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五章 万里长征-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四五章 万里长征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除了巡幸的路线外,杨丰对于曹操给他安排的其他东西也很不满意。

    “这就是朕的玉辂?”

    杨丰面带不屑地看着面前一辆马车。

    他当然不能坐牛车。

    这个时代牛车仍旧刚刚开始真正流行起来,但还没到后期那些k药士大夫们摆母车的时候,而天子的马车是有标准的,也不是随便一辆就能打发,在这一上曹操做的还是很符合标准。这辆玉辂羽盖华蚤,璎珞为饰,描金嵌玉,六匹白马拉着上面还有大旗,而且不只一辆,还有四匹马拉着的副车,那是给两位昭仪乘坐的,还有随行官员的马车。至于那些宫女宦官们原本是步行,但他们也有那些牛车,后者不但载人也载货,杨丰此行很多地方还是无人区呢,话说当年可是有官员被派去上任因为半路没有吃的饿死了。

    但这些东西明显不适合这次长达万里的旅程。

    这是真正的万里长征。

    杨丰需要在中国的雄鸡地图肚子部分绕一个巨大的椭圆,这个椭圆的长度接近五千千米,这样的长征明显不是这些古老马车能够承受,更何况他需要经过崤函道,陈仓道,剑道等三段山路,这些山路别说六匹马拉的玉辂,就是一匹马拉着车能不能走都很难说。

    那剑还能走玉辂?

    别说剑,他这玉辂连崤山都过不去!

    “陛下之意?”

    王必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

    他是随行的大总管,这些琐事完全由他负责。

    “拿纸笔来!”

    杨丰说道。

    王必赶紧让人呈上纸笔。

    杨丰想了一下开始在上面写自己要的材料,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他造一批小型的近代马车就行,配上弹簧减震,配上轴承,车体尽量使用铝合金之类轻型的材料,他能造钢铁当然也能从铝土矿里弄出铝合金,实际上钛合金也可以,就连橡胶都可以试一下,找些煤炭来就够了,这时候的杨丰连细菌都能造出来更何况是二烯烃,这样的马车就足够保证他翻山越岭,而且比玉辂什么的更刺激眼球……

    “你这是什么表情?”

    杨丰意外地看着旁边满眼小星星的王必。

    “陛下的书法……”

    王必带着崇拜看他那正楷。

    这时候其实是隶书,但楷书也开始流行,不过杨丰这直接跟颜真卿学的楷书还是很刺激眼球。

    “办完事赏给你了!”

    杨丰把一张写满字的帛递给他说。

    而就在此时他又有了新目标……

    “这就是许褚?”

    杨丰面带一丝笑意,看着面前担架上抬过来的壮汉。

    可怜的许褚已经废了。

    这个曹操手下目前的头号猛将右腿肿得都快变成紫茄子,因为败血症感染还在发高烧,旁边几个亲信用仇恨而又畏惧的目光看着杨丰,话说这些打了一辈子仗杀人无数的武将眼中可没什么皇帝权威,作为部曲他们只忠于自己的主人,需要的时候就是让他们拿长矛戳皇帝一下子他们也不会犹豫的。

    比如成济戳曹髦。

    “陛下,那名为子弹之物威力远超箭矢,打进许将军腿里之后,又正撞在骨头上,虽然没能打断骨头,却折向一旁并撕开大块的皮肉。”

    太医令吉本在一旁说道。

    这个人和儿子一起也参与了原本历史上耿纪的反曹,而且还是其中的主力,应该说到现在了还敢起兵反曹的那就属于真正忠臣了,之前董承好歹还是车骑将军,在军中职位是仅次于当时曹操的,还有刘备这种有军权的外援,甚至还有长水校尉种辑手下近千乌桓骑兵,那是绝对有动手的实力。但他们一群少府太医令之类居然还敢起兵,这就真是忠心驱使,至于董承那纯粹为夺权,这货是董卓的余孽,一个跑路时候连皇后怀里绸缎都敢抢,甚至杀了皇后侍者血溅后衣的家伙对刘协有个屁忠心可言。

    无非就是一个失势军阀的垂死挣扎罢了。

    他要成功了,刘协会更倒霉。

    “朕之神兵当然不凡!”

    杨丰说道。

    就在同时他的手伸出,就跟那那些炼神秘药水的巫婆般,在距离许褚右腿一尺处缓缓晃动着,晃动中他闭上眼睛仰面朝天嘴里不停念叨着。

    至于念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但就在同时,一片隐约的光华笼罩中,许褚的伤腿上淡淡的雾气开始缓缓升起,而原本粗如牛腿的紫茄子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濒临腐烂的青紫色由深变淡,很快就变成了正常颜色,然后那拳头大的伤口四周新肉同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而
寒门枭士全文阅读
伤口也在不断收缩,很快就完全消失了,甚至就连皮肤都重新生出,除了颜色过于娇嫩,其他没有了任何的异常。

    吉本和曹操等人都看傻了。

    “圣人降世,汉室中兴!”

