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零五章 得国正者,唯汉与明-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八零五章 得国正者,唯汉与明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吓唬一下张三丰,让杨丰感觉颇为愉快

    话说老张的确不能让他满意。

    虽然张三丰是不是自称过大元遗老这个很不好说,但他的确没有参与过反元,在湖北百姓为推翻元朝而血战十几年的时候,他实际上是作为看客在武当山上,哪怕山下基本上就可以算战场了。此前南琐北琐两支红军在襄阳南阳一带和元军血战,孟海马所部主要活动区就是武当山,房县均县都是这支义军战场,最终他们战斗直至全军覆没,但张三丰依然是在武当山上继续做看客。

    这就很不应该了。

    吓唬一下也算对他的惩罚。

    至于以后他如何选择那就与杨丰没什么关系了,一五倍的灵魂能量又如何?在杨丰面前依然是蝼蚁,哪怕大一的蝼蚁也是蝼蚁。

    这个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过客。

    杨丰在陈友谅处待得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他一直待到了初夏,在这期间迅速帮陈友谅建起钢铁厂,依靠大冶铁矿相对优质的铁矿,再加上顺流放下来的萍乡煤炭,建起了二十座一吨级生铁炉和两座五吨级熟铁炉。实际上杨丰惯用的熟铁炉是普德林炉改进版接近于平炉,炼出的东西可以算低碳钢了,再加上水力鼓风和锤锻,同样水力带动的简单钻膛机,甚至还有一台同样水力鼓风的小型坩埚钢炉

    这样就不用他单独制造弹簧片了。

    还有硝的提纯以及火药配方工艺的改进最终制造出颗粒状火药。

    当然,还有铸炮。

    大冶又不只有铁矿,那里同样是重要铜矿,改善一下冶炼技术,也不需要太高端,用清朝时候南炼铜的高炉就行,大冶的铜有很大比例是露天开采,无非就是雇矿工然后采出来就近冶炼,而且那里靠近山区有足够的木炭,剩下的锡也简单,衡阳常宁一带的锡矿自明朝万历年间就开始开采,这时候无非给陈友谅提前出来而已。

    有这些就足够他铸造十二磅拿破仑炮了。

    再加上水力的炮膛加工机械,一步到位提升到拿破仑战争水平毫无压力,只要有大炮和足够的弹药,配重投石机什么的也就可以踢到历史的垃圾堆了,然后北伐的大军就可以水运北上直到赊旗店,再陆路北上夺取开封。

    剩下就是沿运河直捣大都了。

    除了这些工业上的,剩下当然还有农业上的也必不可少,再就是医疗卫生方面的,洞庭湖区防血吸虫这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仙种

    杨丰觉得还是让他们开拓美洲去吧!

    毕竟哥伦布也就还有百多年了,以后无论谁是成功者,都必须逼着他们去开拓美洲,这工作并不难,无非建造一批大型帆船,然后从基隆港起航随着黑潮不断漂就行,向北先去倭国,再继续向东漂,到达美洲北部海岸再沿着南下的洋流继续一直能漂到中美洲,带上些小生物往阿兹特克人那里一撒就算成功,现在直接给他们的话,很难让他们有足够动力出去。

    就这样杨丰一直待到初夏。

    然后在朱元璋派出使者迎接

    呃,老朱是聪明人,他当然会以最快速度派人迎接天使。

    这时候他已经解决了北方,虽然他的大军还是晚到一步并没有救下刘福通,后者在张士诚部下吕珍进攻中战死,但却遇上了逃亡的韩林儿,然后朱元璋将他安置在滁州。原本历史上他就是这样做的,而且韩林儿在滁州待了几年,直到朱元璋和张士诚决战前才死。

    接到韩林儿后,朱元璋的大军进攻安丰,吕珍和原本占据庐州却跑去帮助他们的左君弼没有住常遇春的进攻,只好放弃刚刚到手的安丰,然后左君弼退庐州。原本历史上朱元璋要和陈友谅决战,暂时没有顾得上管他,甚至连安丰都放弃,但这一次因为没有了鄱阳湖大战,所以紧接着常遇春的大军就包围了庐州,然后左君弼自知没什么戏了所以弃城而逃投奔张士诚。

