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三章 国师,放过彼此不好吗-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二三章 国师,放过彼此不好吗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然而让那些士绅们绝望的是,国师注定要在倒行逆施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了。

    紧接着他又出幺蛾子了!

    “国师,此时有些不妥吧?”

    唐恪说道。

    “不妥?哪里不妥了?”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从旁边拿起玉玺,在他面前一份墨迹未干的圣旨上盖章,那圣旨上几乎与道君皇帝一般无二的墨宝中,括田两个字触目惊心,这就是他新出的幺蛾子,括田,就跟南宋时候贾似道一样,对大宋官民田产做彻底普查。无论官田和民田全都进行丈量并评估划分等级,同时普查土地上的佃户,还有种植的作物产量,配套的水利设施,另外还有随行的专门人员同时按照新式的地图绘制方法,对各路山川河流城市村庄道路之类进行绘图制作全套大宋地图。

    当然,其他都没什么。

    但括田就很麻烦了,尤其是他天天鼓吹均田制的情况下,谁不知道括完田就该均了。

    “户部丈量田产,清查隐漏难道这不是本职工作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这土地都是官家的,那官家想更清楚自己有多少土地难道还有什么不妥了?据老夫所知,自蔡京执政以来这隐田,侵夺官田之类违法行为可越来越多,难道唐尚书还想继续坐视这些奸徒逍遥法外?”

    杨丰说道。

    “呃,在下并无此意。”

    唐恪赶紧说道。

    “只是目前非比寻常之时,国家连遭大丧,外有强敌未除失地未复,内有逆构为乱群情疑惧,实在不宜再多事啊,括田必然会引起地方混乱,耽误了北伐大计就不好了。”

    他紧接着说道。

    “乱?乱则斩之,有老夫在谁敢为乱?”

    杨丰冷笑一声说道。

    “括田之事你们户部行文就行,具体事务不用户部,老夫另外挑选括田队分赴各路,每支括田队配一个步兵旅,老夫倒要看何人敢为乱。另外太后慈悲,着户部行文各地所有官府在籍奴婢皆释放为民,赐官田以谋生,另民间有买卖人口者自今以后一切契约为非法,有买卖者无论买卖双方皆流放琼州。”

    他紧接着说道。

    唐恪倒下一口冷气。

    话说这时候官宦人家或者士绅们谁还不买几个姬妾,除了王安石和司马缸这种非主流,哪怕苏轼范仲淹这些都一样,寇准更是出了名的,这道旨意打击面可是很广。

    当然,这不关杨丰的事。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禁绝,现代都没禁绝的事情,在这个时代就更不可能了,但卖身契不再受法律保护,依然会带来巨大改变,首先就是奴隶阶层不存在了,算是为奴隶制度画上了句号。而奴隶制度彻底结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是良人,打伤奴婢一样要按照法律惩处,杀奴婢一样要偿命,像那些风流名士们在家悄悄把哪个婢女按倒,后者完全可以去告他*****,所以寇大人在世就不快乐了,同样娶妾虽然可以,但买个妾室这种事情就不存在了。

    哪怕是妾也得娶。

    大妇敢拿针扎妾小心坐牢。

    实际上这并不过分,因为宋朝已经有过大妇剪妾头发,结果依律徒一年半,当然,后来肯定交钱赎罪,但确实已经有这样的判例。

    而杨丰只是真正明确下来。

    “还有,所有寺庙田产商铺高利贷统统没官,出家人要什么产业,有信徒香火就够,另外犯罪与民相同不得减刑。”

    紧接着他又说道。

    “哪谁还买度牒?”

    唐恪愕然道。

    国师假公济私很正常,唐恪也没兴趣为大师们出头,可问题是卖度牒是朝廷收入重要来源,你这样搞没有了减刑优待没有了庙产养活,全都跟乞丐一样靠信徒施舍,没了放贷生利没了商铺做生意,谁还跑去做那劳什子大师,那度牒谁还买?一张度牒最高炒到六七百贯哩!

    “信仰是纯洁的,不要总是谈什么钱不钱的,真正信佛的难道就因为这些不去做和尚了?”

    杨丰义正言辞地说。

    好吧,你就装吧,谁不知道你那阴暗的小心思,这汴梁城里的寺庙都快被你霸占完了,那些大师们一个个敢怒不敢言,如今只不过往汴梁城外延伸而已。

    唐恪心中暗想。

    不过他也没兴趣再管,好在那些庙产田地没官后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还有,是关于佃客的问题。”

    杨丰说道。

    唐恪脑子一激灵。

    “国师,佃客能有什么问题?”

    他几乎用哀求的声音说。

    他其实是想说你就别再搞事情了,互相放过彼此难道
离婚后的性福生活笔趣阁
不好吗?

