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一章 为朱八八正名-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八零一章 为朱八八正名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在重庆做客一个月,主要工作就是传道

    明玉珍其实是白莲教。

    他是跟着徐寿辉的,而徐寿辉起兵就是以白莲教聚揽人心,所以明玉珍连同其部下数十万人都得算白莲教徒,不过说不上信仰不信仰,也就是心里有那么个东西而已,所有收拾他们的思想,对于杨丰来说那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他可是跟王聪儿滚过床单的。

    仅仅一个月时间他就把这些人的信仰掰了正道,甚至亲自动手在正对重庆的涂山上建起一座仙宫,至于昊天上帝像是没有了,实际上杨丰从来就没建过昊天上帝像。用他的教义昊天上帝是大宇宙的意志,宇宙万物皆其所创造,本身是不需要什么形象的,所以他的昊天上帝信仰中从来不需要这个,拜的时候立一个神位就可以了,哪怕不立神位,只要心中有神也可以。但老百姓给他造像崇拜就是另外一事了,他和天界众神是肯定有形象的,而他也是肯定不能给自己造像的。

    这座仙宫完成后杨丰就离开重庆飞越三峡直奔武昌。

    武昌。

    “还好没错过了!”

    天空中的杨丰看着下方江面上密密麻麻的战舰,多少有些欣慰地说道。

    这已经是一三六三年。

    就是这一年陈友谅与朱元璋之间爆发鄱阳湖大战,事实上这是他俩持续三年大战的最后决战。

    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陈友谅的位置对朱元璋构成严重威胁,而朱元璋地盘的富庶又是陈友谅所渴望,这个时代天下大乱,有人口的地方最重要,而整个中国就朱元璋控制的地盘人口最稠密,占据上流之势的陈友谅当然惦记。一开始双方是边境磨擦,然后是互相招降纳叛,再就是朱元璋忽悠陈友谅攻应天,利用主场优势大败之,再就是朱元璋反击向上游进攻,最终就演变成了这场最后决战。

    必须得说明一下,他俩分别属于反元起义军的两个系统。

    陈友谅是徐寿辉系统。

    而朱元璋是韩山童系统。

    虽然两个系统都是红巾军但本质完全不同,前者是南方白莲教,而后者是北方白莲教,只不过是被征发修黄河的民工所以才在两淮动手,然后朱元璋这些两淮土著加入。而且起兵后两家的战略方向也完全不同,徐寿辉系统的战略方向始终是南方,一直活动于江南,但韩山童系统的目标始终是打北方,所以才组织了堪称壮烈的北伐,哪怕韩山童死了,刘福通也一样坚持这个战略原则,朱元璋只是这个系统里面的边缘势力。

    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必须得说清楚

    他们是白莲教!

    他们是白莲教!

    他们是白莲教!

    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某包衣编的明教。

    他们拜的不是明尊,而是佛教的弥勒,甚至他们同时还拜道教的张角,如果说他们和摩尼教有什么联系的话,仅仅是灭亡的摩尼教部分教义混入其中了,韩林儿的小明王和明王降世不过是老百姓对明君的渴望,和明教那个明没多大关系,如果仅仅因为他们的教义里掺了部分摩尼教思想而说他们是明教,那么也可以说他们是佛教,甚至也可以说他们是道教。

    毕竟他们说张角是老祖宗。

    他们其实就是各种信仰混杂的底层老百姓对太平盛世的幻想,搅和出来的一锅八宝粥,非要为这锅粥定个明确的东西,那他们就是白莲教,他们不是佛,不是道,当然也不是什么明教。

    没有什么明教教主。

    甚至没有白莲教主,在中国古代不可能出现一个全国性的有组织的秘密宗教,明的都没有更何况是偷偷摸摸的,在一个小地方或许会有受尊崇有威望的信仰者出现,但一个庞大的覆盖全国的组织那就扯淡了,真当皇帝的眼瞎啊!

