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章 国师的日常装逼-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六八八章 国师的日常装逼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的远程狙杀,再加上姚友仲率领宋军骑兵冲击,终于杀散阻挡李彦仙的金军骑兵。

    但金军主力也到了。

    姚友仲和李彦仙没敢有丝毫的犹豫,紧接着率领部下冲向虹桥,就在同时虹桥东侧河堤上三百六甲神兵列队,以排枪不断向南边试图横击的金军骑兵前锋射击,虽然距离已经接近一里,但排枪对于密集队形冲锋的金军骑兵仍旧造成不小杀伤……

    不要小看黑火药毛瑟的威力。

    这东西是十一毫米口径,初速超过四百的,八百米内打死个人很轻松,五百米内穿透盔甲同样毫无压力,毕竟这时候的盔甲无非些薄铁片,又不是真正的钢制,哪怕最好的冷锻甲也不过是熟铁而已。

    但即便这样也无法阻挡金军。

    毕竟就三百支步枪,打空弹仓也不过一轮两千七百颗子弹,这样的距离上能有十分之一命中就很好了,然后装子弹的时间就足够骑兵推进百米了,而两百多骑兵的损失对于汹涌而来的千军万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六甲神兵的作用是延缓一下金军速度。

    正是依靠着他们的不断射击,使得姚友仲和李彦仙等人全部进入这个通道并且到达虹桥,李彦仙手中长矛一指他的部下立刻分向两旁,让姚友仲等城内出击的宋军先过桥,这时候情况紧急也没功夫废话,姚友仲四将和他一抱拳紧接着带领宋军骑兵过桥,而杨丰和六甲神兵依旧在河堤上不断向追击的金军射击,因为距离拉近命中率不断提高,三百支步枪最大限度延缓了金军的速度。

    不过仍旧无法阻挡他们。

    这时候金军已经完全变成了汹涌的洪流,塞满这片和平时代汴梁城外最美的风景。

    好在幸亏也有这些园林。

    两座巨大的皇家园林,无数假山池沼亭台楼,就像两道城墙般护住杨丰和宋军的两侧,实际上这两处园林也的确有高墙,不需要担心两翼的杨丰和宋军可以将全部火力对准他们的正面,就连西岸的李彦仙部下骑兵和过桥的宋军骑兵也都摘下弓箭严阵以待。

    很快宋军骑兵全部过桥,李彦仙长矛一指,他的部下开始过桥,而他继续横矛而立看着越来近的金军。

    狗血的剧情并没发生。

    重新装填完子弹的三百支五雷铳轻松阻挡住了仅仅百米外的金兵,突然间堆积的无数死尸,给李彦仙赢得了足够的时间,他的部下同样顺利通过了虹桥,但就在此时狗血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没子弹了!”

    就在李彦仙准备下马向杨丰行礼的时候,那些六甲神兵纷纷惊叫道。

    六甲神兵通常也就带能够射击六轮的子弹,也就是五十四颗,然后不够的话由杨丰在城墙上临时制造,在这里当然不可能制造,一万六千颗子弹打完也就没有了补充,同样也就意味着他们无法继续阻击,尽管这时候宋军和李彦仙部下都已经过桥,但金兵同样也可以过桥追击,有六甲神兵可以轻松阻挡他们,没有六甲神兵就只能换这些骑兵了。

    李彦仙迅速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迎敌!”

    他举起长矛大吼一声。

    他的那些部下迅速停住掉头。

    “国师请速回城,末将随后就到!”

    李彦仙在马上抱拳向杨丰行礼说完,紧接着催马冲向虹桥,此时追击的金军同样也已经开始踏上虹桥。

    杨丰叹了口气。

    他看着这个原本历史上散尽家财募义军勤王,因为那些文官的轻视而辗转流浪甚至获罪改名,最后以孤军在陕州从建炎元年四月,一直坚守到了建炎四年正月,面对金军劝降直接说宁为宋鬼,不要富贵,最后粮尽援绝城破在巷战中断了一臂仍然突围冲出,但却因为随后金军报复性屠城自认愧对百姓,而选择投黄河自杀与民同死的忠义之士。

    他把手中步枪扔给一名士兵,随手拔出了脚下两柄加长款横刀……

    “李将军请入城!”

    他突然间出现在了李彦仙马前说道。

    “国师……”

    后者愕然道。

    “李将军不相信老夫吗?”