    “据我所知地主苛待佃客的事情很常见啊,尤其是很多地主甚至仗着手中掌握佃客生计命脉,不但敲骨吸髓般定下高昂的地租,而且任意役使那些佃客,打骂欺辱就更不用说,甚至还有奸其妻女的,哪怕朝廷法律对其也颇为偏袒,地主打死佃客都能减死发配邻州,这简直是荒谬,都是读圣贤书的,难道就没有廉耻了吗?”

    杨丰说道。

    “国师,这个多数地主还是好的。”

    唐恪尴尬地说。

    北宋其实不是佃户最惨的,南宋才是真正凄惨,尤其是扒灰公的理论当道后更完犊子了,主佃打官司首先佃客就是错,因为你这违背了纲常,当然比起咱大清最后都发展到部分地方连初权都有还是好一些,比起咱大元的农也稍微强,和明朝大概半斤八两。这属于地主时代的普遍现象,哪怕到光头佬时代,其实农村的地主也不比北宋更好,比如咱大清的部分地区初权就得到很好的延续,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八百年没有任何进步,哪怕改变也是在往更坏改变。

    “这不行,自今以后地主与佃客诉讼一律同等,地租不准超过六成,据说都有敢收到八成的,这是要把佃客当耗子养吗?准佃客检举,有地主收租超六成者以其地赏之。”

    杨丰说道。

    “那是民田。”

    唐恪提醒他。

    “普通之下,莫非王土,难道民田就不是大宋官家的?”

    杨丰说道。

    唐恪忧伤了一下,他决定还是闭上嘴好了,不过国师的措施也不算太刺激,毕竟收八成的很少,那得是很好的田地,绝大多数其实都是在六成左右,地主也不想把佃客饿死,他们的标准都是把佃客饿到勉强还能干活的地步,不能干活他们一样会有损失的。地租六成左右是普遍现象,但低于五成的就很稀罕了,更何况那些地主和各地官员都是一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最后这道命令最多有一限制作用,但实际上那些地主还大有可操作的余地。

    他当然不知道,这只是国师在首先拉拢佃客的民心。

    直接下均田令是逼士绅造反。

    而且这个均田令还不可能传达到南方四川陕西等地老百姓耳中,在那些地方官员这边就截下了,然后他们就会在士绅支持下清君侧了,而那些老百姓不会知道这些的,那些士绅会告诉他们国师是妖孽,然后他们也就相信了,毕竟士绅掌握话语权,然后他们也就跟着抵抗了,而杨丰先搞这些小恩小惠,既能保证那些士绅暂时不会被刺激到造反,又能保证那些官员捏着鼻子传达下去。

    毕竟这些都无关痛痒。

    那些地方官员不会被刺激得太严重,他们会把这些传达下去,然后老百姓就会知道国师的好。

    虽然他们实际上没得到多少。

    但国师毕竟真得为他们着想了。

    有好印象的底子,那些括田队再搞一下宣传,顺便散播一下均田制的舆论,先把群众基础打好,下一步发布均田令然后逼士绅造反之后也就是过去一巴掌拍死了,没有老百姓跟着他们,他们就算造反有屁用,大宋三分之一的人口是佃客呢!剩下绝大多数还都是不受影响的工商业者和自耕农,地主里面还多半是同样不受影响或者受影响很小的小地主,真正的大地主加起来有几个?

    他们就算造反又能掀多大风浪?

    至于他手下那些……

    “改革封爵制度,所有爵位改成实封!”

    杨丰说道。

    “国师,祖宗成法啊!”

    唐恪说道。

    “祖宗成法就不能改了吗?一户二十五文钱?二十五文钱够干什么?实食一百户才不过二贯半,这何以奖励那些为国浴血奋战的将军们?直接改成封地,一百户折一百亩。”

    杨丰说道。

    “国师,这些太后都同意?”

    唐恪小心翼翼地说。

    “当然了,太后不同意的话,老夫能这么干吗?这是玉玺,没有太后特旨老夫能这么干吗?那岂不是有违人臣之道。”

    杨丰说着又盖了一份圣旨。

    太后的确同意,而且是在他棍刑拷打下,一边尖叫着一边同意的,估计现在还没爬起来呢,不得不说国师的大棒威力太猛,完全和他鹤发童颜的形象不符,可怜太后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不过依然拉着国师的袖子让他今天晚上继续到宫里教官家,话说官家的学业是耽误不得,太后为此也是操碎了心啊!

    “另外还有,太后特旨,所有帝姬全部恢复公主之号,公主就公主,干嘛要叫什么帝姬呢?”

    杨丰说着又扯过一份空白圣旨然后奋笔疾书起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