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一章 祁中堂妙计却敌-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二一章 祁中堂妙计却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列祖列宗,旻宁不孝啊!”

    瀛台翔鸾的二楼上,道光趴在栏杆后叩首向东北,就像哭丧般发出悲怆地嚎叫。

    他身后同样一片悲号。

    而在他们正对的方向,当年崇祯吊死的煤山北边,滚滚浓烟正冲天而起,甚至就连燃烧的火光都已经隐约可辨,虽然距离远实际上无法看清具体炸了什么地方,但那些熟悉环境的小太监已经很明确告诉了他,发匪这枚炮弹究竟打在了什么地方。

    呃,从四五千米外飞来的这枚炮弹,鬼使神差般正中寿皇殿,把这座供奉康麻子以下所有清朝皇帝牌位的大殿整个炸没了。

    至于那些牌位……

    那个估计这时候正烧着呢!

    话说这可是神主宗器,无比重要的,哪怕就是逃难也都必须得打包带着,让这样的东西被毁,哪怕是皇帝也必须得向祖宗请罪,实际上哭归哭,道光心里还是颇为庆幸的,很显然他跑瀛台来是无比英明,这发匪的大炮实在太凶残,这皇宫明显已经在炮弹的攻击范围了,他要是还留在乾清宫,指不定什么时候一枚炮弹落下,这大清皇位也就该换人了。

    “陛下,臣愿率军出去与那妖人决一死战,断不能容他继续猖狂!”

    哭完后礼亲王全龄第一个请战。

    然后那些一起在这里为大清命运而操心的王公大臣们,立刻同样慷慨激昂地请旨,纷纷要带兵出去与那妖孽决一死战,就连已经快七十的肃亲王敬敏都颤巍巍地要出去和那妖孽拼了。

    当然,这话就说说而已。

    在载垣被机枪打成筛子后,这些王爷贝勒们,都已经很清楚自己那养尊处优的小体格,已经经不起发匪的祸祸了,更何况道光也没把他们的话当真,这种时候离开城墙保护,出去与发匪交战形同自杀,话说实际上连门也出不去,发匪的机枪阵地就在朝阳门外不足两里处,这东西一响谁能出门?八里桥上蒙古骑兵的死尸可堆了好几层呢!

    道光阴沉着脸无视他们的表演。

    “陛下,臣有事上奏。”

    军机大臣祁隽藻说道。

    “何事?”

    “陛下,发匪大炮凶残,城内百姓咸遭其荼毒,然朝中诸公所虑皆内城百姓安危,那外城百姓岂非陛下之子民?内城外城皆应一体,方显陛下之恩泽,臣请开崇文门,使外城百姓得以入内城逼发匪炮火。”

    祁隽藻毕恭毕敬地说。

    “祁中堂,你老糊涂了?城内本来粮食就不多,你放外城那些汉民进来谁养活?”

    全龄说道。

    明军一到朝阳门,内城南边的正阳,崇文,宣武三门就关了,外城百姓不准再进内城,除了那些有门路的官员士绅,老百姓全部被封在外城不准出也不准进内城,毕竟道光的粮食不多,如果让外城的百姓进内城肯定也得给粮食,不给粮食后者闹起事来内乱可不是玩的,这样把门一关内外隔开,外面那些老百姓自生自灭去。

    但要开了这三门,本来就没有多少存粮的外城百姓肯定涌入内城,最终加重城里的粮食紧张。

    然而……

    敬敏一把拽住了全龄。

    “祁爱卿所言极是,此事倒是朕疏忽了,传旨,开崇文门,调兵去外城护卫百姓进城,再派人出去晓谕那妖人,我大清旗汉同心,朕与百姓共患难,他大炮确是酷毒,然我大清自有上天庇佑,以正抗邪,以顺抗逆,他有大炮朕有民心所向!”

    道光大义凛然地说。

    然后一帮王公大臣赶紧山呼万岁。

    就在这万岁声中,一枚炮弹呼啸落下,远处的红墙黄瓦间,一道刺目的烟柱冉冉升起。

    然后紧接着一万多八旗军就得到命令,以最快速度冲上外城墙,然后顺着一条条马道冲下去,在外城那些欣赏内城风光的百姓惊叫中,用鞭子甚至刀枪将其驱赶向崇文门。话说那些老百姓又不傻,他们在外城看热闹看得好好的,尤其是欣赏着东城区那一道道冲天而起的烟柱,想象着铁杆庄稼们哭喊的样子别提多开心了,此刻却让他们去挨炮弹,这哪是皇上开恩爱护他们啊。

    这分明就是让他们当肉盾呢!

