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五章 赤色大明-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六五章 赤色大明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广州。

    “大清道光十八年夏五月,海外妖人杨丰率发匪数万陷新会,香山协副将刘大忠兵败自刎,新会县令言良钰不屈于贼悬梁自尽。

    据英夷所言,海外妖人杨丰自称天降仙人僭号于海岛,以前明为国号招诱逆党,郑氏余孽,海外逆民,天地会党羽皆蚁聚旗下,又得坚船利炮为恃横行于海上,自道光十五年至今已逾三载,贪婪愚昧,终生吞象之心,狂悖残暴,遂有挡车之志,此次纠集党羽泛海而来,其意在图谋不轨,欲祸我大清江山……”

    两广总督府內,总督邓廷桢满脸凝重地奋笔疾书。

    “天祸大清啊!”

    突然间他把笔一放长叹一声。

    然后紧接着他把写了一半的奏折给撕了。

    “嶰筠兄,我就说嘛,你现在急着上奏也没用,那妖人不过求财,他一个海盗不求财还求什么?他不会蠢到真得还想谋咱大清江山吧?他占着新会不过抢些钱粮,过几天咱们大军集,等他抢够了自然要走,咱们再尾随追击打个大胜仗,那时候再一并奏明圣上,你如今上奏岂不是让圣上平白增些忧虑?”

    广州将军德克金布颇有些萎靡地说道。

    “但据那英夷所说,此贼可是野心勃勃啊!”

    邓廷桢苦笑了一下说。

    “英夷?不过是危言耸听,想哄咱们卖些枪炮而已,这种蛮夷贪财狡诈满口鬼话,他们的话岂能相信?还复那前明?两百年前就被咱八旗灭了的废物,如今就算真得再爬起来,咱八旗健儿也照样再灭它一回!咱家可是镶黄旗满洲!”

    德克金布满脸骄傲地说。

    说完他打了个呵欠。

    “爷,您该吸鼻烟了!”

    他身后的家奴拿着一个精美的鼻烟壶递给他说道。

    德克金布赶紧接过。

    大清官员是禁烟的,实际上咱大清一直都是禁烟的,一七二七年四阿哥时候就开始禁,禁了一百多年了,法律上从来都是禁止的,只不过禁了一百多年终于禁到皇上太后一块儿抽。同样也抽的道光才狠下心严禁,不过宫里的太后也是还照样抽的,但官场上还是要给皇上面子,不过这鼻烟当然不算烟,这个是可以堂而皇之拿出来的,话说这鼻烟壶也是堪称大清国粹的,鼻烟壶档次那也是身份标志,作为广州将军,德克金布这个自然也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不过我这鼻烟与众不同,倒是有些讲究,得拿火烤一下才够劲!”

    他一边把玩着一边兴致勃勃说道。

    “给德公拿个蜡烛来!”

    邓廷桢笑着说。

    旁边仆人赶紧端上一个烛台,德克金布将鼻烟壶在烛火上烧一下,紧接着凑到壶嘴上很是陶醉地猛吸一气,然后回味悠长般仰起头晃了晃脑袋,瞬间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立刻精神抖擞。

    “嶰筠兄,试一下?”

    他向邓廷桢示意道。

    “呃,这个老朽就不用了!”

    邓廷桢摆了摆手说。

    就在这时候一名官员走进来,先是向他们行礼然后说道“禀制台大人,张军门奏报,杨逆陷新会后,于城内大肆搜捕士绅,并洗劫其家产,新会城内大乱。”

    “你看,我就说嘛,那就是个海盗!”

    德克金布立刻兴奋地说道。

    张军门是指高州总兵署理广东陆路提督张青。

    广东两个提督,陆路一个水师一个。

    水师提督关天培几乎全军覆没,仅有不足二十艘战舰撤回虎门,实际上定远二舰一直追杀过澳门才返航,没了战舰的关天培只好准备死守虎门,至于对新会的反攻归陆路提督张青负责。这时候张青率领各镇匆忙调集的两万绿营已经到抵达开平和鹤山,但游弋在西江和潭江上的明军战舰让张青只能继续固守待援,毕竟人家随时可以抄他后背。

    当然,主要是张青知道自己打不过明军。

    之前一个参将带着千多绿营,在江门与明军一个营交战过,至于结果……

    跑都没来得及跑啊!

