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八章 新大明帝国-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五八章 新大明帝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是什么鬼地方?”

    杨丰睁开眼颇有些迷惘地看着面前的一切自言自语。

    这是他的第六次穿越。

    从宋末时空回去后,因为自知还不具备对抗阿美利坚的实力,他在泰国的一个小港口当了半年左右的乖宝宝,然后新的目标出现,他也就毫不犹豫地穿过来了。

    现在的他非常渴望力量。

    话说他都已经快成世界公敌了,通过小倩黑入各国情报机构的网络中可以知道,不仅仅是美国人在追杀他,可以说五大氓乃至倭国阿三等次一级家伙,也同样在秘密搜索他的下落,毕竟他的出现颠覆了人类已知的科学,已经上升到了超自然领域,无论他是个什么东西,大家总得弄清楚才行,不揪出他来各国那些为人类未来而忧心的伟人们,总归是寝食难安的……

    呃,他们其实也害怕好莱坞大片的套路会在某一天真得降临。

    这可不是娱乐。

    大佬们要是知道有个人随时可以变成自己的模样那还了得?

    总之哪怕为了自保,杨丰现在也必须不停增强自己的力量,话说这时候的他就是回家投诚,也不会真得有什么好结果,作为一只修炼了超过五百年的老狐狸,这种觉悟他还是有的,所以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然而……

    “这个时代有d不住啊!”

    他一边拍着身上的沙子,一边忧郁地说道。

    然后他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不远处一艘三桅帆船,那艘船停靠在一座简易的码头上,一些黄种人苦力正背着一个个大包艰难地踏着跳板走上船,在甲板上和码头上数以百计手持查尔维尔滑膛枪的水手虎视眈眈,船舷的炮门打开,一排黑洞洞的炮口同样在虎视眈眈。一个十九世纪中期绅士打扮的男子,穿着燕尾服叼着雪茄,和另一个看似船长模样的男子很随意地说着话,而在这座码头附近还有一大片破破烂烂的草棚子,无数衣衫褴褛甚至光着股的男女老幼,用畏惧地目光看着这些百人。

    一个黑瘦的老头卑躬屈膝地伺候在那绅士旁边,手中拿着一个钱袋子正递过去。

    “荷兰,不是东印度公司!”

    杨丰看着那桅杆上飘扬着的红白蓝三色旗自言自语。

    就在同时他的手臂很随意地向外一分,镣铐的铁链瞬间挣断。

    而这突然的断裂声,让那绅士下意识地回过头,他看着站起身的杨丰愣了一下,紧接着旁边几名水手同时端起枪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枪口骤然火光喷射硝烟弥漫。

    杨丰习惯性地连躲都没躲,有两枚子弹瞬间打在了他胸前,七倍灵魂能量泛出了一片隐约的蓝色光华,十八毫米直径的球型子弹立刻被这层无形的屏障弹开,知道这东西伤不了自己的杨丰狞笑一下骤然蹿出。

    在一片惊叫声中更多水手混乱地扣动扳机。

    着不断打在身上的子弹,杨丰转眼到了那绅士面前,然而还没等他伸出手,伴随甲板上一声枪响杨丰突然间感觉胸前有些异样……

    他愕然地低下头,看着胸口涌出的鲜血。

    那绅士露出一丝高傲的笑容。

    “黄皮猪!”

    他鄙夷地说。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一颗变形严重的子弹,就像泥土里生长出来的蘑菇般,从杨丰胸口缓缓地拱出,带着鲜血坠落,然后杨丰的胸口仿佛扯紧的丝绸褶皱般平滑如初。

    他茫然地抬起头看着杨丰那灿烂笑容。

    就在同时杨丰的手掐在了他脖子上。

    旁边船长模样的家伙毫不犹豫扣动扳机,子弹在杨丰脑袋上弹开,而杨丰的另一只手也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就在瞬间拧断两人脖子的同时,杨丰将两具尸体向着最近的水手狠狠砸过去,然后顺势从飞起的船长腰间拔出一柄佩刀。伴着一声长啸,他几乎如闪电般在那些水手间穿过,在身后十几颗人头纷纷坠落的同时他到了码头上,也就在这时候甲板上一门小口径炮的炮口喷出了火焰,杨丰纵身跃起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一枚葡萄弹的弹丸正好打在他肩膀上瞬间突破防御,很凶残地在他肩头带走大片血肉。

