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一章 泉州-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八一一章 泉州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陈友定率领两万大军顺流而下到达福州的时候,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一二等人已经全都被杀光

    近半是被杨丰一个人杀光。

    另一半则是在突围时候,被方国瑛所部和那些倒戈的地主武装内外夹击给干掉的,后者看到神仙降临的一刻就毫不犹豫倒戈了,总之这座城市里的一二等人全部被清洗干净,包括他们留下的某些东西,然后陈友定就必须面对一个很艰难的选择了,他是要做大元朝的忠臣呢,还是要和包括自己家乡父老在内的敌人血战到底呢?

    呃,他的部下替他做出了。

    在得知已经传说到这里的天使亲自率领大军攻下福州,并且杀光了城内的一二等人,重新让四等人恢复对自己土地的统治权后,陈友定部下的几个大将毫不犹豫地砍了他们里面的一二等人军官,然后把他们的统帅绑了送到杨丰面前,就像那些江浙百姓一样毕恭毕敬地叩拜在神仙脚下。他们得到了赦免,紧接着一名方国瑛部下将领,带着杨丰的旨意在一队陈友定部下士兵的保护下返延平,宣谕那里留守的陈部投降,另外北上杉关,宣谕汤和所部停止进攻。

    至于陈友定

    “这就是色目人的水军?”

    杨丰鄙夷地看着前方海面上汹涌而来的舰队。

    这里是泉州外海。

    他旁边陈友定一言不发。

    实际上陈友定依旧拒绝投降,虽然他的兄弟子侄统统都已经向仙师投降,并且加入进攻泉州的行列,但这个脑残的家伙却依旧喊着生是大元的人,死是大元的鬼,也不知道他是抽得哪门子疯,不过他也没自杀,所以就作为不用戴刑具的囚犯跟随。

    反正他愿意自杀随便。

    不愿意自杀就凭他那武力值也做不了什么。

    “弟子愿为仙师前驱,一举扫清这些胡虏!”

    他儿子陈宗海上前请命。

    然后一帮原本就是他部下的军官纷纷上前请命,陈友定依旧保持沉默看着这些家伙的表演,不过他也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实际上他之所以在这里扮演大元朝的孤忠,一是被那些儒生过去忽悠傻了,二是本身没有后顾之忧,陈家宗族除了他以外,剩下包括他的儿子们全投降,而且全都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既然这样他做个忠臣无论死不死都名垂青史了

    他以为他会名垂青史。

    “土鸡瓦狗尔,尔等且观本仙尽灭此虏,传令各舰停止前进,落帆,下锚!’

    杨丰淡然说道。

    方国瑛立刻传下命令。

    而就在同时杨丰腾空而起,在身后一片叩拜中径直飞向前方,很快就落在那些色目人的舰队前方,实际是色目商船组成的这支舰队立刻一片混乱,一艘艘战船上那些堪称八国联军的色目人惊恐地看着他从天而降,在海面上带着气流激起的浪花悬停着。

    “异端!”

    杨丰冷笑一声。

    紧接着他双臂张开,仰面朝天做深沉状。

    下一刻就像在武昌那次一样,四周空气急速旋转,伴着前后舰队中数万人的尖叫,一道巨大的水龙卷转眼间生成,在天空中阴的背景下带着恐怖的霸气直冲天空,同时在海面掀起了滔天巨浪和可怕的漩涡,但又和长江上那次不同,这个巨大的水龙卷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伴着杨丰向前的脚步缓缓向色目人舰队移动。

    那些色目人都吓傻了!

