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一章 攻破大都-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八二一章 攻破大都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卢沟桥。

    怯薛千户阿术黯然地抚摸着身旁的一个石狮子,在他脚下被雾霭笼罩的河水潺潺流淌。

    “流水落花春去也!”

    他忧伤地叹息着。

    呃,这画风好像有不对啊!

    他是怯薛军欸,他是曾经蒙古最强悍军团的后代,他的祖辈曾经跟随着大汗横行亚欧大陆,扫荡了无数国家,他们快马硬弓重甲弯刀,让所有敌人都在他们面前颤栗,然而现在他却像一个忧郁的诗人般在潮湿的早晨吟咏哀伤的词句,而且他瘦削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明显也与勇士无缘

    当然,这主要是他妈的锅。

    但事实上怯薛军也早已经在八旗子弟化的道路上阔步向前,别说是这个时候,就是忽必烈后期也都已经不指望这支军团,而是另外建立了侍卫亲军。曾经最骁勇的蒙古勇士在离开寒冷贫瘠的蒙古高原,然后以征服者姿态享受这个花花世界后,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腐化。尽管他们都有最高的俸禄和最好的土地,甚至最多时候一年消费了元朝财政的七分之一,但这些不但没有激励他们的勇气甚至摧毁了他们曾经的斗志。

    话说这时候的怯薛军,实际上就是一群伺候大汗吃喝玩乐的寄生虫而已,他们都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上过战场了,也不仅仅是他们,内迁的蒙古人其实都差不多,至于察罕帖木儿

    他其实不能说是蒙古人。

    他是乃蛮人,被蒙古灭了的乃蛮部,他可不是什么蒙古王爷,他只是一个蒙古平民,他的起家和那些造反的没区别,都是自己扯旗子十来个人七八条枪发展起来的,只不过他是保元朝的而已,但哪怕他已经成了元朝的头号军阀,在元朝内部其实也是被鄙视的。

    就是因为出身太低。

    所以孛罗帖木儿看他不顺眼,因为孛罗帖木儿是正牌贵族,杨丰撕完蒙哥后拿斩舰刀劈了的纽璘的后代。

    而这些出身高等的怯薛勇士们,之所以还没有彻底变成五米硬弓的八旗子弟,也仅仅是大元朝才刚刚撑了一百年而已,真要比起来的话,这时候他们绝对不会比乾隆初年的八旗更强,甚至有可能更弱,毕竟乾隆初年的八旗也还能依靠索伦人撑一下场子,但这时候内地的蒙古人也就只能靠色目人,外加东北和老家的留守部落输血了。

    怯薛军?

    那只是个传说而已。

    “大哥,真有援军?”

    他弟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说。

    这已经是河西务大战之后第二天的清晨,纳哈出的惨败,代表着今天下午吴越北伐军就会兵临城下。

    但大汗并没跑路。

    据说大汗得到了孛罗帖木儿的奏报说援军已经到宣德,而且还是整整十万铁骑呢,不仅仅是孛罗帖木儿,就连李思齐等人都选择为大元朝尽忠,所以大汗决定坚守大都,等待这支强大的援军,另外据说西域的几个大汗也决定已经组建联军来救援,当然,这个听听就行了,谁都知道双方是个什么关系。

    然而

    “谁知道呢!就算跑,咱们又能往哪儿跑!”

    阿术忧伤地说。

    他弟弟黯然低头。

    的确,就算是跑,他们又能往哪儿跑?他们在这里已经住了百年,他们从生下来就在别人的伺候下,他们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难道他们还能去和林的冰天雪地里放牧?话说他们也不会放牧啊!他们既不会耕种也不会放牧,他们会的只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已。

    “唉!”

    阿术长叹一声。

    就在这时候他神情一变。

    “什么声音?”

    他弟弟同时惊叫道。

    是马蹄声,无数战马的马蹄践踏地面的声音,甚至他们都感受到了地面的颤动,阿术兄弟俩面面相觑,紧接着他们向后一招手,在桥头待命的怯薛勇士们纷纷上前,一个个拿着弓箭刀矛簇拥在桥上战战兢兢地看着前方那片雾霭,雾霭中一片朦胧的暗影越来越清晰,而他们脚下大地的颤动也越来越清晰。

    骤然间一匹战马冲出雾霭。

    马背上一名身穿灰衣,没有盔甲的男子看着他们愣了一下。

    “快跑!”

