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一章 不作就不会死-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一章 不作就不会死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金军的进攻紧接着开始。

    “这是来搞笑的吗?”

    杨丰说道。

    金军这一轮进攻祭出的法宝是投石机,不过不是配重投石机,而是普通的人力投石机,也就是一个杠杆然后找一堆人猛拽的,此物比不上配重投石机,目前最大的可以将百斤石弹投出九十多步,但需要整整两百五十人拽绳子。原本历史上金军攻汴梁城主要就是靠这个,而且石头上沾满原油燃当燃烧弹,为了摧毁金军的投石机,张叔夜和四壁都巡检使范琼甚至组织过反击,结果出城后那些士兵还没列阵看见金军骑兵就崩溃,因为自相践踏过护城河时候踩碎冰面淹死上千。

    但这对杨丰来说就是笑话了。

    “让他们见见亲爹!”

    杨丰说道。

    他身旁的刘延庆等将领一片哄笑。

    就在此时城墙后五十架一字排开的配重投石机后面,五十名膀大腰圆的士兵同时敲下了制动,五十枚从大画家的艮岳,也就是大名鼎鼎的花石纲运来的些假山上敲下来的巨石呼啸着飞过他们头,恍如陨石般落在近半里外的金军中,瞬间就碾压出一片血肉横飞。

    其中一枚正中一架投石机。

    然后那架投石机一下子就变成了支离破碎的木柴。

    而就在同时以队为单位分开的六甲神兵手中枪口喷出火焰,城外那些投石机两旁的金军士兵不断倒下,尽管紧接着就有金军士兵补上,但很显然这没什么卵用,当城内第三轮巨石飞出后,外面的金军就很痛快地像抛弃攻城塔一样抛弃了这些破玩意。

    这东西毫无意义。

    投石机败下之后紧接着是鹅车。

    实际上也就是个移动的棚子,里面装有梯,外面是牛皮和木板组成的防护,士兵在里面推车,接近城墙后升起梯向上冲,这一次为了挡住子弹,他们甚至在鹅车的棚子上加了好几层铁甲,然后数十架鹅车气势汹汹地撞向汴梁城。至于杨丰对付它的方法也很简单,就让它靠到城墙跟然后扔几个万人敌就行了,就连子弹都不需要浪费,宋军有的是自制的劣质黑火药,这东西渣子极多,根本不敢往子弹里装,正好拿来造这个,基本上一个万人敌一具鹅车统统干掉。

    再接着是冲车。

    城上扔万人敌。

    再接着是一堆巢车。

    也就是一根大木棒立在底盘,部是一个厚木板和牛皮甚至铁板保护起来的小屋,原本主要用于侦查,但被六甲神兵狙击欺负狠了的金军找了一批百步穿杨的神箭手,推到弓箭射程反狙击……

    弓箭反击步枪。

    他们的丰富想象力让杨丰为之惊叹。

    然后不用六甲神兵,床弩的火药球箭就足够,这种头上绑一个火药包的巨型弩箭百米內还是很准,一箭扎进小屋子紧接着那些神箭手也就扑街了!

    接着金军堆土楼。

    也就是在城外堆一个高台。

    一开始杨丰没管,他和张叔夜这些越来越没节操的家伙,悠然自得的看着数千金军用巨盾围成墙,然后不停从背面堆土,就像蚂蚁搬家般辛辛苦苦把高台堆到了三十多米,那些负责运土的仆从军,一个个累得就跟狗一样,紧接着他们开始把几个投石机再蚂蚁搬家般运上去,在宋军士兵看戏一样注视下组装起来,就在他们终于完工的一刻,二十架弩炮射出了罪恶的炮弹,那些金军士兵抓狂般的悲愤怒吼响彻天空。

    然后他们又开始挖地道。

    呃,刚开始就失败了。

    汴梁这地方的地下水位明显不是冀中平原级别,这座城市几乎就是一座水城,就冲冬天都能淹死人的护龙河,那也不是挖地道能通过的,挖出水井的金军很干脆地放弃了。

    总之在接下来的这一个月里,金军不停地用一个个冷兵器时代的攻城方法,娱乐着杨丰和汴梁城内军民的枯燥生活,然后所有努力无一例外地被杨丰轻松拍碎,徒然又在城外留下数千具尸体,倒是让守城的宋军战斗力急剧飙升。他们不但进化到了配重投石机和弩炮的级别,就连万人敌之类火药武器都成为制式装备,甚至还有一个聪明的工部官员,拿生铁铸了个瓶子,试图发明出一件划时代的武器来,但可惜他的瓶子太薄,反而差把自己给炸得满脸桃花。

    为了不让他的血白流,杨丰好心地告诉他用铜铸比较保险些。

    然后这官员就成功了。

    他成功地将宋军带入火炮时代。

    准确说是碗口铳的时代,虽然因为射程缘故,他的发明并没有取得任何战果,但因为试射
男色诱人母皇风流全文阅读
时候把刘延庆的一匹御赐宝马给吓惊了,倒是搞得刘延庆的儿子刘光国灵机一动。

    “国师,此物倒可对付骑兵!”

