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八章 这就是官啊-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七八章 这就是官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老仙就这样变成了杨老妖。

    他说朝廷不给他粮饷,而朝廷不给他粮饷六甲正兵就要饿肚子,六甲正兵饿肚子就不能保卫汴梁,而此刻保卫汴梁是压倒一切的任务,为了保卫汴梁,保卫城内两百万军民,保卫官家和太上皇……

    那些豪门贵族就责无旁贷了!

    反正朝廷说了六甲正兵是义军,既然是义军自然要取之于民,而那些贫民家无隔夜粮,就靠着各处粥棚维持,他们是肯定没得可取,那么剩下不取之于豪门贵族还能取之于谁?

    敢不给?

    不给就是破坏抗战。

    破坏抗战就是汉奸。

    对于汉奸那国师就要代天行诛了!

    至于朝廷法律……

    朝廷法律大还是天道大?

    国师是天上仙人下凡,是代天行诛,他行的是天道,那还管你朝廷律法干什么?总之这件事国师说了算,敢有意见第二天国师就亲自上门募捐,不把他家募得耗子都落泪绝不罢休,而且国师还喜欢收徒弟,看上哪个白嫩嫩的小娘子直接塞车里拉走,所以小心把你家女儿也募走,敢不答应就是跟天上神仙做对,天上神仙收你们家女儿去当仙女是你们福分,敢不答应小心天罚!

    一时间汴梁城内官不聊生,豪门贵族人人自危。

    当然,肯定有人敢反抗。

    “你这个妖人,天祸大宋,生此妖孽,我跟你拼了!”

    侍御史胡唐老怒发冲冠般扑向杨丰。

    这个原本历史上被金兵抓去负责搜刮民间金银,结果搜刮数量不够差被打死的家伙,突然间从袖子里抽出一个小铁锤,照着杨丰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因为事发太突然,而且之前以秦桧为首的这帮御史们,正在据理力争和国师喷口水呢,后面那些六甲神兵缺乏警惕,谁也没想到这些文官们居然也能玩凶器了,在一片惊叫声中那铁锤准确无误地砸杨丰脑门上,但却像风蚀的沙子般,伴着他脑门上一片白色光华隐现,锤头化作一阵烟尘随风撒落转眼就剩一个锤柄在杨丰面前急速划过。

    胡唐老后面那些同样正在掏出各种武器准备围殴杨丰的御史傻了。

    他们后面的秦桧也傻了。

    所有人都傻了。

    胡唐老茫然地看着手中光秃秃的锤柄,就在同时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呼啦一下子全跪倒,趴在那里激动地喊着神仙,在一片喊声中杨丰的手向前一探,突然掐住了胡唐老的脖子。

    “秦中丞,这就是你们质问的方式?”

    杨丰狞笑着说。

    他身后那些六甲神兵迅速举起步枪拉开枪栓,数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全部对准了秦桧和那些御史,那些御史们瞬间清醒,手中那些什么小锤头,小斧头之类纷纷坠地。一帮堪称大宋文官战斗力最强的御史们,迅速由气势汹汹变成了战战兢兢,然后毫不犹豫地向后一退,露出原本躲在最后的秦桧,秦中丞尴尬地一松手,刚刚捡起的一块砖头坠落在地,好在他也是久经沙场,紧接着换上了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

    “国师误会了,我等只是来此向国师申明大宋律法,请国师遵守法律,不要在此金兵围城之际自生内乱而已,胡御史所为与我等无关!”

    他义正言辞地说。

    “对,对,与我们无关!”

    ……

    那些御史们混乱地喊道。

    胡唐老艰难地转过头,抬起右手悲愤地指着他们,哆哆嗦嗦地还想开口说什么,但就在同时他脖子上杨丰的手突然间一紧,那手指就像掐进豆腐般陷入了胡御史的脖子,然而诡异的是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秦桧和那些御史们侧着眼战战兢兢地看着杨丰就这样掐断了胡御史半个脖子,然后很随意地收回手紧接着胡御史抽搐着倒下,不过因为颈椎没断,他短时间还死不了,只能继续在那里抽搐。

    “秦中丞,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杨丰看着秦桧说道。

    秦桧和那些御史默然无语。

    “哈哈,这就是官啊!”

