢!

    然后,然后杨丰的麻烦就来了!

    “哼,这是示威吗?”

    国师看着远处西湖南岸冷笑道。

    此时在他视线尽头的雷锋塔下香烟缭绕,无数善男信女的簇拥中,大批僧侣正在念经,这是据说临安某位归隐林下的前高官召集,由临安士绅共同出资邀请各大寺庙的高僧,共同在雷锋塔下举行法会,为大宋祈福,祈求国泰民安妖邪不侵……

    呃,或许就是给妖邪看的。

    和那边的热闹相比,他这边就很冷清了,除了那些学生们抱着圣谕书的朗朗读书声,整个昊天上帝宫,甚至整个孤山都一片冷清,倒是他的女徒弟依然欢快地在菜园子里,领着一群小女孩跟着那些女人看她们种菜。虽然什么土豆西红柿肯定没有,但茄子黄瓜之类蔬菜这时候还是有的,这些女人闲暇之余按照杨丰要求开垦了不少荒地,全都种上蔬菜甚至还养了鸡鸭猪羊之类,整个孤山正在由原本的皇家御园变成一个小小的庄园。再加上湖边的捕鱼陷阱和无数荷花菱角之类,倒也让这里的日常所需很大程度上自给,遗憾的是至今还没和小倩联系上,要不然让她弄些种子玩仙种游戏也是很不错。

    不过杨丰的收弟子计划却进行得很不顺利,或者说他教的东西并没什么吸引力,至少
淫荡女家教最新章节
对这时候的人来说是如此。

    他又不教四书五经。

    这时候那些读书人的目标无非就是科举靠状元,然后东华门外唱名,而科举考的是经义,策论,都是从四书五经里面抽某个命题,再由士子们围绕这个命题写文章,那么首先必须得是四书五经,杨丰不教四书五经,他这里只教他编的那些圣谕书,科举又不考他教的东西,这样还有个屁的吸引力,反正那些儒生肯定不会找他求学。

    然后普通老百姓也没兴趣,普通老百姓都忙着养家糊口,谁来跟他学那些扯淡的东西?

    至于把自己家小孩送来……

    谁家小孩启蒙的目的不都是为了以后考科举,虽说最终识字以后干了什么还不好说,但最初的目的依旧是为了考科举,杨丰不教四书五经也就没有任何吸引力了,直到现在他正式的徒弟也就他的女徒弟一个,至于他女徒弟……

    他女徒弟不考科举。

    可这种模式并不能成为样板啊!

    谁都明白升国公主跟着他当徒弟只不过是一种皇室和他关系的象征,但那些大臣士绅们可没兴趣把自己家女儿送来给他祸害,他又不教三从四德,看看升国公主跟着他都野成什么样子,人家公主当然不愁嫁,他们家的女儿还想保住好名声以后嫁个好人家呢!别说那些大臣,就是已经算是与他狼狈为奸的贾似道,都没敢把自己儿子和女儿送来给他祸害,毕竟升国公主是越来越没有个淑女的样子了。

    “国师误会了,这样的法会常有,那雷锋塔下有佛舍利,故此临安的善男信女也多在此处办法会。”

    他身旁的阎贵妃娇笑着说。

    “误会?”

    杨丰冷笑一声。

    很显然这是那些士绅嫌他多事,和光头们一拍即合,向着他展示肌肉了。

    不过他也没有理由发飙,毕竟他当初规定了是三里內,而雷锋塔距离孤山超过了三里,只是中间隔着的不是陆地而是湖面而已,他如果拎着大棒上去就明显过分了……

    呃,不用拎大棒了。

    就在这时候他脑子里小倩的声音终于响起。

    “你在哪儿?”

    杨丰问道。

    “还在海上,美国人应该和墨西哥达成了协议,美国海军战舰在下加利福尼亚和墨西哥西部领海布防,大型声呐探测船正不断用主动声呐轰击海底,我还在继续南下,以后不一定会始终保持联络,他们的反潜机还在这一带巡逻。”

    小倩回答。

    “那就别去南美了,向西横穿太平洋到菲律宾去!”

    杨丰随口说道。

    “明白!”

    小倩回答。

    “还有,先给我办一件事。”

    杨丰露出一丝狞笑说道。

    “国师,国师?”

    他耳中突然响起阎贵妃的声音,他停止和小倩的交流,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阎贵妃。

    后者正一脸好奇地看着他,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让这个女人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但她却忘了两人实际上是在西湖岸边,她一步退空,惊叫一声整个人立刻向着湖水倒下。杨丰的右手如闪电般探出,一下子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阎贵妃下意识地想搂住他,但紧接着意识到不妥,双手同时向后一撤,为了稳住身子,双手胡乱地向着他身前一抓,左手抓住了他胳膊,右手却抓住了某个特殊的东西。

    阎贵妃愣了一下,那张俏脸瞬间通红,就像抓着条蛇一样忙不迭松手,然后急忙向后退,但却再一次踩空……

    “贵妃,你准备玩几次?”

    杨丰直接把她搂在怀里,让她感受着那雄壮,然后无语地说道。

    “多,多谢国师!”

    阎贵妃用颤抖的声音低着头说。

    说完赶紧离开了他的身体,低着头站在一旁,脸色艳若桃花,双眼却不由自主地转向杨丰的某个部位,虽然隐藏在衣服下,但就凭刚才那一握,她也已经可以直接在大脑中描绘出形状,她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着。

    “贵妃,请抬起头来,我请你看一场好戏!”

    杨丰淡然地说道。

    阎贵妃这才从魂不守舍的状态清醒然后疑惑地抬起头。

    杨丰朝她淡淡的一笑,紧接着抬起手向着前方一指,很随意地向下划了一下,阎贵妃惊叫一声,眼看着一道如流星般的亮光在蓝色天幕划落,瞬间在雷锋塔上方出现了一个隐约的光,几乎同时那光处一道瀑布喷涌而出如白练般撞向了雷锋塔……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