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二章 新大清帝国-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三二章 新大清帝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两个月后,舟山。

    “将军下,大不列颠与爱尔兰联合王国舟山租借地总督约翰斯顿向您投降!”

    庄士敦低头说道。

    就在说话的同时,他将自己的佩剑双手递到了曾韬面前,在他身后一名旗手挑着白旗,而在旗手后面总共不足两百英军官兵整齐列队,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曾韬身后。在这位大明海军提督的身后,一艘艘巨舰停泊定海军港,特拉法尔加号和圣乔治号的巍峨身影此刻如此刺目,尽管都进行了简单维修,但它们和另外十二艘三级舰上激战的痕迹依然清楚可见,而和它们一同驶来的那些大明战舰上同样如此,从这些伤痕可以看出双方战斗的激烈。

    但胜利者是明军。

    根本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舟山英军面对这支舰队只能选择投降。

    “总督下,您的部下不多啊!”

    曾韬接过庄士敦的佩剑,看着他身后不无讥笑地说。

    “将军下,这里原本的确有两千驻军的,但这段时间我们与国内消息断绝,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士兵都选择了逃离舟山,至于他们去了哪里,鄙人也很想知道,如果贵军抓获了他们请务必通知我们,我们愿意以支付赔偿形势引渡他们然后维护军法。”

    庄士敦说道。

    “我会转告总参谋部的。”

    曾韬笑着说。

    当然,明军肯定不会抓到活着的英国人的,这些家伙如今都在清军里面当雇佣兵呢!就连道光那里都有好几个英国教官在训练新军。

    而且据说还训练了整整三万人。

    这种事情心照不宣就行,庄士敦也只是撇清关系,防止以后谈判时候杨丰以此来要挟要更多赔偿,甚至于要求英国政府召回这些人,现在说他们是逃兵就可以了,至于这些人的死活已经不关英国政府的事。实际上英国政府肯定还会派更多人去帮助清军抵御明军,明英不会战争了,英国政府就是真得掏赔款,也只能承认失败并恢复双方关系,但是以后这种间接的交锋只会加大力度而不会停止,道光已经成了英国在东方拖住杨丰的唯一棋子,这个大明皇帝成长得太快已经对英国构成实质威胁,他要是彻底解决了道光然后对印度下手怎么办?

    英国人必须全力扶持道光。

    虽然明军夺取新加坡,但并不能阻止英国通过缅甸为道光输血,更何况就算缅甸这条路断了,英国还可以通过茶马古道,还可以通过中亚……

    呃,这条线有麻烦。

    大英帝国不久前同样在阿富汗遭遇一场耻辱性的惨败,他们俘虏了之前的阿富汗国王,然后扶持起一个傀儡并且驻扎了近两万英军,当然,里面包括大批英印军,但可惜这个傀儡很不受欢迎,导致阿富汗境内叛乱不断,最后驻阿英军不得不撤退,在撤退过程中遭遇阿富汗人的围殴,最终一万六千人全军覆没,其中完全由英国人组成的第四十四步兵团,只有一个上尉一个中士和七个士兵生还。

    包括那个傀儡也死了。

    现在英国政府不得不释放之前被俘的阿富汗国王以恢复和平。

    不过借道应该没问题。

    但英国人还得等道光把喀什葛尔那个苏丹解决了,这位苏丹的背后其实是俄国人,很显然俄国人想趁机把哈萨克搞到手,这时候俄国已经征服了小玉兹和中玉兹,但大玉兹也就是巴尔喀什湖以东仍旧属于清国,很显然如果那位苏丹能杀光天山地区所有清军,俄国就可以趁机和他瓜分天山南北了。

    当然,庄士敦并不知道,道光已经开始解决这个问题了。

    “僧格林沁动作挺快啊!”

