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六章 恶鬼索命-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四六章 恶鬼索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雨夜。

    保州城墙上。

    色目人哈里斯一边咒骂着他的蒙古上司浑都,一边带着十几名士兵巡逻在雨中,旁边那些汉女蜷缩在箭垛下,抱着哭泣的小孩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走过。

    这些人不能离开城墙。

    虽然兀良合台并没有特别的待她们,但每天风吹日晒,吃那些猪狗食,甚至遭受那些士兵的辱也都是不可避免,这半个月来每天都不断有被折磨死的拋出城外,剩下的也都已经被痛苦折磨得麻木了,就像行尸走肉般苦挨着。

    当然,守城的士兵也不好过。

    他们同样也不敢离开城墙,哪怕下雨也得着,只能分批轮换着到城下避雨,剩下那些必须不间断巡逻。

    因为恐惧,因为绝望,因为外面那妖孽带来的压力,这段时间也不断有守军士兵发疯

    实际他们也明白,自己的末日只是时间而已,哪怕兀良合台再灌输援军会来的美梦,他们也都清楚那真是美梦,只要无法战胜那妖孽就算援军来了也是送死,而那个妖孽至少在任何头脑清醒的人看来,明显不是蒙古铁骑能战胜的,要是蒙古铁骑能战胜他就不会让他把大汗给撕了。所以他们是别指望能活下去了,所以守城士兵纪律也就不存在了,甚至一言不合自相残杀的情况都出现过,毕竟在濒临崩溃的情况下,被绝望压抑的人往往很有攻击力,这时候还冒着大雨在外面巡逻的同样不多,就算在城墙上,也绝大多数都躲在临时搭的棚子里睡觉。

    哈里斯是被上司踢出来的,他行走在夜雨中的城头,看着前面另一队士兵的灯笼就像鬼火在黑暗中晃动,回想一下仅仅半个月以前,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征服者,如今却只能在凄风苦雨中等待死亡,哈里斯不由得悲从中来,他眼前仿佛出现了锡尔河畔那如茵绿草那灿烂春光。

    然后瞬间变成了那妖孽的面孔。

    压抑到极限的他发疯一样嚎叫着。

    突然间他扑向旁边一个女人,在后者的尖叫声中,抓着她的头发一下子拖出来,就在同时他手下那些士兵也按捺不住,毫不犹豫地扑向最近的女人。

    骤然间一阵风从哈里斯身旁掠过。

    “狗东西!”

    一声蒙古语的怒斥响起。

    他愕然转过头,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正站在他身后。

    “你是谁的部下?”

    那人用蒙古语厉声喝道。

    “大人,小的是浑都百户的部下!”

    哈里斯赶紧爬起来说道。

    同时他示意那些士兵赶紧起来列队,虽然是这种时候了,但对这些大爷们还必须保持礼节,谁知道这是哪个闲得蛋疼的将军出来巡视,他和十几名士兵列队站好。

    “抬起头来!”

    那人语气严厉地喝道。

    哈里斯等人赶紧抬起头,那人的手抬起来,用手指指着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哈里斯突然发现那手指前端有些异样,似乎一道隐约的水一样的东西正在迅速伸长,一直伸到了自己的脖子前面,他低头好奇地注视着……

    骤然间那手指一划。

    哈里斯茫然地抬起头,眼角的余光中却发现,身旁同伴的头颅正在缓缓滑落,与此同时他自己的视野內的一切也在急速发生变化,他下意识地惊叫一声,但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紧接着脚下的泥水急速拉近距离,然后伴随一声撞击,他感觉自己向上跳了一下,而视野中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体,那身体没有头颅,脖子上鲜血如喷泉般直冲天空,而在这个身体的旁边,是一排同样的无头身体,他张开嘴但依然没发出声音,然后他就感觉自己飞出了城墙……

    “嘘!”

    那黑袍人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那些女人傻了一样看着他。

    他抬脚将地上的人头和死尸统统踢飞出城墙,当最后一具死尸落入黑暗中护城河时候,他脸上的容貌急速变成了哈里斯。

    呃,这是杨仙尊。

    新版哈里斯在那些女人激动地膜拜中,转过身悠然地走下城墙,然后转到了最近的藏兵洞,一队巡逻的士兵迎面走过,很随意地看了一眼他的面容,带队的军官骂了他一句,便带着人走了过去。杨丰径直走进了藏兵洞中,里面数十名士兵紧紧靠拢在一起正酣睡中,他的能量刀伸出,随意地不断虚他们脑袋,强大的能量瞬间贯穿他们的大脑,这些倒霉的色目士兵在睡梦中变成了一具具死尸
明星凌辱系列笔趣阁
,仅仅不到一分钟,整个藏兵洞里除了他再无活人。