    阿术身后骤然传来尖叫。

    几乎就在同时,那男子从马鞍旁瞬间拔出了刀,而在他身后同样的骑兵源源不断冲出,伴着他们听不懂的方言,所有骑兵在狂奔中全都拔出了细长的刀,转眼间冲上了卢沟桥的桥面,踏着石板汹涌而至。就在后面怯薛勇士崩溃的同时,阿术因为恐惧把头一抱尖叫着蹲在了栏杆旁,然后骑兵的洪流汹涌而过,瞬间撞进溃散的怯薛勇士中,那细长的刀带着一道道寒光划破雾气,带着飞溅的血光收割怯薛勇士的肢体或者头颅。

    而他们后面的雾霭中,骑兵的洪流源源不断仿佛无穷无尽般涌出,阿术抱头蹲在栏杆旁同样不停地尖叫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旁一匹战马突然停住了,然后更多的战马停住。

    “这里怎么还有个活的鞑子!”

    马背上一个中年男子看着他说道。

    旁边一名骑兵立刻拔出刀,阿术毫不犹豫地扑到男子马前,一把抱住了马腿,然后哭着说道“将军,将军,小人愿意为将军带路,只要将军不杀我,我愿意为将军叫开城门!我是怯薛千户,城墙上那些人不会怀疑我!”

    “你是怯薛军?”

    张定边有些意外地说。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在吕珍等人打开东昌后还在大名和王保保死磕下去,汉军相比朱元璋和张士诚两家最大的优势就是有足够的战马,他们从襄阳转战千里,一路上击败了数十万敌人。战场上缴获的,从沿途那些蒙古色目人手中收缴的,汉人地主和军阀贡献的,陈友谅拥有近十万匹各种战马和驮马,另外骆驼也有一大堆,所以张定边在东昌被吕珍轰开后巷战还没结束时候,就开始准备学当年的李存勖了。

    他以三万胸甲骑兵和龙骑兵,带着整整六万匹马,五千多头骆驼,以骑兵远程奔袭方式直扑大都。

    他沿途没有敌人。

    孛罗帖木儿的军队撤山西,河北所有蒙古和色目军队全部集中到大名等地,妥懽贴木儿剩下的主力留守大都到海津一线,而从汉军控制区向北经真定保定到大都这条线上根本没有蒙古和色目军,只有汉人和包括契丹女真在内的地主武装,后两家实际上在元朝都算汉人,这些人只要承诺不对他们进行清算,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倒戈然后清洗那些蒙古和色目的老
春厢秘史帖吧
弱妇孺。

    张定边就是这么干的。

    他以每天超过一百五十里的速度狂奔向前,沿途接收汉人地主武装,然后由他们负责提供粮食,负责留守地方清洗上等人,充当向导,而他的大军则继续向前,甚至在食物不缺的情况下连城都不入尽可能绕过,

    他就这样一直冲到了大都。

    因为很多地主武装实际上还没等他到达就倒戈,所以几乎没有人北上向妥懽帖木儿报告,有些零星的消息后者短时间內也不能确信,再说妥懽帖木儿也没兴趣管这个,毕竟吕珍的大军都快堵门了,结果张定边都到卢沟桥了,妥懽帖木儿还毫无察觉。

    “大帅无需惊讶,这怯薛不过是名号而已,早已非祖辈之勇,就连汉人富家都能花钱买进!”

    张定边身旁一个男子笑道。

    “史兄,史兄,是我阿术啊!”

    阿术看着他激动地说。

    “呃,还真是你!”

    他那史兄意外地说。

    “既然是你的故人,那就饶他,让他带路叫开城门,进城之后赦其一家之罪,其财物土地亦不籍没。”

    张定边说道。

    “大帅请!”

    阿术激动地站起身,一脸谦卑地说道。

    既然这样就简单了,趁着此时大雾还没散开,已经过了卢沟桥的汉军前锋,在张定边率领下,在真定史家一个向导带领下,在怯薛军千户阿术前导下,迅速到达大都城外,阿术紧接着上前叫门,城上守军当然不会不认识他,因为雾大也看不清他身旁那些骑兵是不是自己人,所以毫不怀疑地打开了城门。

    “杀!活捉鞑酋,汉王天命所归!”

