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四章 决战-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一四章 决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就在完颜活女被小养由基解元一箭射死的同时,从太行山到黄河之间五十里的漫长战线上,几乎所有原本负责警戒的金军都发起了进攻。

    北边完颜阇母亲自坐镇。

    他部下金兀术攻宗泽,大抃冲姚友仲,赤盏晖攻高师旦,但三将都无法突破宋军防线。

    这条防线太厚了。

    宗泽在收拢之前被击溃的部下后,仍旧以清化为核心列出了四重防线,每一道防线前面都是拒马阵,最后两道防线因为得到了后面大批自发赶来的百姓支持,甚至各挖掘出了一道堑壕。因为他作为防线最重要一环,得到的任务就是死守,同样也自知所部战力最差,他干脆就这样摆出了一个可以说呆阵,死死堵住这条对金军来说最重要的大路。

    而他南边的姚友仲和高师旦两军摆出的,实际上是一个个以旅为单位的大方阵。

    按照编制他们就是这样作战。

    每个军一线三个二线两个,五个方阵形成两道防线,而且两军因为防区小实际上直接连成了整体,一线六个二线四个,所有方阵之间距离都刚好超过神臂弓有效破甲射程,这样避免了误伤,但进攻者却必须承受背后的弩箭。而在一线方阵正面是密密麻麻的拒马,金军正面突击就得硬撼,侧翼攻击会被夹击,哪怕凭借速度冲过夹击,也一样会被后面的方阵堵住,后者实际上还充当预备队。这些方阵可不小,实际上每一个方阵都是四千人,三个方阵就横亘超过一里,而且可以随时结阵移动,骑兵进攻这样的方阵很难有好结果。

    这实际上就是空心方阵改版的。

    只不过负担远程攻击的由大炮变成床弩和弩炮,而原本由燧发枪来干的变成神臂弓,但主要一线作战的,类似灰色牲口们刺刀肉搏的角色,则是类似瑞士方阵一样重甲的长枪手和戟手。

    这也不完全是杨丰的发明。

    宋军作战本身也大致如此,后期王德在柘皋就是以万柄战斧砍败了金军,而韩世忠所部同样大量使用类似用途的戟,岳飞所部也是密集阵型加长短战斧神臂弓为核心。

    冷兵器战争最后往往都是殊途同归。

    欧洲铁罐头和大宋步人甲,欧洲钢弩和宋军神臂弓,欧洲战戟和宋军的大斧棹刀,甚至就连战锤,连枷之类最后都是殊途同归,武器的外型可能不一样,但用途都是一样的,冷兵器的巅峰无非就是重甲,然后破重甲,只不过欧洲战争进化到这个地步要晚得多,而欧洲战场进化到冷兵器巅峰时候,已经到了火药武器发威的时代。

    而杨丰不过是将其略微提前一,同时系统化规则化制度化,让那些将领们个人经验的积累,变成一套通用的战术,另外给士兵开了一信仰的外挂。

    但这就足够。

    勇猛顽强的士兵,密集的阵型,一个个互相配合的方阵,形成一片让骑兵绝望的泥沼,无论正面进攻,侧翼进攻,甚至骑兵穿插,结果都是陷入这个泥沼然后变成骑兵最不想干的消耗战,让宝贵的骑兵甚至具装骑兵,去和那些步兵炮灰互相消耗。

    最终完颜阇母三路都无法突破。

    而中路在完颜活女阵亡后士气低落,同样没了突破韩世忠所部防线的希望。

    实际上那边正在遭遇宋军的主动进攻。

    因为那里不仅仅有韩世忠,另外还有张俊。

    完颜活女的死让张俊所部士气暴涨,他们可是种师中旧部,当初他们就是被完颜活女击败,这一次也算是大仇得报,而他们在韩世忠的南边,实际上是依托沁河列阵。因为沁河已经进入汛期,暴涨的河水阻挡住侧翼,没有遭遇金军进攻的张俊选择主动出击,沿沁河右岸列阵而前,从侧翼威胁金军,而沁河是斜插而下,他的进军实际上是在压缩沁河北岸整个战场,将金军一步步往北挤压。

    他也不是孤军向前。

    他的后面还有实际上是作为北岸战场预备队的刘光世。

    这时候整个战场分南北两部分。

    中间的分隔就是沁河,沁河北岸是宗泽,姚友仲,高师旦,韩世忠,张俊,而刘光世率领所部作为这个战场的预备队,随时对各处进行增援,但实际上他几乎毫无压力,因为他已经可以肯定金军冲不出来。

    所以他干脆加入了反击。

    话说他爹可是次辅,武将系统的老大,他得立功才行。

    而沁河南边的金军实际上就洛索或者说完颜娄室。

    他带着两万后卫之前向东警戒宋军,但此时也已经被刘锜,刘光国,张叔夜的儿子张仲奋,这御营司精锐的
人间四月(妙夺父心)全文阅读
三个军堵住,而就在同时南岸李彦仙的骑兵也已经乘船渡河,不过洛索和北岸战场之间有怀州浮桥连接。

