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武悼天王,我来了-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五零章 武悼天王,我来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曼哈顿僵尸事件震惊世界。

    当然,不仅仅是曼哈顿,玩嗨了的杨丰才不管哪儿呢!因为他一旦退出人的身体回到能量状态,那么他也就失去了对外界感知的能力,简单说就是他无法指定目标了,而他能够附身实际上是被距离最近的,刚刚死亡并且脱离出来的灵魂能量吸引,这样才能进入到目标的身体,但他本身其实并不能选择……

    话说这样就很随机了。

    在被纽约州国民警卫队用机枪轰杀至渣后,他紧接着出现在泽西城的一处车祸现场,然后着少了三分之一的身子扑向肇事者,瞬间又额外制造了一连串车祸,同时拉开了新泽西僵尸事件的序幕。好在这时候纽约上空已经大军集,毕竟美国各州国民警卫队都是相当强大,如果不是担心误伤,这时候连F16战斗机都改到场了,他一个小僵尸还是翻不出什么花的,紧接着两架纽约州国民警卫队在曼哈顿巡逻的铺路鹰过去溜个弯,就用机枪把他打成了渣渣。然而没等新泽西人民擦一把冷汗,他又在特伦顿一家医院的病床上爬起来了,张着鸡爪一样的双手扑向白衣天使们,虽然作为一个僵尸他也有重口味的爱好,并没有咬那些水灵灵的护士姐姐,但当警卫赶到时候,还是有一名倒霉的阿拉伯裔医生遇害,紧接着也变成僵尸而被爆头。

    可怜新泽西人民的冷汗终于还是没擦掉。

    然后他就像电脑游戏里随机生成的小怪一样,在阿美利坚的土地上一次次不断冒出,一次次撩拨美国人民脆弱的神经,并且在屏幕上嚣张地制造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特写,虽然紧接着科学家证实他这僵尸不会传染,但是……

    但是谁他玛信啊!

    这时代信息多么发达,手机视频多么方便,他的每一次袭击那都是现场直播,那都已经变成全球第一大直播秀了,这几天全球各大视频网站狂欢一样全指着他赚流量呢!数以十亿计的闲人抱着手机电脑电视在盯着,连他咬人的动作都能分析出风格,连他不喜欢咬女人小孩最喜欢咬阿拉伯裔都分析出来了,你们专家还说什么没有传染性……

    咱们骗人也得有节操啊!

    你们不能那么睁着眼说瞎话啊!

    你们当我们瞎呀!

    你们这不但是侮辱我们的人格还是侮辱我们的智商啊!

    总之专家们被无视了!

    美国政府一天八回新闻发布会的辟谣被无视了。

    没人信他们,实际上美国政府自己也不信,毕竟那些僵尸前赴后继的场面还是没有任何造假成分的。

    总之整个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恐慌,末世论沸腾,各种神棍蜂拥而来,宗教首领粉墨登场,新泽西和纽约等爆发僵尸事件的城市均不同程度出现s乱,就连华盛顿都乱成一锅粥,甚至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根本与杨丰无关的江水袭击事件,包括某kb组织都跳出来对此负责,声称是他们向美国投放了僵尸病毒。世界各国全部暂停所有往返美国的航班,没有爆发僵尸事件的州纷纷闭境自守,包括那些爆发僵尸事件的州內未受波及的城市里,居民纷纷自发武装起来组织巡逻队,以大型工程车辆设置路障拒绝任何来自僵尸区的同胞通过自己家园,一些地方甚至为此爆发枪战,尤其是在逃难人群中爆发一次僵尸袭击后,这样的情况正愈演愈烈。

    美国秩序濒临崩溃。

    加拿大政府破天荒地关闭了美加边界,墨西哥人民无不庆幸……

    毕竟他们有墙。

    话说原本是美国巡警严防死守禁止墨西哥人越过这道高墙,但现在却变成墨西哥警察严词拒绝所有试图进入墨西哥的美国人,要知道短短几天时间,僵尸就已经开始在德克萨斯出现了,这就差一步进入墨西哥了,谁知道你们美国到底是不是真造僵尸病毒袭击啊,墨西哥政府当然知道美国政府不可能跟他们说实话,这样的觉悟他们还是有的,这时候谁都不会信任别人。那些墨西哥d枭都罕见地展现出他们的爱国之情,组织自己的私人武装帮助政府,以补充墨西哥军警力量的不足,话说d枭怎么了,d枭也是可以爱国的,不得不说那些聚集在墙另一边的墨西哥军警和这一边怒斥其不顾人道主义的美国人,真得形成一副很好的讽刺漫画。

    话说美国人们也难啊!

