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九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一九章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的目的就是明确信仰。

    大宋百姓的信仰其实很乱,他们自己都很难说信什么,他们有可能今天请大师们来做法事,明天则邀请道士来驱鬼,但以后不行,他们必须得选择一个,在经界同时将对信仰进行统计,信什么就登记为什么信徒。

    而道教是大宋的国教。

    尽管从来没有明确过,但北宋自真宗时候起,就以尊崇道教为主,到徽宗时候更是登峰造极,所以也就是默认为国教,那么作为大宋百姓,自然信仰道教也就是必须的了,同样作为道教信徒也就不用额外交税了,这一也是完全合理的,总之如果登记为道教信徒,那以前交多少税以后也还交多少,不会受任何影响,但如果是那些胡教信徒就不一样了。

    不管是什么胡教,是从天竺传来的也好,是从大食传来的也罢,甚至从欧洲传来的,这些统统都是胡教统统都得交税。

    不是国教当然要交税。

    这是用杨丰话说,这是与国际接轨的,无论大食人对付领土上的异教徒还是欧洲对付犹太人,都是要额外交税的,欧洲虽然因为领主太多,实际情况各不相同,但犹太人额外交税这是一致的,比如英国的塔利税,比普通人要高出很多倍,甚至在欧洲一些地方犹太人连生孩子都必须交税,至于大食就不用说了,迪米们不但必须交人丁税,甚至还得穿单独的衣服以作为区分。

    那么大宋自然也要与国际接轨。

    当杨丰把大食帝国的大食人,马瓦里人,迪米人,奴隶,这四个等级的各自不同情况向贾似道一介绍,奸相同志立刻就明白自己过去忽略了一个多么庞大的宝藏。

    他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玩。

    这真是令人惊喜啊!

    可怜大宋几百年里连个奴隶理论上都没有,早知道可以这么玩得多收多少税,当然,他也知道这样的结果肯定会带来混乱,他倒不是担心蒲寿庚们,后者终究人数少,而且大食也已经被蒙古人灭亡,大宋是他们的庇护所,这些人也都有钱,额外交一份税而已,他们不会有太大反应,但光头们就不好说了。

    后者可是人多势众啊!

    尤其是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邪魔外道如白莲教之类,本来就是喜欢搞事情的。

    向他们收税是刺激他们造反啊!

    “你怕什么,我说的很明白,有敢作乱者我给你解决,有一个敢作乱的我杀一个,有一万个敢作乱的我杀一万,有一百万个敢作乱的那我就杀一百万,大宋需要彻底地净化,你放手去干就行。至于税率,就按照他们财产的五分之一好了,这算是补交之前的,几百年里他们没交过一文钱,这时候也该补交了,以后他们每年的收入也是五分之一,至于他们一年收入多少,那个可以由那些地方的官员来评估,当地邻里的国教信徒负责监督,以免出现贪赃枉法,一旦发现可以直接来我这里检举。最近我发现这个检举真是好办法,你看,昨天那位义民就为朝廷一下子增加了整整三千亩土地的税收,要不是他检举,谁知道那个欺瞒朝廷的老乡绅仗着自己女儿是荣王侧室,居然还把整整三千亩良田偷偷转到了荣王那里试图蒙混过去。”

    杨丰说道。

    呃,他的检举制度已经见效。

    钱塘县一个老乡绅,因为女儿是赵昀弟弟荣王赵与芮侧室,所以把自己家的三千亩良田,转寄到荣王府名下,荣王的田产不在经界范围,这样他就可以蒙混过关,结果一个过去被他强占田产的贫民偷偷给告了密,现在荣王都被他哥哥叫去训斥了。

    “国师,五分之一是不是多了?”

    贾似道咬了咬牙说。

    他已经下决心了,毕竟他真得忍不住这笔横财的诱惑,无非就是小规模民变,有国师镇压也出不了大的乱子,他现在实在缺钱了,毕竟他很清楚大宋稳如泰山,他的富贵才能真正长久,而要让大宋稳如泰山,最好就是像国师所说,在淮河沿线密密麻麻修一堆要塞,堵死以后蒙古军越过淮河南下的可能,而且必须抢在蒙古内战结束前,这样越早开始越好,但他是真没钱搞这样的大工程,如果能够在一两年內通过收宗教税获得一笔横财,这项工程就能立刻开始了。

    “五分之一还多吗?再说难道你指望收那些普通百姓,他们又不傻,知道要收宗教税,恐怕绝大多数都会改换门庭,我们的主要收税目标是那些色目商人和寺庙,他们都不缺钱,别说收他们
荒莽神话txt下载
五分之一,就是收他们一半他们也一样锦衣玉食。”

