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七章 大宋忠义传-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七章 大宋忠义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曹枢密的自信很显然并没有感染赵构和他的文臣武将们。

    毕竟这东西卖相不佳。

    不过赵构对于他的新身份倒没怎么太过于介意,他反正已经离开河北了,那么河北兵马大元帅一职也就没什么意义了,交出去就交出去吧,这种深入险境的职位不要也罢,万一哪天他哥哥一道圣旨让他回大名那岂不是悲剧了。而南京留守,东道总管,实际上还加了京东东西路宣抚使,也就是主管山东和豫东一带军政大权,这个职位就算跑路也简单,坐上船就基本上一泻千里了,由此可见赵构此时还真没有太多野心,他之所以南逃纯粹是……

    纯粹是吓得。

    但尽管三眼铳卖相不佳,并不妨碍他先试验一下,这东西又不是什么高科技,无非拿青铜铸造出来然后加工一下内壁而已。

    归德城内就有工匠能做。

    一柄三眼铳很快制成,然后装上火药弹丸试验……

    二十步破甲有夸张了。

    但在十步以内还是有不小的杀伤力的,应该说是一件利器,尤其是开枪时候的巨响和火光,把几匹战马吓得差惊了,由此可见曹辅所说集中大量三眼铳一起开火,可以使金兵战马受惊溃逃一说并非扯淡。不过即便如此,曹辅期待的大军兵发汴梁还是没有实现,用赵构的话说得先造三眼铳,实际上他还是害怕,可怜曹辅只好留在归德继续骚扰他,期待能够鼓舞起赵构的勇气,至于他什么时候成功就另说了。

    而此时汴梁却终于等来了它的第一支援军。

    尽管数量很少。

    “还真有忠义之士啊!”

    顺天门也就是新郑门城墙上,杨丰眺望远处感慨道。

    已经微有一丝绿意的琼林苑和解冻后一池春水的金明池间,近千名骑兵正在浴血奋战,他们原本是想利用速度突入这个两侧都有园林湿地掩护的通道,然后直接进入顺天门的,但可惜因为马匹的差距功亏一篑,被从南向北邀击的金军骑兵截住,最终陷入了混战中。

    这是汴梁围城近四个月里,看到的第一支勤王军。

    尽管他们到不了汴梁了。

    在南边数以万计的金军骑兵正汹涌而来,只要这支金军到达,那么等待这支骑兵的只有覆灭,此刻城墙上所有宋军都默默地看着。

    “这是何人?”

    杨丰手举望远镜说道。

    他说的是这支骑兵为首将领,此人白马银枪凶悍地在金军中不断冲杀带领部下试图杀出生路,然而源源不断赶到的金军却始终如泥沼般把他身陷其中,更让杨丰意外的是他的部下也几乎和他一样,面对越来越多的金军无人退缩无人逃跑,全都发疯一样跟随他向着顺天门冲杀,这样的凶悍他还是第一次在宋军身上看到……

    呃,不是宋军。

    这支骑兵服色混乱明显不是官军。

    “李孝忠?”

    他身旁的姚友仲接过望远镜紧接着惊叫道。

    “李彦仙,巩州人,上次金军围汴梁,他散家财募三千义军勤王,随后转归小种经略相公,后者战死后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随即他解释道。

    “那就别让忠义之血白流了。”

    杨丰说道。

    说完在一片惊叫声中,他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国师!”

    姚友仲趴在箭垛上惊叫着。

    杨丰当然不可能摔死,落地的瞬间灵魂能量就托住了他,不过这时候的他还做不到浮空,所以为了衬托形象必须加特效,紧接着脚下急速蒸发的地面水分让他四周雾升腾,仙缭绕中杨丰负手而立,恍如老版西游记里的神仙,搞得城墙上在惊叫之后赶紧又是一片膜拜。

    “我等困守孤城,若非真正忠义之士何人敢至此?其以忠义至此我等又岂敢不以忠义迎之?”

    杨丰说道。

    “快,开城门,骑兵随我出击!”

    姚友仲吼道。

    “胡闹,有国师一人足矣!”

    旁边一个文官一把抓住他。

    姚友仲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抬脚把这家伙踹倒,一把拎起自己的长矛扣上头盔,带着一批最亲信的部下冲下城墙,就在他开始上马时候,刘光国和刘锡刘锜兄弟也各自带着部下的精锐赶到。他们实际上都是西北禁军或者说西军这一个系统,外面的李彦仙是陇右土豪,后来也是加入了他们这个系统,说到底这些人都算得上真正的少壮派,最大的刘光国也不过才四十,刘锜还没满三十,都还是血未冷的年纪,他们总共凑出近千名精锐的骑兵……

    童贯的北伐幽州给宋军带来的唯一好处是获得了一批宝贵的
明星老公不靠谱吧
战马。

    此外辽国溃兵也带来不少。

    所以这些军方世家级别的将领手下,尤其是刘光国这种直接参加过北伐幽州的将领部下,其实都有一定数量类似亲兵的骑兵精锐,这一千人迅速集结起来打开新郑门,包括杨丰的六甲神兵也骑着马集结,他们在官职最高的姚友仲带领下紧接着冲了出去。

    城门前四将停住。

    “国师?”