    这僵尸出现太凶猛,不知道原因不知道传播途径完全就是随机一样往外冒,而且速度快得惊人,完全是跳跃式的,从纽约开始爆发后一路不停向南跳,最夸张的一次从费城直接跳到了华盛顿。政府束手无策,科学家束手无策,查不到病毒,不知道如何治疗,更别说预防,唯一知道的有效应对措施就是爆头,可那样就算没咬死也打死了,虽然有些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僵尸总是倒下一个才出现一个没有形成尸潮,可架不住出现的速度太快啊。

    面对这种事情美国人民真得都要崩溃了。

    甚至就连恶灵的说法都出现了。

    毕竟这种事情很难用生化危机来解释,科学有力不从心,倒是可以用恶灵入侵来解释,神学解释这种解释不清的事情无疑最好用了,而且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僵尸咬人还会选择口味,话说哪怕恶灵那也是上帝系统里的,肯定首先对不一个系统的下手,一时间就连驱魔人都出现,各种辟邪手段和物品在网上泛滥,搞得美国民间鬼气森森,

    总之短短几天时间,美国人民就现了原型。

    尽管僵尸造成的死亡微乎其微,但却让整个国家惨遭重创,不是经济上的,虽然他们经济的确惨重重创,曼哈顿下城都变鬼城了,那别说美国,世界经济都重创,但对于美国最大的打击却是精神层面上的。

    在圣母和圣母婊们一代代前赴后继的努力下,美国人民已经确信自己建立了一个爱与正义的国度,他们确信自己伟大得就像个伟人一样,他们确信面对危机时候自己也肯定
师父,快救我!(GL)笔趣阁
会像好莱坞电影里一样,他们会敞开胸怀齐心协力所有人手拉手战胜一切敌人,什么外星人入侵,小怪兽骚扰,乃至于生化危机都无法战胜爱与正义傍身的美国人民……

    然而……

    然而几个僵尸就让他们原形毕露了。

    当那些自发武装起来的市民站在自己城市的路口,躲在一辆辆推土机后面,和同样躲在一辆辆汽车后面的逃难者互相瞄准时候,什么爱与正义都没了,当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第一个下令民警卫队封锁边境的时候,甚至就连美国这个名字上都出现了一道无法弥合的裂痕。

    当然,这与杨丰没什么关系。

    玩了十天,在美国造成数千人死亡之后,玩够了的他胜利转进,转进到了……

    “眼看西晋之荆榛,犹矜白刃;身属北邙之狐兔,尚惜黄金!这就是引狼入室的下场啊!”

    他漫步在尸山血海中感慨地说。

    在他脚下是真正的尸山血海,数千老弱妇孺的死尸堆积在燃烧着的废墟中,不多的几个活人就像行尸走肉般在死尸中寻找有用的,但即便有这么多死尸,他们也找不到什么,几乎所有死尸也都衣衫褴褛,甚至根本就连衣服都没有,包括女人也没衣服,而且瘦骨嶙峋就像小胡子集中营里那些犹太人。而那些还能找到完整些衣服的,基本上都是魏晋样式,在这座残破的小城西边是绵延无尽的群山,北边是一条东西向的河流,记忆力超强的杨丰基本上一眼就能确认这里的位置。

    这里是定州。

    他在南宋时空拿v气熏蒙古大军的地方就在南边。

    至于时间也不难确认。

    曹魏时代这里不是战场,三国也打不到这里,那么剩下就只能是东晋或者说五胡时代了,这可真是一个尸山血海的时代啊!

