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八章 下一站,幽州-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一八章 下一站,幽州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的杀戮真就如他所想,就像从头咬碎一根糖酥棍般将金军从后向前一节节不停咬碎。

    后者没有抵抗能力。

    如果大的战场他们可以用围殴缠住杨丰,但在这里围个屁,从天井关向南除了一个星轺驿勉强能让不超过千骑列阵外,其他根本就找不到一块可以列阵的地方,过了星轺驿剩下也全是羊肠坂道,能让两名骑兵并行就已经算好了。这样的环境下他们能够聚集起来抵御杨丰的通常也就几十人,就国师那狂暴的速度转眼就杀光,然后接着就是他们后面的,他们后面还是最多能聚起几十人,然后又被转眼杀光……

    实际上这是理想状态。

    因为杨丰只杀女真,而契丹和汉军倒戈就可以不死,所以那些契丹和汉军都毫不犹豫地倒戈了。

    所以准确说随着他的前进整个金军不断陷入崩溃和自相残杀,他要做的只是不断向前走,一边杀着所有他能遇到的女真,一边喊着他的区别对待政策,然后他前面金军就纷纷自相残杀,而女真士兵崩溃一样抛弃战马,惊恐地冲向两旁山林。因为此时岳飞和三百部下还依旧堵在天井关,所以他们也不可能等杨丰过去重新回来,最终那些逃进山林的金军也就彻底消失在山林,而那些手上沾了女真血的契丹和汉军则破罐子破摔,干脆追随国师算了。

    虽然他们的家人在北方,但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此战过后大不了跟着宋军一起打回去就是了,金军主力全军覆没在这里,幽十六州的金军几乎为之一空,那么接下来宋军肯定要北伐,他们的家乡多数都是幽十六州一代,就留守的那些金军别说还有宋军一起,就光他们这些人组个团回去都能一**了。

    这些家伙都不傻。

    抱紧国师的大腿,有这个神仙给他们当老大,他们根本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就这样杨丰一路不断向前,不断杀,不断收编,再继续杀,然后再继续收编,踏着山路上堆积的死尸一直走到星轺驿,在这里粘罕组织了一支最精锐骑兵进行了最后抵抗,但甚至都没用杨丰动手,那些倒戈的契丹和汉军就淹没了这支骑兵。

    最终粘罕绝望地选择了自杀。

    而紧接着整个南边羊肠坂道上所有金军自行崩溃。

    当杨丰到达横望隘时候,这种崩溃已经和瘟疫一样,一直传染到了山外的金军中,这些金军被包括在侧翼渡过沁河的李彦仙,还有随李彦仙而来的太行山忠义军梁兴……

    就是那群难民们。

    这是梁兴,赵等太行山忠义社的义军,他们说白了就是泽州一带忍受不了金军荼毒的难民,然后放弃家园躲进山区,主要活动区域就是泽州以南的山区,尤其是可以说最适合的王屋山区。原本历史上他们受翟兴兄弟节制,但自己在太行山区坚持,实际上算是南宋在北方最主要的一批忠义,他们这些人坚持的时间很长,原本甚至差一就等到了北伐的岳飞,而且也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但岳飞在朱仙镇被召回让他们空等一场,梁兴最后才带着一批人乘船沿黄河顺流而下逃到南方。

    但这时候得到数十万官军在他们旁边和金军决战的消息,梁兴立刻带领这支义军出山,正好和侧翼包抄的李彦仙遇上。

    然后他们就合兵一处。

    而加上他们之后,包围万善金军的宋军总兵力,实际上已经接近了二十万,这还不算后方赶来的总数不下二十万河北青壮,甚至就连南岸围殴金军的各军因为契丹和汉军倒戈,基本上战斗接近尾声,所以也开始在怀州渡河加入围攻,而他们全军投入围攻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加上南岸全军那就是十倍的围攻啊。尤其是随着战场的不断压缩,这个包围圈可以说越挤越厚,如果有粘罕的五万金军撤出并加入战斗,阇母还是有希望,但随着粘罕自杀和所部的崩溃,阇母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尤其是当他部下的契丹和汉军也开始倒戈以后,他就连做困兽之斗都已经不可能。

    他只剩下一个选择。

    就在当天晚上,万善包围圈內的金军杀掉了他们的战马,然后以马肉作为食物,总计约两万,女真精锐化整为零,向北进入茫茫群山。

    剩余还有一万五千契丹和汉军向宋军投降,当国师带着他新收的近两万小弟,超过四万匹战马,浩浩荡荡走过碗城的时候,这场双方投入总共兵力超过四十万的宋金大决战以宋军的全胜告终,战场斩首三万五千,包括国师自己斩首
欲爱帖吧
的近六千,算上岳飞等人他们共斩首八千,另外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倒戈那些杀的,但这个算到宋军头上。加上在黄河南岸投降的那批,总共俘虏或者说接受投降倒超过六万,其中包括国师自己接受投降的两万,不过仍旧还有四万金军化整为零逃进了山里,至于他们的结果就很难说了,虽然这时候是夏天但想来山里也没有足够养活四万多人的食物。

    就是打猎也不够啊!

