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九章 杨嘟嘟-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五九章 杨嘟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冉公真乃妙人也!”

    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的驸马立刻就把杨丰视为知己了。

    “令则昨夜感觉如何?”

    杨丰笑咪咪地说。

    就在同时他的侍女端上食案,分别摆在他和荀羡面前,虽然只是五谷杂粮粥和几个豆油炒菜另外加一盘油条,但仍旧让荀羡眼放亮光。

    “冉公厚谊,弟毕生难忘,实不相瞒,弟来此之前视北人如胡虏,然公之风采却令弟汗颜,胡尘之中能有如公者,江左诸公再不能独擅风流,公之诗赋,公之法,公之学识,亦如公之豪雄令人折服!”

    驸马名士不无激动地说。

    “令则过誉了!”

    杨丰笑着摆了摆手说。

    “闵不过是胡尘下一匹夫而已,带着一干草民挣扎求活,晋室弃中原使遗民无主,逆胡猖獗视我晋人如奴隶牲畜,闵不甘心束手就戮,故率众起兵以求生,之前僭号者,不过是以晋室隔绝欲投无路,假号以聚人心,守宝器以待圣主,如今令则至此归国之路已通,此物亦可归朝了。”

    杨丰说着把一个盒子拿出,然后双手举着说道。

    荀羡整理衣冠走出。

    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话说这位北中郎将还是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杨丰如此轻易就履行了诺言,要知道他的十万石粮食还在枋头,接下来还得陆续运到,这些粮食甚至得花很长时间才能运完,他以为不全部交付杨丰就不会交出玉玺,没想到这家伙甚至还没等第一批粮食送来,就直接把玉玺交出来了,这绝对堪称豪迈了。

    他一脸庄严地上前接过玉玺。

    “冉公不怕弟扣下粮食?”

    他笑着说。

    “岂有失信之荀令则!”

    杨丰哑然失笑地说道。

    他当然不怕了。

    他就不信荀羡的意志力能比得上戒毒所的高墙,昨晚他给这位驸马的好东西才是双方互信的基础,对于一条已经上钩的鱼完全可以展现一下自己的真诚。

    “好,冉公如此信任,弟又何敢失信!”

    荀羡不无感动地说。

    就这样玉玺正式交给了东晋,而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杨丰组织的运粮队在他亲自率领骑兵护卫下,从一百多里外的枋头,将整整十万石军粮运邺城,这些粮食其实并不多,至少摊到邺城的二十五万军民头上每人也就几十斤,理论上现代人一个月就能吃完,但却已经足够杨丰支撑到秋季收获了。毕竟这年头其实老百姓有口米汤就很满足,而且在燕军撤退后,无论河里捕鱼山野狩猎,哪怕野菜之类也能够补充食用。另外为了表现自己对杨丰的友谊,当然,主要是为了某东西,荀羡甚至把自己携带的多余军粮全部赠送给了杨丰,然后他率领那一万晋军护送玉玺紧急南下送往建康,就在同时戴施也弃枋头将这座码头堡垒移交杨丰自己防御,而戴施所部逆流而上移驻石门,也就是荥阳,那里是汴河通黄河的水口,实际上就相当于隋唐运河接黄河的运口。

    隋炀帝开运河之前,这段河道已经存在了近千年,从战国时候就挖了沟通黄河与淮河的鸿沟,此后汉三国晋都维护着这条通道,只不过经历五胡和南北朝几百年战乱淤塞而已,隋炀帝只是重新疏浚了这条通道。

    除了戴施进据石门,另一名晋将刘进据荥阳。

    “仁祖此番可惜了!”

    铜雀台的送别宴上荀羡感慨道。

    他说的是谢尚。

    镇西将军谢尚兵败许昌。

    这位谢家的首领作为殷浩北伐的西路军进攻原本后赵系统军阀张遇,后者向前秦投降,前秦主苻健派出他弟弟苻雄,也就是苻坚的爹率领两万秦军出函谷关,双方交战于颖水,谢尚兵败,苻雄迁陈颖许洛等地五万户于关中。经此之战后河南彻底变成无人区,淮河以北直至黄河泗水的广袤中原,除了少数几个以河道为依托的军事据之外,这片可以说华夏文明的核心之地完全变荒莽。直到北魏拓跋宏迁都洛阳才重新繁荣起来,但却又让无人区向南推移到了淮河沿线,从晋末直至隋朝的重新一统,华夏之地上五百里无人区的斥候之地就像癌瘤般,在长江与黄河之间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漂移。

    “用一个胡虏焉能不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非当年纵容这些胡虏何至于神州陆沉百年丘墟!”