    他背着手悠然地走了出去,与此同时面孔也变成了里面的一名军官模样,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向下一个藏兵洞。

    一队换岗的士兵经过。

    为首的立刻向他行礼,杨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去,然后进了第二个藏兵洞,和在第一个一样,一分钟时间杀光了里面的所有士兵,紧接着又换一副面孔出来走向下一个,因为大雨绝大多数守军都在藏兵洞里,城墙上只有一队队士兵不断巡逻,他的身份无人怀疑,而他杀人的手段干净利落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他就这样一个藏兵洞一个藏兵洞不停杀着,直到杀了三千多人后……

    “恶鬼索命了!”

    一声惊恐欲绝的尖叫,骤然打破了这座城市的宁静。

    杨丰无语地笑了笑。

    “恶鬼索命,简直笑话!”

    他用蒙古语对迎面而来的军官说道。

    “我先过去看看,塔海安答!”

    那军官头说道。

    他带着部下士兵走过去,杨丰转头进了一个藏兵洞,一个被惊醒的士兵睡眼惺忪地看着他,刚要起身向他行礼,他的手指向其虚一下,只有不足半毫米厚的能量刀,瞬间穿过这名士兵的脑袋并且倾斜着贯穿了他的整个大脑,这名士兵没有丝毫挣扎地倒在地上,但他的头上却看不到任何明显的伤痕,伤口太细,而且杨丰的能量刀类似激光,一定程度上会封住毛细血管,甚至连一血迹都根本看不见,从外面看的确像是恶鬼索命。

    因为一队没有等到换岗士兵的巡逻兵跑去催促,结果发现藏兵洞里一个活人没有,并且误认为是恶鬼索命的意外,并没耽误杨丰的杀戮。

    实际上这座城市很大。

    仅仅一处恶鬼索命不会影响其他方向的守军,虽然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恶鬼索命被发现,然后守军的混乱开始蔓延,但绝大多数士兵依然都在藏兵洞里睡觉,因为这并不是外敌前来进攻,害怕出现更大规模混乱,那些发现恶鬼索命的军官都迅速封锁现场然后去报告各自将领,一直报告到兀良合台那里,然后就在城內各军混乱上报时候,杨丰依然不停地一个藏兵洞一个藏兵洞地杀下去,直到他杀了近万人之后,才实在没办法混水摸鱼了。

    这时候绝大多数士兵都被惊醒。

    但杀戮并没有停止。

    就在城墙下一片混乱,并且所有士兵都看着那些诡异的死尸,在恶鬼索命的恐怖氛围中颤栗的时候,他无声无息地进了一处色目人的府邸中,这里也被当做军营,大批撤到城里的色目人聚在这里,恶鬼索命的恐慌暂时还没蔓延到这里,杨丰在遍地睡梦中的色目人中间无声无息地走过,就像收割生命的死神般制造在成片的死亡。

    没有任何人察觉他。

    或者说察觉到他的人根本没机会开口。

    他在黑暗中游走,如索命的恶鬼般不停带走一条条生命。

    仅仅十几分钟后,这座府邸就变成了一座鬼宅,然后杨丰悄然离去很快又无声无息地进入最近的官衙,这里也和那座府邸一样,因为互相之间并不信任,另外也是为了防止发生冲突导致内讧,兀良合台命令所有城外撤到城内的鞑虏和色目都与汉契丹女真等族不得杂居,都安置在色目富豪还有各处官衙內,这样也正好方便了杨丰,免得他不小心误杀了其他人。

    就在他不断杀戮的同时,这座城市的恐慌与混乱也在不停地蔓延。

    除非进行开颅解剖,否则没有人能看出那些死尸的真正死因,而本来就已经被恐惧折磨半个月的守军,当发现自己的同伴一片片在无声无息中,又没有任何伤口地变成死人后,大脑中首先出现的肯定是恶鬼索命,话说他们的敌人可是妖魔,既然杨丰能召唤天罚,当然也能够召唤恶鬼。

    看得见的东西不是最可怕的,看不见的才最可怕。

    尤其是就连城内也出现恶鬼索命后。

    那些活着的士兵立刻崩溃了。

    他们惊恐地尖叫着,发疯一样在城内狂奔着,完全不知所措地冲撞踩踏着,很快就有无法忍受这种恐怖而丧失理智的士兵,不顾那些将领的阻挡打开了城门,他们宁可出去与看得见的敌人血战而死,也不愿意在这座恐怖的城市里被恶鬼索命。

    而那些没有遭遇恶鬼索命的汉军士兵和城内汉民,立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