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八章 佛道大会-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三八章 佛道大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抢个女人就抢个女人吧!

    神仙的事情,什么抢不抢的,看上她就是她的造化,就那么一个二十二岁还没嫁人的老姑娘,居然还能被仙尊收为弟子,这得是多么大的福分啊!

    反正山东人民都是这样认为的。

    呃,李璮也是这样认为。

    “仙尊,舍妹自小得家母溺爱,仗着有些武艺素来刁蛮,侍奉仙尊若有不周,还请仙尊严加管教,该抽鞭子就抽鞭子,该拿棍子打就拿棍子打,说来家母去世得早,我这做兄长的也疏于管教,而且我们这样的粗人,也不懂得如何教她,结果一也没个淑女样子,以后她就交给仙尊了,以后她不但是仙尊弟子,也是仙尊的奴婢,生死仙尊主之!”

    李璮毕恭毕敬地说道。

    刚刚落入杨丰魔爪的美……

    呃,美老姑娘李瑶用仇恨地目光窥视这边,丝毫不知道自己兄长已经把她送给杨丰了。

    “无妨,我就喜欢这种真性情的!”

    杨丰说道。

    他会拿棍子抽的。

    当然,不是木头棍子。

    他此时已经在济南城内了,而这座城市北边就是合必赤和史天泽率领的蒙古大军,只不过和这边隔着一连串的河道,济水这条著名四渎之一这时候很大程度上只剩下了一个历史名词,当年黄河北流期间因为泥沙淤积河道摇摆不定,从济南向北一直到天津南边,在这个范围内一直不断变化。终于到宋金交战时候杜充掘李固渡致使黄河改道夺淮,黄河水不再向这边,这一带也就变成了大小两条清河,直到咸丰年间黄河又在当年侯洵为阻挡狗皇帝南下准备掘开的铜瓦厢决口,黄河水又夺大小清河里面的大清河入海也就是现代黄河。

    但这时候这里依然是大小清河横亘鲁北,尤其是小清河在经过宋金交战时期刘豫的建设后,依然维持着正常的通航。

    主要是向济南一带运盐。

    而最关键的是遥墙机场东边一河之隔的老僧口,那里是济南最重要的码头和渡口。

    李璮所部主力和对面蒙古军主力就在这条线上隔河相对,就跟当年梁唐夹河之战时候一样,蒙古军在向西起泰山山区东到滨州的漫长防线上布防,中路堵李璮部主力北上,东路堵杨丰的舰队在滨州登陆,另外西路还阻挡李璮向东平进攻。而这时候南线蒙古军以刚刚从西域回来的郭侃为首进攻徐州,那里的李杲哥兄弟同样起兵,原本历史上李杲哥很快被郭侃所斩杀,他弟弟逃亡南宋与夏贵合伙北上,但仍旧打不过郭侃,如果此时李璮出东平的话就抄郭侃后背了。

    呃,这是必然的结果。

    另外此时沿淮一直到襄阳的蒙古军都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同样南宋的二十余万大军也压到了前线,至于川北战场上宋军各部甚至已经开始和杨大渊部为主的蒙古军交战,但因为阿里不哥还在西域,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所以在陇右的蒙古军主力暂时也无法抽身增援杨大渊,后者实际上已经开始放弃川北向汉中撤退。

    而刘整和荡寇军这时候也已经沿着剑路线向北,开始收复成都以北各地,实际上蒙古和南宋之间已经接近于全面开战了。

    但这一次是蒙古人在忍。

    忽必烈不可能在杨丰距离燕京只有七百里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在两三千里外发动全面的进攻,至于川北本来就不在上次和谈范围內,那时候川北还不属于忽必烈呢,而且忽必烈也承诺过以后那里归还南宋的,所以那里的战争这些年就没停止过。他同样也没有能力同时应付这么多敌人,毕竟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敌人依然是他弟弟,这个主要和次要他还是能够分清的,而对杨丰和贾似道,他现在更愿意以其他方式解决,比如说……

    “禀仙尊,鞑虏使者到了。”

    一名军官来禀报。

    “让他跪着爬进来,以后鞑子来都按这个规矩!”

    杨丰说道。

    “呃,回仙尊,他是汉人。”

    那军官小心翼翼地说道。

    “汉,汉人?汉人也一样!”

