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二章 北伐-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六二章 北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杨丰驱赶二十多万流民,用了一个半月时间走到枋头时候,司马昱给他的奖励也到了

    补充一下。

    司马昱并不是东晋皇帝。

    这时候的皇帝其实是司马聃,现年十岁,他是司马睿的曾孙,而司马昱则是司马睿的小儿子,也就是他的叔祖,小皇帝年幼,作为司马家目前的长老自然总揽朝政,虽然这个长老也不过三十多岁。但司马昱这个人其实没什么野心,而且喜欢钻研玄学,要不然怎么就喜欢名士呢!喜欢玄学的他,在桓温咄咄逼人的威胁下只能勉强招架,小心翼翼生怕给桓温发飙的借口,不过他最终也没逃出桓温魔爪,原本历史上被桓温硬架上了皇帝宝座充当傀儡,然后见了桓温就哭,哭得桓温都挺尴尬。

    总得来说是个不思进取的窝囊废。

    然而就是这个窝囊废的时代,东晋的疆域扩张到了极限,如果算上归顺的段龛的话,甚至一度推进到了黄河沿线。

    不得不说这也挺让人无语。

    他给杨丰的奖励也没什么有价值东西,连爵都没加,杨丰是郡公,再晋就是国公了,而杨丰的地盘是邺城,那就只能晋魏公了,很显然这个爵位还是让司马昱有不好的联想,所以他只给杨丰的另一个儿子加了县男,但杨丰的广平郡公不变,这时候东晋外姓大臣最高也就是郡公,包括桓温也是。

    特殊的只有段龛。

    这个段家鲜卑仅存的首领是齐公。

    但他自己称齐王,占据以青州广固城为核心的淄青等地。

    而司马昱剩下的奖励无非就是把原本属于姚襄的平北将军,并州刺史头衔也给了杨丰。

    于是杨嘟嘟的那个嘟嘟里面又加上了并州。

    他原本是冀幽平三州加东夷校尉,辖区是整个太行山以东的河北然后再加上辽西和辽东,后面是平州刺史辖区,理论上的平州州治襄平也就是辽阳,至于幽州就不用说了,所以除了个冀州还有实际意义,剩下全都是虚的,再加一个并州也就是山西一样还是虚的。

    并州这时候在杨丰的死对头慕容俊手里。

    原本后赵系军阀张平在邺城之战后,派使者向慕容俊投降,其他山西那些大大小小军阀也都投降前燕,所以此时的前秦与前燕基本上以高壁岭为界,也就是霍州和灵石之间,大名鼎鼎的雀鼠谷阴地关分隔秦燕,而上党也就是长治及周围各郡都归前燕,函谷关以东黄河以南全归东晋,杨丰是东晋疆域在河北的唯一一个突出部,至于前秦和东晋的分界线是秦岭,但汉中这个战略要地也归东晋。

    或者说归桓温。

    但汉中以西的陇右归前秦,而陇右这个前秦向南的突出部,又隔绝了东晋和凉州张家的联系。

    张家至今理论上仍是晋臣。

    不过不是东晋之臣。

    虽然在这一年张祚废掉了张曜灵夺位,但仍旧是以晋凉州牧,凉公的身份行使权力,使用晋愍帝的建兴年号,也就是说他们张家并不臣服于建康而是继续臣服于早没了的西晋,他们都已经排到建兴四十多年了。

    而剩下还有就是代王拓跋什翼健。

    拓跋珪的这个爷爷控制宣大到包头,建都中之盛乐。

    即呼和浩特南边的和林格尔。

    这就是此时的中国。

    而最终除了东晋以外这些无论汉胡统统被苻坚扫荡了,甚至苻坚还南下夺取了四川,眼看就要重新玩一把王浚楼船下益州了,然而却在即将成就霸业的一刻被刘牢之带着北府兵在淝水一战给粉碎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无常啊!

    紧接着前秦帝国分崩离析。

    慕容垂建后燕,姚苌建后秦,拓跋珪重建代国,勃勃他爹刘卫辰割据陕北,原本按照苻坚命令西征西域的氐族大将吕光率军返,因为已经不到关中,干脆带着他的军队在河西走廊建立后凉,而苻坚的亲亲小凤凰儿,五胡第一美男子慕容冲则建立西燕。

    战场上面对自己的爱情,苻坚心碎地咆哮着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然后慕容冲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记重击

    奴厌奴苦,欲取汝为代尔!