    朱元璋彻底拿下淮西。

    到这时候为止他基本上已经是最大的割据势力了,在和陈友谅停战以后,他的地盘北至淮河,西到大别山和湘赣交界,南到梅岭,东到衢州和太湖这条线。

    原本他还控制杭州的。

    但之前投降的蒋英等苗将叛乱不但让他失去了金华,处州和杭州,而且还损失了部下重要的大将胡大海和淮西二十四将之一的耿再成,而且这些叛将都投靠了张士诚。

    但张士诚也损失了原本这时候应该控制在手的淮西一带。

    这时候的张士诚剩下以苏州为核心的太湖以东,另外向北一直到徐州的整个江苏江北那一长条也都是他的,但即便这样他的地盘别说和朱元璋比,就是连明玉珍都比不了。当然明玉珍的人口和他没法比,张士诚手中光一个苏州就两百万人口,实际上朱元璋夺取的淮西也没多少人,这时候江北的人口多集中在泰州一带,就连扬州都只剩下十八户,淮安只剩下了七家,淮西还能有几个人?

    “生民百遗一啊!”

    浩荡长江上,杨丰看着两岸凋敝的景象感慨道。

    “仙师,乱世就是这个样子。”

    旁边的刘基陪着笑脸说。

    他是朱元璋派来接天使的,不过不只是他一人,还有带领水军作为护卫而来的李文忠,再加上朱元璋的儿子朱标,只是朱标属于象征性,毕竟他这时候才八岁,但陈友谅让陈善儿接天使,那么朱元璋也就只能让他这个八岁的儿子来代表他了,他们老朱家其他也拿不出可以代表他的了。

    朱元璋兄弟姐妹全死光了。

    大哥和父母一起饿死,就留下一个儿子也就是死守南昌的朱文正,二哥在父母大哥都饿死后和他分开带着儿子逃荒,父子两个都死了,估计也是饿死,还有个三哥也早死了,大姐嫁人后还曾经在他被元军追杀时候赶过他,不过这时候也都已经死了。哪怕兄弟姐妹中和他感情最好的二姐也死了很多年,这个姐姐对他很好,因为家里面稍微还能有吃的,所以多次接济这个弟弟,她留下一个儿子就是李文忠,不得不说朱元璋算是元末群雄之中出身最惨的,其他都比他强。

    张士诚是贩私盐的。

    这个职业属于刀头舔血,但至少不会饿肚子。

    陈友谅家境最好,他读过一,而且当过县里的小吏家境不会太差,话说他不但兄弟俱全甚至连他爹都活着,他死后他爹
国运娼隆小说5200
和两个弟弟投降朱元璋然后都被封爵。

    明玉珍也是农民。

    但在乱世里能够得到乡里推举拉起一支小军队,那么绝对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贫苦农民,至少也得是乡里比较有威望的,哪怕就算不是小地主也得是个自耕农,这一比应该是佃户的朱元璋要强多了,后者可是还得给地主家放牛的。

    不得不说老朱很令人钦佩啊!

    至于他的局限这个不能说是他的责任,毕竟他连字都不识,不可能指望他做得更好,尤其是在经历了蒙古人的统治后很多东西已经断代,八十年时间足够让民间忘记很多东西了,传承基本上都掌握在儒家手中,他最后还是被这些忽悠住并不奇怪。

    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以前是什么样子。

    哪怕他识字以后看到的籍还不是那些儒生给他的?

    他要是有个图管理员的基础,那当然会扛住儒生们的污染,可问题是他只是一个差饿死的睁眼瞎,一个两眼一抹黑的贫苦农民在一片笼罩了八十年的黑暗中,要扫平群雄光复山河还要治理国家,也就是这种可以说天纵奇才,换个人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苛求他一错误都不犯,不能苛求他不被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诱导,但他真得很尽力来使老百姓过得更好了,除了他以外谁敢把贪官剥皮实草?至于他晚年的确杀功臣,但一来那是为继承人清除威胁,二来也得看那些功臣都做了些什么。

    难道那些功臣不是骄纵不法?