    他们颤抖着趴在甲板上,向着这大海上最恐怖的梦魇叩首祈求

    祈求谁就很难说了。

    但他们的祈求毫无意义,就在一片混乱中,水龙卷外围的狂风首先撞上了这支舰队,堪比飓风的恐怖力量推动这些木帆船在海面不断移动互相撞击,而且很快就开始不断撕碎那些船帆,掀翻那些木板,甚至把甲板上的色目人直接卷上天空。而在狂风外围那些清醒过来的色目人驾驶他们的战船拼命逃离,但可惜这时候做什么都晚了,巨大的水龙卷径直撞进了他们的舰队,首当其冲的一艘战舰就像玩具般瞬间被狂暴的力量撕碎,然后连人带船变成无数碎片被抛向天空。

    那与天上阴同色的水龙卷继续向前,摧枯拉朽般摧毁着它四周所有的色目人战舰。

    后面战船上所有人都在膜拜着。

    就连陈友定都像石化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看着水龙卷在数以百计的战舰中肆虐,看着一艘艘满载色目士兵的战舰被狂暴的飓风撕碎,然后变成破碎的垃圾被卷向天空,紧接着又被抛到外围甚至他们头不停地落下

    十分钟后,水龙卷骤然塌落。

    而就在同时,遮蔽了海面的战舰残骸中,一个带着七彩祥光的身影冲天而起,瞬间落在了他面前。

    杨丰淡然地看着他。

    陈友定的双膝一软,毫不犹豫地跪倒在他脚下。

    “罪民不识天威,请仙师赐罪!”

    他叩首甲板上战战兢兢地说。

    “起来吧!你护佑一方百姓也算有功,虽然蠢了些,但终究还不是那些不可救药的,福建之事暂时依旧由你主持,待解决了泉州的胡虏之后就带领你的兵马,将福建境内残余的胡虏扫荡干净,尤其是对那些色目人要除恶务尽,此辈祸乱此地已百年,断不能再任其流毒!”

    杨丰说道。

    “弟子尊旨!”

    陈友定毫不犹豫地说。

    他对元朝还有香火情,但他对色目人可是切齿仇恨,原本历史上就是他结束了色目人的祸乱,包括泉州色目人的清算也是他干的,他屠泉州和黄巢屠广州是两个标志性事件。按照元朝的命令攻下泉州后他儿子陈宗海下令关闭所有城门,在城内对色目人进行了持续三天的清洗,至此泉州色目人几乎被扫荡干净,仅剩下一些和蒙古高层有交往的色目高层,如蒲家之类的,但随后明军攻下泉州对这些家伙同样进行了清算。

    事实上福建四等人和二等人之间的仇恨早就不是一天了,这一次只不过是趁着乱世来一个彻底解决。

    此时别说还有个神仙在背后给他们撑腰,就是没有神仙撑腰,陈友定和那些地主豪强也不会放过这个清理色目人的机会,而且这时候色目人也不是之前,之前他们的实力其实相当强,居住福建的色目人数十万,甚至能够武装起来两个万户。但持续到现在已经超过八年的混战中,色目人遭遇沉重打击,毕竟那些地主武装终究还是占据数
我的艳史笔趣阁
量的绝对优势,尤其是后期他们做得太过分,就连元朝方面也看出其野心,最终变成了元军和地主武装合伙揍他们,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了泉州这一个真正据。

    只要解决了那兀纳和蒲家,剩下散落在各地的色目人根本就是菜,他头神仙的旨意,各地原本不和他一伙的豪强也和他一伙了。

    这一很重要。

    毕竟他此时的控制区还没到这里。

    而这里的地主武装,尤其是兴化的陈林两大家族实力强悍,之前兴化实际上是三国杀,陈林两家再加泉州色目三方混战,最后亦思巴奚军的彻底覆灭就是原本历史上两年后进攻兴化失败,被他和地主武装来了一个内外夹击,进攻兴化的亦思巴奚军主力最后活着到泉州的只有四个人,然后他的大军轻松攻入泉州。

    至于剩下就是大家快快乐乐灭那些色目人满门,瓜分他们几百年积攒的财富了。

    这是多么完美啊!

    陈友定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之前究竟是多么愚蠢,不但要自己送死而且坐视富可敌国的财富给别人,话说这全都是那些教他什么忠臣思想的儒生害的,头一定好好收拾一下那些蠢货。

    “仙师,这些色目人如何处置?”