    那明军的炮弹就根本没有落在外城的,而且天津那边的消息早就已经传过来了,大明神皇是天降神仙专门来收拾旗人的,对于汉人百姓不但不伤害,甚至还带着一起分旗人和官老爷们的田地财产。

    这一圆明园可以证实。

    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遭战火
初唐人家小说5200
波及。

    可道光把他们赶到内城,尤其是开崇文门,把他们赶到明军正在炮轰的东城区,这究竟是要干什么一猜就明白,整个外城可以说立刻就一片混乱,一些胆子大的甚至和清军发生冲突。这时候也没人提皇上爱护百姓之类的了,一顿乱刀砍死这些刁民,剩下那些无力抗拒的老百姓,也只能哭喊着被八旗兵押着进入崇文门,走向那片炮弹不断落下的城区。

    然后一个使者以最快速度到了杨丰的面前。

    “真他玛不要脸!”

    徐辉看着面前的使者无语道。

    后者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很显然已经做好了殉国准备。

    “你回去吧,回去告诉旻宁,这一局算他赢了,不过既然他想玩,那我就陪他玩到底,停止炮击,传令各军准备撤退!”

    杨丰冷笑道。

    “呃,陛下,这岂不是功亏一篑?”

    徐辉愕然说道。

    “咱们是来拯救百姓的,咱们的炮弹不能落在百姓头上,功亏一篑就功亏一篑吧,大不了以后再来,无非就是等一个月而已,等下一批援军到达后,咱们直接砸开这北京城把鞑虏统统千刀万剐。再说了,咱们不打这北京城,那就去打沈阳好了,沈阳城里可没咱们的百姓,鞑虏拿咱们的百姓当盾牌,咱们就去他们的老家,把他们的老家一锅端了。”

    杨丰说道。

    他就等着这个机会撤军呢!

    他本来就没想过打下北京,他的目标自始至终就是逼走道光,把道光逼到西安去,如果道光不这么做,他还得想别的借口撤军呢!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而且还可以显示自己对老百姓的爱护。

    那些老百姓又不傻。

    道光拿他们做肉盾,神皇为了避免伤害他们,宁可在已经稳赢的情况下撤军,这两下的对比可是很明显,再说这段时间他的名声已经传开,老百姓都知道了大明的政策,有这些光环套着,神皇的伟大形象基本上在他们心中也就树立起来了。

    北京打不打下来已经不重要。

    他未来的都城肯定是南京又不是这里,这里无非就是个备用都城,留着给部下来打就行了。

    就这样,在道光和那些王公大臣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明军不但停止了炮击,甚至开始向通州撤退了,最后一批明军离开的时候,还直接把那门总共打了不到二十枚炮弹的巨炮装上火药炸碎了。

    话说这一刻他们真得就跟做梦一样。

    虽然道光同意了祁隽藻的妙计,但实际上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本身并没抱太大希望,在他看来杨丰怎么可能为了几十万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百姓,就放弃这完全可以说唾手可得的胜利,这些百姓本质上还是大清百姓,除了是汉人外其他与杨丰没有任何关系,理论上还是敌方,他居然还真就这么在乎这些人?

    话说这妖人不是傻了吧?

    此刻亲自跑到朝阳门上的道光和那些王公大臣,甚至包括提出这一妙计的祁隽藻,全都有一种懵逼的感觉。

    当然,杨丰撤退只是撤离北京城下不再炮轰,但却回到了他的攻击起通州,然后迅速将明军分散开以营为单位四处攻击,很快运河两岸几个县就纷纷被拿下,各地残留的旗人在老百姓检举下纷纷被揪出,紧接着运往天津押入监狱等着装船南运。第二次进攻天津惨败的奕经只能龟缩静海一带,而直隶总督纳尔经额返回保定同样固守,隆文倒是带着勤王大军迅速回到了北京,之前他其实就在蓟州躲着,但害怕杨丰揍他,所以没敢向北京靠近,此刻杨丰退回通州,他以最快速度跑到北京勤王。

    但紧接着明军的一个营就出现在蓟州城下。

    好在蓟州士绅和城内少量旗人拼死抵抗才最终击退发匪。

    而也就在同时,率领关外八旗勤王的盛京将军禧恩轻敌之下,被一支登陆老龙头袭扰山海关的明军诱入舰炮射程,前锋五千关外八旗被近两百门重炮,用开花弹轰得只剩三千逃回山海关,六寸开花弹之凶残给了关外八旗当头棒喝,吓得他们直接固守山海关等待后援了。

    实际上这时候谁都明白,这北京已经守不住了。

    发匪只是兵力太少,不足以冒险进入北京巷战而已,但这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南方还有几十万发匪随时可以装船北上呢!

    再来一批援军就该进北京了。

    这种情况下道光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只能迁都。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