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四章 进击的大宋-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二四章 进击的大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就在国师抽疯一样,坐在他的首辅办公桌后面,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发布一份份令士绅们抓狂的旨意同时,黄河以北的宋军也在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收复失地。

    怀州大捷的第四天泽州光复。

    之所以不是第三天,主要因为太行道上的死尸太多,尤其是天井关前那座尸山的清理耗费太多时间,作为前锋的梁兴和王彦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清理开这条路,至于泽州城根本没有进攻,在金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泽州后,城内金军任命的知州毫不犹豫地反正杀了不多几个金兵,然后带着部下迎到了天井关……

    然后他被械送汴梁。

    而梁兴以泽州防御使身份接管泽州防务,在知州没到前代行知州事。

    仅仅两天后王彦率领的前锋骑兵就到达他的老家上党,也就是这时候的隆德府治,而城内守军杀了金军任命的知府出城迎降,王彦没有停留紧接着率领骑兵北上威胜军也就是沁县。而就在同一天,刘锜所部经过一场小规模战斗,从金军手中夺回了沁水,打开通往绛州,平阳的道路从侧翼威胁完颜希尹,后续的张仲奋所部则进驻阳城与梁兴一起,形成了对南部山区的第一道防线。他们强行驱赶各地百姓全部进入临近城市,清除野外所有能吃的东西,甚至就连野兽也都预先围猎一遍,务求一渣子都不留下,清理完之后全部收缩进城,快快乐乐等着看金军是如何饿殍遍野。

    不过王彦所部在威胜军遭遇了一支金军的阻击,双方骑兵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交战。

    当然,他还是夺回了威胜军。

    但这也就意味着金军方面已经知道南线的全军覆没,并且开始做出应对措施,这应该是一支南下侦查的骑兵,不过王彦本来的任务就是到威胜军为止,所以他也没继续前进,而是分兵向辽州又光复了辽州。

    宋金控制区恢复到靖康元年金军第二次南下前的界线。

    而在王彦光复辽州的同一天新任河东路宣抚使张所到达上党,同时原本彻底被毁的河东路行政体系在隆德府重建,但宣抚使不再管军,而是由刘锜任置制使总揽军务,至此年仅三十岁的刘锜成了大宋最年轻的方面大员。在他之前虽然不是没有武将为置制使,但最近的也是种师道,这个职务本身很少设立,而这一次杨丰是完全将其制度化,以后大宋各路宣抚使管民,置制使管军,转运使管财,提刑管司法,但额外增加一个巡抚,有权巡视各使司和地方,不过无权干涉具体事务,同时负责与统帅府及内的联络……

    其实就是个监军。

    但这个监军不是太监,而是国师自己指定的,也就是他的亲信,相当于锦衣卫,这个亲信也是开挂的,因为他手下不但有一支千人级别的火枪骑兵,而且还配备了无线电台。

    当然,无线电台也是国师亲手制作的。

    毕竟这个还是太高端了。

    这是河东路的。

    而河北东西两路直接合并为河北路并且以宗泽为宣抚使,另外他还兼置制使,成为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真正一方藩镇。

    杨丰之所以不计较宗泽身份,完全把军政两项权力都给他,主要是他这个人军事才能虽然说不上突出,但他的个人魅力还有安抚地方的能力是极强的,原本历史上担任东京留守期间那些乱七八糟的溃兵,群盗,流民之类统统都对他忠心耿耿,就连一些原本属于金军的契丹都服他,直到他病死也没有过部下叛乱。这在两宋之交的乱世里几乎就是奇迹一样,而且他还能整合这些杂牌,在粘罕的进攻下牢牢守住汴梁,这样的才能不得不说足以令人惊叹,此时河北各地一片混乱,土匪溃兵多如牛毛,除了一个这样的奇才,其他人很难降得住。

    至少除了杨丰亲自出马,手下还真找不到合适的。

    岳飞才能可以。

    但是岳飞资历不行。

    这种事情还得要资历,岳飞直到现在也不过突击提拔为统制,这样的身份放出去那些地方官员恐怕都当笑话来看。

    至于宗泽造他反……

    这个就扯淡了,国师是会怕别人造他反的吗?更何况宗泽部下核心就是那两万投降的金军,话说这些金军全都是国师信徒,而且全都是真正的狂信徒,汴梁城外驻扎待命准备北伐的那些降军,每天在军营里早中晚三次雷打不动地遥拜国师,据说其他各军中也有这习惯,
老鹰吃樱桃帖吧
宗泽敢造国师反这些人会毫不犹豫反戈一击。

