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六章 没过河就拆桥-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七六章 没过河就拆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很显然大宋的文官们比他预计的要更加敏感。

    六甲神兵的确厉害。

    可是在最初的震撼过去后,那些文官们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甚至干脆就是恐惧,很显然他们已经明白过来,这样一支力量带来的并不仅仅是胜利的希望,它还带来了破坏规则的力量。

    这就很可怕了。

    它能在须臾间击败金军,这的确令人惊喜,可这也就代表着它同样可以在须臾间击败宋军,它可以在几乎眨眼间杀死两千金军,那么它也可以在眨眼间杀光这城内的所有官员,之前的平衡就这样打破,文官们一百多年努力建立起来的规则和秩序上空,突然间多了一柄巨锤,一柄随时可以把它敲碎的巨锤,而且这个巨锤还不受他们控制。

    这甚至比金兵还可怕。

    大宋的文官们从来不把金兵当做头号敌人,事实上他们从来不把任何外敌看做敌人,他们的头号敌人从来都是那些能破坏他们规则的人。

    以前是武将。

    所以种师道救了他们,他们反而立刻把种师道软禁,把他那些千里勤王的忠义将士遣散,逼着他弟弟种师中去做自杀性进攻直至战死,然后把这个为大宋征战一辈子的七十多岁老人活活气死,而他们这样恩将仇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挽救了大宋的种师道和他的军队有可能威胁他们一百多年建立起来的秩序,有可能威胁文官治国的规则。

    这才是他们害怕的。

    至于金兵……

    金兵能怎么样?

    金兵无非要钱,割地赔款都无所谓,大宋不缺地也不缺钱!

    假使国家尽失黄河以南,亦不失做一龟兹国,同样假使把黄河以北全送给金国,大宋的衮衮诸公依旧可以在江南继续他们那优雅的生活,再绘一副清明上河图。

    但是,如果武将得势就不一样了。

    对于文官来说噩梦就降临了,他们必须在骄兵悍将的阴影下挣扎,说不定有一天还会出现刘玢一样的疯子,让他们欲做官先自宫……

    真是噩梦啊!

    虽然他们其实也委委屈屈地宫了。

    而现在又出了六甲神兵。

    话说以前他们供着杨老仙,其实就是用这个江湖骗子稳定民心,但真要说他们相信什么六甲神兵就扯淡了,弄个假神仙糊弄老百姓,糊弄士兵,这是从古代就常见的套路,战国时候燕军围即墨,田单不就是这么干吗?

    他们又不是真傻!

    但杨丰真搞出六甲神兵就不一样了!

    没有六甲神兵的郭神仙那是官员们的朋友,有了六甲神兵的郭神仙那就是官员的敌人了,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

    如果说和武将的斗争并不让他们害怕,毕竟都是老对手,哪怕斗争中也已经有了规则有了秩序,但六甲神兵的出现就完全让他们恐慌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无法把握未来的走向了,这是一个全新的对手,他们根本无法适应的对手,以前对付武将的招数都没用了,所以当六甲神兵展现出威力以后,衮衮诸公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把这支特殊的力量控制在自己手中,以御史中丞秦桧……

    呃,就是秦桧。

    他是御史中丞负责弹劾官员。

    以他为首的御史们上奏,以六甲正兵和六甲神兵有克敌之功,不应再继续以义军身份存在,而是应该收归禁军,在禁军中单独设立编制,尤其是六甲神兵,更是应该直接归殿前司所属成为皇帝的亲兵,总之不能再由国师统帅。另外国师应该交出火药和子弹的制造之法,由工部负责此物的制造,这样也好增加产量并减轻国师的负担,堂堂大宋国师岂能和工匠一样。还有就是六甲正兵搞普查明显越权,这是户部该干的而不是军队,还有就是六甲正兵军纪混乱颇为扰民,需要兵部派员去整肃,毕竟这也是朝廷的军队,必须得按照朝廷的规矩,总之……

    总之也算大举发难了!

    “国师,其实把这子弹制法交给工部也是为国师着想。”

    孙傅小心翼翼地说。

    “哼!”

    杨丰端着茶杯冷哼一声。

    “国师身份尊崇,哪能如工匠般做这些琐事,再说国师正忙于赈济,把这些小事交给工匠,国师可以专心管理那些难民了,官家已经下旨,户部对国师所需务必尽心供应,话说使难民饥寒也是朝廷失职。”

    孙傅继续说道。

    这就是哄着杨老仙了。

    现在把粮食敞开了供应,但交出子弹制造方法,工部自己能造出子弹了,那
魔牛镇天sodu
谁还搭理这种过气网红,应该说大宋官员比大清官员强多了,他们已经很快就明白,国师的五雷铳不是玄幻产物而是科技产物,说到底大宋也是一个官员能够兼职科学家的时代。五雷铳本身的确难度很高,但五雷铳使用的子弹看起来简单得多,无非就是铜壳里装火药然后爆炸出去,那火药毫无难度,工部本来就能造,虽然国师说工部的火药不行,但这并不是重要,重要的是工部自己能造,铜壳看上去也很高端,但工匠也不是造不出,剩下一个铅头不值一提,总之……

    “不行!”