    杨丰说道。

    他说的是姚襄。

    谢尚是和姚襄联军攻许昌,两人据说私交很好,主要是姚襄长得比较
穿越红楼之我是贾宝玉吧
帅,名士们就喜欢帅哥,要是伪娘他们就更爱了,要是再弯一些就更完美,不过杨丰把这次失败归于姚襄就纯属无理取闹了,姚襄这一次还是很尽力的,他的羌人流民集团急需一块土地落脚,与谢尚合作的目标就是夺取一块根据地。

    但可惜他们还是失败了。

    以玄学和法出名的谢尚明显没有他从弟谢安的才能。

    “兄何不南下?”

    荀羡试探着问道。

    他们俩已经兄弟论交了,荀羡比杨丰要小得多。

    “那鲜卑人怎么办?慕容俊以十万大军压在为兄头,为兄这一万步骑能做的只是为朝廷守住邺城,只要邺城不失,鲜卑就无力染指河南,至于河南战事还是交给衮衮诸公吧!”

    杨丰说道。

    荀羡就没什么可说了。

    他实际上就是看杨丰对河南有没有野心的,虽然杨丰归顺朝廷,但荀羡很清楚这家伙以后就是个军阀,朝廷是不会对河北有兴趣的,能够在名义上收邺城就很满意了,剩下无非就是给杨丰个官爵,让他卡在邺城阻挡住慕容鲜卑,然后朝廷专心经略河南,在连河南都不能控制的情况下惦记河北完全是扯淡,杨丰能归顺已经是意外之喜,如果杨丰对河南产生野心那反而麻烦,他对河南没兴趣那就最好了。

    “冉兄,此物”

    他看着面前的神仙醉欲言又止。

    “你我兄弟,好东西自然分享,不过此物制取不易,兄这里也不多,好在此去徐州水路畅通,弟先带一些去,以后每月送一次!”

    杨丰说道。

    剩下就没必要说了。

    大家都是名士,当然不能和商人一样讨价还价,把这东西卖给荀羡那是对他人格的侮辱,既然大家是兄弟当然要分享,只是以后邺城需要粮食的时候荀羡也别忘了分享就行,要是荀羡不肯分享粮食,那就伤感情,伤感情后杨丰自然也就不分享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情心照不宣互相默契就行。

    就这样荀羡带着一小盒神仙醉快快乐乐地返航了,许昌之战失败后谢尚退淮南,姚襄退至历阳,也就是和县一带,苻雄留下部将杨群镇守许昌然后帅秦军返关中,他还得去陇右收拾仇池的氐王杨初,苻坚的这个爹在苻家的地位类似于慕容恪在慕容家的地位,基本上就是专门负责东征西讨的。而慕容俊则撤蓟城,他留下了慕容强镇守常山,慕容垂镇守绎幕,傅颜和慕容德率军攻王午,不过王午关上门固守鲁口,傅颜二人也拿他没办法,由此可见这年头攻城是一件多么令人忧伤的事情,因为杨丰归顺东晋,所以鲁西几个小军阀很干脆地向荀羡投降,邺城周围几个则继续做杨丰下属

    反正杨丰也不找他们要粮食。

    实际上杨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主要做两件事,一是全力抓农业生产抢种庄稼顺便维修还是西门豹遗留的漳河渠道,另外指导老百姓搞堆肥,就连狩猎队和捕鱼队都搞出来了。

    这个时代可是野兽的乐园。

    话说邺城周围都经常可以看见老虎之类的,正好把它们清理干净也好给老百姓补充营养。

    另外就是修路。

    他必须修一条从枋头到邺城的道路以便于运输,而附带着还得大量建造新式的四轮马车,至于马匹他并不很缺,整个邺城目前有五千匹马,扣除三千骑兵的战马,他还有两千匹马可以用来拉车,不过耕牛比较少,所有这些马匹都被扔到地里拉犁,不过总得来说邺城正在恢复繁荣。

    到七月的时候,荀羡再一次到达邺城,不过还带着建康来的特使。

    杨丰的儿子没来。

    按照惯例,冉智作为质子被东晋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闲官,然后继续留在建康伴驾,而杨丰则被封为广平郡公,冀,幽,平三州刺史,使持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加东夷校尉,总之很符合此时他的身份。反正就是黄河以北全交给他,东晋在黄河以北本来也没有任何军队任何地盘,整个河北的冀州幽州再加东北的平州全都交给他统辖。他自己管自己,东晋也不会给他钱粮也不会给他派援军,他爱把谁打出脑浆子就随便,反之别人把他打出脑浆子也随便,不过从名义上他还是东晋的地方官员。

    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军阀而已。

    就这么简单。

    司马家得到面子得到玉玺,他由自己封的大魏天王,变东晋的都督河北诸军事。

    以后他就是杨嘟嘟

    呃,冉都督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