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九九章 滚滚长江东逝水-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七九九章 滚滚长江东逝水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杨丰跟杨洪基一样放声高唱。

    而在他脚下与嘉陵江相会的长江滔滔而去,伴随着他向前迈出的脚步白色冰面在江水中瞬间生成,托着他恍如闲庭信步般向前,然后又在他身后瞬间解体融入滔滔江水,在他前方被江水千万年切割出来的陡峭河岸上,一道残破但却让他熟悉的城墙矗立着,一座同样熟悉的城楼,高踞在向上的道路尽头沧桑地俯瞰着滚滚长江东逝水。

    “一百多年了,还是老样子啊!”

    他感慨地说道。

    那是他手撕蒙哥以后被吕文德请到的重庆城。

    而这座城门是熏风门,也就是后来的朝天门。

    这座古城依然保留着一百多年前彭大雅修筑时候的样子,只不过经历一百多年的战火和风雨之后更加残破了,很显然蒙古人统治这片土地的八十多年时间里,并没有给它留下任何有价值的改变,甚至就连人口都比吕文德那时候少了许多。作为征服者蒙古人无疑是合格的,他们就像瘟疫一样席卷了几乎整个亚欧大陆,但作为统治者他们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彻底的失败者,野蛮而又血腥的杀戮,数以亿计的白骨,也仅仅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威风了一个世纪。

    然后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他们的统治都已经开始被反抗者所推翻。

    包括眼前这座城市。

    这座城市的统治者已经不再是蒙古人。

    “本仙奉昊天上帝之旨,下界选人间之主,将以天命相授,夏主在候选之列,请将军带路!”

    踏上岸边的杨丰说道。

    就在说话间他身体周围一片祥光缭绕。

    在四周那些渔夫和商旅震撼的目光中,一名负责码头治安的军官哆哆嗦嗦地看着他,然后两腿一软直接跪倒颤抖着趴在他脚下,紧接着那些渔夫和商旅也反应过来,一个个忙不迭地跪倒向着神仙叩拜,杨丰随意地一抬手,那名军官立刻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托着站起来。

    “将军,请带路!”

    杨丰和颜悦色地说道。

    “神仙请稍候,小人这就去禀报陛下出来迎接!”

    那军官战战兢兢地说。

    紧接着他转身上了最近的一匹马沿着向上的道路直奔城门。

    “生民凋敝啊!”

    杨丰环顾四周感慨地说。

    这里是刚刚称帝的红巾军将领明玉珍地盘,他是徐寿辉部下,率部攻入四川扫荡了元军,陈友谅杀徐寿辉后,明玉珍称帝封锁夔门,与他断绝关系以重庆为都城割据四川,并且与南的元军争夺南。

    不过明玉珍实力很小。

    主要是四川人口太少,这里是当年宋元战争的主战场,在经历了数十年间元军一次次屠杀后,原本在南宋鼎盛时期拥有一千多万人口的四川,最终只剩下区区几十万人,而在元朝统治的八十年里几乎没什么增长。原本的天府之国成都萎缩成了一个边缘小城,而四川的核心地区则变成重庆,此前还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战乱,此时哪怕加上明玉珍从湖北带来的几十万部下也没多少。

    朱元璋在灭夏之后第二年统计整个四川的人口不到十万户,哪怕加上那些隐户之类的,整个四川也不会超过一百万,而那已经经过了二十年繁衍生息,明朝灭夏过程中也基本上没怎么打仗。

    这样的实力不过是仅能自保而已。

    而明玉珍这个人算是个好人。

    哪怕明朝的大臣如方孝孺之流对他的评价也是躬行俭约,兴文教,辟异端,薄赋敛,一方咸赖小康,历年虽不永,民至今感叹焉。他儿子在后来汤和,廖永忠攻破夔门后,没有再做什么抵抗就投降,算是最大限度避免了老百姓的死伤。

    杨丰当然不是要选他

    呃,他也不是要夺舍明玉珍。

    实际上杨丰这一次不准备夺舍任何军阀,他就是要扮演昊天上帝使者身份来从军阀中选一个,毕竟做皇帝什么的对他已经没吸引力。

    话说这时候他的候选人可不少。

    明玉珍占四川,陈友谅占两湖,朱元璋占太湖以西至江西北到淮安这片富庶之地,张士诚占淮河两岸再加江苏南至太湖以东到绍兴这样一个倒形和朱元璋接壤,陈友定割据福建,方国珍占包括宁波在内的浙江南部沿海,张良弼占据长安为核心的关中东部,李思齐占据包括凤翔在内的陇右。

