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八章 巨龙的怒火-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二八章 巨龙的怒火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马六甲。

    “上将,一艘明军侦查舰!”

    正在驶出马六甲河口的特拉法尔加号战列舰上,舰长匆忙走进舰队司令懿律的指挥室说道。

    后者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人选。

    虽然懿律在攻陷镇江后,紧接着就因病离开,不得不返回英国,但他率领着英军取得所有战斗的胜利这一,足够他获得首相罗伯特皮尔的青睐了,尤其是他还曾经把明军逼在虎门不敢出战,而且因为上次战争,他的军衔也晋升为海军上将,最终带着维多利亚殷切希望的懿律上将,再一次率领新的东方远征军来与明军决一死战。

    “侦查舰?”

    懿律起身走到窗前举起望远镜看着远处一艘向西航行的战舰冷笑道。

    这是艘只有一个烟囱的小船。

    明军战列舰都是两个烟囱,而巡洋舰都是一个烟囱,此刻这个烟囱里正不断冒出滚滚浓烟,在不超过五千码外缓缓向西,虽然三根桅杆的帆都降下,但目测仍旧接近十节,这个速度依然是风帆战舰无法追击的。

    “是否命令蒸汽舰追击?”

    舰长问道。

    “算了,一艘小船而已,没必要为它浪费时间,立刻传令全速驶往新加坡!”

    懿律说道。

    当然,主要是他知道追也没用。

    他的舰队中虽然也有八艘蒸汽战舰,甚至包括四艘铁壳的,但却都是明轮炮舰,尽管最大超过千吨,马力却只有三百多,这样的船根本不可能追上明军的螺旋桨巡洋舰。

    速度差距是双方最大的差距。

    单纯火炮差距没那么致命,明军的线膛炮射程的确更远,而且威力也更大,但海上战舰对射并不是说射程远就能好使,把距离拉开两千码明军也一样是浪费弹药,起伏不定的战舰上用大炮射击这样远的目标,那真需要逆天的运气。拉近到一千码內才比较靠谱,可一千码內明军炮弹虽然可以发挥威力,但这个距离上别说他的六十八磅炮了,就是三十二磅长炮也一样能击穿明军战列舰,实际上这些大炮极限射程也能打出四千码。但实战还得四百码,在战舰一个轻微摇晃就能让一切瞄准前功尽弃的时代,拼刺刀式近距离糊脸才是标准战术,虽然明军还有线膛炮精度优势命中率更高,但他却有数量优势来弥补,特拉法尔加号上有一百一十二门三十二磅炮,明军战列舰上只有四十二门炮。

    他们的命中率总不会有己方三倍吧?

    但速度差距无解。

    速度优势让对手可以随意选择攻击位置和攻击目标,速度差距到了两倍就根本是单方面被虐了。

    好在他也从没想过进攻广州。

    他只是来保卫新加坡的。

    英国政府从没想过进攻广州,这些老海盗的后代们,很清楚一支最快速度不超过十节的舰队,根本不可能在海上击败一支最快可以达到接近二十节的舰队,后者有无数办法可以玩死他们,两倍的速度差距无解。他们派遣这支舰队来,只是为了保护新加坡,然后封锁海峡停止从孟加拉向大明出口大米,阻断杨丰从缅甸购买大米,以武力威胁爪哇的荷兰人还有暹罗人停止向杨丰出售大米。另外还可以通过缅甸的商道向清军出售军火,甚至于干脆派遣部分英军借道缅甸到南和四川,去帮助那里的清军训练军队,总之掐住杨丰的脖子增加他和清军作战的难度,逼迫杨丰释放那些俘虏,重新开放台湾海峡的通道。

    然后……

    过十年以后英国的新式战舰大量建造出来再收拾他。

    最新的威灵顿公爵级一级战列舰已经开建。

    这款木制风帆战列舰满载排水量高达恐怖的六千吨,装有一百二十多门炮,同样装有一台一千多马力蒸汽机,这种根据东印度公司当初从大明采购蒸汽机改进的蒸汽机,也驱动一台螺旋桨,虽然因为实在太大,不可能和明军已经接近二十节的最快速度相比,但据推算在同样的顺风而且最大马力下跑到十四节也没问题,而明军的战列舰实际上也只有十八节。