    好在只是擦过没有正中。

    倒飞出去的杨丰一下子坠落在了海水中。

    就在同时甲板上一名水手举着一支贝克来复枪对准海面,不过杨丰已经消失了水下。

    那些水手们全都将手中武器对准他消失处,一个个表情紧张地看着那片泛开的波纹,突然间船舱內传出一片惊叫,那拿贝克来复枪的水手以最快速度冲向舱门,但还没等他掀开舱门,那舱门就像被巨浪撞击般飞起把他的脑袋直接砸烂。紧接着杨丰一脸杀气地冲出,而伴着惊恐的尖叫声船舱內水手纷纷从炮门爬出,这艘三桅帆船开始缓缓下沉,站在甲板上的杨丰带着狰狞的笑容,一把掀起身旁的六磅甲板炮,用胸口着炮架而将炮口对准下面的水手们,然后将火杆的火绳杵进火孔。


嫂子合集sodu
   炮口的烈焰骤然喷出。

    葡萄弹瞬间将码头上打得一片血肉横飞。

    紧接着他连人带炮一起砸落……

    十分钟后,杨丰从最后一名水手身上拔出了刀,在他身后的码头边那艘帆船已经坐沉。

    “这是什么地方?”

    杨丰一边擦着刀上的血一边问那个战战兢兢凑到跟前的老头。

    “阿四,你不认得我了?”

    那老头小心翼翼地用客家话说。

    “我乃天界仙人下凡,不过借此肉身而已!”

    杨丰说道。

    “神仙?”

    那老头愕然一下。

    “老天开眼啦,老天开眼啦!”

    他突然间悲怆地尖叫一声,紧接着一头扑倒在杨丰脚下,他身后那些衣衫褴褛的男男女女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很快纷纷跪倒向着杨丰叩首。

    “草民曾诚叩见仙尊!”

    那老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

    “终于有神仙来救我们啦!”

    他趴在地上泣不成声地说。

    “都起来,说说此乃何地,尔等都是何人,这些鬼佬又从何而来?”

    杨丰问道。

    “回仙尊的话,此地乃是安不纳岛,草民是这里的族长,乃明朝时候留此的船工后代,其他多是明末时候逃难而来,世代居住于此,后来荷兰人占了爪哇等地,便把此地抢做了他们的地盘,不但要我们世世代代向其缴纳人头税,而且给我们定下每年需采的胡椒数额,采不够的就挨鞭子甚至吊死,阿四,也就是您借用的这个就是与他们争执被打并锁起来,准备装完船吊死示众,草民凑了些钱准备给他买命,不想仙尊驾临。”

    曾诚激动地说。

    “这哪一年?”

    杨丰问道。

    “回仙尊,按北边大清算是道光十五年,按荷兰人的历法算是一八三五年,这是西洋历的十月。”

    曾诚说道。

    “不是大清,是鞑虏。”

    杨丰纠正他的错误。

    “是,是鞑虏,其实岛上百姓多半都是当年抗清的义士之后,不少人祖上都是跟着国姓爷的,只是后来台湾陷落后,不愿意屈身鞑虏,所以才逃亡至此,您看我们这儿的人都不留辫子,草民祖上是跟着三宝太监下西洋才留在这里驻扎的,算起来我们这些都是大明遗民。”

    曾诚忙说道。

    “大明啊,那就还是大明吧,咱们就在这儿重建大明!”

    杨丰满意地说道。

    新的大明帝国就这样诞生了,这个旗号在南洋还是管用的,至于年号就还用崇祯吧,反正他都崇祯一回了,也不在乎给自己再多招一次魂,紧接着他的龙抱日月旗就在安不纳岛上升起。

    这座面积只有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小岛成了他的地盘。

    岛上目前有两千四百口人,男女老幼瞎子瘸子全算上就这些,倒是没有马来人,这年头各族都是划地盘居住,不会允许马来人都这里落脚的,这些人要么是以曾家为首的郑和船工后代,要么是当年郑成功旧部之后,还有一部分是闽粤的流民,总之全都是南方汉人,客家话是通用语言,以打鱼为主,也有不多的农田,地瓜水稻都有种植,另外岛上盛产胡椒,也采了胡椒卖给荷兰人……

    或者说献给荷兰人。

    后者垄断属地上的香料贸易,哪怕收购也是随随便便给几个钱意思一下而已,但岛上若敢卖给别人,或者采不够数量,那荷兰人可就来吊死几个了,这个时代殖民者在各地都是这么玩的,比利时人在非洲不满意都剁工人儿女手脚呢。

    另外就是必须交人头税。

    但荷兰人没有驻扎官员,两千多人口也不需要浪费殖民者大爷们宝贵的人力,只是定期过来收胡椒收人头税而已,所以短期内他们不会知道一艘武装商船在这里全军覆没的,不过杨丰还是得做好准备,毕竟他要在这里建他的大明帝国,就必须得面对荷兰人的干涉,所以他必须把这里先变成一座要塞才行,而且他还得建起自己的海军,自己的陆军,他还要收复故土光复华夏……

    呃,虽然他只有两千四百六十二名臣民。

    “所有青壮集合!”

    杨丰很是豪迈地挥手说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