    难道那些功臣不是已经开始他最恨的巧取豪夺?

    胡惟庸案导火索是什么?

    不就是胡惟庸因为儿子从马车上掉下来摔死,结果私刑杀驾车的?以宰相无视法律私刑杀无辜者,这样的宰相还不算骄纵不法?

    话说朱元璋杀官杀将,可曾枉杀过一个普通百姓?

    奉天殿上可没流老百姓的血。

    蓝玉案,胡惟庸案,李善长案本质都不过是高层权力争夺,这些争夺与老百姓何干?这里面胡惟庸完全死有余辜,蓝玉有冤,但事实证明朱元璋这么干一不疯狂,老朱只是杀的范围太小,没舍得把自己儿子里面能威胁建文帝的也杀了。就凭建文帝那风格,如果蓝玉还活着,那绝对会做权臣控制朝政,朱老四说不定会被他弄死,然后某一天就九锡了,政治上的事情没有感情可讲,朱元璋再恩宠蓝玉,他一死蓝玉该把他孙子当傀儡还是一样要当傀儡的,朱老四赢了江山还是他朱家的,但如果蓝玉辅佐建文帝赢了这江山就说不定是谁家的了。

    李善长的确也有冤。

    但这种事情后人很难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何况他弟弟的确跟胡惟庸勾搭,那么李家这个家族也就没那么干净了。

    说到底这是一个战略原则。

    对于朱元璋来说既然定下了要最大限度为自己孙子清除威胁,那么他就不能放过任何潜在的威胁,这些老人都是和他一起的,本身不会对他对朱家有什么真正的尊敬,毕竟互相知根知底,他活着当然能够镇压住,他死了,就凭他孙子那种柔弱的性格根本镇压不住。他一不是李家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关陇门阀,二不是赵匡胤优待士大夫任凭后者贪赃枉法剥削百姓,那么他凭什么让这些大臣们效忠他的继承人?难道他还指望这些人对他感情深到可以没有一野心?

    这是不可能的。

    尤其是他还对贪官剥皮实草。

    所以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让这些人统统死在自己前面。

    但他对老百姓没问题啊!

    剥皮实草压制贪官,迁移各地富豪于应天还地于民,“三吴巨姓,享农之利而不亲其劳者,数年之中或死或徙无一存者”,盗粮案使全国官吏或杀或流者数万,但结果是从他们手中以这种堪称血腥手段逼出两千多万石之前偷漏的税粮甚至盗卖的官粮。

    “民中豪以上者皆破家”。

    但可没有穷苦百姓因此而受伤害。

    至于朱元璋的恶名

    老百姓负责写历史吗?历史不是他们写的,写历史的人不会记载老百姓获得的好处,他们只会记载这个皇帝是多么残暴,杀了那么多大名鼎鼎的功臣,大名鼎鼎的文臣,使得天下官不聊生,甚至动辄把人剥皮实草株连九族。但他们不会记载那些湮灭于历史的草民得到了什么,而享受到了朱元璋带来的好处的人却没有能力把这些记录下来,最终流传在历史上的只是一个大杀功臣的暴君,却没有人解释一下他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却没有一个敢反抗的。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反抗不会获得一个老百姓的支持。

    “替我转告朱元璋,韩林儿非天命之主,不在候选之列,然其父首举义旗为天下先,红巾军北伐亦属有大功于华夏,无论最后天命归何人,他这个宋王的爵位我替他定下了,另外把他送到我这里,以后就算是我的弟子了。”

    杨丰说道。

    “弟子一定转告。”

    刘伯温心情愉快地说。

    这就等于天使做主,结束了朱元璋和韩林儿的君臣关系,避免了朱元璋头上个背主的恶名,反正这是昊天上帝的旨意,朱元璋也不能违抗啊!是昊天上帝不让他继续忠心于韩林儿的,这是天意不可违,然后朱元璋就可以彻底摆脱这个负担痛痛快快自己称王了。

    “还有,我可不想听到他半路落水而亡的消息!”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呃,仙师请放心,这样的事情定不会有的。”

    刘基尴尬地笑了一下说道。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