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七章 吃自己-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二七章 吃自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应该说杨丰还给这些地方官员留下了一个他们可以利用的漏洞。

    新的预备役制度。

    原本大宋的厢军和乡兵按照杨丰的改革全部撤消,数十万已经没有任何作战能力纯粹退化成杂役的厢军直接解散,部分需要用到的,比如那些仓库守卫之类的改成聘用为杂役,但不再作为军事编制,那些地方官员可以根据各自需要雇佣。

    实在纯属冗员的给块官田租种,自己养活自己去吧!

    但实行预备役制度。

    所有青壮年男子没有残疾的无论何种职业,只要在年龄范围的统统纳入预备役,然后根据人口数量的不同每个府州都设立一个或者几个预备役旅,完全按照国防军的编制,由兵部负责对其进行管理,统帅府派人进行训练。所有预备役每年必须在这个旅进行一定天数的军事训练,在训练期间发饷管饭,不参加的交罚款,以后军队就从这些人里面征召,类似过去厢军向禁军的选送。而地方官员在需要的情况下可以向兵部申请,调集预备役进行剿匪,强险救灾等活动,遇到外敌入侵时候这些预备役也可以由地方官以同样方式集结起来参战,不过一旦参战就得归战区的置制使节制。

    这是预备役制度。

    但这个制度却给地方官员抵抗杨丰制造了便利。

    他们的确不能染指军队。

    但是他们可以训练好预备役然后合伙组成一支军队,用来在他们需要时候向朝廷发难呀!一个州一个旅那一个路也是一个军,甚至如成都府这样的就是一府一个军都不在话下,要知道光成都府就十八万户五十多万口呢!

    这个口是男人。

    咱大宋统计人口从不算女人。

    而且也不算小孩。

    也就是说光成都府就五十多万成年男人。

    二十取一丁就一个军了!

    剩下就是如何训练好他们了!

    这很容易。

    江淮荆湖这些地方士绅都是腰缠万贯的,按照杨丰的改革预备役的费用暂时由各地自己负责,但不能加税,主要是摊派的爱国捐,但只向户籍上的上三等户也就是富农和地主摊派,下三等户也就是自耕农和客户也就是佃农不在爱国捐的摊派范围。所以对这些地主老财来说剩下就简单了,无非掏钱就给他们配上最好的盔甲最好的武器,军饷定足,饭给他们吃饱,就让他们好好训练,再让那些大儒们没事给他们洗洗!

    只要他们的战斗力不输国防军,那么还有什么需要害怕的?

    一旦杨丰真搞均田制那就放开手干,手中有兵有粮怕他做甚,反正这是杨丰自己要的……

    好吧,这还真就是杨丰自己要的。

    一来他得给南方这些士绅们动手的信心和勇气,二来也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最快速度把他的预备役体系建立起来。

    话说这大宋有的是人。

    大画家崇宁元年统计全国四千五百三十二万成年男人,两千万壮小伙子毫无压力,真要把预备役完善起来有这以千万计的后备兵源,哪怕十个取一个,组成的也是两百万大军,在这个时代两百万经过真正军事训练而且有信仰支撑的军队,哪怕不上燧发枪就是一人一根斧枪那也轻松怼翻所有敌人啊!什么金国西夏蒙古统统都得靠边站,话说西夏全国男女老幼加起来有没有两百万还难说,就大宋这体量原本无论对周围那个国君都可以说是碾压性的!

    纵然全盛时候的辽国人口也就大宋的十分之一。

    只可惜摊上一群以弱化军队和百姓为己任的文官,最终变成了谁都能来揍一下,剿灭个陇右小部落,都能兴奋到举国欢腾程度的废柴。

    纵然有范仲淹这些文官中相对异类的也没什么卵用。

    要知道大宋人口远超盛唐。

    以远超盛唐的人口,不说像盛唐时候一样打到四方臣服,居然连自己的地盘都守得勉强,甚至都能让一个放到唐朝节度使里面垫底的安南都能打进来屠城,同样一个唐朝节度使里面中等规模的西夏,就能逼得大宋花钱买平安。

    这完全就是奇葩啊!