    而且宗泽的确不负所望。

    就在刘锜等部迅速光复上党各地的时候,宗泽所部同样水陆并进在河北势如破竹般向前,乘船沿黄河而下的宋军在怀州大战三天后,就一路漂流到达衡水,原本进攻深州的少量金军和一堆伪军看着河面上浩浩荡荡仿佛无穷无尽的运输船,立刻就明白粘罕的大军战败了,当宋军开始登陆后立刻解围撤退。第二天一支水运的骑兵就强行军到达中山,围攻中山的金军同样解围后撤,已经在这座城市做了半年张巡许远的陈遘哭着迎来久违的援军,然后愕然地发现增援他的居然还是一群契丹人。

    好在紧接着宗泽的儿子宗颖就率领一支后续援军赶到。

    而中山解围后河北还在金军控制下的也就只剩下真定,这一带金军也全部收缩进了真定,这里就卡在井陉道口,金军必须得坚守的,所以这里少不了是要打的,宗泽所部一批批不断到达,他以骑兵在北阻挡金军南下增援,以步兵围真定攻城,同时招降河北的那些溃兵和群盗,一同加入到对真定的围攻。这场可以说河北路的最后一战估计还得打些日子,毕竟他还得先把攻城器械造出来,虽然真定城内的金军实际上只有几千人,剩下全是他们扶持的伪军,但宗泽所部战斗力也是各军垫底的,甚至城内金军骑兵还出来搞过反击。

    不过他的胜利只是时间问题,等配重投石机造出来,那些金军也就蹦哒不了了。

    关中战场和杨丰猜的一样。

    完颜希尹得知粘罕全军覆没以后毫不犹豫地弃河中退守平阳,但在宋军收复威胜军的消息传到后,他又以最快速度弃平阳北撤霍邑,并且他本人直接撤回太原,以霍邑为前沿,以阳凉南北关,也就是阴地关和冷泉关夹中间雀鼠谷灵石这条战略通道为屏障固守晋中,摆出了一个西起霍邑东接威胜军南关再到榆次再到真定的防御圈。很显然他们舍不得太原,毕竟这已经是理论上他们从北宋夺取的最后一块富饶土地了,而且一旦没了太原,那么宋军肯定要全线向北,然后幽十六州都很危险了。

    而完颜希尹收缩战线同时,刘光世和翟兴的联军毫不客气地一路光复下去,抢在陕西其他各路军头前面一直光复到了平阳。

    于是这场大功就轻松到手。

    其他那些军头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平阳了,而且和金军后卫发生小规模交战,有王德这样的猛将自然大捷,然后又快快乐乐拿着金军人头报功了。

    不过刘光世紧接着就得到他的新职位,他和王德帅领所部向西增援陇右,杨丰在秦凤,熙河,泾源,环庆四路设一个置制使,由他来当这个置制使,然后反击并夺回之前被西夏侵占的土地,后者差一打下固原打开通往关中的道路,只不过被曲端在固原住了,实际上西夏还在河东路攻陷了西北角一小块。

    话说刘光世打仗的确不行。

    可他在协调各军这方面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而杨丰要的就是有人能去协调各军,这四路又不是没有能打的,再说刘光世还带着王德呢,王德老家就是秦凤路通远军,一般来说只要有王德在身边的刘光世就算是打败仗,也不会是真正的惨败。更何况那里还有曲端,还有曲端手下的吴玠兄弟,实际上一个曲端就足够,这个被文官弄死的家伙已经因为守镇戎军之功被升任泾源路总管,刘光世就是带着圣旨去的,原总管席贡因为范致虚勤王时候居然胆敢不参加而被革职。

    话说这四路有的是能打的,但他们需要一个都能接受的统帅来协调。

    刘光世就很适合这个角色。

    这样河北,河东,陇右三个战场的部署都确定,而剩下就是对幽州或者说大宋燕山路的进攻了,不过这场大战就用不着国师亲征了,国师接下来最重要的还是内部改革尤其是各地的农业普查,而对燕山路的进攻由新的燕山路制置使韩世忠全权负责,他参加过上次复燕之战,而且之前也一直在河北驻守,他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

    至于张俊则接替刘光世。

    职位是永兴,鄜延两路制置副使,正使是折可求,但张俊本身是重新整编的国防军第六军都指挥使,他们负责从灵石及离石两路攻太原。

    主要是张俊身份太低,无论过去官职还是家世和刘光世都不是一个级别。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