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八章 台湾大开发-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零八章 台湾大开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还满满的狗血啊!”

    看着锦衣卫很快就送来的行刺事件报告,杨丰仿佛看到了一部狗血的苦情大戏,乱世里的悲欢离合跃然纸上。

    曾经的总督千金,遭逢乱世一下子跌落为寄人篱下的孤女,虽然的是寄居自己姑姑家,而且还是自己未婚夫家,但终究不是她过去在自己家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时候了。而原本琴棋书画整日无忧无虑的豪门少女,一下子变成不敢见人的逃犯,虽然明军对士绅的清算已经结束,但她的身份和别人不不一样啊,她可是总督的千金,而且她爹还曾经为抵御杨丰出力过!

    更何况这福州城内谁不知道她家啊,只要一出门立刻就被认出,然后据说就会被流放南洋,情况类似于发配宁古塔给披甲人为奴。

    那还不知道被糟蹋成什么样呢!

    这样她就更不敢出门了。

    原本与爱人已经到临门一脚的婚事也被无限期搁置。

    实际上随着清军已经越来越没有希望,而且都剪了辫子算发匪,沈家或者说她姑姑家,对于这门亲事已经没了兴趣,毕竟她身份不能公开,她表哥也不能一直单着,要是清军表现好还能等等,但就目前看来是真得不用等了。

    这样沈家还得在新朝混呢!

    她姑父虽然是举人,但考了一次没考中,所以就一直在本地做教书先生很受乡里尊敬,所以不但没有被清算,还被聘为小学校长,那前途也是很光明的,要知道这是官办小学,直接在教育部编制的,做好了以后可以继续升迁,总不能继续和她家纠缠在一起吧?更何况林则徐因为失镇江已经被发配新疆了,这时候有没有死在半路都难说,她的家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可以说就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女,在沈家内宅藏了两年哪怕有沈葆桢哄着,也基本上宅出抑郁症之类的了。

    然后平日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之类又看多了,一时间大义凛然起来偷了她姑父作为校长的配枪跑来为国除妖。

    话说大明的校长都有配枪。

    一来让学生从小熟悉这个,二来防止有坏人进学校捣乱,当然,都不是什么高级货,不过是些滑膛的燧发短枪而已,结果被她偷了当成作案工具,沈葆桢发现后就追出来,想阻止她做傻事,结果一起被锦衣卫抓了,这也算是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了,很符合那些苦情戏的设定。

    “神皇,暂时没发现其他人与此事有牵连,应该是这女人自己昏了头的单独行为,沈家也并无参与,沈振宗纯粹是想追出来阻止她。”

    锦衣卫都指挥使陆佑说道。

    “这事情虽然如此,但说到底这福建的传教工作还是不够啊!她一个弱女子做出这种事情,根源是什么?还是咱们的宣传工作做得不够,不能让所有人都理解我大明给百姓带来的是什么,如果她能明白大明对百姓的关爱,还有大明带给百姓的改变,她又岂能对我误会至此?”

    杨丰用手指敲着桌子说道。

    “臣等有负圣恩!”

    谢平等人赶紧请罪。

    “这些都不要说了,好好做你们的事情才对得起我!”

    杨丰摆了摆手说道。

    “陛下,台湾特派员林启荣奏报光复淡水,台湾岛内鞑虏基本肃清,只有少数团练还在负隅顽抗,但清军已经基本消灭,鞑虏兵备道姚莹与台湾镇总兵达洪阿在淡水自杀。”

    这时候一名侍从报告。

    “这个林启容干得不错嘛!”

    杨丰笑着说。

    林启容的确干得不错,到这时候为止不足两年时间,他仅仅带着一个营登陆,就摧枯拉朽般拿下了几乎整个台湾,的确不负名将之名,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台湾的清军根本就已经被抛弃。福建的清军自顾不暇,其他地方清军管他们死活,那里正规不过一个台湾镇总兵,再加上兵备道姚莹组织的士绅团练,根本得不到任何增援,在星火燎原般的怒涛中,能够抵抗到现在也算是尽力了。

    “陛下,林特派员还奏报说多次遭到土人的袭击。”

    那侍从说道。

    “土人?”