    这差距就没那么夸张了。

    尤其是摆脱了对风的依赖可以灵活调整战术。

    而此时六艘这款战舰正在建造中。

    实际上不仅仅是英国,法国也已经开始建造同样使用风帆与蒸汽混合动力的瓦尔密号和路易十四号,欧洲正在全面进入机帆战列舰时代。

    就连一些老式战列舰也已经开始进行改装加蒸汽动力。

    不用五年明军就不再有优势。

    不用十年皇家海军就能再次凭借实力傲视群雄,至于懿律的这支舰队就为防守而来,复仇者级战列舰本来就是即将报废的,甚至在英国已经有很多此类战舰在削甲板减重,也就是把外壳木板拆下来重新刨去一层,减弱防护提高速度改成大型巡洋舰,也就是类似于明军的战巡。

    带着一丝唏嘘,懿律注视着越来越远的明军巡洋舰,而他脚下这艘巨型战舰缓缓转向东驶往新加坡。

    而在后面一艘艘战舰鱼贯而出。

    包括四十多艘巡航舰和蒸汽动力炮舰在内,超过六十艘战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同样转向东,跟随着他们的旗舰直奔新加坡,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错过的是什么,他们只知道明军舰队已经到达新加坡,并且开始了对这座海峡殖民地首府的进攻。

    新加坡,总督府

    “这就是那头巨龙的怒火吗?”

    海峡殖民地总督博纳姆爵士,或者后来他当香港总督时候的名字文咸爵士,看着远处海面上一艘艘战舰喷射的火焰,一脸苦笑地说道。

    此刻这些炮弹正在康宁堡……

    当然,这时候不叫这个名字,这座现代更通用的称呼,福康宁公园的小山头,正式名称是康宁堡山,这时候新加坡军政核心区,但却是以印度大起义时候印度总督查尔斯坎宁的名字命名,而这时候坎宁还在伦敦当外交部次官呢!不过这座要塞已经提前建成,毕竟杨丰早已经威胁要进攻新加坡,以这座新加坡河北岸只有五十
一个兔子三条色龙小说5200
米高小山为核心,一座新建的堡垒构成这时候的新加坡要塞,棱堡式城墙环绕四周,一座座炮台和数千守军守卫在此,这时候他们正操作着一门门重炮向着海面射击,天空中炮弹的呼啸不停飞过。

    当然,是明军发射的炮弹。

    从两千码外新加坡河口飞来的炮弹,拖着淡淡的烟迹和隐约的火光,不断落在这座小山上,然后化作恐怖的爆炸火焰。

    一百二十磅开花弹威力尽显。

    这种大型铸钢线膛炮射出的巨大炮弹,正在用内部装填的二十斤火药撕碎一切,要塞內一切都在粉碎,军营被炸成碎片,仓库化为废墟,那些尖叫着狂奔而逃的殖民地官员和他们的印度仆人,同样在也爆炸中粉身碎骨,就连被直接命中的城墙上,那些守军和大炮也在飞上天,整个要塞內到处都是火光和滚滚浓烟,弹坑和废墟就像贵妇身上的脓疮,地下室里的老弱妇孺在抱头哀嚎,大英帝国在远东最重要城市正在被从地面抹去……

    被巨龙的怒火抹去。

    “总督下,明军登陆了!”

    一名军官带着脸上的血污冲进来说道。

    “看来他们准备用我们羞辱鞑靼人的方式来羞辱我们了,反击,幸好他们有的我们也有,那么就看我们的士兵更英勇还是他们的士兵更英勇了。”

    博纳姆爵士看着远处正在冲上海滩的一艘艘小艇耸耸肩说道。

    半小时后。

    “前进!”

