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零章 京观-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五八零章 京观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

    江阴城外杨丰叹息道。

    “拉上来!”

    紧接着他向后挥手说道。

    已经被毒瞎了的海龄,带着满身血痰还在哀嚎着,就被两名士兵像拖死狗一样拖上前,然后扔在了一张早就摆好阎应元等人神位的供桌前,同时一口铡刀也在那里摆好,一名膀大腰圆的士兵手扶铡刀柄站在那里,紧接着一名士兵拽着海龄的辫子把他的脑袋拽进了铡刀下,不得不说这辫子在这种情况下真好用,可怜的海副都统虽然已经被毒气熏得彻底瞎了,但还是本能地感觉出他脑袋下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用同样被盐酸烧坏了的嗓子嘶哑地尖叫着,拼命挣扎试图抽回脑袋。

    旁边四名士兵立刻上前。

    这些粗野蛮横的家伙,用手中上了刺刀的击针步枪狠狠向下一捅,那一尺多长三棱锥刺刀瞬间穿透海龄的俩腿和肩膀,将他整个钉在了地上,海副都统嗷得惨叫一声,对面的江阴城上那些官员和士绅吓得同时一哆嗦。

    杨丰再一挥手。

    杨钊以当年大明孤臣后代的身份上前宣读祭文。

    当然是对着话筒宣读。

    明军不可能傻到在城墙上火炮射程内搞这个。

    他的声音通过大功率音响系统瞬间响彻江阴城。

    江阴城墙上和城外数以十万计的官民默默听着,实际上江阴抗清之事十全老人也承认了,包括这时候江阴也有祭祀阎应元等人的庙,不过原本历史上江阴城墙上忠义之邦那四个字还没有,那是四年后重修江阴城时候刻的,但这时候当年的事情老百姓还是都清楚的,此刻一帮着辫子的江阴百姓背对着阎应元等人的庙宇,听着外面换上大明衣冠的杨钊读纪念抗清义士的祭文……

    这的确很有讽刺意味啊!

    包括那些士绅和儒生也都闭嘴了。

    这没法开口啊,如果杨丰读这祭文他们还能说一下妖人什么的,可杨钊他祖上杨彦迪是郑成功的旧部,是永历皇帝所封的龙门镇总兵,而且人家对大明是至死不渝,数十年血战不屈,虽然最后撤往安南,但杨彦迪可没当过安南之臣,实际上陈上川,杨彦迪,乃至莫玖这一集团直到他们这些人死去时候,也都是以大明臣民身份居住在西贡及河仙一带,所以他们哪怕以最严苛的儒家标准也都是忠义孤臣,同样杨钊完全有资格以一个大明忠义之后的身份站在这里,祭拜这些同样是大明的忠臣义士。

    那么话说这城墙上的算什么?

    那些士绅和官员其实也经常祭拜阎应元这些人,甚至还以忠义之邦自诩,这四个字还在文庙刻着,这是嘉庆时候江苏学政给写的,毕竟在儒家思想体系内这是最值得赞颂的,而且朝廷也允许的。此刻杨钊穿着大明衣冠以大明臣子的身份来祭拜,但却又是他们所形容的妖人入侵者,而他们着辫子穿着鞑版官服,在这座曾经书写抗清传奇的城市里,也以当年那些为抗拒剃发易服血战到底的忠义后人自诩……

    真得很让人凌乱啊!

    尤其是那些普通百姓,这怎么感觉都不是个味啊!

    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杨钊读完了神皇写的祭文,然后带领着明军士兵庄严地跪倒向阎应元等人的神位叩首,至于杨丰当然不能叩拜了,他可是神仙的身份,而且按照他的拜上帝教解释,阎应元这些人都已经是天上的神仙了,但在神仙中级别其实还比他要低一些的,他是肉身成圣这些人是英魂受封,所以他并不需要来祭拜这些人。

    凡人需要祭拜英魂,他在天上都能随便见哪还需要祭拜。

    叩拜完的杨钊站起身,毫不犹豫地走到铡刀旁,紧接着接过刀柄大吼一声按了下去。

    “献祭品!”

    旁边一名军官大喊一声。

    杨钊拎起海龄的人头,双手奉上摆在了神位前,就在同时另外一名哭嚎着的八旗军官被拖上前,同样塞进铡刀下接着开铡,而那些普通士兵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直接拖过来让明军士兵拿刺刀捅死拿匕首割脑袋就行,在江阴官民的默默注视下五百京口驻防八旗就这样被处死,然后一颗颗人头在神位前摆成了京观。

    “神皇,有敌军过来!”

    一名军官走到杨丰身旁低声说。

    杨丰转过头鄙夷地看着东边,此时大批清军绿营骑兵出现,这应该是追击他们的,清军在江苏江南一带驻军主要集中在苏松,就连江南提督实际上都驻扎松江,陈阶平虽然死了,但那些清军必须得追击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他。

    “继续你们的事情!”