    杨丰说道。

    他的目标就是寺庙和蒲寿庚们。

    找那些普通信徒收不了几个,真要收宗教税,绝大多数信徒都会立刻换一尊神仙,但寺庙的大师们不可能把如来换成昊天上帝,同样蒲寿庚们也不可能换神灵,而这些人又是最有钱的,蒲寿庚们不用说了,大师们那也是以放贷而著名。以他们来作为搜刮对象,要是贾似道玩得狠一些,搜刮几百万贯甚至上千万贯都没问题,而且他的那些党羽,甚至各地官员也能跟着分一杯羹,毕竟评估权在各地官员,那些官员同样也会举双手支持,说到底割这些家伙的肉,对于士绅们也是喜闻乐见的。

    这样也可以暂时缓和一下贾似道和朝廷官员之间关系,后者在土地上损失的,可以从色目商人和大师们身上找回来嘛!

    以那些官员的尿性,他们肯定会敲骨吸髓的,至于他们的压榨会不会逼得某些人忍无可忍,然后公然采取武力对抗……

    好吧,这就是杨丰想要的。

    如果能把蒲寿庚逼得造反才完美呢!就算他不造反,比如在泉州搞乱子示威也行,他是有这样能力的,总之他只要有一不理智反应,杨丰立刻弄死他,必要时候甚至可以陷害一下,比如说找人检举蒲家财产数量,检举到一个他根本拿不出的数字,只要能逼蒲寿庚搞事情,那么杨丰不介意玩阴的,说到底收税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就是弄死这个家族,再说收税难道还能比得上抄他的家更爽?如果能抄了蒲寿庚家估计这沿淮筑堡的所有资金也就够了。

    话说这个贾似道还是不太懂什么叫做养猪啊,蒲寿庚虽然算起来是他的人,但养到这么大也该宰了。

    小贾同志终究还是嫩了!

    当然,贾似道不知道国师的终极目标其实是抄蒲寿庚家,既然杨丰已经向他做出保证,那么他也就横下一条心了,而横下一条心后,如何去解决赵昀和朝中大臣就不关杨丰事,这里面前者不会反对,赵昀对贾似道还是很放手的,至于后者,只要贾似道把评估权交给地方官员,那么朝中官员们会毫不犹豫地拥护他,说到底这是共同发财,无论那些色目商人还是大师们,肯定都不介意用大笔钱财来求他们高抬贵手的。

    这是给他们送钱的政策。

    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好事呢?

    贾似道也明白这一,他在打开一个明知到危险,但却会得到所有人支持的宝箱,这里面绝对装着一个恶魔,而他们却都忍不住,很显然国师给他们带来了欲望的膨胀,带来了贪婪的膨胀,但这又有什么大不了?

    有国师在身后支持就行了。

    总之贾似道横下一条心,踌躇满志地走了,准备去开启动乱之源。

    这就可以了。

    只要他打开这个宝箱,释放出里面的恶魔,杨丰就可以闪亮登场以狂暴力量消灭这个恶魔,以此向大宋再次展现他的强大,同时快快乐乐拿走恶魔的宝贝,这是一箭双雕,一想到可以抄蒲寿庚的家,国师就感觉自己的人生骤然充满j情,如果能将那些色目商人一网打尽就更好了。

    后者实际上控制着大宋的海外贸易,以后他想要发展海贸,那么必须得把竞争者清理掉。

    而这些人对他没有任何用处。

    他不需要这些人的航海技术,他也不需要这些人在大食的关系,大食这时候已经被旭烈兀灭亡,就在不久前旭烈兀刚刚攻陷大马士革,郭侃率领的一支蒙古军甚至渡海攻入十字军控制的塞浦路斯,势如破竹般攻陷一座座医护骑士们驻守的城堡,横扫整个塞浦路斯,然后由塞浦路斯渡海北上进入小亚细亚……

    不得不说郭子仪的这个后代还是很猛的,也不得不说欧洲骑士们在这个时代的东方军队面前就是渣渣。

    所以大宋境内的色目商人,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群寄食的野狗,他们没有家可回,就算回去他们也只能跪倒在蒙古人的铁蹄下,只有大宋才能给他们有尊严,而且富足安定的生活,然而这帮狗东西回报大宋的是背叛……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

    国师看着面前烟雨笼罩的西湖感慨道。

    在他身后一个美艳的女人款款走来,用贪婪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然后伸出了双臂……

    (最近风紧,某些细节就不写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