    姚友仲抱拳说道。

    “列阵准备出击!”

    杨丰说着接过一名六甲神兵递上的缰绳,上了自己的御赐宝马并从马鞍旁摘下一支步枪,然后单手举枪说道“六甲神兵随我来!”

    紧接着他催动战马。

    三百六甲神兵立刻跟着他催动战马沿着大路向前,在他们背后姚友仲开始做出击准备。

    他们前方是直通郑州的大路,这条大路南边是皇家园林琼林苑,北边是原本训练水军后来变成同样御园的金明池,两处园林中间夹出一条长约两里,宽度最多也就半里的通道,大路穿过其中,正中是从金明池流入琼林苑的河水,河上一座虹桥飞架,而李彦仙和他部下就被金军阻挡在这个通道的前方,这时候金军已经发现城内守军出击,迅速分出一支骑兵杀了过来。

    杨丰当然不会用他的六甲神兵和金兵玩骑兵战,他的六甲神兵刚刚会骑马而已,别说马上格斗,就是让他们跑复杂地形都得摔下来。

    他们有更好的用途。

    很快他们到达了那道虹桥。

    虹桥两岸全是刚刚冒出一丝绿意的荒草,再远一些分别是金明池和琼林苑的高墙,甚至还有大量楼在树木中隐现。

    “下马让开道路,分左右两队在河堤卧姿射击!”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跳下战马,而他后面三百六甲神兵迅速下马,在河岸边卧倒然后举枪瞄准了对面汹涌而来的金军骑兵,下一刻枪声骤然响起,在密密麻麻喷射的火焰中,三百颗子弹飞出瞬间打在金军骑兵中,然后最前面的骑兵几乎一个不剩全部倒下。但这些最骁勇的女真士兵并没有退缩,他们就像很多表现面对帝国主义者的电影中一样催动战马发疯般向前,并且纷纷举起手中强弓准备射出利箭,但可惜眨眼间第二轮子弹就到了,然后这些骑兵又倒下一大片。

    而就在这时候,杨丰和六甲神兵中间汹涌的宋军骑兵冲上虹桥,姚友仲一马当先,端着长矛直冲金军。

    但不需要他们动手。

    就在他们踏上虹桥的一刻,六甲神兵的子弹再次射出,这时候前来阻击的金军骑兵已经损失过半,碍于河水阻隔他们也冲不过来,弓箭射那些趴在河堤的六甲神兵纯粹扯淡,自知无法再战的金军终于开始溃败。但想逃走也很难了,那些经过了四个月磨练的六甲神兵们轻松地重复着射击过程,将不足两百米外溃逃的金军士兵如打靶般射落,很快被这些骑兵遮挡住的李彦仙和他部下士兵再次出现。

    “停!”

    杨丰举手说道。

    所有六甲神兵停止射击然后迅速重新装填子弹。

    “杀!”

    而这时候的姚友仲却一举长矛发出了怒吼,紧接着他一头撞进了围攻李彦仙的金军中,宋军骑兵的洪流带着全速狂奔的凶猛紧随其后,他们就像长刺般不断向前刺穿金军,拉近着和李彦仙之间距离,后者同样爆发般发出亢奋地吼声,带着自己部下疯狂地厮杀着,不断拉近同姚友仲等人之间距离。

    “你们居然来了!”

    李彦仙隔着数十名金兵朝姚友仲喊道。

    “李兄远道而来,弟岂有不迎之理!”

    姚友仲说话间一矛刺出,瞬间穿透一名金兵胸膛,但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一名金兵突然举起了拉满的弓……

    “小心!”

    李彦仙大喊一声。

    但下一刻那名金兵的脑袋上陡然间血肉和脑浆喷射,死尸在他愕然的目光中倒下,几乎同时旁边一名金兵长矛直刺他肋下,李彦仙大吼一声一把抓住长矛,就在两人角力的同时,那名金兵的脑袋同样诡异的血肉混合着脑浆喷射,他愕然地抬起头看着宋军骑兵后方的虹桥上,一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双手端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在肩头,侧着头傲立在那虹桥的端,而在这个身影四周雾缭绕,雾中火光闪耀。

    “那,那是何人?”

    李彦仙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就在同时他面前又一名金兵被爆头。

    “那是国师,活神仙,咱们有神仙相助!”

    姚友仲从一名被吓傻的金兵身上拔出长矛,带着一脸宗教式的虔诚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