    这个原本历史上汴梁被攻破后和他爹一起率军突围,最后一起战死的家伙若有所思地说。

    “那你得造大些!”

    杨丰说道。

    “对,谢国师赐教,造一个几百斤重的大铜铳,战马就怕火光和突然响起的雷声,若能有几十上百个这东西在敌军骑兵冲到阵前时候,一下子突然炸响,那骑兵肯定得乱,骑兵一乱冲阵的威力就没那么可怕了。”

    刘光国说道。

    “听说你还有个弟弟?”

    杨丰说道。

    “呃,舍弟光世,已奉诏勤王。”

    刘光国赶紧说道。

    好吧,刘延庆其实是中兴四将之一刘光世的爹,不过父子倒是一个风格,都是逃跑将军,但刘光世手下可有一个真正的猛将,王德王夜叉可是棵真正的好苗子。

    实际上这时候原本历史上南宋那些将领都已经登场,比如韩世忠就在河北,他之前是赵州的守将,再比如岳飞,这时候也已经在相州投军,而张俊之前是种师中的部下,种师中战死后他率领部分西军精锐撤到邢台,这时候应该已经前往大名投入赵九妹麾下,杨沂中目前就在他部下,吴玠还在陕西,他这时候已经是泾原路的副总管,算是西军的高级将领,而刘锜……

    他就在汴梁。

    他是刘仲武的儿子,和他大哥刘锡都是二代,正牌的公子哥,哥俩同样都是皇帝侍从,官职门袛候,也就是皇宫里面负责仪仗和门禁的门司官员,算是个高级侍从,既然这样肯定都在汴梁,而且这时候也都在城墙上跟着殿前都指挥使王宗濋。

    他哥哥也很能打。

    也是南宋初期重要的将领。

    可以说这时候宋军下一代的名将们都已经成长起来,他们只是还没得到展露头角的机会,而大宋的军事体制也还没改变到能够让他们发挥才能的地步。

    或者说文官们捆住他们的绳索还没有松开,这时候的一切军事权力依然集中在文官手中,比如现在大宋衮衮诸公们全部希望寄托的西军,就是由前知京兆府范致虚率领,这位前尚书左丞,为了阻北线金军在潼关到龙门之间先修长城,此长城修得拿到现代都能阻挡坦克……

    呃,它和反坦克龙牙一样高。

    然后修了不到一人肩高长城的范宣抚合步骑二十万出潼关勤王……

    号称。

    实际上是十万。

    而且陕西五帅有两个寒了心没参与,另外还有一个是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才出兵。

    而范宣抚的前锋是个大师。

    此大师左僧兵右童子舟师三百下三门津,后面范宣抚带着一帮绝大多数都是文官的将军们,统帅着部分西军精锐和大批类似预备役的乡兵,这画面真是太美不敢看。

    然后毫无悬念地被金军一击而溃。

    直到汴梁被攻陷,关中被攻陷,江淮被攻陷,赵九妹都被追得一路跑到临安甚至登船跑到海上了,他们才无可奈何地开始给武将松绑,然后就是宋军战斗力的急速提升,并且一直提升到了顺昌,郾城,颖昌三战甚至开始追着金军打。但也就是在这时候文官们又害怕,他们已经不需要害怕金兵了,但那些武将们势力的增强却让他们如坐针毡,为了避免武将的势力继续增强,他们宁可迅速与金军议和哪怕屈膝称臣也要结束战争,哪怕需要自废武功以显示诚意他们也毫不犹豫地把岳飞弄死。

    把岳飞弄死就没人反攻了!

    岳飞是宋军中对收复中原最积极的。

    既然文官们已经对收复中原没兴趣了他也就没用了,但他要北伐收复中原就意味着战争得继续,哪怕只是他还活着,金军也要时刻担心他而不相信文官求和的诚意,毕竟他们也知道自己挡不住岳飞。

    但战争继续就代表武将继续做大。

    那他也就只能去死了。

    至于防御金军,还有刘锜还有吴麟还有其他那些次一级的将领,这些将领没有岳飞韩世忠这些人的威望不会威胁到文官,他们没有能力进攻收复中原但却足以防御,有他们这些备胎,文官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弄死岳飞解除韩世忠兵权,让大宋重新回到属于他们的那个武将如狗东华门外唱名好男儿的美好时代,直到一百多年后蒙古大军汹涌而下,他们也就只好去崖山了。

    说实话,这大宋完全就是自己作死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