    杨丰端着茶杯淡淡的说道“这过河拆桥可不好,更何况你们这河还没过去呢!”

    “国师说笑了,国师乃我大宋之柱石,我等方以国师为依靠,谈何过河拆桥?只是朝廷有朝廷的制度,六甲正兵既然朝廷所养之军,那自然也要归朝廷管,国师神仙中人,坐而论道为民所仰才是正理,像管理这些军汉制造那些军械之类琐事还应由朝廷代劳。”

    一起来的吏部尚书,翰林学士莫俦说道。

    “你们是朝廷的军汉吗?”

    杨丰问身后的士兵。

    “回师尊,我们是师尊的弟子不是朝廷的军汉!”

    那士兵一挺胸说道。

    他们已经被杨丰彻底洗,当然会这样回答,再说朝廷的军汉很有吸引力吗?当个贼配军有什么好?作为大多数都是汴梁本地人还有周围乡民出身的六甲神兵,甚至六甲正兵们都很清楚做朝廷的军汉是个什么下场。

    杨丰笑咪咪地看着莫俦。

    “国师,既然不是朝廷的兵马,那朝廷可就不能发饷发粮了。”

    莫俦同样笑咪咪地看着他说。

    这就是他们对付杨丰的办法,如果要钱要粮,那就得成为禁军,然后他们会派人来接管,分化瓦解威逼利诱总之这个他们有的是办法,直到把这支军队变成他们控制的,如果不变成禁军,那么就不是朝廷的兵,朝廷自然不会发钱粮,七千六甲正兵三百六甲神兵就得自谋生路,他们每一个人后面都是父母妻儿,跟着杨丰不能养家糊口自然就散伙。

    至于金兵……

    呃,金兵还在城外呢!

    但大宋的官员有时候真不能用正常人的头脑来理解。

    就像上一次金军包围汴梁,种师道和李纲挑选精锐准备夜袭,结果户部尚书李棁偷偷告诉金国奸细,虽然他的目的是为了逼种师道和李纲同意求和,可难道他就没想过若后者打赢了更容易和谈?

    有这样的先例,此刻衮衮诸公们没过河就拆桥也就无需惊讶了。

    再说金兵不难对付。

    他们无非就是要钱而已,大不了割地赔款,更何况他们把杨丰这个假神仙扶起来原本就是糊弄老百姓,如今这一已经成功,城内军民士气高涨,而假神仙变真神仙本来就是意外事件,就算没有六甲神兵,他们也自信能守住汴梁,至少能守到夏天,那时候炎热的天气会逼退金兵,来自北方冰天雪地的金兵受不了河南的炎热,包括上一次他们也是冬天南下,这一衮衮诸公们心里有数。

    “这样啊!”

    杨丰一脸犹豫地沉吟着。

    莫俦保持着自信的笑容。

    突然间杨丰一耳光抽他脸上,莫尚书惨叫一声喷出满口牙,好在此时的杨老仙不是过去了,要是过去这一下能把他脑袋抽烂了。

    紧接着杨丰站起身猛踹他身上。

    “玛的,老子为大宋求遍神仙才请来神器,武装起这支六甲神兵,保住这汴梁城和百万百姓,如今金军还在城外呢!你们这些狗东西就想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你们以为我是那老种经略相公可以任你们欺凌吗?来人,把这狗东西打出去!”

    在孙傅傻了一样的目光中,杨丰一边踹着莫俦一边喊道。

    两名士兵立刻拎着枪上前。

    那莫俦的两个随从同时拔出刀冲进来,但紧接着两个枪托狠狠捣在他们后背上,就在他们倒下的时候,两名士兵架起还在惨叫着喷血的莫俦向外走去,在门前直接抬起俩腿和双臂面朝下向外一抛,可怜原本历史上还给张邦昌做过几天宰相的莫状元,一下子摔在坚硬的地面上,那张原本风度翩翩的脸狠狠地向前擦了一段,后面的孙傅下意识地一捂脸。

    “孙相,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杨丰带着一丝狞笑转过头问孙傅。

    “没有,没有,在下只是来看看国师这里还缺什么用度。”

    孙傅毫不犹豫地说。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