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三章 决斗-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五三章 决斗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就在即将互相刺中的瞬间,赵胯下的战马突然转向,几乎同时他手中的长矛一横,当胸狠狠抽向了许褚。

    许褚的戟立刻竖起。

    那长矛正抽在他的戟杆上。

    他大吼一声向外推开。

    紧接着赵在一旁急速掠过,与此同时那被推开的长矛在许褚右侧掠过。

    许褚右手毫不犹豫地探出,单手一下子抓住了矛杆,赵转身夺,但两匹战马对冲的速度极快,两人谁也没撒手的情况下互相拉住,几乎同时从马背上坠落。而更加灵巧的赵落地瞬间,就毫不犹豫地弃矛拔刀,身体更重的许褚要慢了一,扔开长矛的他还没来得及站起拉开距离,就被举刀的赵一下子撞到了面前,然后那百炼钢的环首刀凌空斩落。

    许褚反应也极快。

    他双手持长戟猛然向外一推。

    赵的环首刀瞬间斩断戟杆,但却也被推得偏向一旁。

    许褚反手握只剩不足一米长木杆的断戟横扫,戟枝如同戈刃般钉向赵肋下,虽然被后者迅速避开,但向前的戟刃仍旧在铁甲上划出一声刺耳的摩擦,赵紧接着后退一步,一直没能起身的许褚立刻站起,两人一个执环首刀一个执断戟,相隔一米多缓慢走动着凝视对方寻找攻击的机会

    “陛下,是否可以结束了?”

    法正擦着头上冷汗说。

    这实际上就是赵主动避开一击决定生死的马上对冲,然后变成相对没那么凶残的步战格斗。

    毕竟马上对冲太狠了。

    这种决斗没有可操作余地,不想死就必须捅死对手,每秒几十米的速度容不得任何犹豫,任何犹豫的后果都是赔上性命,同样无论矛还是戟的攻击结果也不会有仅仅的轻伤,这东西刺中的结果都非死即残,哪怕刺中的不是要害,那恐怖的贯穿伤也会去掉半条命。但纯粹的步战格斗就容易操作多了,谁都知道砍和刺有着本质的区别,而且两人身上都有铠甲,就算挨一刀也不会致命,却可以立刻分出胜负来,按说这时候该让他们停下了,再打就肯定要见血了,实际上这时候许褚脸上就有一道擦伤。

    狂奔的战马上坠落,没摔断腿已经是两人骑术精湛了。

    “才刚开始呢!”

    杨丰淡然地说道。

    就在此时许褚大吼一声,手中断戟突然掷出,赵侧身避开,许褚紧接着拔刀向前,两柄环首刀瞬间撞击在了一起,两人在相距不足一尺的距离同时大吼一声猛然推开。

    紧接着各自后退一步。

    然后又毫不犹豫地同时向前。

    赵手中环首刀斜斩,许褚侧身挡开,但接下来前者的环首刀以极快速度不断从各个角度斩落,而在密集的金属撞击声中,许褚沉稳地一一挡开。

    就在赵攻势稍缓的时候,许褚手中环首刀却化作一道道寒光开始了攻击。

    两人就这样以极快速度在不断攻守转换中激战着,两柄环首刀的撞击和他们各自的吼声让观战的所有人屏息凝气,很显然两人势均力敌,许褚力量占优,赵灵巧占优,两人的格斗经验全都无比丰富,都是几十年无数战斗的磨练,都很清楚如何发挥自己的长处,也很清楚该如何攻击对手,最终的结果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无数目光的聚焦中,他们就像一对厮杀的猛兽般,在他们踏出的尘埃中吼叫着,沉稳而又凶猛的不断撞击在一起,然后伴着他们手中百炼钢刀的撞击又迅速分开。

    时间就这样流逝。

    “陛下,不想竟是势均力敌,倒是有些出人意料。”

    法正陪着笑脸说。

    “势均力敌?没有势均力敌,战场上总要分出个胜负的,哪怕武艺差不多但也终究有耐力的差异,这就像两国交战,有时候拼的是国力,战场上或许势均力敌,但秦赵之战秦二胜而赵三胜,最先倒下的终究还是赵国,何者?国力的差距,同样此时谁先筋疲力尽谁就是输的。”

    杨丰说道。

    突然间旁边王必惊叫一声。

    杨丰和法正急忙将目光转决斗的二人,正看见许褚猛然后退,而他左肩的护膊已经残破,甚至可以看出左臂已经垂下,很显然刚刚挨了一刀,只不过被铠甲挡住了。

    “还能继续打吗?”

    杨丰说道。

    “陛下,臣不死就能继续!”