    就在受降现场不远处,戚继光号甲板上,杨神皇看着电报说道。

    这是锦衣卫驻长安情报站刚刚发回的电报,然后由锦衣卫总部转发给他这边,电报内容是清军在陕甘的剿匪情况,依靠着僧格林沁带到长安的一万多精锐骑兵,再加上那些英国教官训练的新军,道光摧枯拉朽般解决了陕甘境内的叛匪。

    或者说血洗。

    在南方战场上憋了一肚子怒火的僧格林沁,还有他手下那些蒙古和八旗精锐,完全把这股怒火倾泻到了那些叛军身上,基本上可以说就像当年他们老祖宗入关时候一样,所过之处血流成河。这些家伙尽管在南方被明军暴打,但却真正被捶打成了虎狼之师,后期都有冲过明军火力线战例的他们收拾一群冷兵器,最多有少量火绳枪和老掉牙火炮的叛军,那真得就跟碾压一样。再配合已经开始按照排队枪毙战术训练的八旗,还有那些士绅组织的团练,另外再加上鄂尔多斯等部蒙古骑兵,在轻松血洗了陕西境内叛军后,已经开始扫荡河西及河套一带,可以说道光正在依靠着僧格林沁彻底出一口这些年积攒的恶气……

    虽然他出气的对象不是杨丰。

    但这种时候,能有一个出气筒对他也是很好事,至少还能让惶惶不可终日的人心能够稳定一些。

    这一很重要。

    道光正在用那些叛军的血重塑他的大清帝国。

    “神皇,总参谋部电报,鞑虏弃北京。”

    这时候一名侍从报告。

    “弃北京?”

    杨丰有些意外地说。

    “据报是没吃的了!”

    侍从说道。

    好吧,鬼子六小正太在北京真没有吃的了,实际上他和穆彰阿也从没有真正完全控制过北京,这座城市在道光大撤退后,就已经只剩下苟延残喘了,没有了漕运,北京周围各地纷纷被明军占领,甚至出北京城门就是明军骑兵的活动区,直隶总督纳尔经额就算想给他送吃的也运不进去,而且外城老百姓还经常搞事情,穆彰阿苦苦支撑了快一年后,终于粮食耗尽不得不弃城而逃。

    他们逃往宣化。

    毕竟那里好歹还有个居庸关。

    在北京没法坚持,明军就在通州呢,在北京还守个屁啊!

    不过他们在逃跑前,出于泄愤在城内放了把火,虽然很快明军就进城并且组织外城百姓救火,但皇宫还是被烧了不少,第八军统制特意为此而请罪。

    “烧了就烧了吧!”

    杨丰毫不在意地说道。

  
爱情芥末酱最新章节
  “总参请示,第八军军部是否移驻北京?”

    侍从说道。

    “不用,马上就冬天了,运河断绝单靠陆路运不了多少东西,这个冬天北京一带百姓肯定缺粮,第八军军部继续驻天津,剩下运力向北京运粮救济百姓!”

    杨丰说道。

    随着穆彰阿和鬼子六逃跑,这时候京津算是彻底落入明军手中,而清军除了穆彰阿所部堵居庸关外,还有盛京将军所部关外八旗在山海关,不过原本应该南下的另外部分关外八旗已经加强到辽河一带,很显然他们也怕明军登陆牛庄或者盖州。直隶总督纳尔经额继续守保定,易水以北实际上也被放弃,白洋淀以东同样也被抛弃了,这时候纳尔经额能控制的只有保定向南一线,而山西绿营则固守天津关,龙门天关,紫荆关等一系列长城险隘,河北实际上变成了双方的一个缓冲区。

    不过明军也没兴趣向西进攻。

    第八军主力这时候已经沿着运河南下兵临黄河,南线第十军也攻克了徐州,并且正在北上,接下来这两个军将会师济宁,一举将运河以东切下来,然后慢慢消化掉,至于保定及以南各地还不在吞并的范围。

    而对于杨丰来说,他接下来的战略目标就是南京。

    但不是打。

    他已经不需要以武力解决这个问题了。

    “让他们上来吧!”

