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五章 道光的出卖-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二五章 道光的出卖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你看得怎么样?”

    神皇宫的书房內,杨丰问站在他面前的左宗棠。

    不仅仅是左宗棠。

    包括之前被他扔给左宗棠的沈葆桢和林普晴也来见他了,当然这两人是小角色,已经被杨丰赦免回家,他俩爱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就算他要用沈葆桢,那也得一步步来,大明已经有了自己的官吏任用程序。

    其实就是公务员考试。

    只要识字都可以报名,然后由吏部安排进行考试,考试合格之后就进入试用期,试用期合格就转正,转正之后先从普通公务员开始,再根据工作成绩一步步提拔,这种新式科举当然也肯定有很多问题,但相比考八股文的那些酸秀才,这样提拔起来的官吏至少有足够的实干能力。另外还有一种就是退伍军官安置,普通士兵退伍给退伍金回家,但军官都要安排做公务员甚至直接做官的,尤其是充实各地警察系统。

    而监督机制也有。

    一是各地的圣祠,话说大明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政j合一的。

    神皇不仅仅是皇还是神。

    他不仅仅是有国家行政机构这条控制手臂,另外还有圣祠系统。

    而普通老百姓有不满,是可以到圣祠向祭司倾诉的,包括对官吏的检举也同样可以到圣祠,当然,圣祠不是检查机构,实际上大明还有都察院来行使检察院的职能。但圣祠接受的检举是直接汇总到神皇侍从处的,因为这些祭司是神皇的代理人,负责代替他关爱百姓的,除了在一些节日主持祭拜昊天上帝之外还充当慈善机构,而老百姓向祭司的检举实际上是直接向神皇进行检举。

    另外还有锦衣卫。

    锦衣卫行使的是八府巡按的职能。

    当然,是现代的八府巡按。

    简单说就是都察院是法律程序上的,圣祠是内部纪律,而锦衣卫则是內部纪律系统的爪牙,甚至锦衣卫也有自己的诏狱。

    随时有权带走官员喝茶。

    但判刑得交到大理寺,但他们也可以一直不交。

    另外民间也有督察权,也就是那些勋民,大明的勋民不限身份,无论战场上立功的,还是生产中的劳动模范,甚至上次在通州那个为神皇提供重要情报的,统统都有可能被授予勋章,而这些勋民没有政治特权,只是根据勋章等级不同,按月领取不同数量的俸禄,但是……

    他们作为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有功之臣,是可以和神皇直接通信或者简单说是可以上密折,甚至干脆直接觐见神皇的。

    这样就是三重监督。

    至于官员贪赃枉法,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完全避免,杨丰玩了几百年都没能成功呢!就算明的贪赃枉法没有了,也还照样会有换种形式的,他可以保证官员不贪,但他不能保证自己的官员不会有隐秘的利益交换。

    而杨丰能做的只是最大限度保证他的吏治清明……

    事实上大明的确堪称吏治清明。

    和咱大清相比,大明的官员纯洁得恍如白莲花,至少在老百姓眼中是这样认为,从一个无边漆黑的地牢突然走到阳光普照的世界,哪怕天上有彩,甚至有雾气笼罩,他们也一样会为这光明而欢呼,过个几十年他们或许会嫌这阳光还不够明媚,但至少这时候这阳光就已经让他们如痴如醉了。

    总之这就是目前的大明。

    沈葆桢如果想获得他重用,那首先得回福州,去参加新式科举,成为大明正式的公务员以后再说。

    “陛下,圣朝吏治清明,百姓丰衣足食,城邑不闻饥寒之哭,四野不见盗贼之祸,虽孤寡亦有所养,纵残废之人亦得衣食,可谓治隆尧舜远迈汉唐,草民而立之年得睹盛世,此生无憾矣!”

    左宗棠赶紧说道。

    “哈,哈,你倒很诚实,既然看完了就回去吧!湘阴此时已光复,你回去好好建设家乡吧!”

    杨丰笑着说。

    呃,他也得先回去考公务员。

    左宗棠倒也没废话,他这种聪明人很清楚,自己如今已经进入神皇的视线了,就算回去考公务员肯定也会被另眼相看,剩下无非就是按程序升迁而已,以自己的才能成为大明重臣是必然的,再说他也很想回去看看开始土改的家乡是什么情况,紧接着他就告退,就在他转身同时,和急匆匆走进来的总参谋长陈六擦身而过。

    “神皇,武昌鞑虏不战而溃。”

    陈六向杨丰行礼说道。

    “不战而溃?”