    方国瑛在一旁说道。

    这时候舰队已经驶入了杨丰肆虐过的那片海面,下面的波浪间到处都是战舰残骸和色目人的浮尸,当然也包括大批还在挣扎求生的,这里面乱七八糟什么人都有,波斯,天竺,大食甚至还有黑奴,也有不少混血和东南亚人。这些泛舟而来的色目人很多实际上已经在此上百年,这些家伙从唐朝就已经开始污染这片土地,只不过以前还算老实,但蒙古人的统治让他们一下子成了仅次于这些征服者的二等人,而原本这片土地的主人却变成了最低等的。如果他们不是急于跳出来然后引发这场全福建的十年大战,说不定他们还真就能凭借渗透像在其他地方一样成功。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没忍住。

    “杀,一个不留!”

    杨丰说道。

    方国瑛一挥手,甲板上那些举着燧发枪和弓箭的水兵立刻开始向着海面射击,紧接着所有战舰全部摆开阵型扫荡而过,同时将所有还活着的色目人射杀,就这样庞大的舰队在泉州湾浩浩荡荡驶过,然后进入晋江航道并且在海岸登陆。

    被吓住的那兀纳根本就没敢出城迎战,他直接关闭了泉州城门准备固守。

    然而

    当天晚上他就被蒲家给砍了脑袋然后送出城外。

    “投降?”

    杨丰饶有兴趣地看着使者说。

    “尊敬的仙人,那兀纳狂妄无知胆敢抗拒王师,故此泉州义民蒲氏率领百姓将其诛杀,并愿献黄金千斤以赎被迫从贼之罪。”

    那蒲家使者毕恭毕敬地说。

    在他旁边打开盖的盒子里,那兀纳的脑袋上还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

    蒲家又不傻,坚守是为待援,可他们此时有个屁援军,泉州是亦思巴奚军最后据,这场持续近十年的混战实际上以他们失败告终,除了泉州以外其他地方都已经彻底被四等人的地主武装控制,这些人当然不可能增援他们,也就是说坚守泉州的结果无非什么时候死干净,他们可没这种觉悟,与其被困在城内等死,还不如砍了那兀纳投降,至少这样还有一条活路。

    他们干这个又不是第一次了!

    无非就是拿些钱而已,他们就不缺钱财,而且无论谁控制泉州,都少不了依靠他们来搞海上贸易,毕竟他们熟悉航线,语言相通,在南洋和印度洋沿岸各港口都有交易商,甚至他们还有贸易据,不利用他们很难把货物销售到沿线各国。

    他们有利用价值。

    任何一个君主只要还想凭借海上贸易发财,那么就离不开他们。

    这一他们还是很有自信的。

    “交给你了!”

    杨丰对一旁的陈友定说道。

    后者狞笑着上前一步,毫不犹豫地拔出刀。

    “你要干什么,你们敢杀我,我们就杀尽城内汉人!”

    那使者尖叫着。

    他们送出那兀纳的脑袋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反正这家伙也只不过是蒲家的傀儡而已,虽然他其实是蒲家的女婿,但女婿什么的不就是备用牺牲品吗?这一次也就只好让他牺牲一下了,但如果不接受他们投降那就只能鱼死网破了,毕竟城内还有大批汉人可以给他们做人质。

    “那你就先给他们当祭品吧!”

    陈友定说道。

    说完他手起刀落,那使者的人头坠落。

    杨丰满意地了头。

    紧接着他腾空而起,瞬间到了泉州城门上空,在下面那些色目士兵惊恐的目光中空气的旋转再次开始,并且迅速加快到超过五倍的音速,强大的吸力甚至把那些倒霉的色目士兵从城墙上直接吸起,在这高速气流的撕扯中支离破碎,而血肉的龙卷下方色目人拼命逃窜。下一刻杨丰的右手突然向下一指,超过五倍音速的气流骤然改变了方向,带着被卷起的砂石木头甚至火炮,还有护城河里面的河水恍如激流般撞在坚固的城墙上,然后同样就像冲击沙堡的激流般一下子将城墙冲开一个巨大的豁口,向后喷射的城墙碎块把后面正溃逃的色目士兵瞬间掩埋。

    “杀,杀尽色目,三日不封刀!”

    城外的陈友定挥舞着刀亢奋地吼叫着。

    紧接着他催动战马,而在他身后包括方国瑛部下在内,超过三万大军同时发出了疯狂的呐喊,向着被冲开的豁口开始了冲锋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