    让人家在劈山炮散弹的射程外一顿排枪秒了。

    话说那完全就是个悲剧,还算良将的张青不想送死。

    同样德克金布也不想送死。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想闹得太大,咬死了那就是海盗,因为如果确认是逆党的话,那么他的八旗军也少不了要参战的,这是他作为驻防将军的职责,但哪怕以他的水平,也知道让手下那帮大鬼上战场与自杀无异。但如果仅仅是海盗袭扰,那这就是绿营的事,地方官员剿匪捕盗的责任,哪怕这个盗刚刚差一全歼了广东水师,那,那也得是盗,是盗就完全不用劳驾中军了,地方那些八旗健儿就可以继续躺在烟榻上吞吐雾了,至于发展到什么地步……

    玛的,烟瘾犯了谁管那个?

    再说万一人家真就是抢了东西走人呢?

    毕竟说什么复辟大明真就有些纯属搞笑了。

    “但愿如此吧!”

    邓廷桢叹了口气说道。

    新会。

    “你们想干什么?”

    杨丰一脸杀气地看着面前数以千计的老百姓。

    他遭遇了一次三元里。

    他占领新会自然要打土豪的,按照他的标准,所有功名在身而且没有主动反正的那都按照汉奸算,话说宋儒多少还可以抢救一下,明儒需要动大炮来纠正他们的世界观,而清儒完全就可以清洗了,这已经是纯奴家,完全没有再保留的价值了。至于这个功名的范围包括了捐班,廪生,贡生,监生,举人,总之除了秀才全在内,至于秀才是因为杨丰实在下不去手,这年头穷秀才也很可怜的,在闯入一位秀才家,看着秀才娘子那沧桑的面容他就心软了,总之他就是在地方上先来一场彻底清洗,抄家,籍没田产,扔出去挂城墙。

    然后他就遭遇一场三元里了。

    那些手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还有一定数量猎枪的乡民,用警惕地目光看着他,不过杨丰身旁士兵手中刺刀让他们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你们要保护他吗?”

    杨丰
杨野的禁脔系列txt下载
拽过身旁一个老乡绅说道。

    后者用欣慰的目光看着前方,紧接着对面各种称呼响起,一个年轻人愤慨地举起长矛上前说道“放了三叔公,你们凭什么抓三叔公!”

    “你要保护他?”

    杨丰拖着那老乡绅走到他面前说。

    “他是我三叔公,他是我们族长,你们不能抓他!”

    年轻人勇敢地说。

    “我不管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就问一句,你要保护他吗?”

    杨丰说道。

    那年轻人勇敢地头。

    他后面的人群一片义愤地喊声。

    “看看你脚下,看看他脚下,请你再告诉我,你,一个穿烂草鞋的,是要保护这个穿官靴的吗?”

    杨丰不无讥笑地说。

    “他,他是我三叔公!”

    年轻人有底气不足地说。

    “我说过,我不管你们之间的关系,我就问一句,你这个穿烂草鞋的,确定要保护这个穿官靴的吗?你这个穿破布褂子的,确定要保护这个穿丝绸长衫的吗?你这个平常连饭都吃不饱的穷鬼,确定要保护这个顿顿酒肉脑满肠肥的地主老爷吗?你不觉得你很贱吗?你们不觉得你们都很贱吗?”

    杨丰逼视他的双眼说道。

    那年轻人默默低下了头,而他身后绝大多数乡民都停止鼓噪,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烂草鞋破褂子,看看身旁同伴那明显常年吃不饱饭的黑黄脸色,再看看那乡绅身上华丽的丝绸长衫脚下官靴油汪汪的胖脸,有人开始悄然后退了,虽然还有几个明显身份不同的在试图重新鼓舞起士气,但稀稀拉拉的声音显得软弱无力。

    “等朝廷的大军打回来,今年减两成租子!”

