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二章 堕落之城-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二二章 堕落之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并不担心赵谌母子。

    因为对于这对母子来说,他是唯一可以信赖的人,赵桓是怎么死的她们当然很清楚,与其说是被赵构所杀,不如说是被他那些兄弟叔伯们一块杀死的,也包括他亲爹,赵佶主谋,那些宗室们按住,赵构拿斧子活活劈死,然后整个文官系统都站在一旁为他们鼓掌喝彩。

    可怜赵桓脑袋都被劈得不辨人形了!

    要不是太后熟悉他的身体,根本就认不出那滩烂肉是自己丈夫。

    这是多么残忍啊!

    每每想起来她都能浑身颤抖。

    然后赵桓一死接下来肯定她们娘俩,这可以说是必然的。

    要不是国师出手的话,她们娘俩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杯毒酒,其他白绫也在选项内,说不定还有可能失个火烧死,这觉悟她还是有的,所以说是国师救了她们,而且国师还为她们报了仇。但也同样让她们与整个文官系统还有宗室系统完全站在了对立面,没有国师的话她们母子还是别人案板上的肉,她们很清楚没有国师保护她们的后果,那些已经和她们成为仇人的宗室和文官系统会毫不犹豫废掉她们然后弄死。

    皇帝算什么?

    赵佶还有一堆儿子呢!

    他二十多个儿子在这一轮杀戮里总共才死了六个,剩下还有近二十个排队呢!甚至还有连那场晚宴也没参加,所以并没受到任何惩处,依旧还保留着他们爵位的,有这么多备用的谁还在乎她们娘俩,那些文臣无非再从里面挑一个更听话的出来,宗室们会为此鼓掌,至于武将们也不会做什么,武将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文官给他们足够好处他们会继续旁观。

    上一次他们就已经旁观了。

    除了姚友仲和李彦仙两部可没有任何人参战。

    文官和宗室是敌人,武将是墙头草,可以说她们孤儿寡母除了国师没有任何依靠。

    她的娘家人同样指望不上。

    她的娘家本来就一堆废物,她是哲宗生母朱太妃的侄孙女,但朱家本身就是小户人家,朱太妃本姓崔,她爹死娘改嫁朱家的,而因为属于拖油瓶所以寄养亲戚任家,入宫后一步步爬到妃嫔,哲宗时候三家都显贵,但赵佶继位后变成普通外戚之家,就大宋文官对外戚的控制,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实权,无非就是些当猪养也养成猪的。

    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像高滔滔一样。

    高滔滔成功把持朝政是因为背后有高,曹两大级世家的支撑,那是高琼曾孙女高继勋孙女,还是曹彬孙女仁宗曹皇后的外甥女兼养女,背后是几乎整个勋贵集团,她如何跟高滔滔比。

    而她自知也没有刘娥的才能……

    话说那是天才,凡人只能仰望,而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

    不依靠国师她依靠谁?

    至于说国师专权,这根本不算事,国师专权是她们娘俩地位的保证,国师专权意味着权力归于她们娘俩,就像杨丰所说的,那些文臣要的是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国师可以保证天下是她们娘俩的,所以说到底她们与国师才是真正一体的,哪怕不是很聪明,蠢萌小太后也知道国师才是她们的真正依靠。

    别人都靠不住。

    更何况……

    “国师,官家还有些学习上的不太明白,还请国师过去指一下。”

    小太后往他身边靠了靠说道。

    话说她也是天生丽质,二十多岁年纪正当牡丹吐艳的年龄,虽然穿了一身斩缞却难掩花容月貌。

    “又有不懂的了?”

    杨丰笑咪咪地看了她一眼说。

    “还请国师赐教。”

    太后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低声说。

    “那就,那就走吧!”

    杨丰背着手说道。

    然后他们就那么一起转身走了,因为太后走得太急切,还在国师身上撞了一下,幸亏国师搀扶住,话说他们都是老人,国师都六十多了,太后也都自称老身了,互相帮扶一下也是应该的。

    可怜他们身后的御街上,那些士子们还正被那些国师信徒们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呢!赶过来维持秩序的宪兵队,开封府衙役,甚至宣德门城墙上的禁卫军,都在进行着惨无人道的围观。

    而且看得还很欢乐。

    而在御廊的一处酒楼上李纲和张叔夜同时长叹一声,带着一丝苦涩面面相觑,尤其是李纲的目光里充满了悲凉,很显然大宋风气败坏,现在连贩夫走卒都敢围殴士子,这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军
逐浪纷绯吧
队不听他们的,想干涉也没能力,虽然李纲也带着三万士兵来勤王,但很显然是没什么卵用的,汴梁周围驻扎着十几万刚刚打得金军全军覆没的精锐呢!

