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七章 你总是心太软-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七七章 你总是心太软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福州旗下街。

    “快,还以为你们当大爷时候呢!”

    一名民兵队员拿着鞭子狠狠抽打着一个旗人骂道。

    后者悲愤地挪动脚步。

    在他们身旁无数百姓扛着一袋袋粮食,还有各种各样的布匹之类值钱东西甚至牵着牲畜,然后一边朝他们吐着唾沫一边快快乐乐走过。话说旗下街在这座城市里可是公愤已久,因为这地方在繁华的城中心,而且按照规矩驻防旗人不能干其他营生,所以专靠敲诈勒索过日子。这里的居民仗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汉民婚丧嫁娶都得收买路钱,甚至买菜的从旗下街过去都得有人抓两把,完全就是这座城市一个毒瘤,这一次终于可以彻底拔除,整个福州一片欢腾。

    那些旗人老弱妇孺,此刻全都被押出来,而那些老百姓则冲进这片街区快快乐乐地领他们的财产。

    当然不是随便搬。

    实际上还有一个哨的明军在里面负责一户户挨个抄家,金银之类的归杨丰,他的人民银行急需贵金属以维持金银复本位,虽然在广州抄了很大一批,但这个无疑是越多越好,珠宝则是归那些明军士兵笑纳的,粮食布匹牲畜甚至家具之类统统归福州百姓的,按照其大致估算的价值,每户都可以领他们需要的,需要粮食就领粮食,需要其他财物就领其他的,明军干这个那都是驾轻就熟经验丰富的很。

    不仅仅是旗下街的。

    还有福州城内其他官员和所有功名士绅的,因为福州易主太快,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没跑出去。

    对付他们很简单。

    先抓起来然后挨个公审,由老百姓自发上台检举,就跟开那种大会一样,如果真得没什么恶行那也就算了,除了没收土地外其他也就不抄了,如果有罪而且查实,当然大致上查实就行,这种情况下也没心情查得太仔细,总之有罪的那就不用客气该抄家就抄家。实际上基本上没有一个干净的,这年头当官的拉出来,然后哪怕就按照大清律的标准,全砍头估计都没一个冤枉的,这年头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清官,如果真有这样的奇葩也不可能在官场混下去,这不是某个人或者某群人的糜烂,这是从根子上就完全糜烂的。

    在这个时代有清官?

    那真是个很冷很冷的冷笑话。

    另外也不仅仅是福州的百姓可以分财产,城外的也可以来领,顺便也可以带着明军去他们那里打土豪。

    当然,他们也可以自己动手。

    实际上都是自己动手的。

    这时候周围那几个县除了衙门里的衙役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军队,虽然那些士绅都有家奴,可在贫民的洪流面前毫无意义,既然这样就不用麻烦明军了,毕竟明军动手还需要一时间,而那些老百姓已经迫不及待了。

    总之此时福州及周围几个县完全一片贫民的狂欢中。

    “此地以后就改名光复街!”

    杨丰看着一片繁荣的旗下街挥手说道。

    “谢陛下赐名!”

    谢平赶紧说道。

    他已经被任命为福州军管会主任全权负责福州民政事务,主要是镇压那些士绅的反抗,同时和秦松一起以第一营为核心扩编两个步兵旅。

    杨丰给他的任务是控制住福州,长乐,福清,闽侯,连江等地形成根据地,并且吸引清军向这边进攻,然后在防御中最大限度杀伤清军。这片土地足以自给自足,农业上没有任何问题,话说整个福建这都算最好的农业区了,而且周围除了山就是海,只要守住几个关键,整个福州一带就是安全的。甚至这一带搞军工都没问题,因为是省城这里有大量的工匠可以制造燧发枪,附近也还有一座小铁矿,船政局就是靠穆源铁矿,唯一缺的也就是原本历史上福州船政局的另一个支柱基隆煤矿,但这可以用连城的煤矿来替代。

    总之玩大钢铁工业肯定不够,但仅仅维持这个根据地足够了。

    至于其他细节的……

    长乐系的大本营啊!

    这样的地方难道还需要他考虑其他那些小事情吗?