    那老乡绅突然爆发般喊道。

    那些乡民的士气陡然一振。

    “均田免粮。”

    杨丰笑咪咪地说道。

    所有乡民傻了一样看着他,就连那乡绅都傻了一样看着他。

    “分地主的田使耕者有其田,你们不用再给任何人交租子,免除一切的苛捐杂税,以后除了两成交官以外,你们也不再交任何钱粮,总之一句话,大明不再有地主,大明人人都是地主,那么现在你们再告诉我,你们是愿意保护他呢,还是愿意跟着我,然后到他家去领原本属于你们的粮食?”

    杨丰紧接着说道。

    说话间他的手向旁边一指。

    就在同时这乡绅家的一段院墙在爆炸中轰然倒下,露出院墙后面一间间仓库,一名士兵随手将手榴弹扔在了一间仓库的墙根,伴随着爆炸的火光,那墙壁轰然倒塌,里面用麻袋装的大米就像决堤般垮塌下来。

    “分粮食啦!”

    杨丰用很夸张地语气尖叫着。

    轰得一下子,所有乡民全都扔了手中武器不顾一切地扑向那道缺口。

    “这叫阶级!”

    杨丰看着身旁傻了的乡绅笑咪咪地说道。

    “来人,把他挂到城墙上风干!”

    紧接着他说道。

    好吧,这就是他对那些士绅们的处理办法,统统挂城墙上风干。

    只要有上述功名在身的,包括那些捐班带着官衔在家发财的,统统挂城墙上风干,理论依据很简单,这都是鞑虏走狗,这都是汉奸,既然是汉奸那就不能客气,家产抄没,田产分给佃户,财产没官,房产分给没有房子的贫民和他们的奴仆,商铺拍卖。至于他们的家人都一块流放西婆罗洲,包括他们的女人也一起装船运走,反正那片地方目前就缺人口。尤其是那些淘金者最缺女人,估计他们会喜欢那些小姐夫人们的,到时候一人给他们发个千金小姐,至于怎么管教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至于这样会不会制造无数让小清新们扼腕的悲剧,这个就不在杨丰的考虑范围了,在杨丰看来让那些小姐夫人们在后花园绣花弹琴,远比不上她们去西婆罗洲给华人淘金者生孩子更重要。

    比现代棒子大一半的土地上,居然总共生活着几万华人,在杨丰看来这完全是令人发指的。

    至于那些小姐们……

    唉,她们只好去哀叹这个残酷的时代了。

    总之杨丰要进行彻底的清洗。

    他的兵力太少,只有一个旅根本不可能做太多事情,能控制新会就已经是极限了,而他这一轮进攻的目的是广州及周围各地,那么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扩军,打并不难,控制住才是最难的,想要控制广州及周围,最少他也得有一个军的兵力,甚至还不一定够。因为目前对他最重要的是钢铁,尽管佛山是最大的钢铁基地,但佛山本地没有铁矿,铁矿石来自粤北,所以杨丰还得将控制的范围扩大到粤北,这样才能满足需要,这样他需要的兵力还得更多。

    那么玩阶级d争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清洗士绅阶层。

    武装贫民阶层。

    让后者义无反顾,毕竟他们身后的城墙上挂满了地主老爷,分了田分了房子分了粮食的他们,只能为了保卫刚刚到手的一切和避免满清打回来对其清算而血战到底。

    毕竟他现在的核心武装就是一个旅,如果占领区內到处都是心怀不满地士绅搞叛乱,那他的这军队也是吃不消的,而且他也不可能再像在以前那些时空一样纵横沙场,他的武力对于这支军队的加成并不大。毕竟在这个时代他并不是真正无敌的,有着一大堆可以致他于死地的东西,哪怕他现在半厘米厚钛合金板甲几乎不离身也没用,随便一枚三磅炮弹打在他身上,他也得遭受重创,而这种级别的火炮,在佛山随便找个铁炉就能给铸出来。这也就意味着真要出现曾剃头之类家伙,随便一支小县城的团练就具备杀死他的能力,以后打仗得尽量避免亲自出手,必须得转入正规的战争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带节奏。

    他真要再跃马横刀,抡着狼牙棒玩单挑千军万马,对面一门十二磅滑膛炮就能让他彻底变成渣。

    所以玩暴兵流是他唯一选择。

    而要玩暴兵流就必须赤化,打土豪分田地后为保卫胜利果实而战的四亿农民将是扫荡一切的洪流。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