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二章 恐怖如斯-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八零二章 恐怖如斯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大江东去浪千叠,三百年流不尽的英雄血!都快三百年了,三百年间多少英雄豪杰血洒长江,以生命捍卫华夏民族的尊严。”

    杨丰感慨地说道。

    的确快三百年了。

    虽然长江上的战争史绵延几千年,但作为华夏民族最后屏障的历史却远没有那么久,苻坚没到过长江,北魏虽然兵临过长江,但拓跋焘也只是象征性饮马长江根本没有进攻,纯粹是对刘义隆北伐的报复性羞辱。此后的隋灭南陈已经不能说是异族入侵,哪怕西魏攻破江陵也很难说是异族入侵,毕竟西魏是鲜卑皮汉骨关陇门阀才是老大,而且攻破江陵后不但没向前反而搞拆迁连人带东西打包回北方去了。宇宙大将军倒算是异族,可他搞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南朝的奴隶造反,八百鲜卑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席卷江南的,真正使他横行无忌的实际上是那些豪门贵族的奴隶跟着翻身得解放……

    虽然这样说有丢人,但南朝士族的确已经糜烂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宇宙大将军这个魔星真得算天意。

    此后唐朝无事,五代是军阀混战,耶律德光南下一次别说长江,他连淮河都没能踏足,而且还把自己变成腊肉回去了,准确算一直到金国的南侵开始,北方异族才第一次真正意图染指江南。

    从金军南侵到这时候已经过去了两百三十多年了。

    长江在这两百三十多年里一次次作为抵御异族入侵的最主要战场,光杨丰参与的就有两次,哪怕最终这片江山被异族占领,反抗之火也是最先从这长江两岸燃烧起来,而三百年后,乃至六百年后,这条滔滔巨龙依然是这个民族几乎最后的防线,可以说是真正的一江血水向东流。

    只是这一次……

    这一次当然不算,所以……

    “汉主,请罢兵!”

    他转回头带着微笑说道。

    此时他正负手而立,站在一艘恍如移动城堡的楼船层甲板上,在初春季节的微风中顺流东下,而在他四周是数以百计面带惊惧严阵以待的士兵,身穿金甲的陈友谅正在一群将领簇拥中匆忙走上甲板。

    “道友如何称呼?”

    陈友谅身旁一个文臣说道。

    “汉主,请罢兵!”

    杨丰没有理他,而是继续盯着陈友谅说道。

    “哪里来的妖人!”

    一名将领拔刀喝道。

    陈友谅一伸手拦住他。

    “下就是明眼子那里的那个所谓神仙?”

    陈友谅似笑非笑地说。

    “明玉珍的眼睛已经被本仙换上了新的,故此汉主该改一个称呼了,而本仙乃昊天上帝所遣,下界选人间之主,以天命归之,汉主起义军逐鞑虏,使湘汉之地重光,有功于华夏故列入玉册。但昊天上帝有旨,自今以后华夏群雄不得自相残杀,夏主已尊旨不再出三峡与君为敌,故请汉主亦仿照其例罢兵接玉册而后北伐,若贵军先入大都诛逆鞑,则本仙将代昊天上帝以天命相授,使君为人间之主。”

    杨丰说道。

    明玉珍也是独眼龙,虽然给他造个眼球有难度,但换个已经是驾轻就熟的小事了,就在他说话间一枚带着陈友谅名字的玉牌,也自动升起悬浮在半空,上面的三个字还隐约带着祥光呢!

    “我要是不听呢?”

    陈友谅冷笑道。

    话说他要听就是傻子了,他几十万大军已经启程,而且占据上流优势,接下来顺流东进不过几天时间就能到湖口,然后转而东下在鄱阳湖上桨帆齐用很快就能兵临南昌。已经自应天跑去救援安丰的朱元璋根本来不及返回,更何况就算返回集结军队然后沿长江逆流而上增援也需要时间,只要他的数十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拿下南昌,朱元璋就算来也没用了,接下来他以南昌为基地再向东出钱塘江,整个江南基本上就是他的了。

    这种时候因为眼前这家伙一句话而停下,那他得多么脑残!

