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四章 寒窗苦读中状元啊-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三四章 寒窗苦读中状元啊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然,杨丰才不信李清照就为了见一见自己这张老脸呢!

    李家可不是普通人家。

    易安居士的家族编织一张关系网的话也是很庞大,她爹李格非第一个老婆是王珪的大女儿,但是很早就死了,李清照生母是续弦,是状元王拱宸的孙女,王拱宸同样娶过两任老婆还是姐妹俩,但这对姐妹俩的另外两个姐妹又先后嫁给了欧阳修。然后再说李格非的第一任王夫人,这个理论上也得算李清照的妈的女人还有一堆兄弟,这时候都是知州一级的,其中一个兄弟的女儿就是跪在岳飞坟前那位,另外王珪这个女儿还有一个妹妹嫁给了前宰相郑居中,郑居中又是赵佶皇后郑氏的从兄

    话说这也是盘根错节啊!

    另外李格非还是苏东坡的得意门生。

    至于赵明诚那边亲戚网同样也是很庞大,他爹是前宰相赵挺之,赵挺之不需要多说,只需要知道历史上给他记下的一句话就行

    与蔡京争雄。

    一个敢与蔡京争权的大臣。

    话说大宋朝发展到现在,权力世家化已经很严重,通过姻亲和门生故吏形成一个个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然后把持着一个个官位垄断着朝廷的政治,所以大宋不杀文官成了一种理直气壮的潜规则,也不光是为了维护文官体系,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大家都有亲戚关系。比如赵挺之和苏轼在政治上是对头,苏轼被贬惠州很大程度上就是赵挺之的弹劾,但赵挺之却又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苏轼得意门生的女儿。赵挺之小姨子或者也可能是大姨子的老公是苏轼弟子,苏门六君子之一的陈师道,另外还有一个同样姨子的老公是哲宗朝宰相蔡确的主要打手也算臭名昭著的邢恕,而蔡确和蔡京是同一个曾曾祖的族兄弟,所以蔡京当权后原本失势的邢恕立刻起复甚至能跑西北去当宣抚使。

    看看这些还有人相信什么寒窗苦读中状元吗?

    寒窗苦读不假。

    首先你得是这个系统的。

    别说什么考官不知考生姓名,真正熟悉的人从行文风格,笔迹,乃至用典的习惯之类东西轻而易举地就能从一堆不熟悉的文章里找出熟悉的,如果让一个苏轼的好友做主考,他会认不出一个苏轼得意门生的笔迹?

    毛笔字可是最容易认人的。

    也不要相信什么家室贫寒。

    人家那家室贫寒可不是忽悠老百姓的寒窑苦读。

    哪怕以上那些名字里面最落魄的陈师道,一辈子没考上进士,甚至值夜班时候老婆怕他冻着,跑到陈挺之家借自己姐夫一件皮草给他御寒,那也一样可以凭借文名或者干脆就是说关系做个小官,而且他之所以落魄很大程度上过于迂腐,一个连章惇都想拉拢的士子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家,话说他爷爷可当过盐铁副使,大宋的盐铁副使是多么肥的缺就不用说了。

    而李清照的背后是山东世家。

    或者大宋行政区划的京东路士绅集团,李清照家齐州或者说济南,赵明诚家密州或者说诸城。

    所以李清照来看杨丰这张老脸很大程度上就是山东士绅集团来看他这张老脸,她家和她老公家一东一西分别代表着京东东路级豪门,至于为什么是她而不是别人

    谁比她更有名?

    大宋不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

    她从少女时代就名满京城,再说女人嘛,大家都懂得,总比一个男人深入得多,国师身边可不缺女人。

    比如他那位女弟子。

    赵檀香的爹因为没跟着赵构一起投金军,所以被杀死在大庆殿,结果不但没因为参加晚宴而受牵连,反而被作为宗室为保护太上皇捐躯的忠臣而受到各种追赠,同样檀香郡主至今陪伴师傅,尤其是师傅年纪大了,更是直接贴身伺候以尽孝心,哪怕她师傅每天晚上住皇宫她其实也都跟着一起的。

    所以李清照来跟国师见个面留个特殊印象,下一步就可以凭借目前大宋第一才女身份结交郡主了。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那么干的。

    就在第二天,这位美妇就已经和檀香郡主笑语嫣然地一起在汴梁城里逛街了,就连宫里太后都邀请她到宫里做客,话说太后也是她粉丝,很显然换她老公赵明诚来,是绝对不可能深入到国师近处的。

    当然,国师暂时对她还没有下手的冲动。

    才女什么的不是很合他胃口。

    而同样就在第二天,大同的联络处再次发电报。

    “算他懂事!”