    这里面站在反元一边的是朱元璋,陈友谅,明玉珍。

    名义打着元朝旗号的是张士诚和陈友定。

    和元朝合作的是李思齐和张良弼。

    既做元朝官又受朱元璋官职还给张士诚提供船只的是方国珍。

    而元朝内部同样形同割据。

    事实上元朝已
嫂子合集吧
经算是土崩瓦解了。

    元顺帝能真正控制的估计也就大都一带,而这一带因为运河的漕运断绝饥荒不断,前几年大都一带的饥荒饿死了数十万,后来幸亏张士诚给他运了一批粮食才缓解饥荒。而之前红巾军的破头潘和关先生两部,从曹州启程杀进山西然后杀进大同,最后就连上都都攻破,虽然最后还是被灭,但却彻底摧毁了元朝在北方的统治

    话说蒙古铁骑真烂了。

    堂堂游牧骑兵,被一群造反的农民,在自己的地盘上玩了把四千里凿穿

    你们还有什么脸自称游牧民族?

    破头潘两部先越太行山到晋中盆地,然后又从晋中盆地杀出来,差一把保定拿下,接着又折太行山西去攻破大同,再从大同杀向上都,轻轻松松攻破上都又继续向东一直打到了辽阳,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就像开挂般势如破竹。哪怕最后失败也仅仅是孤军深入太远,但这时候也不能说他们完全失败,因为关先生的余部至今还在塞外,还时不时冒出来威胁一下上都。

    蒙古铁骑都烂成这样了,那些地方官员和豪强也不是瞎子。

    此时还不割据一方那就是脑残了!

    比如李思齐和张良弼就曾经在前线杀了其他将领,然后瓜分其部下,元顺帝连问都没敢问。

    但即便天下糜烂至此,元顺帝和他儿子爱猷识理答腊照样内斗,前者不管朝政还霸着皇位,后者负责替他干活还太子当得遥遥无期,这种情况下肯定要内斗的。前者和孛罗帖木儿结盟,而孛罗帖木儿又控制着山西到大同一带的军队,并且与占据关中的张良弼结盟。爱猷识理答腊与王保保结盟,王保保控制河北山东河南一带军队,而且和控制陇右的李思齐结盟,最终也是内部混战不休,他们根本就没心思南下对付朱元璋等人。

    当然,朱元璋等人同样也是互相混战不休,也没有工夫北伐。

    不得不说都很奇葩啊!

    对于元朝方面来说这时候最明智的应该是先收拾造反的,无论孛罗帖木儿的精锐自关中南下汉中进入四川灭明玉珍,还是王保保的大军趁朱元璋和陈友谅大战,或者自汉江而下夺陈友谅的武昌或是渡过淮河攻朱元璋的合肥,再不然裹挟着张士诚沿运河南下,最终结果都是当年灭南宋的态势。

    但他们就不!

    王保保和孛罗帖木儿就是在北方不断火并抢对方地盘。

    而且打得就跟不共戴天一样。

    对于南方群雄来说只要合作然后朱元璋沿运河北上,陈友谅沿汉江北上,张士诚攻取山东半岛,最终都是直捣大都的局面。

    但他们也不。

    朱元璋和陈友谅就是拼命。

    张士诚反而跑去给元顺帝送粮食,话说哪怕他是为了骗元军控制的杭州,这样也是很过分的,毕竟他也是反元起家的,哪怕不是红巾军系统也是借着这股东风的,要知道他这属于资敌,元顺帝就靠他的这些粮食,才撑过了之前的饥荒。

    陈友定同样以元朝忠臣自居,跑去背后捅陈友谅的刀子,必须说明一,他俩虽然名字看起来像兄弟,但这只是个巧合,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个家伙给元朝当忠臣还当得颇有成就感,每年从福建千里迢迢给元顺帝跨海补给。

    这期间倒是明玉珍干正事。

    原本历史上明年他的大将万胜率军南下夺取昆明,把元朝的梁王都给赶到了山里,结果原本被蒙古人抢了祖宗基业的段家居然帮蒙古人,万胜孤军深入路途遥远后继乏力,不得不又撤出昆明,直到后来沐英和蓝玉南征才重新夺取,不得不说这个混乱的时代里很多事情都不能用正常头脑去考虑,很多人当被征服者都已经当出感情来了。

    好在这一切都即将成为历史。

    “我来了,这天就亮了!”

    杨丰矜持地自言自语着。

    在远处的熏风门内,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四十岁,身穿黄袍的彪形大汉骑着白马,在大批将领和官员簇拥下急速冲出,沿着向下的道路疾驰而来,在他身后是无数普通百姓组成的洪流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