    至于其他方面暂时先不用考虑。

    建立一个根据地,首先要满足生活物资的需求,也就是能够产出足够养活人口的粮食,能够产出足够的布匹做衣服,衣食两项解决其他就是次要的,福州这片区域都足够,而且还有沿海捕鱼可以补充营养,不需要考虑食盐供应,这一可是原本历史上那些根据地最缺乏的,而福州这地方根本不需要考虑。
红楼之林家媳妇无弹窗


    再就是军工必须能够自给。

    也就是必须能够制造大炮火枪及弹药。

    这个福州也能满足。

    弹药制造虽然需要硝石和硫磺但好在他可以提供,他的仓库有大量的储备,而且是最纯净的,只需要再加上木炭炒制出来就行,实际上这时候广州的兵工厂制造火药也是用他储备的原料,虽然这些原料有限,但好在他那个有限都是以千吨计的,估计几年內不用考虑用完的问题。

    那么两样都满足,一个根据地就可以完全d立支撑,剩下就是以这个根据地为依托向外扩散燎原之火。

    杨丰不担心军事上。

    只要他的政策不变,那么无论满清和那些士绅如何挣扎,终究都只是浩浩荡荡的洪流前一群螳臂当车的小虫子,但这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那些老百姓必须知道他的政策,而这个时代信息传递速度慢,另外士绅还掌握话语权,民间也缺乏信息获取的渠道,所以他只能控制扩张速度,另外不停地建根据地,以这些根据地来作为示范,以求最短时间內让各地老百姓都知道他的政策,当所有老百姓都知道以后,他再动手就和广州一样根本不需要废力气,轻轻推一下就摧枯拉朽了。

    “陛下,这些老弱留之何用?”

    谢平看着那些旗人说道。

    这些旗人里面女人是有用的,话说南洋的华人就缺这个,虽然在广东抓了上万地主婆和千金小姐,但她们实际上并不太受欢迎,主要都是些小脚,对于那些淘金者来说这些也就能生孩子,不能帮他们干活,而旗人不一样,这些旗人都是大脚,虽然懒但好在那些淘金者都有鞭子,总之她们更适合与那些淘金者组成家庭。

    她们比那些小脚女人受欢迎。

    可这些旗人男人明显没用,这些都是老弱,根本不能当苦力,运输还麻烦,直接弄死更简单。

    “他们也有用处!”

    杨丰说道。

    他的金字塔该修了,他准备把这座金字塔就修在安不纳岛上。

    那里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用处,虽然他现在是作为军事基地建设,但问题是以后肯定要抢新加坡的,而新加坡明显比安不纳岛更适合这个南洋军事支柱的角色,那么安不纳岛注定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而作为他的穿越,这座小岛在未来的大明帝国无疑会具有很特殊的意义,既然这样就干脆修金字塔以便后人朝圣吧。

    这些旗人正好全扔过去先做前期工作,而且安不纳岛上居民作为他的第一批臣民,其青壮都是大明帝国的军政核心,肯定不会再住那里。

    他们肯定会都迁出的。

    也就是说那里不会有居民,最多在夺取新加坡之前,那里会有军队常年驻扎,所以这些旗人也就没必要麻烦着做手术了,又没女人,给他们留着就留着吧!至于他们喜欢以其他方式解决寂寞就随他们便,反正他们也都好这一口,看看八大胡同的繁荣就知道,这也算是神皇慈悲为怀了,而那些驻军正好负责监管他们,以后所有旗人男的都送到那里,怎么着也得个几十万人,死光之前足够给他把金字塔修起来了。

    应该说这是对旗人最完美的处理措施了,话说神皇也越来越慈悲为怀了。

    唉,他总是这样心太软。

    看着那些满腔悲愤,在民兵皮鞭下踉踉跄跄走向战俘管理营,等待装船南下广州的铁杆庄稼,杨丰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谢平肩膀说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好好做,不要辜负我的期望,接下来南边要与英军进行战争,至少半年内你们必须独自坚守福州。”

    “陛下请放心,第四旅能做到的,臣等也一样能做到。”

    谢平说道。

    实际上他们没什么危险,首先清军得调兵过来,就清军的效率这个过程恐怕得俩月,毕竟这时候整个江南的清军都在广州,而且单纯防御的话清军根本不可能攻破明军防线,哪怕是明军一支偏师。这一罗大纲的第四旅早就证实了,他在揭阳和潮州已经无数次击败清军的进攻了,一个旅还是一个以滑膛枪为主的旅,在防御中轻轻松松让整整三万清军一次次丢盔弃甲。

    他那里其实只有一个哨的明军精锐。

    而谢平这里是一个营。

    独自支撑半年而已,没有任何压力。

    “那我就放心了!”

    杨丰笑着说。

    紧接着他回头向曾韬一招手说道“走,咱们去下一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