    杨丰满意地说。

    耶律大石重申宋辽为兄弟,他还是赵谌的兄长,至于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包括岁币之类都不提了,两国就是单纯的好兄弟,而国师为大宋国师,那么也就相当于辽国的国师。至于耶律余睹是当年引金军杀害天祚帝的元凶,天祚帝与大宋也是兄弟,他杀耶律余睹不过是为咱们共同的兄弟报仇。幽十六州全部归大宋,幽州就不用说了,州也就是他现在夺取的大同也归宋,但效刘备借荆州的例子借给他暂居以恢复旧土,等他夺辽国其他被金国占据的土地后就把大同一带归还大宋。

    当然,这就是那么一说。

    真到那时候他归还才是傻子呢!

    但这个方式还是比较令杨丰满意的,他要的就是耶律大石带着契丹遗民继续跟女真人战斗下去,至于辽国与大宋的关系不重要。

    反正早晚是要灭掉的。

    既然这样那耶律大石干掉耶律余睹的事情就算了,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以前大宋皇帝被耶律余睹欺骗不知他是害死天祚帝的罪魁祸首,所以才封了他一个代王,知道了也是要替辽国老哥哥报仇的,现在耶律大石自行诛杀也算是他罪有应得,剩下就是耶律大石以辽国皇帝身份派使者过来签个条约,确定双方的关系以及幽十六州归属。

    为了表示善意国师还命令联络处转告耶律大石,承诺等双方的关系明确以后,那些之前投降大
猛兽岀闸无弹窗
宋的契丹士兵全部送给他。

    汉人就算了。

    不过耶律大石也要以马匹交换。

    没有马匹的话牛也行。

    耶律大石控制着很大一部分的蒙古草原,之前他的大本营可敦城就在乌兰巴托附近,而大同以及此刻同样归他控制的内蒙中部草原也都是以游牧为主,他们手中不缺马和牛,这两样却都是杨丰缺少的,同样杨丰这里也有他们急需的人口,那些投降的契丹士兵正好给他送去,这些人的家都还在那一带,他们也愿意自己的家乡,另外这些人基本上全都变成了杨丰的信徒,既然耶律大石为了拍杨丰马屁把大宋国师也当大辽国师,那就让这些人去把国师的教义散播开吧!

    说到底国师对契丹人没有恶感。

    这个民族和汉人已经持续融合了近五百年了,从初唐开始这个过程就没停下,唐朝一堆名将实际上就是契丹,孙万荣,李尽忠反叛时候都能喊出口号还我庐陵王!

    至于宋辽之间的战争,这笔账真得很难讲出个是非曲直来。

    首先幽十六不是抢宋朝的。

    其次是赵二挑起的战争。

    辽国并没有主动进攻宋朝,双方之前的战争是围绕北汉,但北汉是辽国属国,是向辽国称臣的,辽国只是尽自己的义务,辽国从来没有在河北一线向宋朝主动进攻,是赵二灭亡北汉后想趁势一举夺取属于辽国的幽十六州,最终才引起了双方之间持续数十年的战争,然后北宋战败签了檀渊之盟。

    然后辽国一直遵守盟约。

    至于某包衣编的打草谷那就纯属扯淡了,檀渊之盟前双方处于战争状态这种事情谁都干没啥可说的,檀渊之盟后双方都保持和平,历史上都记载边境上生育蕃息,牛羊被野,带白之人,不识干戈。