    吉本突然尖叫一声,然后一下子扑倒在杨丰脚下,带着激动的颤抖叩首在地,而他周围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士兵们,包括许褚的几个亲信,全都同样几乎下意识地跪倒。

    话说这一幕太震撼了!

    这是活死人肉白骨,这是绝对的神仙或者圣人了!

    他们哪受得了这个啊!

    而他们的跪倒叩首,让杵在那里的曹操父子,还有几个随行而来的亲信大臣无比的尴尬,杨丰背着手站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曹操,曹操也在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对视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曹操终于长叹一声,然后上前一步跪倒,一脸郑重地叩首在地,曹丕和剩下那几个面面相觑,颇有些无可奈何地跟着一起也跪下了。

    倒是刚刚醒来的许褚,在担架上坐起来看得一脸懵逼。

    真心的臣服也罢,被逼无奈的也罢,总之曹操父子接下来没再搞任何事情,迅速为杨丰做好了所有需要的准备工作,同样被杨丰治好的许褚也加入护驾的行列,被他和曹操最近诡异关系搞得懵逼的大臣们,也不断开始请求觐见皇帝,但无论是谁一概失望而归。皇帝陛下不见任何人,不过会在接下来的巡幸过程中,顺便巡视沿途各地,所以那些必须经过的郡县被要求抢修境内道路,准备好皇帝入住的行宫,备齐他一行需要的饮食之类,甚至还要挑选一批百姓的代表预备皇帝召见。

    当然,也要准备几个小美女。

    现在的皇帝陛下在这方面的要求有过于苛刻,倒不是说要美女这件事情,这只是小事而已,这年头世家豪门谁还不养百十个小美女啊,无非就是匀几个给皇帝,可就是这喜欢年纪大的比较让人无语。

    这跟他老丈人一个口味啊!

    总之就这样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大半个月。

    建安二十年四月初八。

    许都南门,一辆仿佛乱入了时空的金色四轮轿式马车缓缓驶出,马车上的杨丰推开玻璃窗,着十二旈冕一脸微笑地看着两旁送行的大臣……

    其实也没几个。

    目前朝廷大臣分两个系统,一个是汉臣,一个是魏臣,后者才是真正管事的,前者就是摆设,如果不兼着丞相属臣,那么没有任何权力,连许都城内他们都说了不算,而且数量没几个,曹操养他们就是好看的,有几个意思一下就行,而那些魏臣是不可能来送行的,也就曹操父子几个,其他人来了可是会让他们伤心的,就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大汉皇帝陛下颇有些落寞地看着外面几个大小猫。

    “老臣恭送陛下!”

    曹操在雨中向着他拜别。

    看得出曹丞相也是如释重负啊!

    “魏公,等朕的好消息吧!”

    杨丰微笑着向他挥手作别,这样的天气他可没兴趣出去跟自己老丈人表演君臣感情,说完之后他都懒得管其他大臣,紧接着关上了玻璃窗然后搂着曹昭仪舒舒服服地靠在后面的真皮填海绵靠背上,而在他身后的城门洞內,一辆辆银色的同款马车不停地驶出,在那些身上披着皇帝亲手制作的黑色橡胶雨衣的骑兵护卫下,就这样开始了万里长征。

    他们的下一站是襄城。

    不过在这一带杨丰是没什么兴趣搞事情的,许都附近是曹操的老根据地,这里的老百姓都只认他,而且几十年建设算得上安定富庶。

    这一上曹操值得称道。

    他在河南南部的屯田算是这乱世里的一股清流,虽然军垦这种事情到后期往往会崩坏,但在最初却是解决军队物资供应的好办法,不过它也阻挡了世家豪门的土地兼并,只是这时候人少地多,有大量荒地可供他们下手,所以他们还能忍受。

    世家豪门并不喜欢曹操。

    出身,屯田,唯才是举都是他们不喜欢的,所以到曹丕时候就变成九品中正制了,而也正是以此向世家集团献媚,才使曹丕顺利篡位。

    然后司马家继续更进一步献媚。

    然后司马家就戳死曹髦了。

    正是因为这些得国不正,欺人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的家伙一次次献媚,使中国彻底沦落到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悲剧时代,一方面是士族们k药决定国家命运的荒谬,一方面是庶族在哭泣离离岩上草,郁郁涧底松,以此比寸茎,荫我百尺条。

    至于老百姓……

    这里面有老百姓什么事吗?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