    就这样他们完整演绎了一场腐女们最爱的爱恨纠缠,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的屁真得很苦。

    而随着前秦的解体,北方再次陷入一片混战,更多的势力崛起,光陇右那么屁大地方就出了好几个国家。

    比如李世民他老祖宗李暠。

    他是吕光的后凉崩溃后割据酒泉的,后来传到第二代李歆时候被沮渠蒙逊所灭,李世民说他祖宗就是李歆,但李家在西凉灭亡后由李宝带领逃往伊吾并且在后来投降北魏,李宝一系是北魏最级的世家之一,后代身份显赫,甚至还有李冲,李延实这样的外戚重臣。但李歆一系此后没了更多记载,这一支几乎可以说销声匿迹了,直到北魏末年李虎的出现,才开始补齐李家中间缺失的,而李虎起家是六镇中的武川镇,他是跟着贺拔岳混的,出身并不算高,他之所以成为府兵八柱国是因为他是贺拔岳系军事集团的首领,与他的出身无关。

    这就是后来李世民身份争议的原因。

    而同时期陇右不仅仅有李家的西凉,还有最先是汉人段家,后来被匈奴人沮渠家篡夺的北凉,后来还有在他爹灭亡后复国的勃勃,还有秃发乌孤的南凉,再加上吐谷浑,再加上势力延伸到陇右的后秦,乞伏鲜卑的西秦,总之各方势力一片混战,直到最后被拓跋家一一扫荡干净,北魏一统北方进入漫长的的南北朝对峙时期。

    这就是五胡十六国。

    但不仅仅是十六国,实际上这是一个没有秩序的时代,大小军阀林立的时代,没有国家概念的时代,一个郡,一个县,甚至一个坞堡都是一个军阀,没有法律,没有秩序,没有忠诚。

    这就是乱世。

    包括杨丰目前也是一个军阀。

    他对司马昱给他的加官晋爵只是一笑而已,而他这一次带的二十多万流民被安置在汲郡和河内,也就是新乡和焦作一带,
幻国之刃小说5200
然后重新调整部署将驻枋头的步兵旅移驻野王城,并且从这些流民中挑选青壮增加了一个轻骑兵旅和两个步兵旅,这样他一个重骑兵旅两个轻骑兵旅的设计完成,至于两个步兵旅全部驻邺城。

    依靠着更加完善的防御体系,他继续自己的领地建设。

    农田水利设施,道路建设,扩大钢铁业规模,甚至开始在各处属城开始兴建学校,而且还在邺城附近烧砖瓦,烧水泥,他准备把邺城包砖,而且这个时代的土坯木草房也让他忍无可忍,好歹也得把邺城先包了砖再说。另外他还重新修好了曹操的白沟利漕渠水道,使得黄河水路与漳河连接直达邺城,这也是原本历史上隋炀帝的永济渠基础,所以隋炀帝的运河北段,其实也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搞出来的,并不是说真就是他开创性。

    他的大运河南段是以汉朝为基础的。

    而他的大运河北段是曹操的白沟运河体系为基础的。

    他只是把这两个原有的,但被数百年南北战乱毁掉的运河体系修复而已。

    然后到第二年,也就是西历三五四年春天的时候,二十多万流民已经全部安顿下来并且在他派出的工作队指导下展开农业生产,包括一条从枋头直通野王城的公路也开始了建设。

    就在这时候,桓温的大军从江陵启程北上,开始了他出武关北伐关中的远征。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他会失败的,因为他无法为北伐的晋军提供粮食,他的计划是在关中筹集,但可惜前秦坚壁清野了,由此可见桓温部下晋军的战斗力的确很强,四万人孤军远征还能逼得敌人坚壁清野

    至于杨丰

    他也要面对一场战争了。

    慕容俊终于攻下了鲁口,吕护率领残部逃到了邺城。

    但他被杨丰抓起来送东晋了。

    对吕护这样的人,杨丰是肯定不能用的,这家伙军事才能有,但性格反复无常,投降的次数太多,所以还是送给司马昱吧,反正他自己称王过这就是罪行!至于他带来的部下肯定笑纳了,能依靠鲁口孤城,卡了慕容俊三年,这也都是精锐了,原本历史上慕容恪攻野王城,都没敢强攻而是围困,可见这些家伙的战斗力。

    当然,这都是小事而已。

    他真正需要面对的大事是慕容俊肯定要发起的进攻。

    而杨丰的应对措施是

    主动进攻。

    “北伐!”

