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零章 黑船来航-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四零章 黑船来航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明军巡洋舰击沉了原本历史上两年后才南下的康斯坦丁号。

    这艘双桅护卫舰是从鄂霍茨克海边的阿扬港起航。

    它的舰长加弗里洛夫中尉奉俄美公司总经理弗兰格尔男爵的命令,侦查南库页岛及黑龙江口一带的水文资料,原本历史上他执行的也同样是这个任务,只不过这一次又加上了另外一项任务……

    “俄国访问舰队?”

    李诚愕然了一下。

    “是的,据他们所说,沙皇派出一位叫普提雅廷的将军,率领一支由两艘巡洋舰和一艘运输船所组成的舰队,两个月前就早已经从圣彼得堡起航,预计将在半年后到达广州。这艘船是南下与其会合并且充当向导的,他们将到贵国觐见皇帝陛下并递交沙皇的国书,谋求双方建立友好关系,然后这支舰队将继续北上到达倭国并执行同样任务。如果贵国有兴趣的话,他们可以和贵国一同进攻满洲和蒙古的鞑靼人,只要到时候把阿穆尔河以北及萨哈林岛交给他们就可以了,甚至他们还可以在中亚发起进攻,从天山向东与贵国夹击鞑靼人,而灭亡鞑靼人以后他们也只要伊犁河谷以西。”

    韦伯斯特说道。

    在他们旁边是一名奄奄一息的俄国人,这就是加弗里洛夫中尉,他其实是带着友好而来,试图与大明舰队会合一同行动也方便获得补给。

    然而没想到人家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炮弹,可怜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让这些野蛮的家伙把船打沉了,好在他和八名水手逃过一劫,但却被捞起来当了俘虏,而且随行的翻译也死了,好在美国人里面有人懂俄语才得以解释清楚,此刻这位船长正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李诚,同时努力挤出一副诚挚的笑容……

    “押下去!”

    李诚厌恶地挥手说道。

    加弗里洛夫中尉茫然地看着两名走向自己的明军士兵,一脸焦急地用俄语不断向那个翻译喊着。

    “他说他们是友好使者!”

    那翻译用英语转述。

    “告诉他,大明和俄国之间没有友好,他们会去战俘营做苦力,直到他们的皇帝为他们支付罚款。”

    李诚用英语说道。

    可怜加弗里洛夫中尉就这样在尖叫声中被拖走了。

    紧接着李诚转头用汉语对自己的秘书说道“给神皇陛下发报,很显然我们忘了些东西,应该给俄国人一份正式通牒,要求他们归还属于大明的领土,否则大明将对俄国宣战,至于太平洋上的俄国据都将是大明海军的攻击目标,而俄国所有商船也都将禁止被通过大明控制的海域,这份通牒直接发到法国,由咱们的驻法国公使交法国政府转交就行。

    另外特使下,”

    他转向韦伯斯特用英语说道“特使下,您应该提前召集向导了。”

    “非常乐意效劳。”

    韦伯斯特说道。

    紧接着他对比德尔说“准将,我想我们的老铁壳应该去一趟鄂霍茨克海了,去找几艘愿意来为我们的朋友带路的捕鲸船,他们耽误捕鲸的损失将由美国政府支付。”

    比德尔准将笑着敬礼然后走向船舷登上小艇驶往宪法号。

    几分钟后神皇就收到了电报。

    “这个李诚还是很识大体的,这件事咱们的确疏忽了,我们大明要堂堂正正,说要揍谁就得揍谁,同样揍谁之前也要通知他们,就按照他的意思给巴黎发报,让陈信按照电报意思起草一份最后通牒,通过法国政府转交给俄国人。给他们半年时间,半年內撤出原属大明的北方领土,中亚方向可以暂缓,北海以西也可以暂缓,咱们也不是不讲道理,毕竟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是建奴造成的,可以给他们更多时间,但北海以东部分,他们必须在半年撤出所有移民,然后将这些地方移交大明,如果半年內他们没有撤出,那么大明与俄国正式进入战争状态。”

    杨丰说道。

    这就可以了,这样还直接干脆一些,有这样一份最后通牒,那尼古拉一世就绝对不会再搞咸丰了,相反他得大力扶持这个好打手。

    毕竟有咸丰横在中间,他就根本不需要理会杨丰的通碟,这时候无论东北蒙古还是西北,可都依然在大清的控制下,大明和俄国控制区根本没有陆地接壤,而且因为气候关系明军也不可能真正在北方登陆,就算登陆也只能是在黑龙江,而黑龙江也依然是大清控制区,只要这些地方还都在清军控制下,大明对俄国的战争也就没有实际意义了
春满唐楼帖吧


    双方根本挨不着。

    最多明军打一下太平洋沿岸的俄国殖民,虽然能够给俄国造成一损失,但这损失微不足道,尼古拉才不关心死个几千灰色牲口呢!