    杨丰说道。

    那军官赶紧出去,紧接着又回来禀报“仙尊,他说华夏礼仪之邦,仙尊修道之人,岂有侮辱使者之理。”

    “你问问他见鞑子跪不跪?”

    杨丰冷笑道。

    那军官赶紧出去,转眼又回来说道“他说忽必烈为其主,人臣跪其主乃理所应当,但他不是宋臣,就是见了大宋皇帝也无需跪,仙尊是大宋国师,更不是大宋皇帝,所以就更没有跪的道理了,总之他宁死不受辱,仙尊可以杀了他,但他绝对不能失人臣之理。”

    “那就打断他两条腿好了,照着膝盖打,既然他不跪,那这辈子就别站着了。”

    杨丰冷笑道。

    对付这种人没必要浪费时间。

    “快,打断他两腿拖进来!”

    旁边李璮狐假虎威地说道。

    这话刚说完,外面一个儒生打扮的就昂然地走进来,然后一脸鄙夷地狂笑着说道“难道这就是大宋国师这就是神仙?在下以礼而来,而下却不以礼待之,下可以打断我的双腿,难道还能打断天下人之腿?什么神仙,与那蛮夷有何区别?”

    “所以你可以跪蛮夷却不能跪我?”

    杨丰淡然地说道。

    “陛下虽是蒙古人,但既然入我华夏就是华夏之主,陛下宽仁,向慕圣贤之道,礼贤下士,万民归心,我跪之又有何妨?”

    那儒士高傲地说。

    “所以有人杀了你爹,然后q奸你娘,只要给你肉吃,你就可以管他叫爹?”

    杨丰说道。

    “呃?”

    那儒生愕然一下。

    李璮和那些将领一片哄笑,就连李瑶都忍不住笑了,不过随即俏脸一红。

    “粗鄙!”

    那儒生满脸通红地说道。

    “你骂我,你骂我就是亵渎神灵,亵渎神灵那就得死了!”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拿起旁边权杖。

    “仙尊,他既是作为使者而来,不妨先听听鞑虏有何话说,然后再诛杀也不迟。”

    李璮赶紧进谏。

    “也罢,先打断他两条腿!”

    杨丰说道。

    四名膀大腰圆的士兵立刻上前,那儒生还想挣扎,但紧接着就被两人控制住,另外两人毫不客气地抡起手中战锤,照着他膝盖砸下去,比拳头略大的八瓣小瓜锤头,轻轻松松将
那个流氓吻过我的唇小说5200
他膝盖骨敲成粉碎性骨折。可怜这儒生惨叫一声,一下子跪倒在地,不过因为两条胳膊都被架着,所以并没有直接趴在地上,他甚至疼得昏过去,好在那些士兵经验丰富,拿凉水一泼又重新醒来,跪在那里浑身哆嗦着不停地惨叫着。

    “闭嘴,再叫敲你脑袋!”

    杨丰不耐烦地喝道。

    那儒生立刻就闭上了嘴。

    “说吧,鞑虏让你来干什么?”

    杨丰说道。

    “陛下想问下为何言而无信,双方和约墨迹未干,就无故犯我蒙古。”

    那使者艰难地说。

    “那是大宋与你们签的和约,与我有何关系?我又不是大宋臣民,虽然我是大宋国师,但你们要明白,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同样我也不需要遵守大宋与你们的任何约定,难道你觉得赵昀可以命令我做什么?既然我不需要遵守你们的和约,那又何来言而无信之说?难道我在那份和约上签过字或者向你们承诺过什么?很明显我从来没有,既然如此又何来言而无信之说?至于侵犯蒙古,这山东乃华夏故地,李璮及山东忠义之民不堪异族压迫起义恢复华夏,那我作为受昊天上帝之命下界拯救华夏之民的,自然也是要来帮他们的。”

    杨丰说道。

    “那下所部岂非宋军?”

    那使者说道。

    “当然不是,我的旗帜上写的很清楚,那上面是大宋人民志愿军,是大宋人民不愿坐视同胞在山东为鞑虏杀害,自发组织起来帮助同胞的,与大宋朝廷没有任何关系,莫非你在鞑虏手下久了,连汉字都不认识了?听说有蕃僧正在给你们造字,是不是你已经准备好了以后用虏文来读四书五经了?”