    杨丰意外了一下。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时候台湾还处于开拓期,双方矛盾本来就深,这种战乱时候土人出来抢钱抢女人完全是正常的,对于这些人,必须得换一种风格,很显然林启容这种风格的是不行了,对这些人得跟美国人学习,而林启容据说过于仁慈了,尤其是对于穷人充满春天般的温暖,那些土人很明显也符合穷人的定义。


子夜情缠之肛炼最新章节


    得换一个心狠手辣的去台湾,

    当然,这不是关键。

    关键还得加快移民才是解决之道。

    “这个台湾大开发必须得搞了。”

    神皇一脸深沉地说。

    “神皇,那里除了樟脑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谢平小心翼翼地说。

    台湾至今还属福建省,这要搞大开发也是他的职责,更何况真要有好东西也是先便宜福建百姓,福建这地方山多地少,哪怕福州其实粮食产量也不足,山区就算分了地,然后引进了良种和肥料,能够增加的产量也是有限,到头来还是要吃地瓜,必须得依赖工商业,可目前也就是个茶叶,如果台湾有开发价值,鼓动民间向那边迁移也是好的,但必须得足够吸引人的,否则老百姓还是故土难离。

    “黄金够不够?”

    杨丰笑着说。

    “那里有金矿?”

    谢平愕然说道。

    “不只是金矿,硫磺矿,煤矿,另外樟脑日后需求会大幅增加,甚至会成为至关重要的东西,这些够不够?”

    杨丰说道。

    “够了!”

    谢平毫不犹豫地头。

    光一个金矿就够了,大明的货币金银复本位,维持自由兑换,但不限民间采金银,只是必须获得专门的许可,这些金银必须出售给有发钞权的银行,以法定币值兑换成纸币,民间不得私铸,私铸和伪钞一样是要砍头的,流通以纸币为主,当然,金属货币也可以,但必须是大明的,外来钱币必须到银行兑换成大明的才能流通,尤其是外来金银币必须以大明法定币值兑换,而且还要根据纯度进行重新定价。

    因为银行不是政府的,而是挂在神皇名下的私营产业,所以那信誉是绝对金子的,老百姓可以不信任政府,但绝对不会不信任神皇,所以纸币在交易中已经成为了主流。

    就连清军控制区也收。

    反正需要的情况下随时可以到最近的银行兑换,而银行的网已经下到了乡一级,就连村的储蓄代办员都已经出现,可以说非常便捷。

    这样淘金就很受追捧了。

    话说这是纯粹从往外挖钱啊!

    只要台湾有金矿的消息放出,那些有开拓精神的老百姓肯定会蜂拥而去,只要他们人到了那里,那么剩下的就根本不用管了,他们的衣食住行都会有人追随过去供应。同样那些找不到金子的人也不会空手而归,他们会在那里找其他赚钱门路,比如说制樟脑,比如说挖煤,哪怕找块水源充足土壤肥沃的地方种田,也一样可以安顿下来,至于说那里的土人……

    武装移民的道理,婆罗洲淘金客出身的谢巡抚还是很明白的。

    西婆罗洲各大公司可全是武装淘金集团,那全都是杀出来的,别说是土人,就是荷兰殖民者,也一样没少打过,现在无非就是把这一套再到台湾玩一遍罢了。

    “那此事就交给你了!”

    杨丰拍着他肩膀说道“黄金在鸡笼,煤矿也在鸡笼,硫磺在淡水河北边山里,如何把老百姓从福建的吸引过去你想办法,另外在淡水附近和鸡笼,这个名字太难听,以后就改成基隆吧,在这两地各建一城,同时单独设立台北府,另外基隆还要单独建立军港,那里的煤矿是优先的。”

    基隆军港必须建立,这是为以后向倭国进军准备的。

    倭国啊!

    明治维新啊!

    当然,神皇肯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至于怎么玩还没想好,主要是他感觉到这时候了,还继续玩奴隶制未免有太低端,尤其是与他最近扮演的形象不符,他可是一直扮演仁慈的救世主形象,突然让那些已经完全接受跨时代教育的臣民,重新拿起奴隶主的皮鞭容易引发思想上混乱。

    所以他得换一种对付倭国的办法。

    当然,这都是小事而已,大不了释放小生物,话说他对人体內的小生物已经非常了解,完全有能力比石井君做得更好。

    不过这只是最后的解决方案。

    在动用这种手段前,他还是要努力为倭国的三千万人口争取一种更仁慈的解决方案,比如说挑拨一下内战或者制造饥荒什么的,再或者找一些奇怪的理论,让他们自己限制自己也不错,他们有这传统的,德川家就倡导过把婴儿掐死。

    唉,神皇随着年龄增长阅尽沧桑后,很多事情都已经看淡了。

    他也是越来越仁慈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