    杨丰意外了一下。

    “是的,我军前锋还没到武昌,武昌的十万鞑虏自
近所絮语帖吧
溃,据说是从僧格林沁开始,他率领蒙古骑兵和八旗在没有通知其他各军的情况下,突然以奉诏的理由通过浮桥逃往江北,并且一直向北而去。他走后程矞采的绿营彻底崩溃,程矞采带着不足两千人同样渡江逃往安徽,只有湖南巡抚曾国藩和武昌知府胡林翼率领的绿营保持建制,但同样也已经撤往江北,不过他们仍旧在汉阳驻守。”

    陈六说道。

    减慢了脚步的左宗棠,听着后面两个熟悉的名字,不无唏嘘地摇了摇头,然后加快速度出了门。

    “这是道光的后院起火了啊!”

    杨丰立刻猜到了原因。

    他猜的不错,道光的后院的确起火了。

    布哈拉汗国的军队攻入浩罕,杀了原浩罕大汗并扶植起了一个自己的傀儡,原本受浩罕汗礼遇的玉素甫等人不再受礼遇,他们趁着浩罕内乱之际干脆收拢一批溃兵,在里应外合之下攻陷喀什葛尔。

    在这里必须得说明一下。

    咱大清的领事裁判权并不是从英国人开始的,在英国人行使领事裁判权之前浩罕人早就获得了这个很羞耻的待遇,为了避免浩罕人继续搞事情,道光在十年前就在张格尔之乱后双方的议和中,同意浩罕在南疆六城设立类似领事的长老,然后向南疆六城的浩罕商人收税,并且保护他们的利益,其中很重要一项就是类似领事裁判权的自己处罚犯罪者。

    所以不仅仅是喀什葛尔,整个南疆六城全都有大量浩罕人。

    而清军在这一带却极其虚弱。

    原本他们在这一带就没有多少驻军,就一个喀什葛尔办事大臣,另外还有汉城一个守备,在浩罕人的进攻下转眼沦陷,守备弃城而逃,办事大臣全家被杀,居民换个神,紧接着浩罕人摧枯拉朽般在欢迎中攻陷一座座城市,不到一个月时间南疆几乎全部沦陷,玉素甫也堂而皇之地自称苏丹了。

    道光对于失去南疆倒不是怎么太在意,但浩罕人的入侵,却导致了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

    他的后院起火了。

    这其实也是必然的,无论他在这段时间如何努力安抚都是没用,他再安抚也改变不了双方有着本质的不同这个原则性矛盾,而正在编练新军的道光,也很清楚他那刚刚组建的,连燧发枪都没凑齐的新军,是肯定没法上战场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僧格林沁调回来给他灭火。

    僧格林沁虽然没能抵挡住明军的进攻,但他手下一万精锐的旗蒙骑兵始终是战场核心,这支以科尔沁骑兵为主,再加上部分八旗的骑兵已经可以说千锤百炼,虽然都是被锤,但确确实实已经被锤打成精锐了,就是明军这时候对上他们都得小心,而且装备上一水的燧发马枪另外还配上了长矛。如果原本历史上僧王带着这支骑兵去八里桥,真还不好说英法联军能不能撑得住,毕竟一支军队的成长,很大程度上由他们的对手决定,和太平军打出来的跟和一支堪比南北战争后期美军精锐打出来的,那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道光就要让这支精锐,以最快速度为自己扑灭背后愈演愈烈叛乱之火。

    至于明军……

    那关他屁事!

    杨丰得到武昌彻底打通长江,剩下肯定就是直下南京,他就是把僧格林沁撤走,江浙士绅也会为大清拼尽全力,话说这时候江浙对他已经没有实际的用处了,在海州登陆的明军虽然没打下徐州,但却已经占领宿迁掐断运河,而明军占领上游也掐断了长江的航运,江浙的钱粮根本不可能再运到他手中了。

    既不能收钱又不能收粮,那他干嘛还让僧格林沁留在南方保护这些肯定不会背叛他的家伙?

    他们敢让明军打过去吗?

    他们不敢。

    他们就算没人管,也得自己拼尽全力与发匪血战,这一上湖南士绅已经做出了表率,曾国藩至今不离不弃地追随大清,而江浙士绅也不会表现得比他更差的,在这个问题上道光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所以他尽可以把僧格林沁撤走,不但把僧格林沁撤到关中,其实荆州将军和荆州驻防八旗也得到了调往关中的命令,反正四川士绅会努力守住三峡的,再说还有成都将军镇着呢!

    于是就这样僧格林沁在江浙皖鄂士绅们一片幽怨的目光中,带着一万精锐骑兵飘然而去,杨丰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其实都已经快到随州了。

    “这道光不厚道啊!”

    杨丰笑着说。

    道光这就等于是把江浙士绅直接给卖了,然后把南京推向他,以此来争取时间稳固关中,这……

    这的确是不厚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