    话说俄美公司那些殖民者每年的死亡率比战争高多了。

    但如果没了咸丰,那尼古拉一世就得直接面对明军,无论明军从东北和蒙古北上扫荡远东,还是明军出天山直奔鄂木斯克,那都不是尼古拉能够承受的,在没有西伯利亚大铁路的时代里,他根本不可能和明军争夺远东。因为距离关系双方能够在那里投入的力量不是一个级别,相隔五千公里的他,不可能和相隔一千公里的杨丰在那里战斗。哪怕就是在西西伯利亚,明军的兵力投送能力,也都是强于他的,虽然从迪化到鄂木斯克,距离要比从叶卡捷琳堡到鄂木斯克远一些,然而在布尔津坐船顺流而下和他的军队横跨西伯利亚荒原行军,那也完全不是一个难度级别的。

    可以说没有了咸丰这个屏障,他根本无法在秋明以东对抗大明。

    额尔齐斯河航运起在阿勒泰。

    从迪化陆路北上的明军,在布尔津坐上船,可以顺流而下一直冲到秋明去,明军根本不需要和他在远东和进行战争,只要灭了咸丰控制了天山就可以沿额尔齐斯河顺流而下,一下子将目前俄国三分之二的国土直接切下来,让俄国两百多年的扩张一下子化为乌有,一切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杨丰得到新疆,额尔齐斯河就会变成一柄纵贯俄国南北的刀,这柄刀落下俄国就得失去三分之二的国土。

    尼古拉一世没有别的选择。

    而此刻第一艘明军巡洋舰已经到达江户。

    这时候的江户连原本历史上海边的台场都还没修,那座炮台也是被佩里刺激出来的,唯一能反击的只有江户城上的少量大炮,可以说整个江户的海防完全就是奔。明军巡洋舰也不是佩里那艘排水量三千多吨,吃水五八米的密西西比州号明轮蒸汽战舰,这些五六百吨吃水不过三米的小船,能够最大限度接近海岸,甚至趁着涨潮直接进入荒川河口。而这时候的海岸也仅仅到筑地,它们的首尾两座单装四寸炮最大仰角可以轻松将炮弹打到江户城,也就是现代东京皇宫,而以武士和僧侣住宅为主的筑地北部一带更可以说完全在明军火力覆盖之下。

    “轰是不轰呢?”

    吴如孝纠结地看着远处。

    此时这些黑船的到来正在江户引起一片混乱,那些老百姓在惊恐地四散奔逃,那些武士在匆忙调动,在一座座矮小恍如玩具的小木房间,在一座座横跨水道的木桥上,到处都是哭喊着的男女老幼。

    “将军,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都无法靠近到射程。”

    他身旁的参谋长说。

    “那个不重要!”

    吴如孝随意地挥手说道。

    江户城和鹿儿岛不是一个级别的,虽然它最终变成日本皇宫,但却是退化成的,这时候的江户城至少现代东京皇宫三倍,而且只是指城墙和壕沟防御的范围,如果连附属的那些居住商业寺庙区算上,那也是方圆十几里的大城市,理论上别说是四寸炮,就是六寸炮弹轰到这样一座城市都没什么实际效果。

    但如果换上纵火弹的话……

    呃,这座城市平均三年烧一次。

    而且不是起个火那种烧,准确说是二百六十年里被大半烧成焦土了一共九十回,在据说因为寺庙认为一个夭折小女孩所穿衣服不吉利,所以将其焚毁,最终不小心引起的明历大火中,整整烧了三天,烧毁三分之二的城市,烧死了超过十万人。

    “轰,都来了,不轰算什么,命令各舰四寸主炮最大仰角瞄准本丸,先打一个齐射再说!”

    吴如孝很快做出决定。

    随着他的命令发出,这时候已经靠近到港口一千米内的十六艘巡洋舰上,总计三十二门四寸主炮,最大限度昂起炮口,同样炮膛內也迅速装填入最大数目的发射药包,共同瞄准了江户城本丸,也就是现代东京皇宫东北角。而因为醒目的缘故,三十二门大炮全部瞄准本丸西北角,那里是江户城天守的位置,不过这座据称七重的天守在明历大火中也烧毁,而且因为财力有限也没重建,只有一个台基和一些普通建筑,但因为它本身就是俯瞰整个城市,所以仍旧可以算一个制高。

    “开火,就一轮,别打多了,打死德川家庆还麻烦!”

    吴如孝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