    怀州至今被他们控制着。

    这座城已经是战场的核心,洛索是背城列阵,阻挡宋军北上通过浮桥向北岸进攻。

    张俊与刘光世联军向前推进,一旦堵到桥头就会将洛索切出来,后者剩下唯一的渡河通道在沁河上游距离怀州还有近五十里,而且这时候李彦仙所部正在向金军主力的尾部进攻,他和王彦的联军在昨天就收复孟州,如果他避开怀州从侧翼直接北上,那么北边的渡河通道也将被切断,洛索将变成孤军在近十万宋军主力围攻下覆灭。

    明白局势危险的完颜阇母,立刻亲自率领近两万金军南下迎战张俊和刘光世。

    至于粘罕,这时候已经前往天井关督战,毕竟这才是最简单有效的破局办法。

    沁河北岸。

    金军铁骑挟海啸怒涛般的马蹄声汹涌而至,千军万马卷起漫天尘埃遮蔽日。

    “稳住!”

    张俊策马阵前高喊着。

    虽然他名声很臭,但必须明白他的名将之名并不全是水分,还是以干货为主的,而此刻他带领着包括了原本王渊和苗傅所部在内总计三万大军,他本人指挥中军,左军田师中,右军是苗傅的弟弟苗翊,但实际上是戴罪立功的苗傅。

    在他的阵型后面是刘光世的两万人。

    其中包括了他们刘家那三千核心骑兵,这三千是真正的精锐,都是他们老家陕北的子弟兵,不过刘光世并不是真正的指挥,这个中兴名将众所周知是真正攥一把水的,但是他手下有一个真正的猛将啊。

    王德王夜叉。

    亲自阅阵的张俊很快一转马头退入阵中,在他身后金军前锋具装骑兵汹涌而至,目标首先直冲他的右军。

    “临阵脱逃者斩!”

    待罪立功的苗傅面目狰狞地吼叫着。

    因为是主动进攻,他的阵型前方没有拒马,但作为之前赵构最亲信的将领,他的部下三眼铳的装备数量也是最多的,就在金军具装骑兵的洪流进到十丈內时候,他的阵型前近千支三眼铳密密麻麻喷出火焰,火山爆发般场面和那骇人的响声让金军的战马纷纷止步,在密集的弹丸击打中带着惯性继续向前滑动,然后撞上宋军的长矛和盾牌。

    苗傅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举着一柄棹刀向前。

    在他身旁一名士兵同时燃三眼铳的引信,火焰瞬间喷射,因为距离太近甚至几乎喷到对面一名金军骑兵的脸上,还没等后者从惊吓之中清醒过来,苗傅的棹刀就砍下了他的头颅。

    将领身先士卒对士兵的带动效果极强。

    虽然他属于戴罪立功军职就是个小兵,但他部下这八千人可是一直跟着他的,原本历史上他搞兵变把赵九妹搞得不能人道,这些人忠心耿耿地都跟着,就在他砍下这名金军头颅的同时,三眼铳近距离糊脸的掩护下,宋军刀斧手蜂拥而上,挥舞棹刀战斧甚至骨朵连枷之类武器,和冲阵的金军具装骑兵混战在一起。

    自知前途性命甚至苗家未来就看这一战的苗傅也真得拼了命。

    这个世代将门,曾祖抵抗李元昊战死麟州,祖,父两代河湟开边为大宋开疆拓土的家伙,而自己却跻身叛臣传的家伙,疯狂吼叫着挥舞那柄沉重棹刀,在一片混乱的血战中凶悍地砍杀,不断砍翻一个又一个金军,在他身后就连那些三眼铳手都加入战斗,抡起这东西当锤子,而在他们后面那些神臂弓手和弓箭手甚至还有几支碗口铳,全部都在不断射击。

    这边的血腥混战就这样开始。

    而就在同时另外一支金军在韩常率领下也在冲击张俊的左军。

    然后……

    “天佑大金!”

    韩常激动地高喊着。

    他居然冲开了宋军,负责他这边的宋军左军统制田师中,仅仅撑住了金军的第一波冲击,当第二波攻击阵型稍微有些混乱的时候,居然第一个逃跑了,指挥官的逃跑立刻引起了士兵的逃跑。

    这一幕让韩常瞠目结舌。

    这个目前金军中少有的汉人大将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就在所有战线上金军都陷入苦战时候,他居然就这样打开了突破口,此刻他都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他毫不犹豫地下令全军向前扩大战果。

    而此时的张俊也傻了。

    “这个狗东西,我要亲手砍了他!”

    他悲愤地吼叫着。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