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七章 妖人现形-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七七章 妖人现形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可怜的莫状元带着满脸血被抬出天清寺的一刻,国师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这哪是神仙?

    这分明就是个妖人啊!

    当然,这话不能公开说,毕竟他还有六甲神兵,还有五雷铳,但紧接着类似内容就开始广泛传播,尤其是在官员和豪门显贵中,关于他真实身份的流言就已经开始泛滥了,不过他们也只能说说,就连赵桓在莫状元的哭诉和秦桧等御史群情激昂的弹劾中都保持沉默,既不惩处凶手也不评价对错,总之就是装聋作哑,很显然他也意识到国师发飙的话很危险了。

    但六甲神兵和六甲正兵的军饷却真得停止发放了。

    他们不是朝廷的军队。

    至于杨丰那个统制六甲正兵……

    禁军有这个编制吗?厢军有这个编制吗?哪怕乡兵也没这编制啊!这完全就是当初官家一拍脑袋随口说说的,虽然他是金口玉言,但这并不能代表六甲正兵就有编制了,没有编制当然也就没粮饷,最多也就算是一支义军,既然是义军就自己解决粮饷吧!

    呃,杨丰就等他们这话呢!

    “尔等欲何为?”

    汴河畔一座豪华的府邸门前,数以百计的家丁簇拥下,一个中年人声色俱厉地喝道。

    紧接着他对面的六甲神兵向左右一分,一肩與晃晃悠悠落下,鹤发童颜越来越像丁春秋的杨老仙,摇着鹅毛扇站起身,笑咪咪地走到他面前抱拳说道“越王殿下,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国师久违了,国师这是?”

    大画家的弟弟,原本历史上被金军抓去,死在半路上的越王赵偲小心翼翼还礼说道。

    “募捐!”

    杨丰笑咪咪地说道。

    “募捐?”

    赵偲心惊肉跳地说。

    “对,募捐,我这个人的脾气不太好,前几天打了莫状元,得罪了朝中的大臣们,他们指使户部的人刁难我,不给我的六甲正兵发饷,他们为保汴梁血战城头,家中父母妻儿却嗷嗷待哺,我实在于心不忍,只好带着他们出来求助于人,再说他们为保汴梁浴血奋战,汴梁城内父老出些钱粮供养其家人也是应该,越王为宗室耆老,这种善举自然要请越王先带个头了!”

    杨丰说道。

    赵偲差一口唾沫啐他脸上。

    “既然国师如此说了,那某敢不从命,来人,取一百缗以犒赏六甲神兵!”

    他咬着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他身后管家赶紧转身。

    “慢着,一百缗可不够!”

    杨丰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从身后弟子手中拿过一个巨大的账簿,然后翻开对着上面开始念赵偲家产,作为重目标这位越王的家当早就被他摸清,他那些弟子们在这方面效率极高,无论目标的财产藏得多深,这七千原本最层的地老鼠们都能给挖出来,而后者不但是越王,而且还是太傅,永兴成德军节度使,真定牧,这些官职虽然没有一个实权官,但却都是实财官,这位越王殿下绝对算得上家大业大……

    “一百缗,越王殿下,您如何拿得出手呀?”

    杨丰说道。

    “国师要多少?”

    赵偲阴沉着脸说。

    “一万石米!”

    杨丰说道。

    “没有,某也是三餐吃粥,何来如此多的米?”

    赵偲说道。

    “难道城西那家米店不是殿下家的产业?难道城北那两处存粮的宅院不是殿下的?若不是殿下的,那肯定就是无主的了,徒儿们,去把那里的大米都搬到天清寺里去!”

    杨丰说道。

    “大胆,某看谁敢?”

    赵偲怒吼一声。

    “呃,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杨丰说道。

    “国师不要欺人太甚,某好歹也是当朝太傅,尚容不得别人欺凌,国师欲募捐,某奉上钱财,但不要得寸进尺,这汴梁城还是赵家的,某还是太宗之后,神宗皇帝之子!”

    赵偲冷笑道。

    杨丰笑咪咪地将手向前一挥。

    他身后的六甲神兵立刻拉开枪栓。

    “越王殿下,我的士兵可都已经吃不上饭了,他们没工夫和您扯这些没用的,所以您是让我带着人自己取呢,还是让你的人把一万石大米送出来,亦或者我带人去把你的那两座仓库都搬空?”

    杨丰说道。

    “只怕某让开,国师也进不了门!”