    看着前方洞开的城门,张定边拔出刀大吼一声。

    骤然间所有隐藏在雾中的汉军骑兵汹涌向前,城墙上立刻发现不对,但可惜大势已去,汹涌的骑兵洪流瞬间踏过那些试图上前阻挡的元军,在阿术带领下直奔皇宫,而拖着十几里长龙的三万骑兵紧随其后。

    冲进大都的他们迅速分流,然后开始一场狂欢般的杀戮。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了。

    这三万全是张部最精锐士兵,全都十几年战争磨练出来的,他们装备着燧发枪,短枪,黑火药手榴弹,甚至他们的骆驼上还驮着拆解开的臼炮和榴弹炮,就连三磅野战炮都拆开装在上面。拎着长矛举着马刀的骑兵在大都城内如洪流撞进向前,把所有敢于抵挡他们的统统践踏在马蹄下,火枪的射击声响彻这片被异族统治几百年的土地,手榴弹爆炸的火光在清晨的雾霭中闪耀。惊恐地冲出家门的上等人们不断被长矛钉死在地,那些着怯薛勇士招牌的大汗最后守卫者们在火枪攒射中成片倒下,用他们的血清洗这片土地几百年的腥膻。

    而张定边亲自率领的前锋很快就到了皇城外。

    灵星门。

    “快,把炮装起来!”

    张定边亢奋地吼道。

    他在这里遭遇顽强抵抗,因为时间太早,皇城的大门本来就没开,他的大军到达后,皇城的守卫迅速在城墙完成布防,然后用弓箭和火器向外射击。

    随着他的吼声,一队跟随前来的骆驼立刻被牵来,炮兵上前迅速解下一门轻型野战炮,实际上就是三磅青铜炮,几百斤的炮管和炮架都可以拆解然后驮运,很快这门炮口连拳头都很难塞进去的小炮就组装起来,然后迅速装填弹药,立刻瞄准城门喷射出了火焰。不过两百米的距离,接近音速的炮弹瞬间飞过,橡木包铁的城门上立刻多了一个窟窿,炮手立刻清理炮膛三十秒后第二发炮弹飞出,这发应该正中后面门栓,城门猛然晃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打开。

    就在此时另外一门十二磅山地榴弹炮也组装起来,然后迅速开火,虽然短管榴弹炮不是干这个,但仅仅两百米距离依旧威力十足。

    那城门再次猛然一晃。

    然后野战炮开火。

    然后榴弹炮开火。

    就在第八发炮弹击中的瞬间,厚重的城门一下子向后张开。

    “开火!”

    张定边说道。

    他身旁已经排成线列的龙骑兵们立刻扣动扳机,城墙上正在向外射箭的蒙古勇士纷纷倒下,就在步兵重新装弹同时,抬高炮口的野战炮和榴弹炮几乎同时开火,前者将一个箭垛打得粉碎,后者却打出了一枚球型开花弹,那炮弹带着火焰的尾巴撞进了城楼。

    “冲!”

    在头的爆炸声中,张定边手中刀一指,早就迫不及待的骑兵洪流立刻向前,龙骑兵的射击再次开始,在他们和大炮掩护下,骑兵们迅速冲过护城河撞进了皇城,然后沿着马道冲上城墙,随着敌军的崩溃,外面的龙骑兵们同样汹涌而入,就连炮兵都推着大炮冲向下一道城门。

    但崇天门没有守军。

    张定边毫不客气地用一个火药包炸开了这个皇宫正门。

    然后汉军涌入皇宫。

    然而

    “没有?”

    张定边难以置信地惊叫着。

    妥懽帖木儿没在皇宫,留在这座宫殿里的,是淮王帖木儿不花。

    “大帅,咱们都被骗了,大汗昨天夜里就已经逃往关外,什么坚守大都等待援军,什么孛罗帖木儿和李思齐的联军已经到宣德,这些统统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骗我们在这里死守骗张士诚的人不急于追击,然后大汗好安全脱身的,咱们都被骗了,他早就安排好了淮王监国,然后自己抛弃我们逃跑了。”

    阿术满腔悲愤地说道。

    张定边愕然地站在那里

    “追,快追,别让张九四的人抢先了!”

    紧接着他发出愤怒的咆哮。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