    虽然阇母等人都带着马肉,可这样的季节肉类恐怕保存不了几天。

    他们可是抛弃战马步行。

    而且他们是翻山越岭,他们还得在林木间开路,他们还得面对荒莽中的无数悬崖峭壁,虽然从万善到泽州这段山区直线距离不过百余里,但这可是百余里的崇山峻岭荆棘草木,正常人有充足补给,没有十天半月也是别想走出的,更别说这些人食不果腹,还得防备毒蛇猛兽,这是夏天还得小心别被雨后的山洪卷走,他们还不认得路,总之……

    “路漫漫其修远兮!”

    国师满意地看着山崖下两名不小心摔死的金军死尸吟诵道。

    很显然他心情是极好的。

    粘罕自杀,银术可被他斩首,杨再兴斩了韩常,解元射死活女,李彦仙杀了娄室,再加上之前炸死的斡离不,金军这个时期标志性的名将几乎去了一半,不过居然跑了金兀术,这还是让他有些遗憾的,还有阇母,大抃和赤盏晖这也都是名将,当然,他们目前还不能说逃出生天,毕竟他们无论西去平阳还是北返太原,那都得先过了泽州再说。

    “你是梁兴?”

    杨丰看着面前的梁叔叔。

    年轻版梁叔叔还是能看出几分英俊的。

    “末将见过国师!”

    梁兴毕恭毕敬地行礼说道。

    “你的部下暂时以忠义军为号,你是都指挥使,其他的等老夫回去再定,立刻带着你的部下做为向导,王将军,既然你是上党人,那就由你部另外加张仲奋,刘锜两部出天井关夺回怀州,你们四部各从降军中带两千骑兵,对这些降军要善加安抚,不要因之前交战而苛待,包括那些契丹也要一视同仁。你们四部由刘锜为主,夺回怀州立刻北上夺取隆德府,然后不要急于反攻太原,在各地坚壁清野就是普通百姓也必须收到城内,城外一粒粮一头牲畜都不要留。”

    杨丰说道。

    刘锜,张仲奋,王彦,梁兴四人立刻笑了。

    这是要玩死金军啊!

    他们就算能走出群山,至少也得死在里面三分之一以上,而剩下的筋疲力尽,饥肠辘辘,而且还都是没有马的步兵,出来后面对坚壁清野的各地,夏天还没结实的庄稼,他们还得继续饿着。

    他们攻城就固守。

    这些金军没有时间逗留,不会真正进攻的,也就是一波攻势,而且也不会有攻城器械,所以只要能保证不弃城而逃,就没有守不住的城池。

    他们走就由骑兵尾随追杀。

    那些契丹士兵会乐意用射杀女真士兵来报亡国之仇的,八千骑兵足够了。

    就这样玩下去,他们走不到隆德府也就是上党就得全军覆没,这还得是在金军走出山区的情况下,而最大的可能实际上是他们走不出群山。

    山里的确有猎物,女真人也的确是狩猎民族,但狩猎是需要活动范围的,他们四万人涌进山林,那得把方圆几百里內所有野兽都赶到他们前面,才有可能满足他们的消耗,或者他们散开直接散到周围方圆几百里范围进行搜索也可以,但那样他们也就不可能再集结起来。

    一支四万人的大军想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穿过一百多里群山?

    “四千人都做不到啊!”

    梁兴很有感触地说道。

    好吧,这种事情他有发言权。

    至于其他各军……

    杨丰看着他面前剩下的那些将领们。

    剩下还有御营司三个军,张俊和韩世忠等部五个军,宗泽所部实际上也是五个军,御营司扣除伤亡还有五万,张韩等部还有六万,他们的伤亡最大,已经接近了三分之一,步兵对骑兵肯定是步兵伤亡远超骑兵,宗泽所部同样如此,实际上还剩下约三万五,这样就是十四万五,但却又加上了六万降军,所以剩下的总兵力是二十万多,那么接下来这些人的任务就是……

    “反攻,直捣幽州!”

    紧接着他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