    杨丰对用询问目光看着他的杨钊说道。

    后者立刻转回头,带着陆战队员们继续砍八旗兵的脑袋堆京观,而杨丰一脸淡然地迎着那些清军径直走过去,那些清军则迅速停下,一个带队的将领赶紧催促列阵,近千名绿营骑兵在江阴城东北摆出进攻阵型,但却没有人敢冲锋,尽管杨丰只是孤身一人走向他们,可他一个人给这些骑兵带来的压力不亚于千军万马,一些胆小的甚至在下意识地后退,很快双方相距不足一里。

    这时候杨丰停住了。

    “进又不进,退又不退,尔等意欲何为?”

    他大喝一声。

    对面那些绿营骑兵更乱了,那将领气急败坏的纵马驰骋在阵前,挥舞腰刀不断催促着部下进攻。

    但他的部下还是不敢上前。

    “快上啊,玛的,他就一个人你们怕什么,就是纵马踩也踩死了!”

    那将领抓狂一样吼道。

    然而还是没人敢,虽然这些绿营骑兵并没有见识过杨丰的战斗,实际上杨丰在这个时空也从没玩过一骑当千的游戏,但他身上那些经过各种夸张渲染的玄幻色彩,仍旧让这些本来就烂无可烂的绿营心惊胆战,这的确就一个,但是不是人真不好说啊,万一真如传说中般会妖法,那这一拥而上可就是找死了。

    杨丰无语地看着那些逡巡不前的绿营骑兵们,不禁哀叹这时候清军之烂都已经到了不给他装逼机会的地步。

    他突然上前一步。

    紧接着他向左右张开双臂,骤然间一声长啸。

    通过装在身上的音响系统,他的吼声如龙吟般撞击那些绿营士兵的耳膜,然后就看见那些士兵的脸色立刻一变,几个胆子最小的下意识就开始调转马头,很显然这声音也足够吓倒他们了,不是会妖法谁能隔着一百多丈还声如雷鸣,既然确定他会妖法那不跑更待何时,而这种情况如瘟疫般立刻传染开,几乎所有绿营士兵都惊慌地调转马头。

    那将领傻了一样看着这一幕。

    “你们这些狗东西,临阵脱逃者斩!”

    他悲愤地怒吼道。

    但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异响,仿佛心有灵犀般他蓦然回首,他的背后突然多了一个金色的身影,紧接着一只砂锅大的拳头轰在了他面门上,这位可怜的将军大人脑袋如西瓜般爆开。

    杨丰随手把他的死尸抛出。

    紧接着神皇一弯腰抓住那战马双腿,大吼一声将这匹数百斤重的战马直接拋向溃逃的绿营骑兵,在那战马的拖长悲鸣声中,所有绿营骑兵连头都不敢回,带着无比的庆幸全速向前仓皇而逃。而装完逼的杨丰一脸傲然地转身走向已经完成的京观,在江阴的城门处,一支刚刚出城准备配合骑兵进攻的绿营则一片混乱地重新挤回狭窄的门洞,城墙上那些官员士绅们更是惊慌地催促士兵赶紧防守。

    当然,他们完全没必要担心,因为杨丰根本就没想过进城。

    “走!”

    紧接着他对杨钊说道。

    “举枪!”

    杨钊立刻对着列队的陆战队员们喊道。

    一百五十名陆战队员同时举起手中的击针步枪,枪托抵肩将枪口斜指向天空,一百五十支闪烁寒光的刺刀组成一片刺刀的丛林,虽然数量不多但却依然杀气腾腾。

    “鸣枪!”

    杨钊吼道。

    所有陆战队员同时扣动扳机。

    枪声立刻响彻天空。

    紧接着他们以整齐划一的动作迅速一抽击针筒,然后用手向旁边猛推一下枪栓,伴着金属的撞击声迅速拉开枪膛,用手指勾出残留的纸壳,迅速将另一枚子弹放入,顺便用手指向前一推,然后又带着同样整齐的金属撞击声推上枪栓向旁边一敲完成闭锁,接着将击针筒复位重新举起斜指天空。

    “鸣枪!”

    杨钊再一次高喊。

    所有士兵同时扣动扳机。

    紧接着是第三轮。

    “枪上肩!”

    鸣枪三轮后,伴随杨钊喊声所有陆战队员枪上肩,在向右转齐步走的口令声中,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江边等待着他们的战舰。

    后面的江阴城墙上,所有官员和士绅终于擦了把头上的冷汗。

    “快,奏捷,立刻向圣上奏捷,江阴军民浴血奋战击退数千发匪!”

    突然间那知县大人抽风般高喊道。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