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五章 处决地-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一五章 处决地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稳住,稳住,不要开火!”

    陆战一旅一营长黄明趴在箭垛上手举一支上了膛的步枪,紧盯着城外冲锋的清军,不断高喊着阻止那些动的士兵。

    后者的确有理由动。

    数万大军扛着不计其数的梯子推着古老的盾车,甚至还搞笑一样举着盾牌,在旷野上潮水般汹涌的场景看着无比壮观,此时城墙上和海河上所有大炮都在向着这片蚂蚁般的潮水狂轰,炮弹不断在清军中炸开,被爆炸抛起的死尸就像被激起的水花。弥漫的硝烟与天空中阴,让整个世界一片压抑的灰色,而清军经过的旷野上无数死尸浸泡在鲜血中,就像开在地狱里的妖艳花朵,那些受伤没死的清军士兵在这片诡异的血色花丛中蠕动如蛆虫,而他们前方的依旧在前赴后继不断向前。

    话说清军此刻的勇气就连明军士兵都为之惊叹。

    毕竟这都堪称疯狂。

    当然,这纯属被逼到绝路了。

    毕竟这不是英法联军或者八国联军之类的,后者不会清洗那些铁杆庄稼们,他们最多抢钱,甚至普通铁杆庄稼的钱他们未必在意,人家有一座座宝库可挖谁在乎他们那小钱,所以铁杆庄稼们意思一下就行了,不可能真正为大清血战。

    可明军不一样啊!

    无论男女老幼一锅端全抓走说不定真就炼妖风去了,什么财产土地权力统统没了,就连命都说不定也没了,哪怕不去炼妖风,和那些英夷说的一样送南洋当苦力,把女人去给淘金客当马骑,那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为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还有财产,这些已经废了百年的八旗健儿此刻恍如老祖宗附体,就像生化危机里恐怖的尸群般汹涌着撞向天津城,在他们的疯狂面前,每分钟数百发落下的炮弹明显不够看了。

    话说这得密集阵一类才行。

    因为不顾一切狂奔,他们实际上已经接近于散兵了,只不过间隔还是很密而已,但一发炮弹其实也炸不到几个,更何况明军的炮弹还没进化到炸药级别,像九斤开花弹其实也就相当于一颗24手榴弹。

    炮弹真得阻挡不住。

    这片恐怖的潮水,以每分钟超过五十丈的速度不断拉近距离。

    城墙上所有明军士兵手指全都扣在了扳机上,带着一丝紧张盯着那些蚂蚁一样的清军,在他们的注视下一个身穿黄马褂的将领,一手藤牌一手刀,以一种夸张的姿态高举着刀大吼着向前狂奔,很快他就冲到了此前早就画好的两百米线,同样一直盯着他的黄明,以极快的动作端起了手中击针步枪瞄准……

    “开火!”

    他在扣动扳机的同时大吼一声。

    枪声骤然响起,对面那黄马褂狠狠地晃了一下,紧接着拄着刀跪倒在地上。

    而这时候黄明身旁一名士兵转动了格林炮的手柄,在那突突声响起的瞬间,所有严阵以待的明军士兵也扣动了扳机,狂风暴雨般的子弹眨眼间让清军前锋塌了下去。

    “杀啊!”

    那黄马褂突然站起,大吼一声再次向前。

    在他身后那些清军也不知道是英勇还是没反应过来,同样跟着他继续向前,然后密密麻麻的子弹一刻不停地打在他们中间,死尸一片片不停地倒下,但那黄马褂依旧在踉踉跄跄地向前狂奔。很快他就第一个冲到了护城河边,而在他身后更多士兵冒着子弹汹涌而至,甚至刹不住直接冲进了河水,好在因为年久淤积,护城河的水深还没到淹没头的地步,勉强是能够涉水而过。天津城墙原本就年久失修,护城河当然更不会有人疏浚,最多只能说是一个臭水沟而已,只是这护城河比较宽一些淤泥比较深一些而已

    那些清军士兵就像下饺子般冲进护城河抬着梯子直冲城下。

    但这些人在淤泥与臭水中挣扎时候,他们后面赶到的同伴却不得不停下。

    然后越来越多的清军赶到……

    黄明和部下士兵不再管渡河的,而是趁着清军最大限度拥挤的机会,将所有火力对准他们后面。

    居高临下明军士兵,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射出的子弹,一下子穿透两个清军士兵的身体,包括那些机枪手在内,所有明军士兵都在亢奋地吼叫着以最快速度射击,不仅仅是在他们这边,整个天津城的西面还有南面的三分之二部分,全都已经开始了这种堪比绞肉机的战斗。