    许褚反而有些亢奋地说道。

    “那就继续!”

    杨丰说道。

    而此时的许褚已经再一次发起了攻击,虽然受了轻伤但他依旧生龙活虎,但赵却看得出明显没有之前那么灵活。

    必须得明白一,他其实比许褚大得多,虽然在历史上没有记载两人的年龄,至于罗贯中那赵七八十还上战场是扯淡的,但有刘备的年龄做参照,而赵比刘关张小,而他死有明确记载是二二九年,就算刘备活到那时候都没七十,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活过七十,真要那
幼儿园女老师全文阅读
样的话他比刘备还大了。但他带领本郡义从加入公孙瓒一方是一九一年,而许褚带人加入曹操的部下是一九七年,就像杨丰所说的,两人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拼的是耐力,而这一上已经接近五十的赵明显不会比四十出头的许褚更强。

    很快赵肋下就同样挨了一刀。

    虽然身上的铠甲阻挡住刀刃,但几斤重钢铁猛砍的力量可不是铠甲能够挡住,尤其对手又是许褚这样力量型猛将。

    话说他可是倒拽过牛的。

    肋下挨了这一刀的赵,明显脚步更加踉跄

    然而杨丰还是没喊停。

    法正几乎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

    杨丰和其他人都无动于衷,在那里悠闲地看着,没有得到停止命令的赵和许褚继续,占据优势的许褚大吼一声,右手举刀跃起的同时凌空斩落,同样被激起怒火的赵躲闪同时直刺他胸前。不过他终究还是慢了一分,许褚的环首刀狠狠砍在他肩头砍开了铁甲,然后砍进了他的身体,但也就在同时赵的环首刀刺中了他的腹部,虽然肩头中刀的赵已经无法刺穿他的铠甲,但许褚那近两百斤落下的动能完成后续,环首刀瞬间刺穿了他的身体。

    法正惊叫一声站起。

    然后蓦然间身旁一阵恶风蹿起。

    他傻了一样转过头,目光随着皇帝陛下的飞升向上抬起,然后他就那么看着头十二旈冕的皇帝陛下,穿着其实也是真空的衮袍甩着博袖飘然飞起瞬间到了决斗场上,紧接着两只手同时伸出,分别按在了赵和许褚的肩头,下一刻那两柄环首刀自动从两人身上飞出,伴着一阵隐约的五彩光华流转

    其实还是无数细碎到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多面体冰屑。

    皇帝陛下增加视觉效果的。

    而在这光华中赵许二人仿佛被冻住般保持互伤的动作一动不动,但两人身上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不仅仅是伤口消失,就连外面的血迹,身上衣服铠甲的破损都在同时消失,法正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等他揉完时候两个原本重伤的人已经毫发无损了。

    他茫然地看了看两旁,发现除张鲁几个外,随杨丰而来的耿纪和王必全都一副见惯不惊的样子。

    下一刻皇帝陛下从天而降。

    “孝直怎么了?”

    杨丰一脸装完逼的淡然问道。

    此时赵许二人也被解除禁锢,赵愕然地看着自己肩头,倒是许褚在对面笑看着他,法正继续茫然地看着杨丰,然后又看看他们,突然间眩晕般摇晃了一下,很显然被刺激得脑供血有不足。

    “子龙好武艺啊!”

    而许褚已经上前拉住了赵的手感慨道。

    赵茫然地看着他身上。

    “仲康,这是?”

    他问道。

    “陛下乃仙人,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术,你我就是真死了,陛下也能再救活,故此某是战得痛快,倒是子龙有些放不开,说起来还是某打得有些不够光彩。”

    许褚笑道。

    赵的确不如他放得开。

    毕竟说到底这是比武,并不是战场上真正殊死搏杀,赵很少攻击他的要害,最后要不是被气得上火了也不会直刺他,不过最后一下许褚明显也是故意,他也是征战二十多年,当然知道这种装逼的攻击方式摆明了就是两败俱伤的。

    “都过来吧,算你们平手!”

    杨丰满意地说道。

    “两人都封亭侯,让魏公给他们各择一处好封地!”

    紧接着他对王必说道。

    亭侯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无非几百户封地,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亭侯就是一亭之地,当然,也有可能几个亭,原本历史上曹丕后来给许褚封的那个乡侯才七百户,这一次最多也就给他们一人四百户。不过这个时代的侯可不是大宋朝一户二十五文钱,这是真正的食邑,这块地方的赋税就归他们了,只不过属民是由朝廷代管而已,更重要的是

    这是世袭的。

    而且不是减等世袭。

    他们的子子孙孙,只要不被革除爵位,就永远享用这些。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