    英国陆军中校汤林森用他那带着洁白手套的右手,举起军刀向前一指吼道。

    他是参加过镇江之战的。

    只不过他在那次战斗中受了轻伤所以返回新加坡修养,避免了明军战俘营的命运,话说他的那些同伴至今还在广州呢!因为对华作战经验丰富,他被晋升中校并且率领一个团驻守新加坡。

    在他前方排着整齐队形的龙虾兵迈步向前,前方旗手举着军旗,旁边跟随敲击战鼓的鼓手,就像拿破仑战争中一样,排成两列横队的近两千龙虾兵以缓慢而坚定地步伐向前,在他们对面,一支同样颜色军服的队伍也在列队向前,如果不看头,这两支军队其实没有区别,不但军服是相同的红色,就连肩带和腰带也都是相同的白色,只是裤子颜色不同,英军是灰色明军是黑色……

    呃,这个其实在草丛中隔远了也分不清。

    所以分辨明军和英军的方式很简单……

    看他们头就行了。

    英军是军帽,明军是笠盔。

    而此刻头戴着笠盔的一个营明军也在不断向前,双方都没开火,只有各自后面的火炮在不断射击,海军陆战队的九斤榴弹炮和英军的十二磅野战炮间隔一千码对轰,一个是开花弹一个是实心弹,在行进中双方都不时有士兵倒下,但都不足以影响双方的前进,很快两支线列进入两百码的距离,然后几乎同时停止了前进。

    “举枪!”

    随着英军队列中一连串喊声,龙虾兵们纷纷举起他们的步枪。

    米尼弹步枪。

    实际上是根据从杨丰手中购买的步枪改造褐贝斯,因为使用被英国陆军当初不屑一顾抛弃一旁的格林纳软木扩张弹技术,为了避免被认为是仿造明军步枪,所以统称格林纳步枪,实际型号为恩菲尔德1839,而且同样也是击发,原本英国人已经差不多可以全面换装这种步枪了,然而悲剧的是去年皇家兵工厂军械库大火,烧毁了整整二十五万支已经改造完成和准备进行改造的……

    呃,这个悲剧与汤林森中校无关。

    他的这个团全部都是这种最新的软木底扩张弹线膛击发枪。

    汤林森中校自信地看着对面。

    “瞄准!”

    口令声同时响起。

    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明军士兵成片倒下的一幕,然后训练有素的英军士兵以每分钟五发的速度,一刻不停射击,而明军就像当初那些鞑靼人一样瞬间崩溃……

    呃,人呢?

    汤林森中校蓦然发现他对面没人了?

    那些准备开火的龙虾兵们同样面面相觑,明军从他们的视野中突然间消失了,那片海岸边的荒草间隐约可见的只有笠盔的金属反光。

    而几乎就在同时,那片金属的反光处密密麻麻的火光喷射,下一刻排着整齐队形还在举枪寻找目标的龙虾兵,就像遭遇了一场狂风暴雨般在密集的子弹呼啸声中倒下,而且这火光几乎就像永不停止般持续不断喷射,子弹不停地打在那些茫然无措的龙虾兵身上,打得他们血肉飞溅,打得他们就像遭遇大炮霰弹近距离糊脸般成片倒下,就在汤林森中校从愕然中清醒的时候他的部下已经损失近三分之一。

    “冲锋,他们趴在草丛里!”

    他发疯一样吼道,同时催动战马向前。

    一直等待在一旁的一小队骑兵同样发起进攻,他们原本是等待明军溃败时候追击的,但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了,不到两百骑兵汹涌向前,同样残余英军步兵也表现出他们的英勇,端着上刺刀的步枪开始狂奔。

    而他们对面子弹的狂风暴雨一刻不停,密集冲锋的英军步兵同样一刻不停倒下,死尸在荒草间绵延。

    死死盯着那片喷射火焰的高高草丛,汤林森中校拼命催动战马,他身旁的骑兵同样在不断倒下,但他依然在向前冲锋,几乎转眼间他就看到了明军,后者全都单膝跪在沙土中,在四周近一米高的荒草掩护下,以极快速度重复着装弹射击的动作,而他们的子弹不是从枪口装入而是从枪尾,从枪口装子弹也没法这样射击,他没有多想,就在最近一名明军士兵装填子弹的同时挥刀向前……

    蓦然间他胸口遭受重击。

    他愕然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海滩。

    在那里两辆刚刚登陆的小型火炮状武器前端,火焰正在不断喷射,而他两旁那些冲到明军防线的骑兵正在不断跌落,下一刻他面前吼声响起,两把刺刀几乎同时刺进了他的身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