    杨丰站在端门上吼叫着。

    “逆胡乱中原,五十年间荼毒华夏,使繁华为丘墟,腐尸白骨满沟壑,生民百不遗一,此仇不共戴天,幸得昊天上帝垂怜,我等孓遗之民奋起屠灭羯奴,还赵魏之地以清明。然鲜卑逆胡慕容俊,不思悔过自新,俯首请罪以待天罚,反欲惩其豺狼之志,窃据幽燕妄窥中原。

    此诚罪不容诛。

    今闵上仰昊天上帝之威灵,下得赵魏百万军民之拥戴,将亲帅三军,北伐幽州”

    他在那里亢奋地吼叫着。

    “北伐!”

    “北伐!”

    无数吼声响起。

    就连跑来代表东晋朝廷的荀羡都跟着喊出北伐的口号,而在他和杨丰面前的广场上,是整齐列阵的北伐大军,中间步兵两侧骑兵。

    骑兵就不用说了。

    而重步兵也是清一色明光铠。

    或者说冷锻板甲,样式基本上复制唐明光铠,当然,是杨丰版的唐明光铠,简单说就是板甲和鱼鳞甲的混合体,上半身,两个前臂,小腿和双肩全是板甲,护裆,披膊和俩腿都是大叶的鱼鳞甲,脖子上还有盆颈也就是类似现代防弹衣护脖子的,头是哥特式板甲的那种后面长的大帽子,甚至就连铁面罩都有,不过是活动的,不需要时候可以掀起来,至于武器主要是陌刀和步矟,后者是超长长矛,甚至比马矟还长,长达六米。

    实际上这不算长,明朝步兵最长的长矛是十米,需要三个人使用。

    长矛兵就是重步兵。

    他们甚至还有额外的盾牌,只不过放在马车上,一旦交战遇上骑兵这就相当于拒马。

    而他们后面还有部分刀牌手,主要负责保护长矛手,毕竟长矛手的步矟无法近战,而再后面就是弩手,穿半身甲头戴大帽子的神臂弓手负责射击,还有一部分弓箭手弥补射速的不足,前面重步兵阻挡住敌人,后面弓弩手不停地射箭,按照杨丰训练标准就和八旗重步兵一样专门射。一旦敌人无法突破长矛阵,同时也承受不了弓弩手的持续射击而动摇甚至溃退,那么就该压轴的反击力量登场了

    陌刀手。

    全身重甲手持陌刀的彪形大汉们会让敌人尝到绞肉机的滋味。

    这就是杨丰的步兵旅。

    每一个步兵旅五千人,包括了四个步兵营和一个后勤营。

    而每一个步兵营就是一个兵种组合,可以单独执行作战任务,但原则上一个旅才是一个作战单元,而当需要进行大规模战役的时候,将根据情况不同使用几个旅组成方面军,里面必须包括至少一个骑兵旅,步兵旅的数目不限。而骑兵旅同时也是叠加起来的,杨丰的重骑兵旅和轻骑兵旅只是编制上,但在这样一个时代除非那种倾国之力的决战,否则根本不需要动用数千具装骑兵,所以当进行作战时候基本都是以混成旅方式,也就是从轻重骑兵旅分别抽调几个营组合起来。

    真正的战场上,五百具装骑兵就已经足够形成突破了。

    几千具装骑兵有夸张了。

    而此时他的北伐军骑兵也是如此。

    实际一共两个具装骑兵营和八个轻骑兵营,总计五千骑兵,而步兵旅是两个,也就是说他的北伐军一共是三个旅一万五千人,另外还有一个临时征召的预备役旅负责后勤运输,所有加起来是两万。

    呃,这不是进攻常山的。

    杨丰北伐的目标不是慕容俊,而是慕容垂。

    “登船,目标绎幕!”

    他亢奋地吼叫着。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