    神仙又怎么了?会飞能空降又怎么了……

    好吧,这家伙应该是真神仙。

    话说他也不是不知道明玉珍那里发生的事情,但并没有真当回事,这年头自称神仙然后凭借个小戏法招摇撞骗的人多了,底层出身当过小吏的他什么样骗子没见过?不过今天这家伙居然会飞,那么这就不是骗子了,毕竟骗子肯定不会飞。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行。

    他还不是一个神仙就能唬住的。

    “汉主若不听,那我就只好逼你停下了。”

    杨丰淡然说道。

    “在下拭目以待!”

    陈友谅冷笑道。

    杨丰略微一颔首,骤然间冲天而起,径直飞向下游江面。

    陈友谅身旁一个中年将领立刻向旁边军官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走到那些士兵中迅速下令做好准备,几具床弩同时瞄准了杨丰,而随着这边的令旗挥动,最前面十几艘楼船上所有床弩也都瞄准了杨丰,甚至就连一些短粗的铜铁炮之类都做好了射击准备。

    这时候火器已经很普遍。

    不过这些火器仍然停留在初级阶段,基本上都是些碗口铳的异形体,短粗精度极差,威力仅限于几百米内,铜铁都有,但要说是火炮也完全可以,陈友谅攻南昌三个月无可奈何,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南昌城头火器众多,此后康郎山大战的失败,也是因为朱元璋的水军同样火器众多,这是朱元璋的优势项目。

    此前胡大海攻绍兴就已经开始使用火炮轰城。

    当然,这些对杨丰已经毫无威胁力了,实际上他很快就到了床弩射程外然后一直飞到距离陈友谅近四里外的江面上。

    然后悬停在两米高度。

    他淡然地看了看浩浩荡荡顺流而下的数百艘楼船,紧接着灵魂能量控制范围內的空气开始以他为中心旋转起来,而且速度不停加快,带动他灵魂能量控制范围以外的空气也跟着旋转起来,就这样原本微风轻拂的江面上狂风大作,速度越来越快转眼就达到了飓风级别。就在同时他脚下长江的水面在越来越强的恐怖离心力量下逐渐开始上升,就像龙吸水般,仅仅十几秒后一道水龙就生成并进入他的气旋,然后被打碎变成水滴向着四周扩散,原本无形的气旋变成了壮观的水龙卷,而被气旋带动的周围空气也形成了漩涡状狂风在江面向四周扩散……

    这很简单。


盛宠名门首长妻笔趣阁
    和龙卷风的原理一样。

    只不过这个风是杨丰驱动,然后再带动周围的空气,而他在内部驱动的空气旋转速度越快,带动的龙卷风范围也就越大,他都能依靠气流将自己推动到几倍音速了,而现实时间的龙卷风内部最快速度也不过才每秒两百多米,愿意的话他可以轻松制造一个后天级别的超大龙卷,甚至他如果始终不停,这个巨大的龙卷是真能演变成改变气候的东西。

    至于摧毁这支舰队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向前走过就行了,没有任何一艘楼船能挡住这种龙卷风的摧残。

    当然,他不会这么做。

    这些都是十几年反元战争磨练出来的百战精锐,真正的精兵猛将,这些船上有一大堆堪比大明开国名将的人物,鄱阳湖大战可是被形容为中古时代最大规模的水战,哪怕在这样可以说朱元璋倾尽全力的决战中,张定边也能单刀直入差一就在无数开国名将保护下斩首了朱元璋,虽然最终还是在常遇春的偷袭下受伤兵败,但仍旧足以堪称惊艳。

    这样的人都是宝贵财富。

    尤其他们还是水军。

    所以杨丰只是给他们一个警告而已。

    当陈友谅等人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这个巨大的水龙卷已经如同天柱般壮观地矗立江面。

    而狂风也已经到达。

    最前方的几艘楼船就像被无形的巨掌猛推般,带着向一旁倾斜的姿态,被强劲的狂风推动横向移动,甚至有两艘还碰撞在一起,那些舵手惊恐地拼命转舵但却依旧毫无用处。

    “快,转向靠岸!”