    既然这样杨丰就对他来一个彻底的改造,把一亿人口这个令所有敌人窒息的数字变成真正实力,然后碾压周围所有敌人,用两百万大军横扫天下。

    而预备役只是第一步,他必须先忽悠着那些官员按照他的设计路线走下去,他们按照他的要求完成各地的预备役化并且完善起来,等他推平这些家伙以后直接接收,完成宋军的急剧扩充,紧接着再向外释放这可以说汹涌的洪流,来个百万大军征辽东来个彻底的扫荡。

    这就是他的
无良少爷全文阅读
计划。

    但那些南方的官员们不会知道这些,已经下定决心一旦杨丰推行均田令就直接清君侧的他们,为了隐藏计划反而老实了起来。

    他们必须迷惑杨丰,必须让这个妖孽放松警惕,不能让他看出他们的真正意图,只有这样才能给他们训练军队争取足够的时间,所以这些家伙对于汴梁发出的旨意没有抗拒,无论是官制改革,法律的改变,预备役制度的推行,甚至就连杨丰那实际上的减租都配合,朝廷和地方就这样各怀鬼胎地维持着表面的和谐。

    然后等待最后的决战。

    而就在此时,宗泽所部也终于攻下了真定。

    他用三十台配重投石机直接轰塌了真定城墙,然后外面早就等待的超过五万大军汹涌而入,那些早就等待这一刻的伪军立刻倒戈,真定城内的五千金军全军覆没,一个也没能够跑出去。

    至此河北路全部光复。

    就在同一天,韩世忠等各部开始陆续抵达前线,他将率领已经交解元指挥的本部也就是重新整编后的国防军第七军,苗傅所部改编的国防军第八军,王渊所部第九军,总计三个军九万人马分三路出雄霸二州,这三个军里面每个军都额外有骑兵旅,除了四千类似拐子马的中型骑兵外还有一个重骑兵营,一千全套重甲的具装骑兵……

    现在杨丰已经不缺好马。

    毕竟金军的战马绝大多数都落在了他手中,目前他已经武装起了整整五千具装骑兵,全部给了进攻燕山府的各军。

    除了这三个军以外,姚友仲和高师旦的两个军乘船北上出清州。

    也就是走他在五胡时空突袭幽州的路线。

    这时候黄河直插天津从海河出海,运输船可以直达依旧现代天津的位置,而折向潞水的航线虽然不能航行大船,但小型运输船保证这百多里路的运输补给还是没问题,高姚两个军可以沿着这条线逆流而上结阵前进,目标直抵大宋那个完全可以说扼腕百年的名字……

    高粱河。

    而同时完成真定之战的宗泽所部沿中山,保定这条线北上攻击前进直捣燕山。

    三路大军齐头并进。

    二十万雄兵北伐幽州!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杨丰却遭遇了一意料之外的小麻烦。

    陵川。

    “他们吃什么走出来的?”

    城墙上守将,第一军第二旅统制原本历史上岳飞部将赵不尤,愕然地看着月光下旷野上汹涌而来的黑色潮水说道。

    这是怀州大战后的第二十天。

    消失在太行山里整整二十天后金军终于出现了,但却出现在一个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地方,这里是泽州的北边,金军没有出现在距离最近可以直线横穿山区的泽州,却出现在需要穿过直线距离超过两百里茫茫群山的陵川。

    而且……

    他们明显没有饿得半死。

    “不对,山里就算有吃的,也不可能还让他们保持建制。”

    他的副手说道。

    的确,进攻的金军虽然没有四万之众,但两万总是有的,他们就像一群发了疯的野猪般,扛着一张张临时制作的长梯汹涌着撞向这座小城,而他们能够保持建制也就意味着沿途有充足的食物,否则就算打猎也只能分散开,而在山里一旦分散几乎就不可能再集结起来。

    但山里根本不可能有供这么多人吃的啊!

    除非……

    “吃自己人!”

    赵不尤和他的副手几乎同时惊叫道。

    好吧,他们猜对了!

    “杀,打开城池鸡犬不留!”

    城外的旷野上,金兀术挥舞着狼牙棒大吼一声,然后身先士卒冲向这座不大的方城。

    在他身旁所有金军都在吼叫着。

    他们此刻就像一群饿极了刚刚撕咬过同伴的野狼般疯狂,而他们也的确刚刚撕咬过同伴,在他们身后的山林里,到处都是他们啃食过的自己同伴的白骨。

    金军就是靠吃人走出群山。

    而且是吃他们自己人。

    弱肉强食,对于这些生长在严寒中的蛮族来说,没有吃的时候吃自己人毫无心理负担,阇母和金兀术等人都不是傻子,他们比谁都清楚进入山林的后果,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能这样,而进入山林之后没有足够吃的,他们不吃人还能吃什么?

    四万金军在弱肉强食,另外还有部分逃散之后,还有一多半生龙活虎地走出了山林,他们没有进攻肯定重兵守卫的泽州,而是又多吃了些同伴然后突袭这座小城。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