    杨丰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一支投枪到了他背上,然后在李彦仙的惊叫中化作一缕烟尘撒落,还没等投出投枪的金军骑兵从惊愕中清醒,杨丰那白衣如雪的身影就出现在他面前,鬼魅般从一旁急速掠过,
触手 X 姊妹最新章节
下一刻那金军士兵的头颅在喷泉般射向天空的鲜血中滚落。而杨丰也已经到了虹桥上,就在两支长矛同时刺中他胸前然后化为烟尘的瞬间,两柄横刀分左右分别刺入两名金军骑兵的肋下,而且准确的切断肋间动脉并划开一道恐怖的伤口。在金军士兵的惨叫声中,杨丰闲庭信步般拔出刀伴着两道血箭的喷射,一下子出现在虹桥最高处一名金军将领马前,两柄横刀同时向前刺进其胸口如剪刀一铰切断其脊柱,紧接着拔出同时肩膀向旁边猛然一,那金军将领的死尸坠落掉到了桥下。

    后面的李彦仙都看傻了。

    他就那么木然地看着杨丰就像鬼魅般挤进桥上的金军骑兵中,然后无视一切攻击,同时就仿佛舞蹈般优雅地杀戮着,转眼间虹桥上就没活着的金兵了。

    而杨丰的白衣上甚至没沾血。

    “李将军请入城,老夫为将军断后!”

    虹桥最端的杨丰淡然说道。

    说话间十几支利箭在他身上化为了烟尘,而他右手横刀准确地划断了一名金军骑兵颈部的动脉,紧接着以极快速度侧身,让心脏泵射出来的鲜血在他面前掠过,那金兵惊恐地尖叫着,扔掉武器试图捂住伤口,但那强劲的鲜血依旧从他指缝向外喷射,如血雾般给杨丰的身影添加背景。

    但这依然没有阻挡住那些凶悍的女真士兵。

    因为骑马无法挤上桥,他们纷纷在对岸跳下战马,拿着各种武器吼叫着冲向虹桥,恍如被逼到峡谷的野猪群般撞向杨丰,而杨丰手中两柄横刀化作一道道闪耀的寒光,在这寒光划动中,金军士兵的鲜血喷涌成如林的喷泉。

    所有伤口全是颈动脉。

    郭老仙的这具身体根本无法支撑杨丰玩重量级狂化,别说几百斤狼牙棒,就是几十斤陌刀都挥不了几下。

    既然这样那就玩剑客吧!

    两柄特制的加长款横刀,在他的手中化作游龙,伴随那恍如舞动的优雅动作在空气中不断刺出划过,在那些恍如丧尸般蜂拥而至的金军士兵脖子上制造致命的伤口,划开或者割断他们的颈动脉,让他们的鲜血在心脏泵压中化作血箭向外喷射,让他们在惊恐绝望尖叫中等待转眼到来的死亡。而这样的死尸或者即将变成的死尸在他面前不断堆积,被继续进攻的金兵推着落入河水,然后继续用他们的鲜血染红这条河流,染红琼林苑的一池清波,染红大画家和张择端笔下优雅的风景。

    李彦仙深吸一口气,看着虹桥端那个飘然若仙的身影,忍住叩首膜拜的冲动,一挥长矛带领自己部下的骑兵和那些六甲神兵一起,迅速冲向不远处的顺天门,就在他进入城门的一刻,城墙上突然响起惊叫,他急忙回过头却看见那座虹桥正在垮塌。

    被金军的死尸压塌了。

    紧接着河水中一片雾缭绕,雾中那白衣身影冉冉升起……

    李彦仙和所部八百义军的到来让汴梁城内一片振奋,虽然这人本身毫无意义,甚至放到城墙上都照顾不过一座城门,但却代表着几个月来两百万军民日夜期盼的曙光出现,在经过了街道上狂欢般的迎接后,就连赵桓都登上宣德门亲自检验并且发下大量赏赐。而且他还封李彦仙为殿前司都虞候,陕州观察使,其部单独赐名忠勇军,以李彦仙为统制,他这个名字是因为太原之战时候指责当时李纲不懂军事乱指挥,所以被御史中丞秦桧弹劾不得不改名逃亡,赵桓现在直接给他恢复原来的名字李孝忠,至于他身上的罪名当然撤销。

    总之李彦仙或者说李孝忠立刻得到赵桓器重。

    话说这种情况下还能以这种方式到汴梁来勤王的那真是忠臣。

    而且还有本事。

    这样的人当然要重用了。

    因为他的忠勇军是骑兵,是反击的力量,所以归殿前司直接指挥。

    这时候汴梁的守军分三个系统,一个殿前司的前后左右中五军,总计一万多,殿前司副都指挥使王宗濋为统帅,但实际上是包括姚友仲在内几个统制负责指挥,准确说他们是赵桓的禁卫军。还有一个是四壁防御使刘延庆指挥的,再就是张叔夜的勤王军,当然,还包括了杨丰的六甲正兵算民间义军,按照大宋的规矩这些由枢密院指挥,实际上就是已经升到枢密使的张叔夜指挥,反正其他枢密使也伺候不了国师这位大爷。

    然而汴梁城内庆祝的百姓们并不知道,带来曙光的李孝忠,其实还带来了一大堆坏消息。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