    就在这时候,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的城墙外,一阵战马的嘶鸣声突然传来,杨丰抬起头向外望去,数十名骑兵正在冲进来,这些骑兵中很大一部分甚至还带有白种血统,不但头发是黄色,而且肤色也带着明显的黄白混血。他们从城墙坍塌的缺口汹涌而入,践踏着遍地死尸狂奔,不过那些幸存者依旧如行尸走肉般没有人躲避他们,他们也没兴趣在这些和死人没有区别的家伙身上浪费力气,倒是背着手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杨丰很快被注意到。

    为首将领很随意地摘下弓箭毫不犹豫地照着他就是一箭。

    杨丰没有躲。

    那箭准确插在他胸前,他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箭杆上的字。

    “慕容。”

    他冷笑了一声。

    对面那将领也愣了一下,紧接着再次一箭射来,杨丰依然没动,而是着那利箭走向他们,他现在这具身体不过是个僵尸,就是射成刺猬也无所谓,但这诡异的一幕却惊呆了对面那些骑兵,所有骑兵全部拿出弓箭射他,转眼间他就已经身上插满了一支支箭。但这时候他也到了那将领的面前,后者拔出刀当头劈落,杨丰还是连躲都没躲,就在这刀劈进自己脑袋的同时,从自己胸前拔出那支刻着这家伙名字的箭,抬手从他颌下向上捅了进去。

    杀人都已经无法用数字计算的杨丰就算没有神力,光凭经验也是碾压一切猛将,这箭准确无误地刺进他大脑。

    这将领死不瞑目地向一旁栽倒。

    但也就在同时,杨丰的身体却最先倒下了,紧接着马背上的将领重新坐直,后面两名骑兵刚刚上前,他随手摘下马矟,矟刃闪电般各一下,两名骑兵的脖子上鲜血射出。

    后面那些骑兵一阵混乱。

    他们根本不可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将军颌下还插着箭呢,怎么就突然杀起自己的同伴了,他们茫然地看着已经换了新身体的杨丰转过头,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举起了手中马矟,无数次玩这东西的杨神皇催动战马的同时,手中马矟化作一抹寒光紧接着带起血光飞溅。直到他接连挑死六名骑兵,后面的骑兵才反应过来开始抵挡,但他们依然没敢真正和杨丰战斗,而是一边抵挡一边用鲜卑语惶恐地喊着,试图唤醒他们将军,可惜他们将军早已经不是他们将军了。

    杀到还剩不足一半时候,那些骑兵终于开始了逃跑,杨丰悠闲地拿起弓从自己颌下拔出那支箭,抬手一箭正中一名骑兵后心。

    他就这样一边射杀着骑兵一边追赶着出了城。

    直到这时候那些残余的骑兵也依然不敢射他,只能拼命在前面跑,同时不断向后喊,希望他们失心疯的将军能醒来,就这样前面跑后面追,他们一直向南很快到达应该是现代的沙河,最后一名骑兵被射死在了河水中。杨丰收起弓,颇有些愕然地看着南边,南边的地平线上一大片黄色的团正在翻滚,但这不是雾,经历了无数战场的杨丰一眼就看出这是什么了,他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下马,就在他双脚落地的瞬间,地面的颤动立刻就感受到了。

    “大战,骑兵的大战!”

    他带着一丝亢奋惊喜地自言自语。

    紧接着他抬起头,看着面前初春的暖阳下缓缓流淌的河水,他的脑子里忽然一动,一把拽过那匹战马,翻身上马猛抽一鞭子,就在那战马嘶鸣一声狂奔向前的同时,他也重新摘下了那柄马矟,在马背上挥舞了一下很满意地了头,很显然对这具身体比较满意,之前那具太弱,这具就完全满足猛将的标准了。

    他已经明白自己赶上什么好事了。

    沙河古称泒水,而出定州或者说安喜过泒水向南这时候是魏昌,但魏昌县在稍微偏东一些,这片明显千军万马交战的地方是县城西边的廉台,慕容鲜卑,泒水,廉台这一切都指向了一场大战……

    “武悼天王,我来了!”

    杨丰亢奋地吼叫着狂奔向前方的战场。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