    到耶律洪基时候辽国自己都外强中干了。

    耶律洪基更是几乎成了大画家的盗版货,那画画写法的水平也是相当高,平日也喜欢吟个诗,只不过大画家信道他信佛,甚至在银子上刻字愿世生中国,有一次宋朝巡逻士兵误入辽界,用箭伤了辽国人,他还给当时的宋神宗送信形容两家虽境分二国,而义诺一家。

    这个人从没想过侵宋。

    甚至宋朝和西夏战争中,西夏三次向其求援都被拒绝,虽然辽国介入调解战争,而且也有过在雁门关外示威的举动,但真要说他有入侵的意图那就夸张了。

    所以杨丰没想到灭契丹。

    他的目标是通过传教使契丹彻底融合进汉人,这些士兵就是他的第一批传教团,至于以后需要的时候他大不了去亲手把耶律大石掐死,半夜里神不知鬼不觉把耶律大石和他的继承人一起弄死,等契丹人内部一乱,大宋这个好兄弟就可以出兵帮助自己的好兄弟平息内乱。

    然后剩下就不用多说了,这种事情无非就是平着平着平成自己的了。

    对契丹不需要战争。

    就在耶律大石这边问题解决的同时,西线同西夏之间的战争也同样正式落幕,刘光世和折可求两路全部收复被西夏侵占的土地,而且全都反击杀入西夏境内,尤其是南路的曲端和王德两部甚至包围了韦州。这种情况下西夏匆忙派出使者求和以重新向宋朝称臣,换取宋军撤境内,反正这时候金国也够不着他们了,原本他们敢入侵是因为知道宋朝顾不上对付他们,二来他们已经向金国称臣上面有人,但现在宋朝击败金军抽出手,而耶律大石又隔断了他们和金国之间联系,所以认输是最明智选择。

    杨丰也爽快地答应了他们。

    但以前每年给他们的那部分钱财就没了,以后别想要了,另外他们还得赔偿一部分大宋的损失,否则的话就打下韦州,反正这座城市已经几乎变成囊中之物了,宋军不但在周围架起了配重投石机,而且王德还率领骑兵击败了西夏的援军。

    另外原本在太原威慑耶律大石的宋军也可以撤出。

    那可是四个军。

    哪怕只把刘光国那一个军撤出来然后去增援他弟弟,那对于西夏人来说也是很沉重压力,这可是正牌的精锐,杨丰亲自训练出来,而且经过了怀州大战磨练的,加上新增的骑兵旅实际上两万五千大军,就西夏人的骑兵在长矛阵,斧枪,神臂弓和步兵弓五步射面前,恐怕不会比金军的铁浮屠做得更好。

    不过西夏人没那么傻。

    他们扭捏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答应了杨丰的条件。

    谢罪并称臣纳贡。

    赔偿大宋军费白银五十万两。

    宋朝和西夏战争结束。

    而此时宋金战争事实上也进入了停战状态,卷土重来的耶律大石把完颜吴乞买搞得焦头烂额,完颜希尹和完颜宗望在耶律大石的进攻和属地契丹汹涌的叛乱中,不得不放弃奉圣和归化二州逃跑,并且在鸳鸯淖被耶律大石追上,双方在此大战一场。只不过这一次的输家变成了金国,虽然大雪阻挡了耶律大石的继续追杀,但事实上金国已经被逐出宣化一带,完颜希尹退守北安州,也就是隆化,防止宋军趁火打劫北上与耶律大石合伙抄宁城,而完颜宗望以北京留守退守北京宁城,以阿骨打庶长子完颜宗干为西路都元帅坐镇临潢。

    至于辽西走廊

    那个同样也只能防守,与完颜宗干同为谙班勃极烈的斜也,以南路都元帅出镇锦州,话说南征军的覆灭让金国名将几乎一扫而空,这种危急时刻只能老家伙们出马了,毕竟大金此时真得很危险,一不小心就有亡国之祸了。

    就这样到赵谌的年号祥兴

    这个真不是国师起的,他这时候对这种事情已经没兴趣,这是张叔夜一帮文臣凑在一起研究出来的,而且他们还给赵佶研究出了一个徽宗的庙号,就是给赵桓研究出的庙号变成了烈宗。

    到大宋祥兴元年徽宗和烈宗一起入土为安的时候,大宋彻底地恢复了和平。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