    更不会有什么光明总坛。

    同样也不会有什么波斯明教总坛。

    波斯摩尼教在波斯萨珊王朝时候就是受打击的,而现在那里是绿得不能再绿的绿,连拜火教都不过苟延残喘,摩尼教算个屁,在汹涌的绿色洪流中一切都是渣渣,早就被踢到历史的尘埃里几百年了,我们熟悉的某个故事和其中一些角色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影射和歪曲,影射和歪曲的是谁就没必要说了。

    而这时候两个系统都已经完成了实际的权力过渡。

    陈友谅掌握了徐寿辉系统。

    他杀了徐寿辉,正是这一导致了明玉珍与他分道扬镳。

    朱元璋掌握了韩山童系统。

    虽然这时候刘福通和韩林儿还被围困在安丰也就是寿春,但随着红巾军北伐的最后一支主力在益都被王保保灭掉,刘福通和韩林儿在安丰遭张士诚围困已经濒临覆灭。陈友谅就是趁朱元璋北上救刘福通的机会才大举进攻
双面总裁的小甜心无弹窗
南昌,所以别以为朱元璋很对不起韩山童的宋政权,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后者是河南河北的治河民夫一心就是打北方。淮南人的朱元璋代表是这个系统的南方集团,他们对打北方没有兴趣,而当刘福通和韩林儿被困的时候,很多人劝朱元璋不要在陈友谅虎视眈眈情况下北上,但朱元璋说咱们既然用龙凤的年号就不能坐视他们覆灭。

    最终他还是出兵了。

    如果不是朱文正死守南昌三个月住了陈友谅,那么朱元璋很可能因为这次冒险救援变成这场群雄逐鹿的失败者。

    而实际上韩林儿对他毫无价值。

    连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价值都没有。

    刘福通和韩林儿能够号令的只有北方的红巾军,朱元璋的南方军本来就自成一系,而前者已经在北伐失败中全军覆没,最后一支成建制的力量在去年被王保保攻灭于益都,刘福通和韩林儿除了此刻安丰的那手下以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可以真正号令的人。而群雄之中也只剩下朱元璋一个使用他们龙凤年号的,其他全都是与他们无关的,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价值,朱元璋为一个对他没有任何价值甚至会带来些麻烦的人,冒可以说全盘皆输的危险,这已经算是对得起他着的龙凤年号了。

    至于韩林儿之死

    没有证据说是他干的,他要韩林儿死只需要不救就行,先救了再弄死这么蠢的事情以他的智商会干吗?

    所以真正自己落水淹死也可能。

    当然,也不排除是廖永忠自作主张干的,毕竟韩林儿到应天,还是会造成一些危害,他终究还是理论上朱元璋的君主,总会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家伙试图搞事情的。所以有刘基和李善长这些聪明人,也不排除他们绕开朱元璋授意廖永忠索性一了百了,反正巢湖群盗出身的廖永忠对韩林儿也没什么感情,但就朱元璋的表现,他不会这样做,不是说感情利益上,而是这么做实在太有辱他的智商,明明不救甚至晚几天再救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那么蠢呢?

    朱元璋要真这么蠢,他早就被人弄死八百了,所以在韩林儿之死的问题上他真没什么可怀疑的。

    同样这也是后来朱元璋非要干死张士诚的原因。

    张士诚自己做得不地道。

    他虽然不是红巾军系统,但却是和红巾军并肩作战的,结果趁着红巾军北伐失败,和元军勾结抄红巾军大本营,最终害死了红巾军实际当家的刘福通,作为红巾军的继承者朱元璋当然要为刘福通报仇,张士诚的结局是他自找的。

    如果他不是趁机攻刘福通,而是以其所部北上,和刘福通联手向山东进攻王保保,那么坚守在益都的红巾军最后一支北伐军肯定得救,然后北方局势将得到扭转。甚至他完全可以把韩林儿接过去,以韩林儿来向朱元璋发号施令,那时候朱元璋反而就尴尬了,可惜张士诚却因为目光短浅为了抢地盘不但投靠元朝,而且还捅红巾军的刀子,导致了红巾军轰轰烈烈的北伐彻底失败,可以说他的结局纯属咎由自取。

    甚至某种程度上说是他给朱元璋扫清了称帝道路上最大的障碍。

    不过这时候韩林儿应该还没死。

    既然陈友谅的大军还没有东下进攻南昌,那也就代表着朱元璋还没出兵救刘福通,这两件事情是一个因果的关系,因为朱元璋率领主力去救刘福通和韩林儿,陈友谅才看到机会全力进攻南昌。只是他没想到朱文正和郑愈那么顽强,居然硬了他三个月的时间,然后朱元璋解决了北方的事情腾出手来大军南下,陈友谅解围北撤,两军一个从鄱阳湖南下一个从鄱阳湖北上,最终相遇于鄱阳湖康郎山,一场决战最后朱元璋成就霸业

    当然,杨丰也没兴趣管这俩死活,这俩活着是麻烦,毕竟他们不死朱元璋就无法解脱,反正山东的红巾军已经覆灭,那么他俩也随着之前的时代落幕吧!

    他立刻开始下降。

    但也就在这时候,江面上集的数百艘战船缓缓开动,以一种壮观的气势开始顺流而下。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