    杨丰说道。

    “我从未见如下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那使者咬着牙说道。

    “你看他又骂我!”

    杨丰指着他对李璮说道。

    “仙尊息怒,让他把事情说完,等他把事情说完咱们再收拾他!”

    李璮赶紧说道。

    同时他给李瑶使眼色,李瑶一脸无语地走过来,给杨丰把茶水端到面前,又给他捶了捶肩膀,这才安抚住仙尊的暴脾气。

    “还有什么事?”

    杨丰问道。

    “陛下欲于开平再开佛道大会,邀请吐蕃高僧,少林大师,景教僧人,大食教长老,还有全真道士,共论天下宗教,下既然自称昊天上帝所遣之仙人,亦是宋国道教所尊,不知可有胆量一去,陛下宽仁大度,可赦免下与其为敌之罪,保证下往来之安全并以礼待之,于大会期间双方皆罢兵,我蒙古百万雄师保证不越宋蒙边界一步,同样山东战场各军亦各守其地,不知下敢否?”

    那使者说道。

    “佛道大会?这倒也有些意思!”

    杨丰立刻有些动心了。

    当然,他也知道忽必烈到底想干什么,无非就是借此把他哄到开平去然后一拥而上群殴,就算那些乱七八糟的异能人士殴不死他,蒙古的百万大军也能殴死他,只要把他弄死其他就不值一提了。然后就可以向全天下宣布八思巴等大师们法力无边,最终诛杀欲祸乱人间的妖魔,说不定还弄什么小动物就说是他的原型,把死尸满世界展览一下,这样大宋因为他而带来的那股信心也就瞬间崩溃,同样南宋那些士绅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反攻倒算,一起围殴贾似道这些奸臣,总之无论忽必烈还是士绅们都会开心了。

    至于他……

    “仙尊,这是圈套,他们肯定布下罗网等着仙尊,不能上他们的当!”

    李璮立刻说道。

    “罗网?蜘蛛网可以网住蚊子苍蝇难道还能网住鹰隼?就他们那百万大军我视之如蝼蚁,他们既然想见识见识什么是真神,那就让他们看看好了!”

    杨丰冷笑道。

    去,为什么不去呢?

    话说他也很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来个一网打尽,正好忽必烈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否则他挨个收拾还得费些时间,八思巴,少林的那些光头们,景教徒,这个宗教在蒙古的势力可不小,甚至就连阿里不哥的宰相都是景教徒。说元朝汉化纯属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人家可从没想过汉化这种事情,他们只不过是因为占领的地方太多而自己又没什么文化,所以让各种文化共存而已。九儒十丐这可是元朝那些文人自己说的,都已经沦为比乞丐高一档次了,居然还说人家仰慕儒家那脸皮也够厚的,实际上元朝上层什么信仰都有,包括蕃僧们其实也没有占据统治地位。

    蕃僧占据压倒性优势,那得是明朝后期了,同样内地大师们也没占太大的优势。

    蒙古人在文化上完全是空白的。

    所以他们敞开大门接纳所有被他们吞下的东西,番僧,释道儒,雅威还有穆哥,他们基本上来者不拒,但他们也不以其中任何一个为尊,说人家汉化完全自己往脸上贴金,可以说为他们统治汉人的那些汉人官员和地方豪强们依然保持儒家,但说蒙古人汉化就扯淡了,最多是其中一部分因为兴趣或利益而汉化,但同样还有另一部分鄙视汉化,他们更愿意接纳其他的文化。

    包括信奉景教的。

    也包括信仰穆哥的。

    所以这次佛道大会上肯定各种乱七八糟的家伙全都到齐,这无疑是个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不过……

    “传令各部准备进攻!”

    杨丰看着那使者冷笑道。

    “下没这胆量去吗?”

    那使者同样冷笑道。

    “不,我会去的,但不是被忽必烈邀请过去,他有什么资格邀请我?一个差被我捏死的蝼蚁,他有什么资格跟我对话?我会去的,不是被邀请去,”

    杨丰顿了一下。

    “而是直接杀过去!”

    紧接着他一脸狞笑地说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