    依靠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在付出了数千人伤亡的代价后清军开始冲击护城河,而在他们因为
双绝番外集最新章节
河水和淤泥而减速以至后面不断拥挤而来时候,明军所有步枪和机枪也在疯狂地对着他们射击。而这座城墙上一共是四十二挺格林炮,另外还有四个营的三千多支击针步枪,每分钟可以投射超过十万发子弹,这种恐怖的火力瞬间在护城河岸边制造了一带层层堆积的尸墙,那些八旗健儿的鲜血汇入污浊的河水,很快河水就变成了暗红色。

    都明阿不知道这些,他和身旁那些最先冲进护城河的清军,丝毫不知道他们是被故意放过来,以阻挡后面同伴形成足够厚度便于杀戮的。

    肋下被子弹擦过的他,拼命在河水和淤泥的阻滞中,全力冲向护城河的北岸,就在他踏上那仿佛希望所在的河岸一刻,他发出了一声狂热的吼声,就在同时身后一架飞梯开始准备最后的冲锋。

    “快!”

    他瞪着血红的眼珠吼叫着。

    就在这时候,城墙上忽然探出一只胳膊,而那胳膊前端的手中抓着一个小锤子一样的东西,然后那垛口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了,那人紧接着伸出另一只手,在那小锤的锤柄后猛得一拉……

    “都爷,小的给您请安了!”

    那人笑着说。

    然后他的手一松,那小锤子径直坠落在都兴阿脚下。

    都兴阿茫然地看着。

    骤然间他眼前一片火红……

    而就在这同时,城墙上无数民兵队员向着城下的清军,扔出了数千枚手榴弹,绵延好几里的城墙下,数千名突破明军火力,终于到达城墙下的清军,立刻就被重型黑火药手榴弹爆炸的硝烟淹没。

    “猪突也不是这么玩啊!”

    归极门城楼上杨神皇感慨地说。

    此时的清军已经在溃败了,他们没法不溃败,这纯粹是在用血肉之躯撞钢铁,只要那突突声还在响,有多少人命也不够往里填,在勇气被粉碎后,这些八旗健儿们原形毕露,不顾一切地拥挤推搡着向后狂奔而逃。他们的收获仅仅是在护城河边堆了一道厚厚的尸墙,最少一万具清军的死尸建造了这项壮观的工程,而他们的鲜血让护城河变成了血河,一具具漂浮的死尸在血水中晃动,当然,战斗并没结束,溃逃的清军还得逃出明军一千米的火力网,实际上不出意外,他们最少得在天津城下留下两万具死尸。

    他的这招太凶残了。

    因为护城河的阻隔,而不得不拥挤在一起的清军简直就是自己跳进了绞肉机,子弹一下子穿俩甚至机枪子弹都能一下子穿仨,密密麻麻的清军就挤在那里随便屠宰。

    可以说他这一下子,就把清军的士气彻底打没了。

    同样这一战也让北京八旗的血几乎流干,这可全都是驻京八旗,这是咱大清的根本啊!没有了这些人这大清国也就只剩下张皮了,那些士绅可以随心所欲地揉捏道光,基本上清军控制区也就变成原本历史上各大总督们作威作福的状态了。而接下来他需要的就是把道光赶到西安,这一并不难,他只要随时威胁北京,甚至干脆去打一打北京,让这种大清都城时刻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那么道光必然得跑路,虽然沈阳是备用的,但他能登陆大沽口当然也能登陆盖州甚至牛庄。

    沈阳同样在他随时可以威胁的范围内。

    更何况这时候东北土旷人稀去了那里根本维持不了。

    那么还有哪里比西安更合适?

    而一旦道光迁都西安,那么甘肃就是大清的后背,那里是绝对不能再乱的,道光会以江浙湖广两淮的士绅来牵制明军,以直隶士绅在北方牵制明军,他以全力解决西北。同时在关中整军经武,依靠蒙古各部和西北的八旗精锐重新打造军队,这样进可以掌控中原各省,退可以凭借太行及崤函之固守关中山西,再加西北照样还有希望,这是道光唯一的选择,甚至就算关中依然不保,他退到四川也一样可以拖,总之迁都关中不但防御上有了依靠而也有了退路。

    这样就可以了。

    这样就不用担心西北悲剧发生。

    无论道光还是陕甘士绅都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他们哪怕做出些让步,也不会让后院起火的,而杨丰要的只是那里不乱而已,至于其他的都不值一提,反正最后他都要扫荡。

    “给军粮城发报,命令陆战二旅一,三两营撤出军粮城和咸水沽,全部转到天津,这天津咱们不待了,直接去北京!”

    神皇站起身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