    杨丰狂笑一声,转身带着六甲神兵离开。

    他两旁的街道旁,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向着他叩拜。

    很显然老百姓对于杨神仙的感情和官员们不一样,毕竟杨丰是在抢官员和豪门贵族的粮食然后拿出来给他们,他就七千六甲正兵,吃不了那么多粮食,强行募捐的粮食,在配给制供应自己的部下和他们家属的同时,还组织起那些家属在城内增开救济,发放由国师印刷的饭票。然后那些领到饭票的贫民可以拿着这个到救济吃饭,尽管还是定量
初夏歌txt下载
供应但已经可以确保没有人饿死了,而且不但是粮食,就连那些豪门贵族仓库里的布匹都搬出来,给那些在严寒中煎熬的贫民做成御寒衣服。另外因为堪称是神医,国师每天还拿出一半时间亲自坐诊给那些冻伤的百姓治伤,尤其是施展仙术之后那些冻伤几乎顷刻痊愈。

    这种神仙老百姓当然欢迎。

    官员和豪门贵族把他说成妖人与老百姓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这神仙还是你们找来的呢!

    更何况这还是大宋国师呢!

    “国师,您该干正事了!”

    张叔夜说道。

    这位突然拦住国师法驾的副枢密使不无深意地看着国师。

    在这场国师与衮衮诸公的诡异斗争中,他和军方的几个主要将领都保持中立,实际上他干脆连城墙都不下了,不仅仅是他,范琼,刘延庆,乃至赵桓最亲信的殿前都指挥使王宗濋统统不参与。

    他们实际上代表着赵桓的一方。

    而对于赵桓来说,无论杨丰怎么折腾,只要这位国师不惦记他的皇位那就都无所谓了,杨丰抄家就抄家呗,反正抄的又不是皇宫,就连官仓的钱粮杨丰都不动,户部给他赈济的粮食那是按照圣旨办差,这是官家仁慈,理论上他只是个实际操作的,至于那些豪门贵族的钱粮赵桓还惦记着抄呢!杨丰抄出来救济百姓稳定民心对他也有利,而且他只要保住汴梁城就行,其他真得不值一提,赵桓管这些闲事干什么?

    难道他很喜欢那些一百多年来天天给皇权套绳子的文官吗?

    至于宗室……

    这时候他们也该出力了。

    一百多年来养尊处优,一个个都积攒下富可敌国的财富,然后金兵围城赵家江山都危如累卵了,不但不拿钱粮帮忙还争先恐后发国难财,这样的家伙随便杨丰祸祸,保住汴梁城就是保住大宋江山,这一赵桓清楚得很,所以在他的默许下军方保持中立。

    “金军攻城了?”

    杨丰端坐在肩與上说道。

    “国师请移驾一看便知。”

    张叔夜说道。

    这正事的确得干。

    杨丰随即让弟子去通知在各处募捐的其他六甲神兵,而他带着随行的一队直接登城去了东边的朝阳门,也就是过去的新宋门。

    金军的进攻主要就是东南角一带,以宣化门也就是陈州门,宣化门旁的普济门实际上就是蔡河或者说惠民河下水门,还有更西一些的正门南熏门,还有大通门也就是东边的汴河出水门,再北一些的朝阳门,主要就是这个范围。原本历史上郭京跑路之后,金军首先攻破宣化门然后登城打开南薰门,四壁守御使刘延庆夺门出逃被杀,而督战的太监黄经投火自杀,统制姚友仲,何应言,陈克礼等人战死,金军就这样攻破外城,最后退守内城的赵桓投降。

    “吕公车?”

    杨丰还没到朝阳门,就看到了外面一里外一座缓缓而来的高塔,他多少有些意外地说道。

    很显然金军也没闲着。

    这台巨型攻城塔,在上百头牛的拖拽和无数士兵的推动下,如同浮在一片钢铁水面的战舰般缓缓向前,和它周围那数以万计的金军,共同组成冷兵器时代壮观的场面,无数战鼓的敲击声和金兵的吼声组成狂暴如海啸的浪涛,看得城墙上宋军一旁惊恐,毕竟这东西很有卖相。

    “土鸡瓦狗尔!”

    杨丰冷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向旁边一招手,一个士兵赶紧递上五雷铳,他把表尺竖起,枪托抵肩稳稳地瞄准七百米外的牛群,紧接着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

    张叔夜疑惑地看着他。

    “让子弹飞一会儿!”

    杨丰就跟张麻子一样扛着枪傲然说道。

    张叔夜茫然一笑……

    好吧,杨丰的表演毫无意义。

    张叔夜哪看得见一里多外的牛群,他连个望远镜都没有,多能看见那攻城塔前面的雪地上有一堆移动的。

    装逼不成的杨老仙尴尬一下。

    紧接着他爆发般一刻不停地重复着拉枪栓推子弹扣扳机的动作,这支毛瑟步枪的枪口火焰不断喷射,几乎不到半分钟时间他就打完所有子弹,然后将这支步枪扔回那士兵手中说道“”所有六甲神兵瞄准吕公车前的牛,竖起标尺三百丈內开火射击,打完牛以后再打两边金兵,张枢密,立刻把附近所有的床弩全调到这里来,都换上火箭和火药球箭,等吕公车停下后立刻射击,就这种送人头的东西何须慌张!”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