    而且全是国师的亲信。

    再说他们也不能真兵变啊!

    好歹国师手中还掌握着大义,还有太后和皇帝在他背后呢,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他们敢兵变那就是造反了,无论李纲还是张叔夜都不敢这么干,这个底线他们俩还是有的,他们的目的只是恢复过去,恢复文官系统一百多年努力完善起来的一切,至少他们俩是没想过要干别的。

    过去他们对付这些朝中做恶的家伙,通常都是鼓动起老百姓,然后那些年轻士子打头阵,士绅收买泼皮无赖们助威,能通过请愿解决最好,不能的话瞅准机会……

    比如上朝路上。

    然后一拥而上拖出来殴打致死。

    汴梁围城之初,他们还以这种方式殴死了西军系统的辛亢宗呢!

    可现在呢?

    没法玩啊!

    老百姓都听国师的,根本不听他们的。

    话说这汴梁城已经无可救药了!

    李纲再次长叹一声,也没跟张叔夜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下楼上马离开,后面张叔夜一脸尴尬。

    话说他的地位真尴尬。

    理论上他是文官首领,但他的儿子却都是国师部下,大儿子是统领一军的都指挥使二儿子是总参参谋,文官指望他为他们撑腰,但他俩儿子却又是国师的信徒。他大儿子已经在脖子上公然挂子弹壳了,要不然连军队都没法指挥,脖子上不挂子弹壳就没资格参加国师信徒内部聚会,一个将领手下天天开会自己却没资格参加那指挥个屁,他二儿子虽然没挂子弹壳,但总参谋部那些二代们无不以国师为偶像,可以说他们张家骑在文武这道墙上。

    但也可以说两面不是人!

    最终他也只能长叹一声然后走了。

    至于这场斗殴的结果……

    没结果。

    这种事情哪有什么结果,再说根据现场的开封府衙役检验,虽然发生了大规模斗殴,但却都没有造成真正的伤残,双方无非就是些不值一提的青紫,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的小冲突,最多再撕破衣服。而且双方都有过错,已经无法说清孰是孰非了,那些士子们看着凄惨些,但那些围观百姓也有损伤,还有几个已经构成轻伤标准,甚至有好几个头发都被扯下来,按照大宋律法反而他们的伤要重一些……

    扯掉别人头发是要徒一年半的。

    不过……

    太后开恩,都拉倒了!

    都是大宋子民,不过是一时情绪激动而已,又没死人打出残废,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好了。

    总之,总之那些士子们的打算是白挨了。

    他们黯然地发现,自己身上的光环在这座城市已经毫无用处,曾经他们走过这座城市的街道,收获的都是尊敬的目光,都是热情的赞颂,无论贩夫走卒还是那些军汉们都在仰视他们,但现在当他们鼻青脸肿地走过街道的时候两旁响起的只有嘲笑。他们的正义举动没有得到人们的赞颂,反而只收获了一片嘲笑傻子的奚落,那些粗坯们不但不感谢他们指迷津,反而把他们按在地上暴打,而且不但官差不管甚至连太后都不管。

    很显然他们不会认为这是他们出了问题。

    他们是不会有错的,他们不可能有错,那么错的只能是这个社会,错的只能是那些被歪理邪说蛊惑的愚民蠹妇们,天哪,这个大宋怎么了,原本主圣臣贤众正盈朝的大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是国师。

    不对,是那妖人!

    都是他毁了这一切,是他蛊惑先帝倒行逆施,迫害衮衮诸公,搞得汴梁城内民怨沸腾官不聊生,所以太上皇和康王才欲清君侧,结果却最终被他所害,否则这时候大宋还是原来那个美好的大宋,什么康王杀害太上皇和先帝,肯定都是这个妖孽编造的,就连康王勾结金兵也是他编的,包括太后和官家此时肯定也已经被他控制了心智,整个汴梁城的愚民蠹妇都被他控制了心智,他是妖人他什么干不出来?

    这座城市已经无可救药了!

    这座城市里没有了圣主明君,没有了贤良之臣,没有了忠义之民,只剩下一个妖孽和被他用妖术控制的阖城傀儡。

    它已经彻底堕落了。

    这是一座正在妖氛笼罩下走向黑暗的城市……

    但谁来拯救它呢?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