    陈友谅身旁一个看起来略微年长一些的将领,没有等他下令就毫不犹豫地吼道。

    所有楼船上士兵惊恐地跑动着在越来越强的风中,以他们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落帆转舵,底层所有桨手拼命划动船桨,推动他们的楼船在已经形成浪涛的长江上靠向岸边,因为狂风的推动更多楼船撞在一起,混乱从舰队前方向后不断蔓延,越来越多的楼船撞击着转向靠岸,而更重要的是他们正在顺流而下,越来越靠近这个巨大的水龙卷并且进入更强的风区,就像一群正在被吸入风扇的飞虫般无助。

    “快,加快速度,全部靠岸!”

    那将领颤抖着吼叫着。

    “神仙,这是真正的神仙!”

    而那个文臣傻了一样看着不足三里外那个壮观的水龙卷喃喃自语。

    他们中间陈友谅脸色苍白的一言不发,眼睛里冒着悲愤的火焰死死抓住面前的栏杆,看着那怪兽般横在他霸业道路上的巨大水龙卷。

    他也已经看不到杨丰了。

    随着江水不断被吸入然后散开,这个水龙卷已经达到了数十米直径,只不过高度并不算高而已,但同样也是不断上升中,不断旋转上升的江水就像一道黑色的墙壁般包围着杨丰。虽然陈友谅的座舰已经靠岸甚至搁浅,但仍旧被越来越强的风刮得剧烈晃动,而他后面的长江岸边,数百艘这样的楼船正密密麻麻混乱的搁浅在岸边,一些船的底舱都开始进水,那些士兵一个个面无人色地颤抖着恍如末日来临。

    而被水龙卷带到天空甩开的江水甚至形成了暴雨。

    但更高处却依然是一片晴空,就在这晴空下倾盆大雨夹杂着被吸起的鱼虾不断落下。

    “陛下,咱们还是答应他吧!”

    那名将领看陈友谅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哥哥,我不甘心啊!”

    陈友谅苦笑道。

    这就是他的结拜大哥,他最亲信的将领,堪比徐达常遇春的大将张定边。

    也是生性多疑的陈友谅最信赖的人。

    原本历史上张定边在他死后护着他儿子陈理死守武昌,但陈理最后选择了向朱元璋投降,张定边不愿向朱元璋称臣,从此隐居山林做了闲野鹤。

    武力值极高,有人称其为元末第一猛将。

    这时候杨丰制造的龙卷已经稳定了下来,不再向外继续扩张,但却在长江上制造了一个直径近千米的巨大气旋,气旋的中心是道直径数十米的水龙卷,更加恐怖的是就连江水都已经开始出现了倒流。杨丰的气旋是顺时针,正好逆着初春长江还算平缓的水流,他制造的巨大漩涡同样也是顺时针,必然会出现这种壮观的场景,而顺流和逆流的江水在外围形成一片恐怖的巨浪。整段江面就像大潮中的钱塘江口一样的,因为水流被阻遏甚至被逼得开始向两岸蔓延,好在这里两岸都是沼泽,倒也影响不到人,但仍旧有附近的百姓被吸引,在两岸山岭上诚惶诚恐地叩拜,叩拜这能够令江河逆流的神灵。

    “陛下,若咱们能最先打进大都呢?难道咱们还会朱重八和张九四不成?那时候有神灵相助天命所归,那这天下何人敢抗衡?”

    那文臣说道。

    “神灵之威恐怖如斯啊!”

    随后他看着那矗立天地间的龙卷感慨了一句。

    陈友谅默然了。

    的确,他还有这样一个选项,毕竟他有数十万大军,不是明玉珍那样实力不够的,他完全有资格争这个天命所归。

    就在此时远处那龙卷就像失去支撑的高塔般骤然塌落,在江水中激起了滔天巨浪,紧接着原本倒流的江水就像退潮般向下滑落,陈友谅脚下座舰甚至向旁边倾倒了一下,在一片惊叫声中风停雨止,而远处的江面上那神灵的身影出现,踏着滚滚东去的江水缓缓向前,在他身体四周一片七彩祥光缭绕。

    “准备迎接天使!”

    在脚下战舰的剧烈晃动中,陈友谅面无表情地说道。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