    赵偲冷笑一声。

    紧接着他后那些家丁纷纷拔出刀来。

    杨丰向旁边一伸手,一名六甲神兵立刻将步枪递上,他接过步枪在赵偲愕然的目光中突然扣动扳机,枪声响起的瞬间一颗子弹打在了赵偲右前方一名家丁的刀上,火星迸射的同时
傲慢与偏见之成为夏洛特笔趣阁
那刀一下子折断,方向略微改变的子弹几乎擦着赵偲的脑袋飞过,越王殿下瞬间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紧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就在此时,杨丰两旁所有六甲神兵同时扣动扳机,数十颗弹头从斜指向上的枪口飞出,打得门楼上瓦片迸射雨般落下。

    然后那些家丁尖叫着一哄而散。

    杨丰把枪扔给那士兵,摇着鹅毛扇走到吓瘫了的赵偲面前。

    “越王殿下,我代表将士们妻儿感谢您的慷慨解囊,来人,快,给越王殿下把锦旗挂上!”

    他说道。

    两名士兵上前架起赵偲。

    另外一名士兵拿着一面拥军光荣的锦旗给越王挂在胸前。

    “哈,哈,哈!”

    杨丰就像戏台上的奸臣般大笑两声,一边摇着鹅毛扇一边从赵偲身旁经过,在后面百姓崇拜的目光中走进了越王府,紧接着就是汹涌而入的六甲正兵了,他这次带来了数千六甲正兵呢,然后越王府中一片鸡飞狗跳女人的哭喊响起,还有吓唬人的枪声,很快就有六甲正兵扛着粮袋走出,而赵偲依旧挂着那锦旗就像石化般杵在自己的大门前。

    好在很快开封府尹徐秉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视野。

    “徐明府,你可来了!”

    越王殿下悲号一声扑向徐秉哲。

    原本历史上亲自购买首饰装扮那些被抓女人,然后送到金军军营以备金国大爷享用,而且在北上途中亲自杀了欲营救赵偲的乡民的徐明府,赶紧上前扶住了越王,就在安慰这位天潢贵胄的同时向身后一挥手,随他而来差役立刻上前,然后……

    “砰!”

    又是整齐的枪声。

    门前列队的六甲神兵没用等杨丰出来下令,就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不过也是朝地面打的。

    在地面上泥土飞溅中,那些差役尖叫着掉头就跑,很快跑回徐秉哲身后瑟瑟发抖去了。

    “反了,你们要造反吗?”

    徐秉哲怒发冲冠般吼道。

    “徐明府,他们只不过是练枪而已何来造反一说?”

    杨丰晃着鹅毛扇走出说道。

    “阿爹救我!”

    他身后一个明眸皓齿衣着华贵的小美女哭喊声响起,然后两旁抓着她的士兵拽着她的俩胳膊拉住,身后还涌出一群女人试图上前抢,但却看着那些士兵手中步枪颤栗不前。

    “檀香!”

    赵偲一下子傻了。

    “国师欲何为,强抢民女吗?”

    徐秉哲阴沉着脸喝道。

    呃,我都这把年纪了,又是修道之人,哪还会对个都能做孙女的少女有他想,不过是见此女骨骼清奇,是个修道的好材料欲带回去教一番,话说这也是她的机缘,日后说不定修成正果飞升仙界青春永驻,这何来强抢民女之说?

    杨丰说道。

    教就教吧,他教也比留着给完颜亶教强!

    “阿爹救我!”

    原本历史上被金熙宗完颜亶收入后的赵檀香小美女继续哭喊着。

    “国师收徒总得其父母同意吧?”

    徐秉哲说道。

    他其实也不敢太过招惹杨丰,万一这个老妖人发飙就危险了,他可不想跟莫状元般把个脸磨成猪头,他可不认为自己手下那帮衙役能够挡得住六甲神兵,实际上这时候衮衮诸公们都有萎了,毕竟他们也没想到这个妖人的风格如此狂暴,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文官们对付讲规矩的自然有的是办法,可一旦对手无视规则了他们就抓瞎了。

    “越王不同意吗?”

    杨丰阴森森地看着赵偲说道。

    “越王若是不同意,那日后的天界就少了一个仙女,那天界的众神若是为此发怒我可拦不住,天罚降下时候别怪我没警告越王!”

    紧接着他说道。

    赵偲一哆嗦,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国师说笑了,国师欲收小女为徒那是她的福分,偲岂有阻挠之理!”

    他战战兢兢地说道。

    “你看,她父亲同意了!”

    杨丰笑着对徐秉哲说道。

    “小娘子,快跟为师一起修道去吧!”

    他回过头对傻了的赵檀香说道。

    然后他晃着鹅毛扇登上他的那肩與昂然地走了,后面的士兵把赵檀香架到了一辆牛车里,就像他的战利品一样同样在她的哭声中带走了,再后面一个个握着步枪扣着扳机的六甲神兵鄙夷地看着越王和徐秉哲,他们中间一个个扛着米袋子牵着羊甚至赶着花园里梅花鹿的六甲正兵,同样用鄙夷地目光看着他俩,在无数老百姓崇拜的目光中昂然走过。

    而徐秉哲一动不动地看着,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