    神皇看着码头上一群还着辫子的家伙,然后一脸威严地说道。

    这是舟山本地士绅。

    也包括大清驻舟山的外交人员。

    更直接说,这时候江浙士绅派来和他谈判的代表,双方至今还在安庆和衢州两地玩僵持,不过江浙士绅已经没希望了,尤其是随着福建境内清军彻底肃清,江西湖南两省的土改结束,各处战场上明军一批批不断到达两地,这两个上的明军总兵力已经突破了十万。

    这是十万清一色线膛枪,甚至还有管状弹仓速射步枪的明军。

    他们手中光大炮超过一千门。

    而且最低也是九斤榴弹炮,最重的是四十斤臼炮,这完全就是南北战争水平的,甚至南北战争的美军都不一定抵挡住他们,毕竟南北战争也分前期中期后期,前期也还有大量美军在玩春田1842,甚至初期连春田1816都有,达到明军这种装备水平至少得南北战争后期。

    这样的十万大军,而且还是十万身经百战,斗志昂扬的精锐,哪是江浙皖三省那些拿着滑膛燧发枪和少量贝克来复枪,纯粹就是为了领军饷混饭吃的团练能够抵挡。

    这一那些士绅很清楚。

    “陛下,草民祖上也曾追随过鲁王。”

    一个老乡绅趴在甲板上陪着笑脸说道。

    “那又如何?”

    杨丰笑着说道。

    “难道能改变你们最终投靠鞑虏的事实吗?”

    紧接着他说道。

    “呃?”

    那老乡绅忧郁地闭嘴了。

    “你们都不要抱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的原则很简单,所有有鞑虏官职或者举人以上功名的,放下武器主动投降的,可以保留部分财产,但是必须交出土地,而这个部分得视情况而定。比如高利贷肯定不能再让你们收了,最多按照银行利息收,比如家里奴仆肯定把卖身契还给人家,总之这个得按法律来,战败投降的,土地财产统统交出,除了保留一处房产居住外最多按照普通百姓标准分地自己养活自己,至于那些顽抗到底的统统抄家,该斩的斩,该全家流放南洋的全家流放南洋。

    你们只有这三条路可走。”

    杨丰说道。

    “陛下,圣朝还准丝绸贸易吗?”

    一个士绅战战兢兢地说。

    “国内自由销售,出口完全归国营丝绸公司,倒是茶叶可以自由销售,但是国营同样也有茶叶出口公司,瓷器可以自由销售,这个没有国营的,盐业完全国营,钢铁业完全国营,棉纺业完全私营,这些你们自己去广州的计委咨询就行。”

    杨丰说道。

    丝绸出口是暴利,当然要控制在自己手中,茶叶主要是担心有人跑到殖民地去种植,这时候英国人已经在锡兰种植了,他要是完全垄断肯定有那些奸商跑去找英国人勾搭。瓷器是没必要,中国瓷器技术是一七一二年被传教士殷弘绪窃取,这个家伙同样还窃取了牛痘技术,这时候欧洲同样大量烧制瓷器,当然,以精美而论还是中国瓷器受追捧。但随随便便拿个瓷碗就能让欧洲人尖叫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这时候的中国瓷器更多要靠艺术价值,很显然这个行业垄断是没有出路的,盐业必须垄断,钢铁业之所以垄断是怕炼钢炉外传,毕竟贝塞麦是十年后搞出转炉的。

    这边多保密一天也好啊!

    至于以后肯定也还是要放开的。

    为了避免技术流传,干脆先禁止国内炼钢,反正他目前的钢铁产能足够,不需要借助民间力量。

    棉纺业完全放开。

    这个不适合垄断,相反还要鼓励私营以扩大产能,这个时代还有很多老百姓穿不起衣服的,必须借助自由经济的力量全力扩大棉纺业,以此解决老百姓的穿衣问题。至于棉花的缺口可以用鼓励到边疆开荒的形式来扩大产量,分地只适合于内地,要是到东北,到西北,甚至到殖民地还分地就扯淡了,这些地方需要的是鼓励种植园,以边疆和殖民地种植园来支撑内地以均田为基础的工业化,至于工人问题,一个工农业剪刀差就轻松解决了。

    说到底纯计划经济肯定不行,这条路已经被很多人走过了,但纯自经济也不行,这条路同样也被一次次经济危机证实了。

    既然这样就一半一半吧!

    但即便是这样,他面前也依旧是一片哭声。

    “哭什么哭?你们离了那几亩地就活不下去了吗?都赶下去,传令舰队起航,朕要去南京祭孝陵!”

    杨丰喝道。

    两旁锦衣卫上前,拖着这些痛哭他们时代落幕的士绅们,然后直接拖到码头上,就在同时一艘艘战舰的汽笛鸣响,缓缓驶离定海军港……

    (过年好!)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